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六三章 先天元灵(第三更求月票)

第六六三章 先天元灵(第三更求月票)

    “给我滚开”

    庄无道的后背,一缩一震。斗转星移霸道无比的,直接把所有转化之力,全数反弹了回去。枫山道人再难以坚持,近百万象力反冲而回,使他也不得不收剪撤开,往后滑退。脚下卸力,在地上划出了一条深痕。

    不过就在身后两口灭元天剑,交替合围着斩来之前,枫山道人的身躯,就已经化为了一股狂风,向四周吹拂弥漫,从灭元剑下脱身遁走。

    庄无道全不理背后,目光已转为了赤红色,暴戾狂怒,战意盎然的,看着眼前的魔檀子。破碎天地的指影,在枫山道人动手之前,就已经穿击而来。依然是那指碎乾坤,之势,力达百八十万象

    可他手中的血神盾,却直接猛地一砸以硬碰碰,不过这次结果,却赫然是平分秋色。盾上强绝之力,强行把魔檀子指力,偏移迫开。

    庄无道也及时弃盾,任由那血神盾被指力反震抛飞。而庄无道己身,也就此置身事外,完全不受反震之力所伤,毫发无伤的一双手,则悄然握住了新建炼制成的那双‘太霄阴阳剑然后二人周围,整个千丈方圆之地,都被森寒的剑光笼罩。

    凌冽强绝的剑气,在这石窟之内,横冲直撞,使周围的石壁,碎石纷飞,一阵阵气罡潮涌。

    一指不成,那魔檀子又一双肉掌派来,血毒烈阳掌力,使此处的温度,骤升百倍。周围的石壁,也无火自燃,火中之毒,更四处肆虐,熏人脏腑。

    不过才刚到半途,魔檀子就不得不被迫将掌力收,只因庄无道的剑光,已到近在咫尺。剑气锋寒,也使他浑身肌肤寒毛直竖。

    在他将庄无道的身躯,拍碎之前,这一剑,就可将他的一双手斩断绞碎身影闪化,魔檀子毫无畏意的继续试图靠近庄无道身侧。

    二人此刻皆是以武道对敌,道理也是与人间武修搏杀一样,一寸长则一寸强,一寸短则一寸险。只需靠近之后,庄无道这对法宝剑器,就再无从发挥,只能成为累赘。

    只是下一瞬,从庄无道的身后,那十六面火明阳镜之内,就再次喷薄白光。十六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近距离轰击,哪怕魔檀子有身化血阳,吸收阳力之能,也不得不暂时退开百丈,以避其锋

    然而就在他身影,刚在百丈之外站定,堪堪抵御过这可将元神修士,生生轰杀的太霄重明离合神光时,那更多的剑光,就已经汹涌卷来。如一道不可抗拒的洪流,将他卷入,沉落其中,不得脱身。只能随波逐流的向外推开,以避其锋。

    “这是什么剑术?”

    魔檀子的脸色铁青,他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剑法,哪怕是前次,地魔窟内那一战,也未曾见庄无道使用过。

    感觉自己,不止是落入到了洪流之中。就仿佛是置身在一张剑光编织而成的大网之内,无论他怎么突破,怎么使劲撕扯,将血阳融金神决与血毒烈阳掌运用到极致,也难以从这网中破出。

    而这张网的主人,正是对面的少年。剑光千变万化,无法捉摸,

    而二人之间交手,也近乎是无声无息。除了一些罡风剑气吹拂,就别无异声。眨眼之间,对面就已刺出五六百剑,而魔檀子光是洞阳融金指,都已经打出二百余击。二者之间,却连一次正面的交击都没发生。

    而此时不止是魔檀子的脸色,是铁青一片。庄无道也同样是错愕讶然,近乎不可思议的,通过自己的眼瞳,看着身周这一切。

    以往的血猿战魂,都是以力压人,仅有的几次对敌,都是以不可抵御之势,强出无数倍的武道意念,强行碾压对手。很少使用过剑术。

    然而今日,哪怕是以血猿战魂附体,力量也远不及这魔檀子。庄无道也有幸,头一次见血猿战魂,使用出这‘以巧破力,之法。

    同样是出自‘天地阴阳大悲赋,的两套剑诀,从血猿战魂手里施展出来,与他自己的领悟的,完全就是两门不同迥异的剑术。

    从不与魔檀子正面接触,却总能时时威胁到了这魔檀子的身躯性命剑锋绝不离魔檀子身躯三尺之外,一片天罗地网的剑光,将此人笼罩。

    血猿战魂从不刻意施展他那些玄术神通,四门一品神通剑诀,也自始至终都未使用过。只是将拔剑式,斩剑式,刺剑式这些出自‘天地阴阳大悲赋,的基础剑术神通,融入在这张剑网之中而已。却迫得这魔檀子,几次险险落入重伤之境,才短短不到二百个呼吸,施展出来用于保命的玄术,超越了庄无道至少三倍有余

    而周围那些看似四溢散开的气劲,最终的流向,却都是魔檀子。在庄无道的身周,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圆。看似横冲乱撞的剑气,却都只是这个圆圈之内,内部循环而已。最后一定是指向魔檀子,没有一丝半点的浪费。使一对‘太霄阴阳剑,的剑力,越来越强盛,剑光也越来越是明亮凛冽、

    哪怕是庄无道的剑道修为,自问已经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此时也不得不生出一个自惭形秽的念头——原来‘天地阴阳大悲赋,这两套剑决,还能够这么施展?

    原来自己的星移花接木在结合剑术之后,还有这样的能耐。

    ——这才是真正的乾坤大挪移?

    便是剑灵,在梦境中与他对战中,似乎也无此能

    他以为这一战,哪怕是吞日血猿,面对魔檀子时,也要屈居下方。可实际却是吞日血猿的斗战之能,远超过他的期冀之外

    “我是记忆,还未能完全觉醒。你也无需奇异,这血猿战魂,应该是生成之时,就融入一位高明剑仙死后遗留的所有意志剑道。”

    剑灵的声音,在庄无道的心念之内忽然响起道:“再者猿类的剑道天赋,本就极高。别忘了四劫之前,我道门最顶尖的一门御剑术‘太乙猿公剑就是一位猿类妖王所创”

    庄无道暗觉惊奇,以往吞日血猿战魂出现之时,剑灵的意念,总会收缩回避,避入剑窍。

    说是同为意念所聚之魂体,二者互相影响压制,所以不能接触。

    今日却不知怎的,洛轻云居然主动在吞日血猿临身之后,以意念与他交谈。不过庄无道随即就反应过来,洛轻云意念与他接触,并不是在本体肉身,现在吞日血猿的‘势力范围,之内。而是将他一部分元魂意念,拉扯进入到剑窍之中。

    “原来如此总觉得今次,真是大开眼界了。这一战之后,我自己能把自身剑术,再推升一层。”

    庄无道言道此处,心里就不禁一阵苦涩,今日能否获胜,全看吞日血猿,可否在一个时辰之内击败魔檀子。否则他与聂仙铃,几无可能活着离开。

    虽说几位真人,事先就留下了后手。使二人可以从这石灵佛窟中脱身逃离,败后退居东海,保全传承,以图谋日后。

    然而这些魔修,既然铁了心要将他们血祭,又有三圣宗插手,最后未必就能让他们逞心如意,安然退走。

    “剑灵你唤我,可是有什么事要交代指教?”

    庄无道大半神念,都还放在体外。这次是难得的,体会观瞻血猿高明剑道之机。

    吞日血猿此时施展的剑术,至少高出他三四个层次可因附体之故,偏偏庄无道也能够领悟会意其中精妙,化为己有。多以对他而言,这是绝不可错失的机会。

    剑灵也因知晓这是他的关键之时,每一个境界,只有三次这样的机会。若无要事,绝不会轻易打扰才会。

    既然选在这时候,将他部分神魂强行扯入到了剑窍,必定是有着缘故。要么是为点拔他剑道修行,可以使他修为大进,要么是另有什么其他要事。

    而洛轻云的语气,也果不然的转为兴奋:“先天元灵,剑主,我方才感应到了先天元灵”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