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六四章 运气不佳
    庄无道不禁一楞,先天元灵?能是洛轻云的法禁恢复之物?是那万物之本,先天而生的元灵?

    “怎么可能?”

    庄无道本能的,就觉剑灵之言荒唐。感应到了先天之灵?是在这石灵佛窟之内?那为何他前次到这里的时候,轻云剑未有察觉?

    这片地方,也不像是能蕴育先天元灵之地。

    “一定与那个他化心魔有关——”

    剑灵眯起了眼,狭长的凤目里,全是饥渴兴奋之色。

    ——其实云儿此刻并未幻化出身影,然而在庄无道的想象中,此刻的剑灵,一定是这样的表情。

    “不久前我都没能感应得到,可自从那人弹琴之后,感应却越来越清晰了。还不止如此这心魔之外,还另有气机,多半也是一见不得了的东西。”

    “那又如何?”

    庄无道已是信了几分,既然这心魔劫种的封印,燎原寺也只是大致猜测在石灵佛窟,而离尘宗几位元神真人,数次查验感应,都未发觉心魔劫种的痕迹。那么这先天元灵若与心魔劫种在一处,剑灵之前没能感应得到,也有可能。且那封印的环境,必定特殊之极。

    只是以他现在的处境,哪里还有余力,去顾及那先天元灵?

    “说这些太早,今日不该先解决与魔修这一战,再说其他?”

    “无需担忧,我传授剑主一门秘术,把那心魔劫种直接引过来。它现在虚弱,可以直接擒拿拘束——”

    感应到庄无道的抗拒之意,剑灵的语气,微含讥讽:“别人担忧心魔之扰,剑主你怕什么?哪怕是天阶的无相心魔降临,也要畏战魂如虎,避之唯恐不及他化心魔,在你面前,都是渣滓。你们离尘宗这次的对手,真正是运气不佳,恰好撞到你枪口来了,”

    庄无道楞了一楞,心知剑灵所言的‘战魂并非是自己,而是指的‘吞日血猿,。

    有种恍然醒悟之感,是了别人畏惧他化心魔,自己何需如此?吞日血猿,是至少真仙阶的战魂,

    他化心魔能动人心意志,却如何能动血猿战魂心念?吞日变又岂非正是心魔一脉的克星?那血猿气息,宏大刚正,阳气十足,正可克制一切淫邪鬼物,

    只怕只第一个照面,这只他化心魔,就要被吞日血猿灭杀炼化了。

    还真是一如魔檀子所言,三十万年前天一修界的灭世大劫,换到现在,却是连浪花都未必能够掀起——

    “剑主尽快唔,好强的佛门愿力,全数汇聚于此,看来那数十万高僧寂灭于此,封印心魔劫种的传言,应该是真的。不过应当是藏于小空间内,都快化成佛国了。”

    剑灵的意念,继续传来,带着迷醉般的语气:“我知道那燎原寺的人,为何定要寻这劫种了,原来如此——

    不过后面的言语,庄无道却未能继续听下去。只因他此时,只觉自己脚下一阵发热。

    那里唯有一物——阿鼻平等王的咒印。

    庄无道不由一阵愣神,心中竟然也生出了饥渴,与迫不及待的欲望。

    能使这咒印生出感应的,不可能是别人,绝不会是眼前的魔檀子。只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是剧烈,记忆之海,几乎已压制不住,心魔感应,愈发的清晰。

    也就是说,这他化心魔,也是能使阿鼻平等王,同样颇感兴趣的祭品?又或者,是那数十万高僧汇聚之愿力,使这位魔主心动?

    正失神之际,忽然感觉手臂处一声不堪重负的‘咔嚓,声响,将庄无道的意念惊醒过来。

    再望眼前,只见他左手的那口‘太霄阴剑不知何时已斩入那魔檀子的手臂胸腹之内。

    一只手齐肩斩断,而魔檀子的另一只手,则牢牢抓住了剑锋,满眼的凶狞之色。借助着手上的银色的指套,将剑势硬生生的固锁。

    这口‘太霄阴剑,不能动,那漫天的剑光,立时就废去了一半。

    庄无道不禁心中讶然,已经知道了这魔檀子的打算,这是两败俱伤,自残之策。哪怕是废去自己的两只手,也要暂时锁住他的‘太霄阴阳剑,。

    身后处,再次流动起了无形之风,不用看就知是枫山道人无形剪。这一次,明显是施展了神通之术,气势更强,胜过之前足足三倍有余而前方的魔檀子,则是不顾一切,身躯猛地横撞过来。

    袖中同时几道飞梭滑下,仔细看去,正是碎星阁的‘碎星雷火神梭,。与魔檀子的身躯一起,以同归于尽的气势,狂扑而至。

    前后合击,赫然已成致命杀局。

    不过庄无道却并未有半分惊慌之意,便是那血猿战魂,也未有丝毫的异常,只战意更胜,凶念涛天

    左手瞬间弃剑,右手‘太霄阳剑,在不到百分之一个弹指的时间,连续点出数次,一刹那就用乾坤挪移之法,把这几枚威势可相当于练虚修士一击的‘碎星雷火神梭隔空送到了数里之外。

    庄无道不是不想用此物来暗算一番身后的枫山道人,只因此处距离太近,庄无道担忧会波及伤到聂仙铃与法坛上的阵纹。只能强压住血猿战魂的意念,先将这‘碎星雷火神梭,解决送走再说。

    而就当身前身后,两道危险气机临身之时。庄无道身周的四面虚空藏盾,也在重压之下,轰然爆开,使魔檀子与那无形剪的进击之势,都为之一窒。

    也就在这二人一刹那间的迟滞之时,由血猿战魂意识,再次操控住的庄无道身躯之外,竟赫然形成了一个土黄色的圆形气障。

    乾坤挪移,斗转星移

    ‘太霄阳剑,也同样弃开,庄无道双手如抱太极,一带一震。整个人岿立不动,身外的罡气,却似一个完全不能着力的陀螺。然后整个空间,都开始不正常的扭曲。

    “轰轰轰”

    连续数声剧烈的震鸣,远处的‘碎星雷火神梭同时爆炸开来。就在这剧震之中,枫山道人的无形剪,也不知怎的,就从庄无道的身侧绕开。直接把对面直冲而来的魔檀子身躯,猛地拦腰剪碎

    而那魔檀子,也整个身躯,轰然炸裂。每一点炸开的血肉,都带着融阳消金之力,覆盖着周围三丈方圆。

    枫山道人首当其冲,顿时面色大变,第一时间就把那无形剪释开,手捏印决。

    “风魔无量,风体无形l”

    玄术施展的同时,整个人猛地化成了狂风消散。不但避开了这漫天的碎散血肉,就连那身后追袭而至的四口灭元天剑,也同样斩在了空处。

    庄无道同样疾退,化雷而闪,哪怕是以吞日血猿的狂烈,也不敢在这爆炸多呆片刻。整个身影,爆退了三百丈外,‘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的最中央处。正反两仪无形之力,立时有如护盾一般,护持着他与整个阵盘。

    而在阵法的外围,四尊傀儡天尊也同时结成了‘灭元剑阵,。远处几枚‘碎星雷火神梭爆发出的雷火之力,在接近之时,就已被‘灭元剑阵,抽取灵元,消减了大半威能。

    不过下方的法坛与聂仙铃,在他苦苦支撑之下,可以无事。周围的洞窟山体,却撑不过这相当于数位练虚修士联手的一击。

    随着一阵山摇地动,整个窟洞开始垮塌,大片的碎石泥沙坠落而下。上方的地层,也开始了大面积的塌陷,有彻底溃散之势。

    庄无道并不在意,即便这石灵佛窟整个垮掉,也伤不到他与聂仙铃分毫。甚至恨不得将这方圆八百里的地下窟群,强行毁去。把一切障碍扫除,可以更方便他,寻觅感应到节法叁法等人的方位。再或者,若能通过这里的动静,把离尘宗几位真人引来,也是再好不过。

    不过明显对手不会让他就此如愿,那魔檀子的声音,再次从远处响起。

    “魔天借法,千里冰封”

    庄无道顺着声音望去,果见魔檀子的身躯,又再次完好无损的立在了两千丈外,周围泥石俱下,人却岿立不动,左手中持着一张符宝,右手则以手触地。借助符宝之力,施展着法术。

    然后周围一大片的地域,都开始了结冻,被一层厚实的冰层笼罩,向周围迅速蔓延。

    也不知此人是从哪来寻来的四阶冰系符宝,顷刻间那寒气就弥漫周围二百余里,比之当年庄无道使用过的那枚千里冰封符,还要更胜一筹。一时间整个洞窟之内,都是寒气森森。不过那些本来被巨力冲击,已经垮塌粉碎的石层,也被这些厚实的玄冰牢牢的冻住,重新稳定了下来。

    这还是因此人所修,乃是火系功法之故,不能尽展其威。否则这冰层,会扩散得更广。

    而对面那魔檀子的目光,也再次望了过来。尤其是庄无道的身后,那已经渐渐凝聚的吞日血猿的魂影。

    三丈余高,气势狂烈霸绝,澎湃浩瀚的意念威压,使元神后期的魔檀子,也气息微窒。

    “这是,战魂附体”

    那枫山道人的身影,也已经再次由虚化实,而那口无形剪,则是隐匿不见。面色同样异常难看的,看着庄无道的身后。

    “吞日血猿,神兽血裔——”

    此时庄无道的瞳孔之内,则已完全被血色侵染。这一次,他使用的是缓冲血猿神念降低之法。

    与往日不同,并非是单纯的控制抵抗,而是缓冲。以符文将战魂降临的步骤恰当延长迟缓,使自身神念缓慢适应,所以直到此刻,庄无道的身后,才真正聚出了血猿魂影。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