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六九章 两大元神
    这地底深层,本就是一片阴暗。当袁白打出的这团暗日出现,便是以在场几人的元神修为,都一样肉眼难见五指。不过这团暗日,也把所有的阴寒飞梭,全数吞吸了进去。

    不过袁白的眼神,却并未现出轻松之意,反而眉头紧皱。就在他的身后处,无数的寒冰针影,正齐齐钉穿而至。而自己一身妖元,却已势衰,恰好卡在回气的关口,已经提聚到了极限,再难以聚力应对。

    不知觉间,已被对手逼到了绝境。然而就在下一瞬,十一道水火坎离之剑同样斩至,在他的背后,编织出一章密不透风的剑幕,把那漫天的冰寒针光,都全数拦截击飞。

    “勿需担忧身后,这边有我”

    灵华英沙哑的声音响起,随着他身后六枚银环现出,一共六道九天磁光子午线,打向了那冰寒针影的来处,

    无声无息的闷响,对面整块石壁都被灼光穿透。不过对手早早就已避开,未能触及毫发。

    只是灵华英的目的,本就是为于扰,使此人不能从容施展术法,从未指望自己的九天磁光子午大法,能够建功。

    “你对面的那位,乃是森罗寺的戚九君,修为元神后期,最擅的是‘森罗月蚀八斩法,与‘魔土天遁神决,。那口镰刀,也是五十重法禁的绝顶法宝——吞月妖镰,此物犀利异常,绝不可与其硬碰——”

    他话音未落,袁白却已是一掌猛地拍在了身侧,那乍然而起的血月刀光之上。顿时‘噗嗤,一声轻响,袁白的右掌,立时一片片血肉碎散。整个人也抛飞而起,将身后几十道石柱,接二连三的一一撞断。

    于是整个地层,又开始震荡不休,而灵华英的嘴里,也泛出了苦涩无奈之意。

    “都天御道,神霄无量雷”

    磅礴的紫雷,四下里蔓延冲卷。把那些追随袁白身影而去的冰针水龙,还有那地面之下,不断穿击而出的石柱全数震灭,扫荡一空。

    使得袁白能够安安稳稳的,在百丈之外重整阵脚。

    “袁兄你是不要命了?我说了不要硬拼。听我一句劝如何?吞月妖镰,当世能够与之比肩的兵刃,绝不超过四十袁兄你莫非真以为自己这化圣妖身,就可抵挡一切?”

    灵华英一声冷哼,当那漫天的雷光散去之后。不得不面临提聚出的一口真元挥霍一空,后劲不惧的窘境。

    “仙影浮光。九命雷蛇”

    身躯化成九道雷光闪现,避开了那一连串接踵而来的杀招。而当灵华英再现出形迹之时,却是在袁白背后,不到三丈处。

    不过那左肩一侧,依然被洞穿出了几个血洞。伤口之外,更被完全冰封。一丝丝阴寒之力,已经浸入他的肺腑。

    这是另一人的杰作——中南礼阴山紫海居士,同样也是元神境后期修士。以水寒二系术法,闻名天一修界。

    刚才灵华英虽在千均一发之际躲开,可依然被这位紫海居士,窥破了真身所在。

    一边继续警惕着两面对手的动静,灵华英一边欲以南明离火,化解这阴寒之气。只是他体内的火焰,才刚引动。被后就有一股热焰袭来,同时带着吸噬之力,将他体内的那些寒气驱走化解。

    灵华英不由一笑,心头微松。

    “多谢袁兄”

    他最担心的,是二人之间不能配合。各自为战,难以形成合力。否则这一战,他们是必败无疑。

    好在这只血背妖猿,并非是蠢到不可救药,终究还是接受了他的善意。

    袁白默然,不言不语,行动间却已开始与灵华英有了默契。散开的妖元,一身气势意念,都在与灵华英隐隐呼应,互相掩护着。

    一时之间,竟是使对面两大元神后期,感觉无处下手,短暂陷入了僵持之局。

    而此刻袁白心中,则是起了一股一样的暖意。它以前在天南林海,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与同类搏杀,抗拒离尘清剿,都是孤身一人,单凭己力,从未有过同伴,

    与人联手,特别是与人族修士并肩而战的体验,这还是首次。不过这感觉,还算是不错。有人守护遮挡着自己的后背退路,出手时,永远都无数担忧身后。

    “只你我二人,只怕是撑不了太久。”

    灵华英一边说着,一边带着几分担忧的看着上方:“剑翼只有一对,怕是出了什么变故,这次说不定,你我都要死在这里”

    “没必要”

    袁白言简意赅,说的是没必要担忧之意。似是心有感应,袁白一双铜铃般的大眼,也同样意味深长的看着上方。

    “我看你们离尘,这次是下注太多——”

    “下注太多?这是何意?”

    灵华英不解,这袁白,似乎敢知道些什么。不过旋即他就已没了心思,与袁白继续闲侃。只见对面两万丈外,那个全身上下,都罩在斗篷之内的修士身后,赫然有无数的水液拔空而起,凭空聚成一个巨大的猿猴形象,与袁白的形象,竟有几分相似。

    “该死,是赤尻真形”

    不敢耽搁,灵华英当先御剑而起,往那巨猿方向冲击而去。赤尻真形,正是四大混世灵猴之一的赤尻马猴,是猿族一脉的八大神兽血系之一。操水之能,不逊色于九婴相柳。

    真要被此人成功招出赤尻真形,他与袁白二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此刻,灵华英对自己那个小师弟,是异常的怀念。若有庄无道在,哪有这术修发挥的余地。还有那剩下的三倍剑翼加持,若是能够临身,眼前这两位元神后期,也算不得什么。

    真不知是出了何等样的变故?使庄无道不能完成剑翼。而一想及这次魔修进入石灵佛窟的元神后期修士,很可能达八位以上,哪怕灵华英心志再怎么坚韧,此时也不禁动摇,甚至生出了一丝绝望之感。

    自己与袁白,不知还能再撑多久o是否能停到庄无道的剑翼加持,或者其他同门来源之时o

    袁白的眼神,却坚定得多。没有了灵华英护翼身后,他也同样不敢在原地多呆。果然就在他身影离开此处的刹那,一个巨大的坚固石牢,蓦地拔地而出。同时一道血月镰影,划空而至。

    袁白并未完全避过,血猿变一掌一百八十万象力,势若破碎山河般的锤击而下,却依旧难当血月镰刀的刀芒。幸在未曾受伤,袁白口中溢出了更多鲜血,整个人滑退出四十丈外,带起了大片的水液。

    稳住身影,袁白就一声咆哮,面色凶顽狂暴的,看着那血月镰影的来处。目中火焰,似已化为实质,杀意怒念,皆已至极。

    不过仍需忍耐,还要再等一等。那血猿战魂的神念,已经降临。很强,超乎他十倍的强还有那个老头事前的承诺,也已如约践行。

    就如他方才所言,离尘宗下注太多。这一战,无论怎样的情况,都绝不可能落败

    最多再有半刻,他就可将对面这人,彻底撕成碎片他定要吃掉此人的元神金丹,四肢脑髓,以泄心中之恨

    听说此人,名唤戚九君?元神后期,想必极其美味。那血月妖镰,似也不错,时候妖修使用——

    “孽畜”

    一声冷哼,从对面传来:“还要负隅顽抗?我倒真要看看,你们一人一兽,到底能撑到几时?”

    随着声音,成千上万的石柱,从天上地下,冲拔而出,往袁白的所在,穿击而去。夹杂着三五道犀利无匹的正反元磁刃光,配合血月妖镰,逼使袁白,不得不再一次狼狈闪躲,浑身上下,又多了几十道伤口。

    而在后方远处,那接近完成赤尻真形,已经被灵华英的水火剑光,撕成了碎片。紫海居士却是毫发无损的,身移到一万丈开外,此刻也是长声大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