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六八章 嫁衣神决
    可就在寂血的三龙月牙铲,如毒龙一般捣出的刹那。三道青芒,忽然从其身后穿飞而至。

    寂血的目光一凝,身影再次虚化,变幻黑影。使这三道青芒,都全数穿身而过。寂血整个人,又一缩一闪,现身在了八百丈外。恰好避过了原地蓦然闪现的一道星光长矛,那星光炸闪,不止将周围数百丈,照得是宛如明昼。便是上方窟顶与地下,也被这道星光强行穿透打通。

    往上五千丈,往下也是五千丈,深不见底,超出了在场几人的神念感应范围之外。

    “清净散神梭,你是五涛山真净散人?”

    随着寂血的语音,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往那三道青芒的来处望了过去。

    仅仅片刻,就有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

    “尔等真以为,只一座魔佛幻界转轮千叶阵,就能将我等都拦阻在外”

    足踏云气,真净散人踱步行来。浑身上下,俱是星芒闪烁。不过就在真净散人,堪堪走到节法身后百丈处时,节法真人身后的一道剑光,突然袭至,插在了真净散人的身前。

    “请真净道友止步”

    “节法道兄?”

    真净不禁一楞,不解的看向了节法。周围几人,也都现出了不解意外之色。

    节法真人却是不曾理会,一身化三。主体依旧持着拂尘与那枚玉如意,拂尘之上,雷光电闪。左面的节法,则是手持一宝瓶,头上插着赤红色发簪。发簪之外,红芒漫卷,卷起了一层层南明离火,四下蔓延。而宝瓶则是瓶口敞开着,似如无底洞一般,将那君百串斩来的剑气,尽数吸收入内。

    而右面的‘节法则是持着一口宝镜。赫然数十道五阶九天磁光子午线,从内打出,使那步玄清不得不将把那‘太虚阴阳盘,主动收回,先护住自己身躯。便是那玉镯,亦是一阵光影乱闪,幻化出了上千镯影,瞬间就被扫灭了大半。

    “这是,器炼真形?”

    步玄清的身影,倒退出了千丈外,形象极其狼狈,几片衣角,都被九天磁光子午线洞穿。

    看着对面节法,步玄清寒意森然的目光中,忌惮之意又多出了几分。

    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重视这位离尘之首。可真正一战时,才知自己对节法的认知,是如此的浅薄。

    器炼真形是分身术的一种,以绝佳的宝器为材,分出化身。实力介于分魂化身与第二元神之间,可有主体的六七成战力,活多范围却更小,无法离开本体万丈距离。不过只此一术,就使双方的实力对比,再次更改。

    记得大约三百年前,魔衍门内就有人建言,要趁离尘虚弱之时,全宗南下藏玄大江南岸,在这片初兴之地,重建宗门,摆脱中原三宗压迫。最多两三千年后,魔衍门必可大兴,取悦魔主。

    可结果这些声音,却被当时的魔衍门主强行压下。那时便是他步玄清,也心有不服。只以为自己这位师尊,是因几百年前暗中查探江南虚实之时,曾败在离尘玄策之手,所以对离尘忌惮太深之故。

    可以如今看来,步玄清却是心中庆幸万分这个节法,便是在气血两衰之际,战力也足可与天机碑前十中任何一人比拟,又更何况其全盛之时?

    怪不得,便是乾天宗的天下第一人沐渊玄,也曾在面见节法一次之后,就主动退去,几百年内都不曾对南方动手

    当时若魔衍门南下,仅只这全盛之时的节法一人,只怕就有使魔衍门七位元神,覆灭大半之能

    那乾天宗燎原寺,若非三圣宗已结联盟,彼此间无需互相顾忌。又恰逢节法真人年老力衰,只怕也不敢对南方起窥视之念

    而今日若非是三大魔宗合力,想胜离尘,更是痴人做梦

    不过此时节法真人的杀意,大半却是紧锁着真净散人,使得后者,面色僵硬,身躯不能动弹分毫。

    而其余几人,也都无言。佛窟之内,一时间再次恢复沉寂,气氛冷凝。直到步玄清再次笑出了声:“真静散人他确是我魔衍门的门人,我只好奇,节法道友你是如何知晓的?想必不是在进入石灵佛窟之前?”

    若早知真静与魔衍门有染,离尘绝不会选择这一位,一同进入石灵佛窟之内。

    那真静散人,此刻也微微一叹,神色恢复平静,淡定自若:“我以为节法道友,怀疑的是琉璃寺如露大僧正。这位在南方苦苦坚持数百年,与燎原寺有数次联络。琉璃寺在南方蛮荒大山,几次有道统灭绝之灾,这位大僧正会背弃小乘佛门,改入大乘,该是顺理成章之事。”

    节法微微摇头,语音淡然:“一百年前,真静道友拒为我宗外门长老时,节法就已心中有疑,只是直到今日才真正确定而已。”

    入离尘为外门真传,必要过祖师堂问心之石拷问。然而这位真静散人,宁可将离尘宗提供的丰富资源弃之不顾,也要做一散修,独身修行。

    看似是这位真静散人性情随性不羁,更喜逍遥自在,不愿受人拘束。可若反过来看,却也同样使人生疑。

    至于今日到得是如何确证的,这真静散人乃是魔衍门棋子,节法却并无解释之意。

    真静散人依然不甚明白,眼神疑惑。那步玄清却已无深究之意,知晓这节法,只怕在此之前就有布置。今日无论是谁,第一个赶来此间,都会被节法认定是自家内鬼。

    且即便节法识穿了真静的身份又能如何?合四人之力,又有未来星宿劫经之助,依然是胜算十足。哪怕这节法,有着这两具器炼真形之助,也不过是使自己寂灭之时,往后拖延些许时光。

    他已不愿再等,迟则生变,

    可随即步玄清,就又眉头引动,眼神凝重的,看着这三个‘节法,的脚下。而不远处的君百川与寂血上人,此时也不约而同,纷纷目光冷冽的望了过去。

    只见此刻,有无数玄异的符文,从节法的脚下伸展开来,灵光耀目,顷刻间就笼罩了这万丈地窟,

    霞光四射,似若传说中的天界降临。

    这门术法,步玄清依稀认得——‘逆神归藏全名玄天逆神归藏术,出自一门上古神决玄天归藏嫁衣大法

    心中顿时寂冷一片,目现出疯狂绝望之色,几乎忍不住,要破口大骂。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好阴毒的燎原寺—

    逆神归藏,嫁衣大法。这一战,他们在场的这四人,原来也在燎原寺预定的祭品之列

    他事情料算到了一切,对燎原寺更百般防范,却全未曾意料,问题还是出在了离尘宗一侧。

    这节法之所以肯应战,却是因早早就料定了离尘,可以大胜无论他们有何算计,都将在这门‘逆神归藏,之前,碾为齑粉

    ※※※※

    整个石灵佛窟内大面积的震荡,已经波及到了佛窟地底最深层。

    在地表之下二百里,此处除了阴暗之外,也渐显潮湿。石灵岛外的湖泊挤压渗透,使此处形成了好几个地下小湖。环境恶劣,便是三十万年前那些佛修,也很少顾及此地。

    这里也是佛像最少的一层,方圆数百里,只有区区百二十余尊而已。此时却已大半都被摧毁,一部分是毁于上方不断传来的巨震余波,这小小八百里方圆的地窟,此时却有着十余位元神修士交手,不过短短不到半刻时光,整个佛窟就有全面垮塌之兆。而另一部分,则是毁于这一层的狂烈风暴。无数的剑劲拳力,不断的在这狭窄空间内交击冲撞着,还有各种术法带起的各种气劲,散出的余力,将百里范围内所有的一切都尽数摧毁。

    上方的几十里地层,其实早已开裂,按常理而言,应该已经倾塌。不过从下方不断的拔地刺出,穿击往上的石柱,却使这些地层,又有了全新的支撑。只是那泥沙石土,却不断的往下坠落。周围的石壁也在开裂,无数的湖水,不断的狂涌而入。

    袁白浑身伤痕累累,立在这最底层,一块还未被摧毁的巨石之上。身后一对剑翼展开,浑身则火焰缭绕。附近的水液,只需靠近他百丈范围之,都会化汽震发。使周围的水面,比之外围处,生生低了五六十余丈。

    伤势最重之处,是后背上的一条惊人斩痕,甚至可以见到脊背之上的森森白骨。此刻那肌肉正不断的收缩蠕动,缓满愈合着。不过伤口上,却有一股血红之气盘踞,顽固的阻止着此处伤势的恢复。每当一片血肉生长出来,也会在须臾之后,爆为血肉齑粉。

    不过袁白此刻却无瑕顾及,甚至无法稍作喘息,一道弯月般的刃光随后斩至。迫使袁白,不得不闪身避开。而就在他人影,离开这青色巨石的刹那。这道犀利无匹的黑红刃光,也将这巨石,连同下方数千丈地层,都一分为二,被硬生生的斩开。

    远远望去,却是一把血红色的巨大镰刀。

    袁白面色不变,一掌做大摔碑式往下拍去。只见那水下,一条深蓝色的水龙,也正在此时逆冲而上。

    轰然交击,这深蓝水龙立时崩溃,水点四散。打在四面残存的石壁之上,竟是将那些土层石质,顷刻间腐蚀出无数深深的空洞。

    而袁白的右手,也同样被一股阴寒之力缠绕。好在他的吞日变,最能克制毒煞,一个呼吸,这些缠绕的壬水毒煞,就已溃灭飞散。

    可就在同一时间,对面连续数十道阴寒梭影,陆续穿空而至,将他周身上下,都全数笼罩。

    这东西他不认得,不过不久之前,却是吃亏不小。以吞日变硬接这些阴寒飞梭,一双手臂,都差点被打穿腐蚀。

    一声怒吼咆哮,袁白的身躯,隐隐显出了兽形。浑身衣物,也随之破碎了小半。血猿变加持。袁百猛地一拳捣出,然而身前十丈虚空,开始向内坍塌。无尽的黑暗,开始吞噬四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