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五七章 同心锁链
    约战的时间已至,子午玄阳舰终于从五万丈高空中再次沉落了下来,往北方飞驰而去。

    以这艘四阶战船,比拟练虚甚至合道境修士的遁速,只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就已经跨越了十余万里,就到达了藏玄大江南岸。

    庄无道站在第一层甲板之上,往远处那石灵岛的方向,远远眺望着。

    时隔数年,这里与他前次来时变化不大。不过那石灵佛窟内弥漫的血煞之力,愈发的浓郁。甚至远远可见,内有血雾翻滚,一阵阵腥气逼人。

    庄无道也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这里的血煞之力,益发浓厚了,比之他前几年与庄小湖来此处时,要强了好几倍

    “森罗寺的妖僧,也同样需信愿香火。这里以前他们是不知,南下之后把这里当成一块宝地。仅只三个月前,就屠戮了数以十万计的少女。用这些处女之血,把这窟内的十尊大佛,都染成了红褐色,使人触目惊心。”

    玄机子一声叹息,脸上现出复杂之色:“如今藏玄江北,已经是哀鸿遍野。严重一些的地方,已经十室九空。至少有七国覆灭,王室断绝。所有人都谈魔灾而色变——”

    庄无道亦是一阵沉默,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不过这里的煞力,既是如此的浓厚,只怕死者绝不止数十万而已

    北方的魔灾,他也听闻了一些。说起来这些惨死之人,离尘宗也有一定责任。可魔灾发生在藏玄江北,总比发生在南岸好。离尘宗也确实没有足够的实力,将魔修迫退。

    要怪也只能怪北方的这些宗门散修,对魔修的有意纵容。若当初愿与离尘联手,共同应对这些魔道修士,何至于今日之灾。可惜人无远见,以为自己可做壁上观,看离尘宗的好戏。结果反而是自己的势力部属,遭遇魔灾大劫。

    节法真人,也当真是狠辣之极的人物。这一战之后,几千内离尘都不用愁藏玄江北岸的危险。

    甚至似那云水天宫与风林雪阁这样的宗派,还需依靠离尘宗,才能抵御北面的觊觎者。

    所以之前几月,这几家宗派一方面是哀求离尘,尽快将魔道三宗的修士驱走,甚至不惜为离尘马前卒,一方面则是拼命的改善与离尘宗的关系。

    直到三圣宗插手于涉,定下一月后约战之期,才又消停了下来,没了动静。

    “约战之地,居然选在了这个地方,这三圣宗,还真是一点掩饰都没有。”

    对于北方的魔灾完全不予置评,庄无道把话题,又扯回了眼前的石灵佛窟,语声里满是讥讽之意。

    “就真不能换个所在?”

    在石灵佛窟这种地方,明显是对离尘宗不利。哪怕是这个双方约战之所,是由那步玄清提议,再由玄圣宗应允。

    不过瞎子都能看得出来,三圣宗对于魔修一方的偏袒,对离尘宗的恶意与忌惮。

    似石灵佛窟这种环境,最适合魔道功法。反而正教的一些克邪之术,在里面效果不彰。

    “换是不能换了,随叫我离尘与他们不是一路?燕氏与天道盟,实力又差了些许。”

    玄机子摇着头道:“不过不久之前,几位真人都以入内查探过。里面除了血气煞力浓了一些,其他倒没什么问题。除了神识难以展开之外,其余对都天神雷,南明离火,无什么影响。”

    庄无道本就不抱希望,听说这石窟里面,并未动什么手脚后,也难就此放下心来。永远别魔修,能够信守承诺。一点问题都没人,才最让人无法安心。

    不过眼下,也只能如此了,无言的继续遥望着这座大湖之上,方圆足有千里宽长的大岛。

    说是岛,可范围广阔,在这岛建下十几座城池,划分出十五六个州府都没问题。而占据这座石灵岛小半地域的石灵佛窟,自是气势恢宏,壮阔无比。

    此时石灵佛窟外,还布有一个大阵,别无他效,只是封锁而已。一方面隔绝佛窟之内的罡力元气,压制震波动,以免波及外界。一方面则是阻绝外人进入佛窟之内,以免外力于涉。

    一旦阵法运转,这里就只能出不能进。

    可以看出,整座阵是由离尘宗与魔衍门两家联手布成。南面的方向,明显是充斥着离尘宗的风格,是乾坤正反两仪一脉的体系。北面那半边,则明显是出自魔修手笔,风格阴邪诡异,剑走偏锋。

    这是一座极度不协调的阵法,让人看了就觉不舒服。不过如此也有好处,两方谁都不能在这座阵法上动手脚。只需有一丝一点的不对劲,这座大阵的灵力循环,就无法完成对接,自动崩毁。

    再然后,是对面那些个人。三十里外,赫然是一艘完全由森森白骨,构筑成的宝船,漂浮于空。船桅船帆,也俱都是血色,一股阴森邪异的气息,扑面而来,

    离尘宗的灵骨宝船,虽也是兽骨筑成,却半点鬼祟模样都没有。反而灵光四耀,一派仙家气象。

    而对面这宝船,虽同样是三阶战舰,却完全无法与灵骨宝船相比。

    不过这应是魔道三宗能够拿得出手的,最好的灵船了。魔门修士这万年来东躲西藏,虽是暗中积累了不少实力。可似飞空战舰这种庞然大件的事物,可没法隐瞒,也无法避过正道宗门的视线,数量极少。也是这些魔修,最大的弱点。

    若非如此,也不至于被离尘宗,逼到那样的窘境。

    船头上一群元神修士,一个个也都在往这边看着。为首的是三人,一位是做青衫书生打扮,应该就是魔衍门的门主步玄清了。

    传说这一魔门,对个人学识要求极高,所以门下之人,有许多都是各地失意的举子书生。性情皆愤世嫉俗,不过都有极高才情,往往成就也高。

    还有一人,额角处生有一双黑角,当是森罗寺的寂血上人。这亦是一位狂人,据说早年此人资质不佳,难有出头之地,却硬是在自己道途上,开出了一条血路。有一次在中原犯下惊天大案,独自一人屠戮一城,血祭了整整十七万人,然后强行将一只‘夜叉融入到了自己的体内。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

    不过也因此故,此人修行再没有灵根障碍,短短百十年时间,就修到了元神之境,成为森罗寺的主持。

    森罗寺名为寺,自也是源自于佛门,是大乘佛门的一支。可也正如小乘佛门许多高僧所担心的,修佛不修心,最终将成藏污纳垢之地,堕入魔修一脉。

    再还有一位,一袭白衫,衣袂飘飘,似有出尘之姿。这位多半就是碎星阁的阁主,七指天琴君百川。一手琴术,令天下修士胆寒。

    类似于庄无道,此人的玄术神通,亦有加持之能,不过却是相反。琴声普及的范围内,使人战力大减。

    不过严格来说,碎星阁并非是魔道宗门之一,不如六大魔门之列,而是在正邪两道之间。

    几位元神真人,估计这位碎星阁主,与魔衍门森罗寺的目的,一方面是为冥血魔葵,另一方面,多半还是想为碎星阁,谋一立身之地。

    除此之外,还有个熟人,那魔檀子就在其中。一当子午玄阳舰赶到,目光就已经阴恻恻的盯着他,杀机闪烁。

    庄无道没去在意,这个人,自然会有其他人应付。不是袁白,就是李玄安,心中则更冷笑,难道还怕你不成?

    即便遇见了,大不了自己就使用血猿战魂,未必就没有胜算。不过话是这么说,庄无道心里还是略有惴惴之意,

    这个魔檀子,乃天下第四散修,排名在天机碑前四十之内,可不是他能应付,只是一具只有三四成实力分魂化身,当初就已逼得他用尽各种手段。

    即便加上血猿战魂,也难有胜算,除非是使用咒印。

    “无道,你与仙铃,把这个戴上”

    庄无道正继续打量着对面的时候,叁法真人,忽然将两个手环抛了过来。相似犯人戴的手铐,两个手环之间,有着一条短短的锁链。

    庄无道接过之后,就不解的看着叁法,还是灵华英为他解惑道:“师弟没注意么?这阵法会在双方再查验一次之后,就提前封闭。然后双方之人,都用虚空传送之阵进去。不过阵中有于扰虚空之能,进入地魔窟之后,难以确定方位。偏偏仙铃她现在又只筑基之境,你二人也只有在一起,才可将重明剑翼,发挥至最大——”

    “也就是说,乱战?”

    庄无道皱了皱眉,仔细看了一眼石灵佛窟之外那座大阵,果然如是。于是也未再多言,左手戴上一只手环,紧紧锁住之后,把另一端递给了聂仙铃。

    聂仙铃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晕红,显得娇俏异常。低着头,也把手环拷上,把自己与庄无道紧紧所在一起。

    “还有这两件——”

    叁法真人又将第二件东西递了过来。大约手掌大小,不过却极是沉重。庄无道看了一眼,就知这是自己之前炼制的阵盘。

    这阵盘本是百丈方圆,此刻却被这些位元神真人,以亭户纳千里的虚空之法,锁成只有手掌大小。可随身携带,然后只需一个意念就可展开。

    第三件,却是一个玉质的小小神像,正是离尘宗供奉的三位正神之一‘上霄都天神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