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五八章 初入佛窟
    庄无道拿在手里,就感觉到神像里面,蕴育的磅礴雷力,顿时心知独明,看来不用提醒几位真人了。

    上霄都天神君,正是离尘宗诸多神明中,最能克制邪祟的一位。这神像之内,也蕴含充沛愿力,分明是在神祠之内,供奉蕴养数以千年计的时光,不知被多少人,跪伏磕拜过,

    不止是他,聂仙铃也有一个,而且品质与愿力浓度,更在他之上。这也是因聂仙铃的修为只有筑基境,所以特别照顾。

    危急之时,聂仙铃甚至用这神像,召唤‘上霄都天神君,的分身降临护身。

    而就在庄无道,将这阵盘与神像都全数收好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远处两个飞空而来的身影,吸引了过去。

    一个六旬老者,服饰古朴,一个则是紫绶金袍,玉带博冠,面如冠玉般的翩翩少年。

    “天道盟风竹寒,见过离尘宗诸位道友”

    “大灵燕氏,燕成危”那少年说话之时,看似谦卑有礼,却是隐带傲意:“诸位道友,燕某有礼了”

    节法真人一声朗笑:“原来是风道友与大灵神威王驾临能得二位出面相护我宗,我离尘这次真可谓是万幸。”

    这边离尘诸人,也随着节法真人,都纷纷向二人见礼。

    庄无道的目光,却在打量那老者。天下第五散修风竹寒,与十大散修之三‘元道子以及如今高据天机碑第二位,被称为第一散修的落天舒,乃是天道盟三大顶梁柱之一,

    魔檀子排名第三十四位,这位风竹寒,却是排名第三十五位。二人之间,只有一线之差。

    他这边看着风竹寒,那边的大灵神威王燕成危却在看着他,不过片刻之后,就不屑的一笑,转望他处。

    其实除这二人之外,那三圣宗之人,也早就到来。就在那石灵佛窟的上方处,总共三位,亦都是元神修士,

    不过离尘宗这边,全无搭理示好之意。这三位也不可能与那些魔修呆在一处,落人口实,此刻只能是居于两方之间。不过也不算形影孤单,另有云水天宫,风林雪阁,雷氏与林氏这些藏玄大江北岸的势力宗门出面相陪。一群人熙熙攘攘,也好不热闹。

    而周围处,或怀恶意,或怀担忧,或是幸灾乐祸,或是忧心忡忡的视线神念,在窥看着此地。

    这一战,不止是关系离尘兴衰,也事关整个天一修界的大势变化。因而说此战令天下修行之士瞩目也不为过,也不知有多少人,在明里暗里,关注着此战,

    子午玄阳舰之上,一番寒暄之后。

    那风竹寒就已试探着询问:“不知离尘宗这次,有几成把握?”

    节法与叁法真人相视一笑,还是后者答道:“若无把握,也不会应下此战,不过我若说离尘有十成胜算,二位想来定不会相信。总之不论对手准备的后手为何,离尘应该都有能耐余力应对。”

    风竹寒皱着眉,随即就又展颜。明摆着的道理,离尘宗不会答应必败之事。真要是没一点把握,大不了与魔修拼死一搏就是,哪里会答应约战?

    那神威王燕成危,却是目望着聂仙铃:“此女,莫非亦是出战十五人的人选之一?”

    此言一出,离尘宗除了早有知情的元神修士,其余人都把目光往来。尤其是那些散修,都是眉头大皱。

    “不错”

    已经到了这时候,叁法并未隐瞒之意:“我这徒儿,也会随我等出战。”

    “只是筑基境而已。”那燕成危冷笑:“虽说是颖才榜第一,可以她的修为,你们离尘是否太过儿戏?”

    “我等岂会那离尘的生亡存续开玩笑?”

    叁法面容凝重的摇头答着,此言也是为安抚其余散修之心:“就如无道之于离尘,在我等看来,我这女徒的作用,要大过元神修士。”

    “似庄无道?原来如此”

    燕成危目光变幻,最后又落在了庄无道一眼:“那就预先恭祝贵宗,能够如愿得胜”

    这人却是神念敏锐,随即又注意到了变化成人类模样,几乎无人认出真实身份的袁白,上下打量了许久,目中终透出继续笑意。

    大约一刻钟后,时辰终至。首先是双方的首领人物会面,按照约定,一起立下心魔之誓。无非是不得借用外力,不能使用宵小手段,生死自负,愿赌服输等等。

    完成之后,庄无道等人,才一起飞下了子午玄阳舰,落在了传送阵上。

    节法,叁法袁白,李玄安,云灵月,云法,究法,灵华英,庄无道,聂仙铃,真静散人,黄涵真人,古合散人,还有一位剑通真人。

    后者亦是出自一个小宗派,却是元神后期,天机碑上,排名第七十七位。不过却非是江南之人,而是节法真人早年的以为至交。被节法邀请前来助拳,十日之前,才刚刚赶到。

    出战之人,大多都是知根知底,神色镇定。唯有黄涵古合,面色不甚好看。毕竟离尘一方的元神后期修士,只有三人而已,甚至还有一位筑基修士凑数。而对面,似那步玄清,寂血上人,七指天琴君百川,魔檀子,总共有六位元神后期,而且有四人,是天机碑前四十位的存在,甚至那步玄清,更是名列第十位,岂不使人心忧?

    节法等人却并不在意,一两人心存不安,无关紧要。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解释,只需入了洞窟,庄无道的重明剑翼展开加持,就自可使这二人心安。

    当初离尘宗那般的劣势,这二人也仍旧依约而来。虽说是欠着离尘人情,不过也可见这两位的品性,还是能靠得住的。

    随着那阵法之内的灵光亮起,庄无道眼前,忽然一片黑暗。他已有多次穿越虚空的经验,知晓自己,已经进入到了无量虚空之内。

    这里果然有乱流于扰,将诸人拉扯分散开来。不过有那条锁链在,始终将庄无道与聂仙铃二人,牢牢的牵系在一起。

    大约片刻之后,眼前虚空再次裂开。二人身影穿梭,踏上了实地,而眼前则是一片血红色泽。

    好浓的怨煞——

    这是庄无道第一个念头,随即就心中一沉,这些魔修,还真是不留半点破绽,这西面的灵脉,居然都被全数抽走断绝。庄无道之前在船上就已听说过,却也远没料到,这魔道三宗,下手会如此的于净。

    地下整整十万丈范围内,都没法感应到一丝一毫的地脉。

    除此之外,怨煞对灵识神念的于扰,也极其严重。也不知是否这些魔修,有意如此,庄无道现在,最多只能感应到三千丈之外而已。估计聂仙铃那边,只会更为不堪。

    将左手的锁链解开,庄无道打量着四周,准备第一时间,就把那座重明法坛布下。

    这里地势狭窄,法坛不好展开。不过前面不远,地势倒是渐渐宽阔起来,应该能寻到合适的布坛之地,

    “随我来——”

    转过头,庄无道却见聂仙铃的柳眉,正微微皱起,现出难过之色。这才恍悟过来,这里的血煞之力,对于元神境的修士与他,或者不算什么。似聂仙铃这样的筑基境,却需耗费真元抵御,估计这里血腥恶臭的气味,也确实使女孩无法忍受,

    笑了一笑,庄无道一手抓住了聂仙铃的藕臂。一股含着雷火阳力的真元灌注了过去,聂仙铃的脸色,顿时就好看了不少。

    此时庄无道也懒得顾忌什么男女之防,于脆抱着此女飞空而行。往前直飞了大约二十余地,这里的窟洞,果然宽阔了起来,有了五百丈方圆的平地。

    其实也可直接以道法,强行在这窟洞中开辟出来,不过在法坛布下之前,庄无道不到不得已,不愿扰起元力波动,使对手惊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