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六七章 未来劫经
    “此战之前三月,我曾耗费十年寿元卜卦,与离尘这一战凶吉。结果是大凶之兆,我魔道三宗,必败无疑,只有些许生机。可是最后,我等三宗修士依然与离尘约战于石灵佛窟。节法道兄,就不好奇,我步某出身魔衍,畏天惧命,为何仍敢在这石灵佛窟,与离尘决死一战?”

    随着步玄清的语音,节法真人的身影,也蓦地停顿了下来,不过身侧的景真雷剑却忽然分化,十三口水火之剑闪现,编织出一团浩瀚剑网。

    不止将后方的打来的月牙铲与骷髅佛珠,都尽数抵挡弹回,更有一团剑光斩入地下。

    那寂血发出了一声闷哼,地面之下,则是一团几乎被水火剑光彻底绞散斩碎的黑影,急遁飞逃,在四百丈外现出身影。

    此人竟完全就是道书之中描述的夜叉摸样,头生双角,背有一双肉翼,浑身肌肤黝黑,肌肉虬结。面容丑陋之至,五官却又隐隐与那为寂血上人有些相似。浑身上下,都遍体鳞伤。

    而此刻,无论是步玄清,还是寂血,眼中都闪出了惊骇之色。

    离尘宗的《上霄坎离无量剑决》,每提升一层境界,就可多分化一对水火剑光,而此时节法真人的身侧,却是十三口水火之剑,

    换而言之,这已是第六重天境界的《上霄坎离无量剑决》

    便是自傲如步玄清,也不由暗暗惊叹,若非是此世之灵,不容练虚修士。就以节法真人这门剑术,合道之境,有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天机碑中,节法真人的剑道,也定可入前三之选

    寂血此刻虽显出了夜叉分身,却依然是被节法真人全面压制。

    不过此时,前后二人,都暂无动手之意。寂血忌惮万分的退后数百丈,将十八枚骷髅佛珠,召回到了身侧,以免被那水火坎离之剑压碎绞烂。头顶处则一阵血潮涌动,无数的血雨从上滴下,全力将洞内蔓延的南明离火扑灭,使窟洞之内,再次重回黑暗。

    那夜叉化身也是同样,一口血色刀环,现在了身侧,在水火坎离剑势压迫之下,重整旗鼓。身周散着一层血晕黑光,使一百丈范围之内,节法真人操纵的火焰,都尽数熄灭。

    寂血本人,则不耐的一声冷哼:“步兄,还没到时候?到底要等到何时?”

    “快了”

    答话之人,却非对面的步玄清。不知何时,佛窟之内的琴音已停,那七指天琴君百川现身在了几人右侧。

    “算算时间,应该就在这二十息内——”

    寂血上人侧目望去,正想问那心魔劫种,是否已经完全释出。为何眼前这节法,似完全不受心魔影响一般。接着就只见步玄清听那一笑:“这不就已经来了?

    这暗无天日的佛窟地底,忽然有几束星光降下,强行穿透了上方地层,笼罩住了步玄清与寂血,君百问三人身躯

    三人的气机,也瞬时变化,周身星光点点,气元猛增。似乎步玄清与寂血这样,还能压制控御的住,那寂血的夜叉分身,却是肌肉鼓胀贲张,身躯猛地膨大拔高了一倍有余。夜叉身外,更燃烧起了赤红色的业火。

    寂血的目内,杀意炽浓,几道危险而又狂暴的气机,同时锁住了节法。

    步玄清的眸子里,更显出了几丝悠然之意。

    “这门法术,想必道友一定认得?”

    “未来星宿劫经——”

    哪怕是从不喜多言的节法,也不禁动容,面上似结成一层寒霜:“燎原寺?”

    《未来星宿劫经》,正是燎原寺的秘传根本之一。佛门的《时轮三劫经》,燎原寺执掌《未来星宿劫经》,镇龙寺执掌《现在贤劫经》,而那传说中的《过去庄严劫经》,天一修界,还从未有出现过。

    不过此刻步玄清三人施展的术法,准确的说,只是未来星宿劫经记载的一门粗浅法术而已。以一段时间内,一身修为力量尽数消失为代价,把所有气血精元寄托星辰,加持于未来某个时段的的自己。

    这是燎原寺,最让人忌惮的手段。可以在未来某个时段,使全寺上下的战力,提升两到三倍。

    不过此术,也只有元神境界才能施展,条件无比苛刻。

    “燎原寺?或有可能。我等三人,只是得了一道‘未来星宿宝轮力持咒,的符宝,恰能施展四次。”

    步玄清眼神莫测,笑意盈盈:“借助过去之力,应该不曾违誓?这不可是外力,也不算是埋伏。这‘未来星宿宝轮力持咒能够增我三人两倍之力,且足可维持一日之久,想必已足可使我三人,将节法道友拿下。”

    节法双目微阖,无论这步玄清怎么说,燎原寺都摆脱不了插手此战的嫌疑。‘未来星宿宝轮力持咒,这种神通法术,又岂是魔修能够轻易到手的。

    只是为何是燎原寺?他猜想过这几家魔修背后,可能是必欲除离尘后快的乾天宗,也可能是这次直接出面,站到前台迫使两方约战的玄圣宗,

    却绝未想过,会是地近北方,势力与太平道部分接壤的森罗寺,是为那心魔劫种么?

    是了,此处有二百万佛修寂灭,后人却遍寻不到尸骨。说不定,会是一处虚空佛骨。

    叮咚

    蓦地一声清冽的琴响,打断了节法的思绪。却是君百问,手指在随身抱琴上轻拂。浑身左右,都陆续有剑气凝结

    其中几道剑气,却是将虚空中一闪而过的几道剑符,斩成了粉碎。

    “节法道友,还是莫要指望有同门过来援手为好。步道友为今日之战,绝不止只耗费了十载寿元。一月之前,步道友曾已诸天魔衍心演阵,连续演算三次。不止是卜卦了这一战凶吉,更推演了你们师徒方位。今日布下为真人布就此举,怎会容许有人来打扰?”

    “所以此处附近,我那夜叉化身,早早就已布下一门‘魔佛幻界转轮千叶阵,。”

    见节法真人除了一开始见‘未来星宿宝轮力持咒,加持,稍有动容之外,此后就心神平静无波,半点都不受二人言语影响。此时哪怕高傲如寂血上下,也不禁眼现敬佩之意。

    节法只是二品灵根,与他寂血同样,本来该是一辈子都无法进入元神之境才是。然而节法不但踏入了,且曾高据天机碑前十。一路修行,未借用任何魔法邪术,就是这么踏踏实实的走过来。

    两相比较,高下立判。他寂血在天一修界,虽也是一位人物,可在节法真人的面前,却也同样要自惭形秽。

    可惜如此英杰,今日却要陨落于此

    “其实也不止是节法道友此处,你那弟子庄无道附近,也同样如此。赤灵三仙教的迷踪幻阵,可绝不逊色于我森罗寺。”

    节法真人只是眼皮抬了抬,神色就又恢复如常。他那弟子,从来不需他去担心。且生死有命,此刻分心,只会使自己处境,更为险恶。

    “废话可以少说几句,真人道心稳如磐石,岂是我等言语能够动摇?二人道友,可以动手了——”

    那步玄清笑着说完,当先就以那‘太虚阴阳盘遥遥往节法真人立身之处照下。接着是那玉镯,直面朝节法的面门砸去。

    随着步玄清的法决,瞬时一分为二,二化为三,三化千百,气势滔天。

    君百问同时动手,身侧宝琴中一口血剑飞出,带动周围凝聚的千百道剑气,有如兵阵般,往节法真人飞斩。

    那寂血上人也同时动手,血色刀轮飞斩,夜叉身影,则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寂血本人,则是十八枚骷髅佛珠,环绕在身侧,每一枚骷髅佛珠之外,居然都现出了一尊罗汉虚影。散出辉煌佛光,宝相庄严。不过只要是神念敏锐之人,都能清楚辨识,这佛光之下隐藏的,其实是腥臭血煞,滔天业火。

    骷髅佛珠这套宝物,最大的用处,并非是伤人,吸噬精血,而是提供加持之能。寂血上人的月牙铲尖,也由此现出了三条血色龙影。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