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五二章 魔主咒印
    不会做违心之事?

    庄无道心中稍稍一松,若能如此,为这阿鼻平等王办一件事,那也没什么。

    “你们正道修士,凡修行有成者,大抵都有自己的信念。强要你们做那违心之事,那可比杀了你们还要难受。再者本座自为魔主以来,还从未有强迫过谁人。”

    庄无道心中却不由腹诽,这一方魔主,真有这么好心?是了,强迫不行,诱导就可以了。

    世间无数的正道修士,就是因因此而堕落。

    “这圣子印记,也只是一个印记而已。除非你自己允可,本座不会留什么手段。此印日后可助你修行,提升修为。血祭与我交易之时,本座也可给你一折优惠。还有,若遇无间教徒,凭借这圣子之印,可以号令修为不超你二阶者

    说完之后,阿鼻平等王也不待庄无道应答,就从那漩涡之内,甩出了几样灵珍,陆续丢在了庄无道的面前。

    一本书册,十滴灵液,还有三颗金黄色,辉煌灿烂的心脏,

    “书册是《日照返神经》,凝练第二元神之法,三劫之前,归虚教顶级秘术。灵液是幽冥元魂液,可助你修复神魂,不过冥界之物,照例是要折损寿元。至于这三颗心脏,算是我这次的附赠。六阶三头翼火雕之心,乃重明鸟的直系血裔,虽是中阶神兽血脉。里面的三头翼火雕血液,却还保存完整。”

    庄无道微微动容,仔细看着眼前这几物。这阿鼻平等王说是附赠,可在他眼里,最看重的,还是翼火雕的心脏。

    原本分神化身这种东西,用到一定境界就需丢弃,重新选材炼制。

    然而这翼火雕之心,却给了他化身无限成长的可能,

    三头翼火雕,同具三头,也有三颗心脏,是重明鸟的变异血脉,据说乃是与九头鸟鬼车的混血。

    “对了,你只鸟儿,可愿献祭给本座?本座可赏赐你三倍于方才之物——”

    那本来还算平静的‘墨灵顿时目光转厉。冲着那神像,厉声嘶鸣。

    庄无道心中,也微微一沉,坚定的摇头。

    “不愿么?意料中事,不过你日后可考虑仔细一二,这只鸟儿等阶越高,我这里的赏赐,也就越丰厚。本命之契,我可代你解除。至于你这灵奴——”

    阿鼻平等王的注意力,转向了庄小湖:“以窥天照影幻炼为本命灵器,这思路不错,以前本座,怎就未曾想到?

    接着却未有问庄小湖所需之意,那黑色漩涡内。直接伸出了一个黑色大手,在庄小湖身上捏了一捏。

    而后这黑手与神像旁的漩涡,顿时就消失无踪。血神盾上的神像,须臾间就恢复了死寂。潮涌的元气,也在瞬时恢复平静,天空云开雾散,好似这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庄无道却不敢分心,将阿鼻平等王赏赐的这些东西,都一一收起,尤其那幽冥元魂液与三头翼火雕的心脏,半点都出不得差错。只需稍稍耽搁,就可能使这几件灵物,最终效用大降。

    做完这些之后,庄无道才转望庄小湖:“怎么样了?”

    他方才神念被压制,也不知阿鼻平等王那只黑手,在庄小湖身上到底做了什么。

    庄小湖凝了凝眉,仔细感应了片刻后,脸上露出了笑意:“元神里的阴渣炼化了不少,至少省了二十年之功,估计最多三五十年的样子,奴婢就可以到元神境界呢。唔,神念好似也扩展了不少,最远十二万丈。”

    庄无道也在通过‘大衍控心符查看着庄小湖的状态。结果还好,那位阿鼻平等王并未留下什么其他手段。至少庄无道自己,是看不出来。

    他现在是一肚子的疑惑,要问剑灵。不过却知此刻,不是时候。之前那位阿鼻平等王搞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了些。离尘宗的修士,随时都可能赶来,哪怕外面有障眼法阵,也不安全,还是尽早离去为上。

    ※※※※

    再次返回到子午玄阳舰后,庄无道就龟缩在了自己舱室内,第一时间,就把剑灵从剑窍中招出。

    他担心那个阿鼻平等王的‘圣子印记,有问题,设下层层法阵隔绝。

    凡是能够想到的,可以阻止神念感应的方法,都全数用上。甚至还在自己的额心印记处,也贴上了一张符篥,搞得似被人操控的僵尸一般。

    洛轻云出来见状,顿时忍俊不已,‘噗嗤,一笑:“剑主你大可放心,这个印记,虽是咒印的一种,不过的确是没有问题。那位阿鼻平等王,并未留下什么后手。说起来,那位魔主本就是已违了自己的规矩,强买强卖。再若是对你动手段,就更逆了本心。”

    “原来是这样?”

    庄无道高悬的心脏,总算放回了肚里。随着修为日深,他也越来越了解,修士‘本心,的重要。

    ‘本心,其实也可算是修真之士的信仰,是自己信奉的准则,行事为人之道。

    ——许多修真之士并不信奉神明,却并非无信,而是信奉的自己。

    这也就是所谓‘本心若是行事有违本心,那就是道心不坚——

    将额心处的符篥撕下,庄无道又皱起了眉头。

    “你说这印记,乃是咒印?”

    术法中凡是带着一个‘咒,字,那就不能不防。咒部之术,是公认最邪异,也最难掌控之术。

    “就是咒印魔道教门中,一般都是圣子圣女,或者教主之类才有,数量极少,每一个咒印都需魔主极大代价。许多魔主,都是以这种办法,增自家信徒的实力,除此之外,更能以此操控拥有咒印的信徒。”

    见庄无道的脸色,已经变成惨白色,洛轻云又再次失笑:“不过这些魔主的咒印,又各自不同,功用效果,也都有差异。阿鼻平等王这个咒印,已算是顶尖。这一位,与修罗一族的神心葬海君,还有某个在幽魔界开当铺的,咒印都不同于其他。咒印的功用,是以交易为主,这三位魔主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勾引,而非强加。诱使人不由自主的,就彻底堕入魔道,偏移自己的道心。尤其后者,最是恶趣味,不知道有多少道心强韧之士,栽在了他的手中,心甘情愿的把自己抵押在当铺,最后化身魔虫。那位曾经亲口言道,只有如此得来的灵魂,才最为美味。转化的魔虫,也最为强状,且永生永世,都无法摆脱他的束缚操控。”

    “相较于他,这阿鼻平等王还算好的,这位魔主的咒印,可以助剑主,在危急之时,借他之力,强化上限最多三倍的修为实力。这可不似剑主的重明剑翼,只能增三倍之力,而是连同肉身元神一起强化。还可借助这咒印修行,剑主借用其力,估计最多十年,就可成就元神,不过代价不菲。自然,平时不用,这咒印也不会有作用,”

    庄无道不寒而栗,已经打定了主意,这咒印能不用就尽量不用为好。

    洛轻云却继续危言耸听道:“那位阿鼻平等王最喜欢的,就是这么勾引人。这咒印放在你身上,总有需要用到了时候。遇到了危险,或者有什么以自己力量,无法办成之时。那个时候,总不能放着这份力量,而不使用吧?最初时代价微乎其微,可等到你失了戒心,频繁使用,沉迷依赖于这咒印带来的好处之后。自己的神魂,也会在不知不觉的被那位魔主掌控,再无法脱离。”

    庄无道哑然,心中已经悄然把不用就尽量不用为好,这个念头,改成永生永世,都绝不使用这个魔主咒印。

    不过紧接着,洛轻云又语气一转道:“不过这位阿鼻平等王,既然是信奉公平平等之道,那么这咒印,自然还有别的使用方法,可以免除后患。”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