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五零章 再次血祭
    随即时日推移,在藏玄大江北岸,骚乱却有再次扩大之势,席卷全境,情形也比南方更凄惨的多。

    魔灾频频,四处肆掠。甚至有三处国都,都被魔修攻破。

    似云水天宫与风林雪阁,这两家北岸大派,已经被逼到固守山门。

    这两家都曾与魔道修士有过大战,却俱不敌惨败而归。损失的金丹修士,就达三十位。

    那段时间,庄无道在南岸,几乎每隔几日,都能感应到有金丹修士身殒的气机波动。

    藏玄北岸范围比不得南方范围广大,不过却更繁华得多。云水天宫与风林雪阁只是最强的两家,其实总体实力,与江南相仿,只略逊一筹。

    然而相较于魔道三宗,实力却又差了不少,又无离尘宗这样,可以纟统合诸方势力的大宗派出面主持。几家各自为战,每日都有大量的死伤。

    甚至已有几位元神魔修,不顾魔衍门的劝阻,准备在南方准备血祭仪式,转化魔土。而其中赤灵三仙教,赫然就在其中。

    此举也引发了在整个南方恐慌,短短一个月内,南岸又有了四位元神修士加入到离尘阵营之中。

    此时距离一万年前,魔修肆掠之时,已经极其遥远。生长在这个年代的修士,对一万年前那个时代的恐怖与疯狂,都没什么认知。

    直到藏玄大江北岸的那些触目惊心的累累血案,才让人真正认识,这些魔修的危险。

    而北岸的那些宗派,也是一边联系离尘宗,一变极力阻扰着魔土转化。便是更北面的雷家与林氏,也警惕有加。都有数位元神修士南下,纠合着同道散修,威胁着魔修的侧后,以为警告。

    而此时的魔道三宗,在肆掠北岸的同时,也已是四面受敌,日子同样不甚好过。

    也就在九月之时,魔道三宗的宗主,联手向离尘下了战书。相约双方元神修士,在藏玄大江之上决战。

    不过这张战书,却被节法真人,当场就撕成了碎纸。此举让黄涵与古合散人等人,都着实松了一口气。能够用稳妥的方法退敌,谁愿意去与藏玄大江之上,与那些魔道修士死战?

    元神修士,都是心性坚韧之辈,很少有贪生怕死之徒。然而各自都有放不下的事情,慷慨赴死,可非是轻易能做得到的。

    只有如露与真静散人二位,一直以离尘为马首是瞻。节法真人撕碎战书时,并不觉欣喜,反而是皱了皱眉。

    庄无道却知,离尘是无论如何,都要与这魔修一决胜负,死战一番的。不止是为立威于世,更是为了绝后患。否则有那七阶阴魔血葵在,有这些魔修时时窥测,离尘不知要头疼到什么时候。只有一次将之重创,才能解决这些麻烦

    而节法真人之所以撕碎战书,仅只是因如今,还未将那些魔修,彻底逼到山穷水尽。还未把北岸的几家势力,真正削弱到不能与离尘而已。

    如露与真静散人不知,只看出离尘需要一场大战,解决掉所有祸端。以为节法真人畏战,所以感觉不妥而已。

    又半月之后,步玄青见约战不成,又将北面聚集的魔修四下散开。只余十位元神修士,几十位金丹,在江南道宫的北面河岸驻扎。摆明了一副,要诱离尘一方过来决战的架势。

    不过节法真人,依旧没有理会之意,子午玄阳舰仍旧八风不动,高悬五万丈高空,管控着整个大江之南,数百万里方圆地域。

    另一件使庄无道欢喜之事,是七月底的时候,就在北面魔修,逼得云水天宫不得不闭门自守之时。墨灵如期从沉睡中醒来,进入到了三阶层次。浑身羽毛蜕化,生长出的全新黑羽,赫然是刚硬如铁。

    庄无道曾试着与这只三足冥鸦交手,结果是哪怕是用尽七成之力,也只能略略压制住墨灵之势,需要四五百个会合,才有可能获胜。此事让他惊喜莫名,此时的‘墨灵才算是真正显出神兽威能。一般的元神初期,住墨灵都可越阶抗衡。

    身边再添一位得力臂助,胜负的天平,也再次向离尘宗偏斜。庄无道终于放下了心,与庄小湖一起暂时离开玄阳舰,开始准备这次从离尘本山出来后的第二次血祭。

    这次的准备,远不如前次那般的丰足。哪怕一个金丹层次的‘祭品,都没有,只草草抓了十几只禀性嗜杀的二阶妖兽,还有五个筑基境的魔修。

    不过这次的重点,也不在于这些祭品,而是那瓶魔主之血。

    从度神宇手中得来的红玉血瓶,有着内外两层。外层是几十枚四阶的伤丹清玉华丹也算珍贵之物,每一枚价值都可等同于一枚四阶蕴元石。不过这只是掩饰而已,在单瓶的内层,就是魔主的精血。

    而精血之内包裹的,正是这一界魔衍门的创派祖师,血缘道人的神念。

    庄无道曾想过,要将内层打开来看看,看这魔主精血,到底是怎么回事。

    却被剑灵阻止,言道那些魔修,对自家供奉的神魔感应最是清晰灵敏不过。甚至这精血,更会引动其本体感应。

    若无特殊的手法,压制魔主精血的气机,最好还是不要妄动为上。

    所以这次血祭之时,庄无道连瓶盖都未打开,就这么放在血神盾祭坛之前。

    随着二人将《无间平等经》念动,那已熟悉之极的庞大意念,瞬时降临,依附于神像之上。

    只一个瞬间,就将祭坛周围,所有祭品的血气,都完全吞噬一空,然而那意念的饥渴之意,却未消退,转而开始暴怒。愤怒之意,如浪潮般的向他与庄小湖二人冲击而至,澎湃不休。

    庄无道苦苦支撑,知晓是这位阿鼻平等王,已经极其不满。这次意念降临的消耗与代价,远远超过了他献祭出的这些祭品。

    这可非是他第一次血祭之时,那时的阿鼻平等王,只是分出了一线微小的神识在此。而此时此刻,这神像上依附的,却已是神念化身的层次。神念来的多了,消耗自然也剧。

    他还算好,能够抵御得住。庄小湖受魔染更深,已经满头的冷汗,浑身上下燃烧起了黑色火焰。此女心性大有长进,居然未曾发出哀嚎之声,死死咬着牙,勉力忍受着。直到那阿鼻平等王的意念,接触到那血玉小瓶。

    那狂涛骇浪般的滔天神念,顿时如潮水般的退去,全数笼罩在了血玉小瓶之上。

    然后庄无道,竟亲耳听到那血神盾的神像之内,居然有大笑之声响起。

    而后下一刻,那血玉小瓶就‘篷,的一声,粉碎开来。里面三滴金色精血显现,还有一个人形神魂,面上全是不解错愕,茫然惊慌之色。

    庄无道心中了然,知晓这多半就是血缘道人遗留的神魂。练虚境修士,一个意念,就可摇动山河,使这片虚空,不断的晃荡。

    不过这血缘,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那血神盾上的神像。就打出了一道血光,将这练虚境的元神打成了粉碎。然后将那碎散的魂片,还有三滴金色的魔主精血,一点点的往血神盾的方向拖拽。

    那血缘道人的残魂,全无反抗之力。只那三滴精血,在靠近血神盾的那一刻,忽然开始了挣扎。剧烈的抖动,甚至变幻出了人兽之形,欲往外冲击而去。

    不过也同时有多的红色光束投射过来,仿佛化成了锁链,将之三头精血之兽,拉扯困住。

    二者之间,就宛如是拔河一般,比拼着力气,使天地间山摇地动。

    幸亏是庄无道这次极其小心,选择的是距离子午玄阳舰六万里外,一处深山老林之内。

    又顾忌此时已经覆盖整个南岸地域的离尘大阵。花费巨资,布置了一个能比拟正反两仪阵的阵法,以屏蔽外界感应。

    只是如此继续下去,这里的元力反应,迟早要惊动子午玄阳舰,与附近的离尘修士,

    更暗觉奇怪,这三滴魔主精血,仅只是精血而已,就蕴含着可比拟练虚甚至合道境的力量。

    那血缘道人到底何德何能,能够将之压服?成为自己不被魔主牵引缉拿,变化为魔虫的护身符。

    好在这动静,只持续了片刻,就有了结果。那神像之上,猛地张开了一个血色漩涡,接着就如一张巨口一般,猛地将那三滴金色的血液,全数吞吸了进去。

    不过那神像之上,也是一阵剧烈反应,不断的扭曲震动,甚至外层处,还现出了几丝裂纹。似乎是有些消化不良,吞噬这精血,已是超出了这具神像的能力之外,使这神像承受不住。

    好半天的时间,血神盾才重新稳固了下来,那些裂纹也再次恢复如初。

    接下来,却是一阵长久的寂静。直到庄小湖耐不住,抬起头把疑惑的眼神,投向庄无道时。一个威严的声音,才从神像中传了来。

    “魔徒苍茫?你,很不错。这一次,你准备要何物?本座允你自言——”

    那声音断断续续,似乎是极是艰难的才能把话语传递了过来,却又威严无比,使人敬畏之意油然而生。

    庄无道与庄小湖却俱是一惊,同时看向了这神像。之前几次血祭,他二人只能感觉到这位魔主几丝模糊的意念。

    与这位自少也是仙王一级实力的魔主直接对话,却还是首次。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