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六五章 真实排位
    浮空而立,庄无道探手一招,那一对‘太霄阴阳剑就已经回到了他的身侧悬浮。居高临下,俯视着眼前二人

    剑灵设计出的符文,的确有效。即便此刻,他也仍未失去理智。只是受战魂意念的影响,无数暴戾嗜血的念头,在脑海内不断的浮生。本就是天生战魂,又被战魂意念意念刺激,杀意战意皆在这一刻激涌至极点。此刻哪怕是那天机碑前三的绝顶强人在眼前,他也不畏一战。而眼前这二人,更使他生不起丝毫的忌惮之心。

    想法念头都悄然开始着变化,不知觉间,庄无道就不再把自己居于劣势一方。而在他眼中,这魔檀子与枫山道人两个,也从极度危险的‘猎人开始向有点棘手的‘猎物,转变。

    这就是血猿战魂的意志,这世间一切,都不足以使血猿忌畏。更何况眼前,这两只蝼蚁。

    “居然还是仙阶战魂,嘿就不知是灵仙,天仙,元仙,真仙,还是金仙?”

    魔檀子的语气阴戾,目光却微微闪烁着,隐含着这浓浓的忌惮之意。方才的交手,使他完全没有反击之力,最后只能以放弃一只手臂为代价,才能破去庄无道剑势。

    而哪怕有着‘血肉代身术这门可以替死复生之术,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使用的。

    所谓血肉代身,说穿了就是将平时的生命元气积累,化为肉胎之种,以类似第二元神的方法祭炼,在战斗之时使用。

    之前他在两次肉身毁灭之前,其实早就将精元金丹全数转移到了预先埋下的肉胎之种内,正面与庄无道战斗的,仅只是一具无关紧要的血肉分身而已,损毁了也不可惜。

    可这分身每毁灭一次,也同样会使他损失大量的真元生魂,甚至创及神魂。所以每一次化身溃灭,都是一次不浅的重创。

    所以这样的秘术,哪怕是他,也只能连续施展五到七次而已。

    不过此刻魔檀子的面上,却丝毫不显,面色红润,中气十足。

    “以前我总疑这世间,到底有无仙人存在。如今看到你这血猿战魂存在,却是信了。即便现在没有,上古之时也必定有的。传说的上界,也一定存在。”

    “自然是有的那传说中的天仙界,甚至还有那仙君仙王,长生不坠——”

    庄无道闻言咧唇一笑,眼中血意更浓,不过看在对面二人眼中,却是说不出的邪魅狰狞。

    “既知是血猿战魂,你二人,准备今日要如何死法?”

    “死?就凭你这战魂么,庄小道友未免太过自信?”

    魔檀子同样‘嘿,的一声冷笑,大袖一拂,就有十根血红之色,似长枪枪头,也似人之手指的尖锐事物,陆续出现在了他的身侧。而在其身后,也闪现出一尊烈火烘炉,与魔檀子以道意念凝聚化出的血日之影,交融辉映。酷烈的血焰,使周围的玄冰,也开始融化。

    “不过,这次还真是侥天之幸可笑世人,只以为你庄小道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金丹榜二十二位。便是我魔檀,也只觉你庄无道不过如此,以为前次魔窟之战,就是你之极限。在金丹辈中或可称雄,未来可期,甚至可问鼎天机碑榜首。然而在眼下,仍微不足道,却全不曾意想,如今哪怕是元神中期的那些道友,也大多无有与你一战之能。算上战魂,金丹榜第一,你庄无道可当之无愧——”

    “所以呢?”

    庄无道一边心念内,听着剑灵传授勾引他化心魔的口诀,一边看着魔檀子身前出现的那些事物。那血红之色,似枪似指般的东西,应该就是魔檀子压箱底的东西——‘血焰抢指,。非是法宝,而是一种秘术,以血气精元与各种天材地宝一起祭炼得来。可以将血阳融金神决的威能,发挥到最大之物。

    传说魔檀子的排位,初入天机碑第四十,成为天下第四散修之时,曾与天下第二散修顾云航一战。当时就以‘血焰抢指硬当顾云航全力七击而不败,从容退走,从而奠定了此人,在中原之地的赫赫凶名。

    至于那烈火烘炉,则甚少人知。不过庄无道却从玄机子那里,得知了许多关于这些魔修的根底情报。知晓此物的名为鄱乃是魔檀子奔走五六十年,才聚集到足够材料,请高明器师助他炼成之物。

    甚至不用仔细查探,庄无道就知这必是能助此人,将一身神通玄术极化之宝。直到此刻,这位才将所有的实力底牌全数祭出。

    魔檀子那边,却未曾理会庄无道的言语,身后赤日升腾,蓄势待发。

    “说到庄小道友你,还真是让人不心生杀意都难。想那羽旭玄,十年之前不过只凭一只归元境的战魂附体,就能在十位元神修士合围中全身而退,斩杀天下第二术修乾天宗崇雷真人。我真不敢想象,当庄小道友日后登顶元神之时,借助这仙阶战魂,将会是何等强势?天机碑十大元神之下,只怕都不会放在道友眼中吧?那时我魔檀子在你看来,也不过蝼蚁一般,可以随时捏死?仙阶战魂,还有这双剑翼,庄小道友与离尘宗,前程都俱不可限量。所以——”

    魔檀子的语气目光,都陡然转厉。

    “所以今日,我魔檀子哪怕就此陨落,也定要将你斩杀在此”

    “同感”

    枫山道人那边,一直不曾有什么动静,默默的准备着。直到此时,才出声应和。

    “今日不惜一切,我枫山亦不愿等待道友日后羽翼丰满之时——”

    聂仙铃在法坛之上,一直敛目垂眉。可到了此刻,也不由担忧的抬起了目光,先是看了那魔檀子一眼,接着又望向了枫山道人。

    那一口无形剪,此时赫然一分为二,化成两口依然不见形状的无形反刃弯刀,握在了枫山手中。只能通过枫山道人身周,那微妙的元气波动感应其存在。

    除此之外,此人的手腕上,那一双银白手镯,也是散出了血晕。使枫山道人身周缠绕的狂风,有渐渐转为风暴之势。眉心中更‘吐露,出了一颗血珠,无数血红色宛如蜈蚣一般的脉络,爬满了枫山道人的面孔,显得狰狞恐怖。

    不过却也令枫山道人一身气机,不断的攀升,直逼元神中期。

    “请师兄全力而为,不用顾忌仙铃这里,自有护身之法——”

    聂仙铃说的‘全力而为正是那四尊雷火天傀。这四尊傀儡,配合四座‘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都有着碾压元神前期的实力。

    却只因要护住她性命之故,不能离开片刻,这一战中,连三成的威能,都未使出。

    不过她话音未落,几十里外,就听得一阵‘咯咯,的笑声,声音狂放,刺耳之至。

    “有意思,两个不到元神境的小辈而已,二位道友居然还没解决?这可真是让人贻笑大方——”

    “是血峰”

    枫山道人的脸色,顿时现出了一丝喜意,并不计较此人言中的讥诮之意。血峰道人,赤灵三仙教之主,元神中期。也是天机碑中,排位二百位的强者,实力在他之上。

    若只是他与魔檀子二人,要斩杀这庄无道,还略有困难,更有生变之虞。可若加上血峰,那么这庄无道,插翅难

    聂仙铃心中不自禁的一沉,感觉浑身上下都阴冷之至。这里的动静,首先引来的,居然并非是离尘宗之人,而是这位血峰道人?

    那魔檀子的脸上,也冷酷的挑起了唇角,眼神似已胜券在握。

    庄无道却浑未在意,已经开始使用出剑灵传授的秘术,勾引那他化心魔。心中升起了一股荒唐可笑之感,原来事前这如履薄冰,让人提心吊胆的一战,最后解决时,居然是这般的轻易。

    自己现在,是该庆幸,离尘宗气运升隆?还是他自己,福运滔天?

    这血峰道人,是自投罗网么?此刻无论来的是谁,哪怕几大魔修元神联袂而至。在这里,一样逃不过一个死字。增一个血峰,也不过是多费点功夫而已。

    头顶的‘上霄都天神君,玉像,悄然消去了光华,又有一丝诱人之至,又带着血腥味的清香,从庄无道的体内散发。同时他脑海之内的记忆,也陡然沸腾了起来。

    脚下的天平咒印,更为灼热,一丝无影无迹。无形无相的意念,同时开始潜入心神。而庄无道的眼中,也现出了开心的笑意。

    “事先说一句,在下可非是金丹榜第二十二——”

    “嗯?”

    魔檀子正蓄势待发,闻言之后不禁一愣,错愕的看着庄无道。不解此子,为何还能笑得出来?

    他化心魔侵染,难道是已经疯了?

    而随即庄无道口里吐出的几字,更是令他心中一阵狂震。

    “真实排位,应该是金丹榜第三才对”

    庄无道一身气机,就此再不掩藏,凌压四面八方,百里长窟

    便是刚刚赶来的血峰道人,也被这气势所摄。身躯顿止,眼神骇然的,望着空中的庄无道身影。就仿似看着一头,突然展露獠牙的远古巨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