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六一章 心魔劫种
    不过庄无道却暗觉奇怪,他知这君百川的琴术,一是攻伐人之心神,使人心神大乱,难以自控。甚至有过直接以一曲琴音,使一位元神修士,被心魔侵入,肉身自爆身死的骇人战例。不过此法对心志坚毅者,效果不彰。二是以琴音,扰动对手真元与灵力循环,当初在离尘宗,君百川就是以此法,远隔数千里于扰离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使数千弟子,皆元气失控,移动不能。

    三则是同样以琴音,调理周身元气,甚至激发体内潜能,以增战力。

    然而今日,君百川的琴音,虽是古怪邪异,使人听了之后难受无边,庄无道本身却感觉不到半点异常。

    也不是最后一种,这魔檀子身上,并无什么变化,一身气元,仍是平静,并无异常波动。

    那么这琴音,到底位何而起?

    “可是很奇怪?”

    那魔檀子笑了笑,神色淡定自若:“庄小道友可听说过一事?三十万年前,天一修界本是佛修大盛之世。这南方,也是极度繁华之地。有千余国度,人口亿万。结果在一夕之间,整个南方重归蛮荒,这天一修界的道统权柄,也渐入道门之手。传说是因一僧寺,引发了外域他化心魔之劫,然后在短短十日之内,蔓延整个天一修界。数以百万计的佛修身死,最后剩余之人,都集结在南方之地,抵御魔劫。那一战的结果,无人知晓,不过这些佛修,之后都不见了踪迹。而当时的魔劫,也就此终止。”

    “也就是说,这石灵佛窟,就是当时事发之地?那传说中,可能被佛门封印劫种就在此间?”

    庄无道倒吸了一口寒气,望着四周。想要辨认这琴音传来的方向,不过却是徒劳。且即便真被他找到了,他又哪有什么能耐,去寻那君百川的麻烦?

    “释放心魔劫种,你们魔门,莫非是疯了?”

    那心魔劫种一旦被惊醒,释放出来。他不认为这些魔修,前面挂了一个‘魔,字,就可以例外。

    三十万年前的佛门大劫,同样也是修界大劫。只是道魔二门之中,陨落的修士,远不如佛门多而已。

    他化心魔,也并非是真正的‘心魔而是一种生灵,类似天地精灵般的存在,无形无相。依托生灵的心念存在,吸收生灵情绪之力与元神而成长。

    魔门的‘道心种魔,之术,其源头就是他化心魔一族。

    “据说是数千位僧正,大僧正,在南方某地以自身为引,同时寂灭,将这他化心魔封印,这才消弭魔劫。那中原佛宗燎原寺,曾经明察暗访近一百载,都未能寻到这心魔劫种的所在。直大最近,才开始怀疑上了这石灵佛窟,认为此处最为可疑。”

    魔檀子不理会庄无道言语,自顾自的笑道:“我与君兄,自不会发疯到,去招惹来这般的祸患。不过庄道友,这世界本就是不断在变化。三十万年前的灭世大劫,放在现在,却是未必然。当年那些佛修无有应对他化心魔之法,焉知现在没有o便是如今佛门那时轮三劫经,三十万年前,就是决然无有的。”

    庄无道皱起了眉,听出了几分端倪,心中却更是阴冷寒彻:“道友言中之意,是说尔等释放心魔劫种,是受人指使?此辈,就不惧因果业力?”

    是那燎原寺么?明察暗访近一百载,寻这心魔劫种所在,到底意欲何为?

    此人在他面前,故意提及此事,又到底是为何?

    “我可没这么说过。”

    魔檀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白利牙:“正因惧因果业力,才要我等承担因果。身为棋子,是身不由人。”

    “我仍是不解——”

    庄无道才说出几个字,心念间就已感觉到几许寒凉之意,隐隐又能听见自己的心跳。立时就知,这心魔劫种,只怕是真的。而且已经在七指天琴的引导下,开始复苏。

    忙将那随身的神像取出,探手一点,内中就自有一点清辉散出。飞至庄无道头顶,带着一丝丝雷电的神光,垂笼而下,将庄无道的身躯,特别是头部,牢牢的罩住。

    后面的聂仙铃,得庄无道的提醒,也忙不迭的,招出了护身神像,守护灵台意识。亏得是节法真人早有准备,有这护法神像,两三日内,都不至于畏惧心魔劫种。

    魔檀子却似没看到二人的动作,或者也是真不在意二人使用出来,这道能抵御‘心魔,的后手。接着庄无道的言语,继续道:“道友是想问,为何要选在此处约战?我等要唤醒心魔劫种,自来这石灵佛窟唤醒便是,与你们离尘何于可是?”

    见庄无道默然不动声色,魔檀子又笑了起来:“问题是这心魔劫种被封印三十万年,早已本源枯竭,饥渴之至。要想使此物真正苏醒过来,破除封禁。必得至少十位元神之心血,血祭浇灌不可,穷究这南方之地,要想一次捕杀十位元神,实难办到。便是以步道友的布局算计,事后也难免引来众怒。恰逢其会,用你们离尘宗门下真人之性命心血,岂非是最合适不过?且现在,也不止是太平道与魔衍门这些宗派,看中这藏玄大江南岸之地。”

    庄无道面色已经发青,只觉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一丝丝的幻念,一点点的记忆,开始在心头出现,不断的起伏生灭。

    这正是道书中所言,他化心魔的天然异能之一。可以挑动人之记忆,以幻念模拟五感,勾引人之心绪。

    喜、怒、哀、惧、爱、恶、欲、忧、思、悲、恐、惊、憎、贪——这种种情绪,还有欲念,只需有一种出了破绽,被挑逗失控,那他化心魔就会承隙而来,顺势攻伐至神念之内。

    庄无道只能暗运着‘重明观世瞳压制着心中种种妄念。重明观世瞳亦有破除心魔幻法之力,庄无道修炼得还不到家,不过用来压制杂念,还有自己脑海内深层记忆,却已经足够所需。

    也幸亏是带着这具护法神像,压制了大半的心魔之扰,否则今日,他未必就能顶得住。

    “所以几月之前,森罗寺以处女精血,血洗整个石灵佛窟,不过是一个引子,顺便障人耳目而已。可惜四十七万处子,却只是使当年的封印,缺失一角,确证了这心魔劫种的所在。究竟当年的封印,乃是数十万高僧,牺牲性命而成。想要破封——”

    “所以需得在心魔劫种开始苏醒之后,再了结我等性命?”

    话音未落,就被庄无道直接打断:“直接说吧,想必步门主的布置,还不止于此。”

    他想要拖延,不过这魔檀子,也同样在等心魔劫种,被君百川唤醒之时。那时这天外异物,才能吸收他一身气血精元,吞噬神魂,蓄力破封而出。

    “确实还有些布置,不过却与你无关,而在于节法真人。你这位师尊,才最使人头疼忌惮。”

    那魔檀子大笑出声,眼里面再次杀机闪烁:“你二人虽非元神修士,却都天资高绝,想必是不错的祭品。那位他化天魔,也必定欢喜。”

    却就在魔檀子说话之时,庄无道已经再次捏开了那事先炼制好的玉牌,准备召唤吞日血猿的战魂。

    事已至此,只有以吞日血猿的战魂加持,与这魔檀子拼死一搏哪怕今日肉身俱碎,自己也要站到法坛之上。

    除了担忧那几位离尘同门,战力不足所需,也欲以重明剑翼,为云法等人,压制心魔。

    重明剑翼是由重明阳神录与天地阴阳大悲赋二门神决而生,而无论是哪一种,都有压制心魔邪念之力。

    而重明剑翼同样如此,除了增人数倍之力,亦有使人心神清明之能

    否则他庄无道,也不会修炼着《魔念炼神大法》,却直至现在,都未魔种破碎。

    “轰”

    身后处,又一次气罡爆裂。那位枫山道人,在悄然靠近法坛之时,再一次被四尊雷火天傀察觉,四道灭元剑光交斩压迫,一百四十四尊雷火天傀,也同时隔空出拳,一百四十四万象力叠加冲击着这片三千丈方圆地域内,所有的角落。

    即便是枫山道人,也难承受,面色惨百,硬接过一记重明剑翼加持,至一百二十万象力量的灭元剑之后,整个人被硬生生的砸飞。不过身影,却是冲着庄无道,借势直撞而来。

    那口无形剪,此时如蛟龙张开,朝着庄无道的腰部处,猛地一嘴咬下

    只是这一次,庄无道却不善不避,也不出手抵御。任由那无形之剪,拦腰剪来。

    随即就只听‘叮,的一声重鸣,接着是如金铁之器与青石交击般的清脆锐响。庄无道的身躯岿然不动,身外罡气,却现出了丝丝的火花。那无形剪的双刃,只剪到庄无道身外三尺处,就如遇到实物一般,再难往前继续破开。罡气鼓荡,隐隐的震力,反而使那无形剪,不断的震颤。

    “不破金身”

    枫山道人不由抬头,愕然的看着庄无道。此子的横练霸体,世所周知,金丹修为,就以三阶的不破金身,与魔檀子的分魂化体一战,由此震动天下。

    可问题是现在,庄无道的不破金身,到底是几阶?哪怕真是三阶,也早该被他的这把无形剪给剪碎了

    哪怕此人,还有两件护身宝衣护体,还有秘术加持,也不该一点伤势也无。

    不过疑惑之余,枫山道人也已心中有感,此时的庄无道与之前,已经有了些变化。身影一如原来,却并未长高多少,身躯也未增阔几分。

    可此刻从后面看来。只见庄无道的后背如山一般厚重,如星空般宽广,狂烈霸道之势,已然席卷四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