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七二章 是否幻觉?(第三更求月票)

第六七二章 是否幻觉?(第三更求月票)

    e:高潮来临,主角即将一步登天,这回剧情不郁闷了吧?开荒拜求双倍上个月月底输得太惨了啊啊啊,

    “金丹榜第三位?”

    石灵佛窟内,魔檀子眉头骤成了一川字,倾力承受着上空凌压而来的武道意念。不够随即他眉心就又舒展开来,只眼神凝然。

    传闻中的战魂附体,往往能使修士实力,五倍十倍的提升,就如当年那羽旭玄,一战惊世。

    不过归元境的战魂,就已如此。就更何况眼前这庄无道的吞日血猿,不但是仙阶战魂,更是神兽种类。

    看得出来,直到此刻,庄无道的血猿才完全降临战魂。而仅只是破碎山河的武道意念,就几乎将他的元神,强行碾压破碎

    庄无道自言金丹榜第三位之语,更使魔檀子对此子实力的判断,又拔升了一层,

    不过那又如何子的战力,的确出人意料。不过仍未超出步玄清的预判,当初预定由他与血峰三人合围,只觉是小题大做。今日魔檀子却在庆幸,血峰枫山,这二人中哪怕少上一位,今次就可能要被此子翻盘。

    “装腔作势”

    那血峰首先一声闷哼,一道白骨巨锤冲天而起。带着一团耀眼的血雷,撞向庄无道。

    后者一动不动,身侧的一对‘太霄阴阳剑剑光一闪,就将这白骨巨锤横荡开来。

    不过血峰最擅的,却非是武道,而是赤灵三仙教一脉的神术。无数的血手,忽然四面石臂中伸展出来,抓向了庄无道,

    而此时的枫山,却已跃居到了庄无道的上方头顶,两把无形反刃刀,猛地怒斩而下。

    剑光四散,太霄阴阳二剑,一瞬间分化为十四口。正是第六重天境界的《上霄坎离无量剑决》,水火剑影,配合阴阳剑光,顷刻间编织成一道更为宏大的剑幕,将那血色大手,一只只斩为碎片。

    “乾坤挪移,移花接木”

    虚空变化,借力移劲,庄无道与枫山的位置,瞬间转换。待得枫山发应过来时,就已面临着魔檀子逆冲而起的血色指枪,不禁心惊肉跳,第一时间,就化成了狂风飘散,让开魔檀子正面逆冲之势。

    本以为这次,可如前次一般,以风体化形之术从险局脱身,化险为夷。然而下一刻,四口灭元天剑,同时斩来。

    方圆十里的风灵元力,顷刻间被抽取一空。并未能打断枫山的风体变化,不过却使得他身躯所化之狂风,规模顷刻间缩小了十倍有余。

    “灭元剑阵”

    枫山道人尽力控制着自己所化的狂风,不断变换着方向,以避开那四口灭元天剑。

    这四尊傀儡,毕竟是可比拟元神初期修士实力的存在,四对剑翼加持之后,剑劲高达一百二十万象,哪怕是无形无体的风遁化体,也不能完全无视,那罡风劲力,哪怕是擦着碰着,也都是他难以承受之创。

    可也就在这时,庄无道身侧那只一只未曾有过动弹的黑鸦,忽然张开了眼。眼瞳竟是一黑一白,双翅一振,就已至枫山道人的身前,

    满布鳞片的前爪,往前方一探一抓。明明是抓在一无所有的空中,狂风之内。枫山道人却只觉惊骇欲绝,一身气力精元,都在飞速的流失。浑身上下不但僵硬麻木,更觉一股前所未有的阴冷之感,侵袭身躯。

    “什么东西?”

    就在四肢彻底失去感觉之前,枫山道人的风体,再次化为实形。此时他眼前视野,却是现出死灰之色。而全身上下,阴冷之意愈发的沉重。使得自己的身形动作,也慢了一倍不止。

    不过枫山此刻,却已顾不得这些。一双无形反刃刀斩出,在自身周围,刮起了一片刀刃风暴,极力阻止着那黑色乌鸦靠近。

    却只见这黑鸦,蓦地又一个振翅,遁速快极,身形看起来又飘忽不定,在虚实之间变化,非似真实存在。哪怕是被他的一双无形反刃刀斩斩中,也只能砍到一片空无,所有刀劲都斩在了空处,反而使他自身真元紊乱,几乎失控。

    只仅仅几个跃动,黑鸦就毫发无损的穿越过了那看似密不透风的刀芒,再次追袭到了枫山道人的眼前。

    那鸟喙轻轻一啄,喙尖就已刺入他的右边眼瞳之内。

    枫山道人甚至还未能反应过来,只觉那股锐痛鼓胀之感,继续往内,直袭脑髓。

    “居然是冥鸦——”

    随着血峰道人的一声冷哼,一道白骨长矛,凌空穿至。墨灵立时抽身而退,鸟喙带着枫山道人的一只眼球飞身而起,远远避开了白骨长矛。

    四口灭元天剑,也再次斩下,将紧随而至的白骨巨锤与漫天血雷,都全数挡住荡开。护着三足冥鸦身影,安然退走。

    “冥鸦?”

    枫山道人感觉这冥鸦离去之时,把自己的一身生气,也带走了大半。浑身上下,虚弱到了无以复加,四肢肺腑更为冰冷。勉力守住意识,以最后的气力,将袖中早已准备好的一枚四阶生生回元丹服下,又足足三个呼吸之后,枫山道人才感觉身体恢复了几许元气,意识中也有了几分清明,终于能清醒的回忆之前发生之事。

    冥鸦?可这只乌鸦,刚才给他的感觉,只是三阶而已。仅仅三阶,在猝不及防之下,哪怕他全力以赴,仍险险落到了陨身之境。

    然后枫山道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神禽,三足冥鸦”

    庄无道这头灵宠,居然是神禽且有六成以上的可能,是纯血神禽

    “你还不算太蠢”

    血峰道人的眼中,并无当日洞阳山万子圣胎被摧毁时的疯狂。看着那高高在场,飞翔盘旋着的黑影,眼神异常的灼热。

    若能将这三足冥鸦生擒,定是绝佳的祭品,不但可平息前次赤灵三仙之怒,更可有丰厚回馈。

    对了,似乎此禽,是那小子的本命共生之兽?

    意念至此,血峰道人的目光神念,就又被上方两个轰然交撞的身影吸引了过去。

    魔檀子以‘血焰抢指施展血阳融金神决。一身气劲真元,已经突破三百万象力。逆势上冲,宛如倒坠的陨石

    可上方处的庄无道,此刻一身气势,却也绝不相让分毫。元神之内,那被剑灵秘术强诱入元神之内的他化心魔,正不断哀嚎咆哮着,在他魂海内四处冲击,试图逃离。

    可在血猿战魂的压制之下,却完全无用,至阳至刚的魂火,几乎已将这他化心魔所携的阴寒邪气,尽数燃烧殆尽

    使他化心魔那无形无相的身躯,只能凝缩成了一团,以避阳火。而疯狂挣扎的结果,则是使更多的血猿魂念,从虚空深处降临而来。

    原本以庄无道的身躯,断然无法承受。不过此刻,在他的右足足心。那天平印记已悄然变化着,那有着血剑标志的一端,正在悄然升起。

    咒印发热,一股异力灌空而来,同样强行吸摄住了这只他化心魔,不断的往下拉扯。

    而此刻旁人不知,庄无道却能感应,他的肉身与魂体,都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不断的强化。

    那血猿战魂降临的意念,虽是在飞速攀升,却依然不能将他的神念意志击碎,彻底掌控住他身躯。

    一倍,两倍,三倍,庄无道隐在道衣之下的肌体,正不断的鼓胀收缩,每一次的抽动,都伴随着力量与体质,全面的提升。

    四千二百象,八千四百象,一万六千六百象,两万零八百象——

    一双眼瞳依然血红,如那正燃烧中的红色宝石,不过当望向下方,那正一指带着滔天血焰击来的魔檀子时,庄无道的眼中,却是透出了几分怜悯之色,还有着一丝丝的——轻蔑

    不再退避,也未继续借用剑器之力。庄无道只是简简单单,一掌拍下,而后一只右手,猛地膨胀一倍

    吞日摔碑,大裂石

    轰的一声闷鸣,宛如世界毁灭般的气潮,骤然四面八方的澎湃卷去。周围被封千里,冻绝的石层,这次却是终于再支撑不住,再次开始大面积的倾塌、

    而在庄无道的身下,那魔檀子的身躯猛地膨胀,一团血雾炸开,整个人浑身上下,居然就只剩下了森森白骨,还有部分残肌。其余一切,连同那双手臂,都被庄无道的这一掌握,硬生生的震成粉碎

    而剩下的残缺,更是在反震之力的冲击下。飞速坠落,直接将下方的地层击穿,留下了一个巨大坑洞

    这是——

    血峰道人与枫山,此刻眼神茫然的,看着天空,眼里都是茫然无法置信之色。几疑自己,是置身在梦中,或者是被卷入了某个幻境。望见了根本就不可能成为现实之事

    魔檀子居然输了?而且是输的如此惨烈

    ——天下第四散修,天机碑第三十六位,借助‘血焰抢指哪怕当年的散修第二,天机碑第十位的顾云航,也同样无奈其何

    如今时隔百年,魔檀子修为更是精湛,‘血焰抢指,也已有过不少改进,可在这少年面前,却是如此惨败?

    怎么可能?这个世间,怎么可能有这样荒诞之事一定是幻觉可笑自己,自问修为精湛。却是堕入了别人的幻术而不自知。

    只是血峰道人的心中,却仍是悸动不休,心慌不已。初来之时,那种如面对前古凶兽一般的感觉,再次升腾而起

    不对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既然是幻境,为何会如此真实?

    庄无道却未曾理会这二人所思,一掌拍出,击退了魔檀子。紧随其后,却又是一拳虚空捣出。

    摘星手,捣虚

    拳劲所及,正是那魔檀子气机坠落之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