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五九章 魔檀枫山(第三更求月票)

第六五九章 魔檀枫山(第三更求月票)

    e:第三天三更,再次拜求月票

    “就是此处了”

    庄无道立身站定,神念扫荡了一番周围之后,才将聂仙铃放下。接着是将那法坛,往下丢去。迎风便涨,不多时就化开到五百丈方圆。

    之后庄无道又再结印,连续四式雷火乾元使出,总数一百四十四尊雷火傀儡,从地下拔地而起,组成了一座‘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

    这地下没有灵脉,这座重明神霄阵,只有不到平时十分之一的威力。不过聊胜于无,多少有点用处,至少可以护住聂仙铃在阵内无恙。

    而那一百四十四尊雷火傀儡,每一尊战力都可相当于金丹中期的修士,也是不错的助力。这些傀儡联手之能,哪怕元神修士,也不是可以随意无视的。

    ‘雷火傀儡,若以固灵符固化,就可维持一月之久,不过也再无法移动。庄无道这次施展的,却是节法真人赐下一个变种固灵符。只能使这些雷火傀儡,维持一日时间,不过却能够小范围的行动。唯一的缺点就是不稳定,雷火傀儡的战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削弱。

    聂仙铃不用庄无道吩咐,就已乖觉的落在法坛之上,站到了后方,那个规模稍小的独立法台的位置。

    庄无道则又将四枚傀儡天珠洒出,四尊雷火天傀,护卫法坛四方,代他掌控‘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

    四尊雷火天傀护卫的重点,却是聂仙铃。这少女虽是战力直追金丹,可在这元神境交锋的场合,却还是太弱了,也实在令庄无道放心不下。

    这一切布置妥当,庄无道就也一个闪身,准备进入法坛内。不过也就在这时,庄无道心中警兆大气,变故骤生。身躯立时一闪,分化为二。接着就只在这两道分化身影之间,一道指影,忽然穿空而至,无声无息的点在虚空。

    滂湃浩荡达百万象的力量,骤然爆发开来。巨大的罡风气劲,顷刻间将庄无道化出的幻影分身撕碎。连他已远在五六十丈外的本体,也无法幸免,巨大的冲击力,使庄无道整个人失控,如破麻袋一般的抛飞。

    庄无道胸中气闷,几欲吐血。不过此时他心内的警兆,却未退分毫。

    命玄术,牛魔乱舞

    七十二式大摔碑手,以疯狂之势,向四面泼洒拍击着。然后那看似平静无害的虚空,连续数十道犀利无匹的无形罡刃,被庄无道的大摔碑掌势,一一拍碎。却有更多的细碎风刃,在他身周近在咫尺处,爆发炸开。冲击之下,便是庄无道的牛魔霸体,第三阶段的不破金身,也几乎抵御不住。

    即便有太霄墨沉甲与离尘长生衣二层道衣内甲阻拦,肌肤之外,也依然爆出了一丝丝的血痕。对方用劲老到,直渗肺腑。太霄墨沉甲与离尘长生衣不伤分毫,庄无道体内,五脏六腑却差点被这暗劲绞成了粉碎。

    到得最后,庄无道将所有掌力,都聚在一处,以‘大裂石,一击拍在了虚空。然而只听的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无形巨剪,终于在庄无道身前显出踪影。整把剪刀,赫然有十余丈长短。

    若非庄无道一掌,强行阻住。这一剪,甚至有可能将他整个人,生生的剪成两段。

    也直到这时,庄无道心头的挑动,才稍稍缓落。却仍不敢有丝毫耽搁血神盾,竖起,立在了自己的身侧,再以柏一气周天塔,加持。然后就见一股毁灭性的力量,冲击在了‘血神盾,上、

    “血阳融金,一指碎乾坤”

    庄无道已经无法准备感知这一指的力量,只知此时这一指之力,定是超过了二百五十万象的极限。

    庄无道哪怕是以大碎云式,一身力量全出,以双手抵着盾牌。整个人,也仍是不由自主的,再次往后抛飞开去。

    一双手臂,直接在巨力冲击之下粉碎。幸亏血神盾经过前次魔主之血的血祭加强,坚韧已强化到了一个极端的层次,这被命名为能破碎乾坤的一指,终究还是没能把血神盾强行洞穿,而是将大部分的力量反弹而回。

    庄无道固然是一双手臂,化成了血糜碎肉。这人的手指,也喀擦,一声清脆碎响,竟然也是骨折裂开。

    未能留一点余力,应对这反震冲击,显然方才出手的这一位,也同样是一开始就已全力以赴

    “魔檀子”

    身形抛飞到了六百步外,庄无道身躯站定。一双残缺的手臂,立时伸展出了肉芽,在‘素壬神体,的加持之下,就似方笑孺不灭道体一般的,恢复了起来。

    而就在庄无道的目光所望处,一个令他熟悉之至的身影,现出在了他的眼前。只是与前次不通,那时在地魔窟内,只是这‘魔檀子,的一个分魂化体,而在他身前八百丈外这位,却是魔檀子的本尊,天机碑中,位居三十六位的绝顶凶人

    庄无道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怎么自己首先遇到的,居然还真是这一位?而且还不是单独一人,除此之外,那使用无形风剪之人,多半就是碎星阁的枫山道人,又名衤绅剪真人那件法宝无形风剪,尤其犀利,以元神境初期的修为,却能名闻南北。

    不对,应该不是遇见,这一次怎么看都有刻意的痕迹。在此处遭遇这二人,绝不是什么巧合而应该是有意追寻他庄无道的所在至此。

    只是诸人传送入时,位置已被扰乱,分落四处。这些魔修,应该也不会例外,又到底是如何知晓他会出现的方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至此间?

    “正是魔檀庄小道友,许久不见。不对,应该说是初次见面才是。”

    那魔檀子冷冽的笑,唇角都快上勾到了耳垂处,显得异常的邪异,目光中杀机凛冽。

    “看小道友的眼神,莫非很是意外?这种表情,嘿嘿,我可是最喜欢不过。”

    一边说着话,一边信步而行,往前走来。对于此处庄无道布下的‘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似完全不曾在意。雷火之力加身,亦不能迟滞魔檀子分毫。

    硬生生的破开正反两仪之力,在大阵中走出一条路来。没有地脉灵力来源的四阶大阵,在这些最顶级的元神修士眼中,就等如是玩具一般。

    庄无道眼神无奈:“想不到魔檀道友,是如此记仇之人?”

    他是真的无奈,还是头一次落到如此窘境。只能寄希望用言语拖延时间,不过看起来,效果不彰的样子。

    随着魔檀子对这座‘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的了解加深,步伐越来越快了。

    “说笑了,分魂化身与我乃是一体两身,化身毁于你手,就等若是一条性命,死在你庄无道的手中。”

    魔檀子不急不燥,目光转而又看向了庄无道身后的那座法坛:“其实这也没什么。只是那位步道兄,对你甚是忌惮。战前曾折损十年寿命,窥看天机,认为你是这一战的关键,是需得首先解决之人。本座闻言,亦深以为然。由今日看来,我那步道友,果然是所料不差——”

    话音至此,在法坛之外,忽然传出了一声金属交鸣,以及一连串的气罡炸响。却是一尊雷火天傀,一剑斩在一无所有的空处。却将那已再次隐匿不见的巨剪,再次拦截,将这口名闻天一修界的法宝,强行斩飞崩开。

    而另三尊雷火天傀,也是连续不断的挥动的灭元天剑,斩向虚空。在一刹那间,挥出数十上百次的剑光,才最终将一个青衫道人打扮的身影,逼迫到现出了形迹。

    庄无道却看都未曾向后看一眼,明知这位枫山道人的目的,是先除去聂仙铃,也未有分神关注,

    加入木心后的雷火天傀之强,他早已测悉。普通的元神初期修士,实力也最多只与雷火天傀相当而已,甚至还要稍逊一筹。

    四尊雷火天傀联手,那么便是元神中期的修士,也可抗手一二。更何况,还有他布置的四座‘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可以借力加持。

    这枫山道人强则强矣,无形风剪与无形遁之术,都使人忌惮,可究其根底,还只是元神初期,天机碑六百位到八百位之间的实力。

    在六阶神灵的眼前,无形遁法跟本就无效果。四尊雷火天傀联手,足可护得聂仙铃安然无恙。

    故而此刻,只有眼前这个还未出手的魔檀子,才最是使他感觉头忌惮无力。

    “筑基境,法坛——宁愿不要元神修士,也要把她带进来。如此说来,这位女道友,必然也是此战关键。有着什么玄术神通,或者秘书,能够大幅增强你们离尘一方的实力?而且效果之强,定然也是超出两三位元神后期的价值,否则你们离尘,定不会如此冒险。所以——”

    魔檀子的眼眸内,现出凛冽精芒:“所以只需宰了此女,这一战,就定可尘埃落定?”

    就在庄无道心神摇动的刹那,魔檀子整个人,忽然化成了一团血气,猛地如炮弹一般,冲涌而来。

    一指点出之后,赫然使整片虚空震塌。庄无道目光一缩,然后毫不犹豫,整个人化成雷电,一个炸闪,就到了六里之外,避过了魔檀子这一击的锋芒。接着身后处,现出了十六面火明阳镜。

    所谓以己之长,攻敌之短他现在唯一能够仗峙一二的,就是这位居天下第九的术法修为,还有已经冲入到了天机碑前三十之内的遁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