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六六章 节法苦战(第三更求月票)

第六六六章 节法苦战(第三更求月票)

    就在魔檀子,以五枚‘碎星雷火神梭,同时爆开,引发石灵佛窟八百里方圆,大片的窟洞坍塌之时。远在二百里外,节法真人也心有感应,略有些担忧的,看着南面,

    不过随即身后,就有个声音,从后方传来。

    “都已到了这个时候,节法道友,还有瑕分心?是不是他小瞧了我二人?”

    一道宛如太极阴阳图般的玉盘,从空中砸落,不过却非是寻常的黑白二色,而是一边雪白,一边赤红。

    阴阳鱼不断转动,阴阳鱼眼,也在不断的变换方位。而玉盘周围,则现出无数的虚空之刃。以太虚之力构成,锋锐到了无以复加任意的斩割一切。

    面无表情,节法真人随意的将手中拂尘,轻轻一荡。那些浓黑如墨,看不到丝毫光影的太虚之刃,就已全数化解无形。

    同时节法身影又往旁一闪,身侧处,就同时有三道黑色的光影闪现。堪堪避过,不伤分毫。而节法手中的玉如意,也同时往身旁看似一无所有的山壁一砸。

    随着一声‘轰,然碎响,碎石粉碎。一个庞大的身影,也面色铁青的显露出来,正是森罗寺寂血上人。

    而方才此人施展的,也不是什么土遁之术,而是夜叉一族,最擅长的影遁之法。在这窟洞中的黑暗环境,正是可将夜叉神通,发挥到极致之地。

    可即便如此,也依然被节法窥破,不但轻松让开了他的必杀之击,更轻而易举,找出了他的真身所在。

    所以此时,寂血的目中,更多的是凝重畏忌之意。

    “节法道兄好生了得,果然不愧是当年天机碑上的前十人物——”

    在正前方处,魔衍门主步玄清,也探手一招,收回了自己的‘太虚阴阳盘,。

    “感觉今日,我等为节法道兄,做什么样的准备都不过份呢”

    节法并不答言,毫无搭理的兴趣。此时他眉心中,赫然现出了一只白金色的竖眼,内中光华一闪。

    那步玄清的语音,就不得不戛然而止。一张羽袍罩下,将他身躯笼罩,而后整个人,就消失不见,其所立之地,一瞬间就被炽白色的雷光笼罩覆盖。整整四十丈方圆的地层,赫然都在这雷电冲击,全数化为了熔岩火浆。

    步玄清的身影,显化在三百丈外,看着眼前的骇人精致,不由是倒吸了口寒气。

    “天下第四术修,不愧其名”

    哪怕在羽旭玄崛起之后,节法也仍稳居第三。直到寿元迈过六百年大限,气血大衰,才让出了术法第三的宝座,位居第五。那崇雷真人死后,排名更提升了一位,到了第四。

    其实元神修士,一旦修为过了六百,都会气血两衰。许多人,实力甚至降低到较之那些拥有假元神的金丹,还有不如。

    所以当年赤阴城九位元神,并不把年过六百的宏真,一起计算在内。

    似节法这般,年过六百还能在天机碑上身据高位的,极其少见。

    “哪来这么多废话?”

    那寂血不耐的一声冷哼,一口巨大的月牙铲,带着几乎凝为实质的血红罡气,猛地横扫而下。不过却仍是被节法真人,轻巧的避过,身躯轻飘飘的,宛如漂飞的羽毛,全不受力一般。

    而三人之间的搏杀,看似不显山露水。可当寂血以月牙铲斩出的罡劲落空时。却是一直往下斩入地层。一道长约三百余丈,深则达四万丈,无法见底的裂痕,由此而生。

    四万丈——只是是三位元神真人,神念所及的最大范围。

    “不着急,你我布置的那个后手,还没到时间——”

    步玄清神色淡定自若,身前一个玉镯旋转,一片灰黄光华,牢牢的抵御着节法真人,由眉心竖眼打出的九天磁光子线,不过明显不敌,最后灰黄光华,被直接击溃,那四十二重法禁的玉镯,也被强行击飞。

    不过剩下的余力,也已奈何不得步玄清分毫。

    “节法道兄,这是欲速战速决?可是为你家那两个颖才榜第一后辈?只怕为时已晚,魔檀子道兄,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道兄其实最不该的,就是将他二人带入进来。”

    漫天的赤色火焰,突然四面燃烧。将所有的黑暗,都尽数驱走。节法的身周,一连串的剑光闪烁,将无声无息打来的十八颗骷髅宝珠,都尽数弹开。

    魔檀子也一声冷哼,不得不向后远远退开。月牙铲再次斩出,将已经临身的一团都天神雷,强行一分为二。

    此刻庄无道若来,必定会震惊莫名。此时节法真人,竟是挥洒自如,施展着离尘宗三门镇宗神决,毫无滞碍。

    而在节法的身外,竟也赫然聚出了一只重明鸟虚影,将一双不知何时展开的剑翼,牢牢的遮盖掩藏着。

    步玄清却不曾察觉,成百上千绘满了各色符文的卦签,从衣袍之内飞出。四面旋斩,牵制着节法真人。

    看似是杂乱无章,却又暗含玄奥。一千八百枚黑色卦签,此刻仿似演化诸天般的气势。成千上万的的劲气,不断的在虚空中飞闪交错,凝聚如丝,犀利锐绝,

    便是节法真人的身份,也是避让不过,身上的离尘道袍,顷刻之间就现出了十几道裂缝,露出里面内穿的甲衣。

    “不过我也实在好奇,那庄无道也就罢了,我魔衍门中七位元神。实力能胜过他一筹的,也不过才寥寥四人而已。离尘宗人手稀缺,带他进来,无可厚非,为何又要带上那聂仙铃?一个筑基境的弟子,缘何能得道友你,如此看重

    节法真人依旧面无表情,屈指一弹,一套九十九枚,却仅仅只是二十四重法禁的飞针,从他的袖内爆射而出。

    四处穿飞闪烁,毫无目的,却隐隐在截断气机灵脉,顷刻间就将那一千八百枚卦签布成的法阵,搅扰成了一团乱麻。

    身旁的的景真雷剑,再斩,与那十八枚傀儡佛珠,又一次交击碰撞,弹射出无数的火花。

    而节法真人则右足往前一踏,看似是向前踏出,人却出现在了三十丈之后,与寂血真人劈出的月牙铲,擦肩而过

    右手剑指一扫,顿时血光闪现。那寂血真人的脖颈处,竟是大片的血光爆出,几乎就要将这一位的人头,生生斩断

    不过寂血上人,到底也是天机碑上,排名前二十位的绝顶强者。最后的关头,整个身躯头颅,都化成了黑影。

    使节法真人的剑指,骤然扫空。而当寂血的身影,再显化在十里之外时,那脖颈处的伤口,也被一层黑影覆盖,缓慢的恢复着的。

    “道友不愿答么?”

    步玄清手持决印,那枚玉镯陡然增大了数十倍,往节法真人的头顶处,遥遥罩下。

    而在节法真人的下方,一个魔化的阴阳太极图,在蓦地闪现。里面伸出了无数黑色大手,往节法真人的足下抓去

    不过当玉镯与那些黑白巨手,成功将节法真人住之时,这位节法真人,也身躯转化成一团炽白的火焰,消失在了原地。

    步玄清并不在意,当年的天机碑第九,曾使当今天下第一人沐渊玄,也顾忌万分的人物,哪有这么轻易就败在他二人联手合击之下?

    方才初交手之时就已清楚了,哪怕他二人联手,实力也只不过与节法真人相当。甚至后者,还要稍胜一筹。此时以一人之力,却将他二人全面压制,就可见双方强弱之势。

    自然二人,都有许多后手底牌未出,也都各有保命之法。节法真人,虽是实力胜出半筹,却也断无可能将他二人重创打杀。

    哪怕那位天下第一人沐渊玄在此,实力超出他们两倍,也难做到

    “不愿答也无妨,步某只需知晓这二人,当是你们离尘胜负关键就可。所以事前就安排了三位元神道友,照拂这两位离尘高徒。魔檀子之外,还有血峰道人与枫山道人。前者恨离尘入骨,不惜一切。后者据我所知,亦是在天机碑上,隐藏了不少。这位碎星阁枫山真人,天机碑上的真实排位,应该是六百之内才对。有这三位道友,想必可以万无一失。”

    见节法真人眼神变化,冷漠的面上,也终于有了些许表情,似在抽搐。步玄清见状,也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