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六零章 决死一击
    魔檀子本体肉身的力量,至少也达两万象。超过庄无道五倍之多,各种秘术与玄术神通增幅,力量极限达二百万以上。哪怕庄无道施展最强的那几门玄术神通,也不能匹敌。

    哪怕是他其实是以体修为主,专修的其实还是拳道剑术,术法只是辅修。此时此刻,也不得不转变战斗方式。

    直接以肉身去硬拼,那是蠢货所为

    十六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在近在咫尺只距,以迅雷不及眨眼之速轰击,便是那魔檀子,也避之不及。

    不过在此之前,魔檀子就已身化成了一片血阳,以血阳融金神决,直接吸取了大半的阳热之力。剩余的部分,对魔檀子造成的创伤,小而又小,几乎可忽略不计。

    庄无道唯一可庆幸的是,魔檀子并无化力转力的法门,将这,太霄重明离合神光,的力量,反击而回。

    不过就在片刻之后,庄无道眼里,就再无侥幸之色。只见那团血阳,此时却如流星坠落般,往法坛上空,聂仙铃所在的方位直坠而去。

    眼神无奈,庄无道微微一叹之后,不得不再化雷光,也现身在法坛的上空,聂仙铃的身前。早就知道,以这位魔檀子的智慧,又岂能不知攻敌之必救?他庄无道空有天下第九的术法,天机总榜排名第三十位的遁术,此时此刻,却是毫无用处

    以血神盾为主,庄无道一层层的布法阻拦。不过却也能亲眼见对面,那魔檀子脸上的讥诮,残酷与狰狞杀意,

    “魔天借法,血阳融金断世决给我去死”

    所有的血光,俱化成一道枪影。携着毁天灭地般的气势,冲卷而来。将庄无道的身躯神念,全数锁住

    使庄无道近乎窒息,同样的玄术神通,两年前与魔檀子分神化身的那一战,可远没有其本体这般气势身威。

    ‘当,的一声轰鸣,那枪影击在盾前。庄无道浑身的肌肉气血,顿时就已可见的速度不断的震碎飞散,化为芥子微尘。

    哪怕是庄无道,以乾坤大挪移将这一枪之力,不断的转化卸开,也依然止不住一身血肉肌肤崩散之势。

    这魔檀子之强,赫然强至如斯!天机碑前四十位的实力,竟是如此的令人绝望

    “魂无双,绝力通神”

    “魂无双,重明剑翼”

    女子清脆的嗓音,在庄无道的身后响起。不过施展这两门玄术者,却并非是庄无道,而是聂仙铃。

    绝力通神这门玄术,按理是不能加持给他人。然而庄无道不同,他本就是创出这门玄术者,又是聂仙铃直接以无妄之魂,从他这里复制,所有一切,俱都一模一样,真元频率相近。所以聂仙铃此术施展,直接就使庄无道一身之力,直翻六倍

    庄无道嘴里却是发苦,聂仙铃确实聪慧,知晓此时,他根本没有多少施展玄术神通的时间。一身筑基境的实力,在元神面前也不够看,所以直接就将这门辅助类的术法神通,加持在他身上。

    可问题是他现在,光是对面魔檀子的力量,就已快承受不住

    血神盾坚韧,在这二百五十万象枪势冲击之下,依然未曾损伤分毫。庄无道的目光,也蓦地一厉。

    “乾坤挪移,移花接木”

    手执血盾,忽然一侧一滑,强行将那血枪偏开。乾坤大挪移,借力转化,将这一枪大半的力量,反转灌入血神盾身,往魔檀子的胸腹处,猛地砸去

    同时庄无道的身后,也猛地三双剑翼张开。那眼瞳中,也现出了一双重瞳。

    “重明剑翼,无双无对”

    重明观世瞳,扭曲虚空之力,几乎将魔檀子的身影,定锁在了半空。庄无道也生恐这杀伤力不足一般,一双肉掌之上,现出土黄色光华。

    摔碑手,大裂石

    “轰”

    那血神盾,直接砸在了魔檀子的胸腹处。一时间血肉飞散,海量的内脏碎片,从魔檀子的背后喷出,然后在阳火烧灼之下,气化蒸发。

    甚至蔓延到魔檀子的全身,都在冲入他体内太霄重明离火烧灼之下,须臾间化成了粉尘。

    不过庄无道还来不及欣喜,那魔檀子的身躯,就忽然主动爆开。巨大的震力反冲,将他的五脏六腑,震得全数移位,口中一丝鲜血溢下。而后又见一团血光出现在了自己的右侧。仅仅瞬息,魔檀子的身影,就已再次现出了踪迹,毫发无伤,眼中满是惊赏赞叹之意。

    “大意了庄小道友,看来还真是半点都小瞧你不得”

    庄无道却是心中一阵发冷,强自直起了身躯,与魔檀子对视。

    “你这是,血肉代身术?”

    魔门秘术,将自己一部分血肉,炼为血身之种,预先埋在身躯附近不超过其神念所及之地。若遇不可抗拒抵达之力,可以随时抛弃自己原本的身躯,转移气血精气乃至元神。借助之前埋下的这枚血身之种,迅速恢复还原。

    他早该想到,魔檀子既然舍得把那血身人偶,放在自己的分魂化身身上。自己想必也也类似可以代死之术才对。

    ——这位并非是不知血身人偶的价值,也不是因其舍得,而是这‘血身人偶对他本体而言,根本就无多大用处

    心里一瞬间就把所以一切道理,全数想通。庄无道胸内,却愈发的心灰死寂。方才那一击,他已经赌上了一切的绝杀,几乎用上了自己,所有能够用上的力量。

    可结果,却仍未能伤及魔檀子毫毛——

    除非是能够提前查知魔檀子布置‘血肉代身,的所在,否则自己根本就无胜望。

    再或者,能续斩杀这魔檀子七次以上,同样也能使此人,再无法复生。可现在的他,又哪里能够办到?

    “你认得?好见识,正是血肉代身术,这些年死在我手中那些人,可没一个能认出来的,只有庄小道友,一眼识得。”

    魔檀子眼里现出些许得色:“是我早年金丹境时,偶得之术。也多亏此术,才能侥幸活到了现在。”

    庄无道的双眼微眯:“只凭这门秘术,你的天机碑排位,绝不止是三十六位。”

    “前次地魔窟内时,可没见你这么废话?是想要拖延时间,等待援手,怕是难以如愿。”

    魔檀子笑着摇头:“天机碑虽好,修为高下大致能准确推测。却唯独秘术与玄术神通,非天机碑所能评判。再者,只要是天机碑排名千位之内,谁能没一点底牌隐藏?即便是你庄无道,不也一样如此?观你战力,应当是可入天机碑前十五位。还有这几双剑翼——”

    目光变幻,魔檀子转而注目着庄无道的身后,那一大三小,四对剑翼,眼里闪现出庆幸之色:“这并非单体神通,而是能加持多人?这就是你们离尘宗的底气?侥幸呢,我魔檀子今日只需晚来一步,这一战只怕就有败亡之忧。步玄清道友选在这石灵佛窟一战,虽是另有所图,没想到却是歪打正着。”

    庄无道心中暗暗一叹,他现在重明剑翼虽是展开,却没法给节法真人等人,提供加持。血煞之力阻拦,他根本就感应不到节法等人的踪迹。此时也没法立身到法坛之上,这魔檀子也不会容许。

    且战力不如,他即便站上去了,也是身死之局。如今只有聂仙铃,给这石灵佛窟中方圆千里之第,提升不到一倍之力的加持。只能希望此术,能够使进入佛窟内的离尘诸人,可以支撑更久时间,

    只是眼前的魔檀子,要想解决,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之外。也不知参法节法真人,此时又在何处?能否及时来援

    正心念电转,苦思破局之策时,庄无道突然听得一阵琴音响起。不知从何处传来,声音震颤,并不悦耳,反而使人生出毛骨悚然之感。

    “七指天琴,君百川?”

    不用想,庄无道都知这琴声,是发自何人。石灵佛窟内这三十位元神境中,只有这一位,以操琴之术闻名于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