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五五章 幕后因由
    石灵佛窟的地域也异常广大,足有七八百里方圆,常年都有信众前往拜佛,愿力香火极其浓厚。

    不过前几年被赤灵三仙教占据,在里面屠戮了无数人,将一个好好的佛教圣地,生生搞成血腥邪祟之地。

    又不知做了什么手脚,把香火愿力转化。使石灵佛窟内,血雾缭绕,便连神念灵识也伸展不开。好在此地是灵脉不足,否则这次,早就成了一处魔窟。

    舱室中同时留下的,还不止是庄无道。离尘宗内,但凡有着‘真人,称号的,都不约而同,在这主舱之内继续等候。

    自然似玄机子这样,掌握离尘‘耳目,的重要人物,也同样与会。

    直到这舱室内的无关之人,都尽数离去走远。灵华英才首先开口问道:“师尊这次,突然同意魔衍门步玄清约战,可是另还有什么缘故?”

    刚才节法真人说的那些,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他。那中原三圣宗若只是口头说说,不痛不痒的威胁一番,离尘宗岂需理会?

    定然是另有什么变故,有了实质性的威胁,才迫使节法真人不得不改弦更张。

    “确实是有”

    节法真人微微颔首道:“就在半月之前,玄圣宗,乾天宗,燎原寺,总共七位元神真人,抵达神原附近,意向不明。”

    “竟有此事?”灵华英的面色大变,而后眉头紧凝道:“怪不得,如此说来。这魔修之事,若不尽快解决,太平道就很可能在近日,再次大举南下?”

    庄无道也同样明白了过来,他不知宗门与节法真人,到底使了什么手段,将太平道牵制在了北方,不能动弹。

    不过他却也能隐隐知晓,太平道这两年,之所以如此安静。就只在东海占据了两处大岛,便浅尝而止,再无动作,多半是与北方神原有关。

    太平道这些年在神原积囤重兵,对极东神原的防备之意,就是瞎子也能看得出来。

    庄无道心中不禁暗叹,大宗派的优势,就在于此。势强一分,往往无需直接动手,只一句话,一个姿态,就能搅动天下风云,变化大势,逼得你不得不俯首低头。

    此时三圣宗,只将七位元神修士,往神原那边一摆。什么话都不用说。就逼使离尘宗,不得不应其所请,与北面那些魔修,决死一战。

    由此也可见,离尘宗与赤阴城的差别。赤阴城只需稳住东南方向,就可毫无顾忌的,与中原三圣宗争锋,扳一扳手腕。离尘却是四面受敌,除了赤阴城可以依靠。南面有极恶之地,东面又太平道之患,北面还有中原诸宗的威胁。

    哪怕此时门内,已经有十余位元神战力,不逊色赤阴城,也依然捉襟见肘,难以应付。

    “如此说来,还真是非得一战不可。且需速战速决,不可再拖。”

    云法事前也不知情,此时微微一叹,皱着眉道:“也不知这是否心潮交感,冥冥中洞知未来。听完师兄之言,我一直都是心惊肉跳,有不祥之感。总觉这一次,石灵佛窟这一战,有些不妥。那魔道三宗,真会如此老实?”

    “我也不信”阳法真人摇着头:“这些魔修,莫非是脑子坏了?即便不知庄无道的重明剑翼,也当知他的雷火乾元才是。有瞬间布阵之能,又是石灵佛窟那不到八百里方圆之地,他们哪里还有胜算。

    “的确是有些古怪,不过,既然已知晓无道的手段,也并非是没有破解之法。我记忆中,就有数种手法,可以于扰布阵。更极端一些,只需把石灵佛窟中的地脉抽走,灵力全数抽空。那么哪怕再厉害的法阵,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灵华英眉头紧皱着道:“弟子,也感觉不祥。这一战的凶险,只怕会超出预料——”

    庄无道听着,亦微微颔首,他也是担心此事。石灵佛窟中的这一战,只怕没想象的那么简单。

    “那玄圣宗来人曾经言道,会逼迫步玄清立下魔誓。双方在石灵佛窟中公平一战,不得事先布置,也不得超出人数限制,违者受天雷而死,万劫不复。自然我们这边,也是同样。除此之外,事前我离尘宗,也可查探这石灵佛窟中一切详细。”

    答话的,是叁法真人:“即便这些魔修,在石灵佛窟内真埋伏有什么鬼祟手段,也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不错”

    云灵月一阵沉吟,片刻之后,已开始自发的为这一战,拾遗补缺:“无道,据说那里已成邪祟之地,神念灵识施展不开?对重明剑翼,可有影响?”

    他知道庄无道,几年前曾经进入过石灵佛窟,寻找廉霄踪迹。

    更知庄无道的‘重明剑翼是以神念感应为基础,若是感应不到,那么‘重明剑翼,的加持,也就无从谈起了

    庄无道从沉思中惊醒过来,而后摇着头:“确实,那里曾是佛门圣地,历年积累了不少香火愿力。被赤灵三仙教转化,用于万子圣胎,如今已满布血煞之气。只因孤悬于石灵岛上,且自从赤灵三仙教魔灾之后,那里就已无人人迹。而我离尘宗因近年人手捉襟见肘之故,所以未曾净化。其实无法展开神念,只是针对筑基境而已,元神修士,那就未必了。自然,时隔数年,也可能有别的变化。现在如何,我就不知了。”

    “——不过即便是真无法展开神念灵识,也无需担忧。我那座的法坛,正是为以防万一。”

    说话的同时,庄无道将十几枚符牌同时打出,分给了在座之人。“这是我炼制的重明符牌,与那座法坛是配套之物。只需有这符牌在手,哪怕远隔万里,有大阵阻绝,我亦能感应。

    众人将这些符牌接到手,脸上都是有了几分笑意。既然庄无道早有了准备,那就无需怎么担忧。

    只要这个最关键的地方,不出问题,那么其他的事,都无需怎么担忧。

    “说起来,难道就不能换个地方?

    “行不通,毕竟我离尘一方,如今正在弱势。那时节法师兄也曾据理力争,无果之后才当机立断,说是地点既由魔道三宗选定。那么时间与参与的人数,就有我离尘宗来决定。且约战之期,以一日为限,就以这一日之战的结果,来分胜负。除此之外,约战之前,所有魔道三宗修士,都需退出藏玄大江之北二十万里外——”

    “一日期限,二十万里么?这么说来,我却是可以安心了。”

    究法点了点头,再不多言,他担心的是魔道一方,名为约战,其实是欲将离尘宗一方的人手,拖在石灵佛窟。其余之人,则趁离尘宗空虚之时,攻打离尘宗防线。

    毕竟魔修一方,足有元神境修士三十余位。哪怕是石灵佛窟内进去了十五人,也仍有一半在外,加上千余位金丹魔修。若是这些人,欲对离尘宗对手,离尘宗哪怕抵挡住了,也会损伤惨重。

    不过既然是退到藏玄大江之北二十万里外,那就无需担忧。哪怕遁法最是高绝的元神修士,也不可能在一日之内,遁空飞行二十万里。

    等到这些魔修赶到的时候,石灵佛窟之战,也当已分出了胜负。

    接下了诸人又开始讨论,魔修一方可能出战的人选,由谁人应付接敌,才最为妥当。

    尤其云灵月与云法三人,才刚刚进入元神境,又偏偏有着斩魔之誓,对手就更需精挑细选。

    好在有着庄无道与聂仙铃,四倍之力加持,选择面宽广了许多。只需不是遇到元神中期,都有获胜之能。尤其云法,究法,二人积累足够,天赋也本就不弱。即便是元神初期修士中,也都非是弱者,排名足可入天机碑四百位中。哪怕遇到了元神中期,也有一战之力。

    庄无道却是再次陷入深思,舱室内这诸人的讨论,并未能释他之疑,反而更为担心了。

    他此时胸内,同样是心惊肉跳着,难以安宁。可这时要凭空想象推测,那些魔修的制胜手段,也不可能。

    最后只得是满含忧虑的,看着上首处的节法真人。

    他现在也只能暗暗祈祷,希望这一次,所有人都能够平平安安,从石灵佛窟之内返回——

    ※※※※

    节法真人选定的约战之期,还有一月之期。这段时间,子午玄阳舰内是出奇的安静。

    已经决定下的出战人选,都在闭关修行,养精蓄锐,做着最后的准备。

    而其余人等,也知这一战,对离尘宗而言,是至关重要。也都静静呆在自己舱室之内,不敢打扰。

    庄无道同样是把自己,锁在自己室内。一个月时间,他一身战力,即便还能加强,也仍是有限的很。修为也不可能在这短短时间内,再次提升。

    心里隐隐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就给直接让那位阿鼻平等魔主,给自己提升修为好了。那些回馈之物,其实都可不要。

    似他的灵奴庄小湖,回来之后不久,修为居然就一路狂飙猛进,进入到金丹六重楼境界,居然再次反超了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