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四九章 魔主精血
    “是‘玄血阴冥祭,的材料”

    灵华英阴沉着脸,语中含着侥幸之意:“藏在江南的魔衍门元神修士,应该是不止这度神宇一位。幸亏是发现得早,否则这后果,真不堪设想。”

    庄无道也是深以为然,心中庆幸。魔衍门的‘玄血阴冥祭需要需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位元阳未泄,有着灵根在身三旬壮年人。取其心脏,碾碎之后,与蕴元石粉末混合布阵,再献祭至少千枚四阶血元结晶。

    观这玉匣之内,有心脏至少三万余颗,这魔衍门分明早已准备妥当。

    只四阶血元结晶的数量,有些不足。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中原有燕氏与三圣宗管制,魔衍门不敢四处杀戮。

    可一旦这些魔修放开手脚,收集起这四阶血元结晶,十分容易。

    平常之时,离尘自然不惧。魔衍门只要敢于使用这‘玄血阴冥祭,的祭法,离尘宗有至少上千种的手段,使‘玄血阴冥祭,功败垂成。

    可一旦子午玄阳舰被魔道修士牵制在北面,无力南顾。让魔衍门在腹心深处,完成‘玄血阴冥祭那后果真非是离尘所能承受。

    庄无道只奇怪,为何前次黄连山之战时,魔衍门这些人,为何未使用这门复活秘术?

    那位步玄清,总不可能会临时反悔,放离尘宗一马?

    云儿的声音,此时却在他心念中响起。

    “他们估计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嗯?”

    庄无道微一挑眉,显出好奇之色。

    “这个血缘道人,好生阴毒。所谓‘玄血阴冥祭就是借助特殊的环境阵法,完成类似于轮回的过程,使灵魂恢复活力。所以‘玄血阴冥祭,使用,至少要三种材料。除了这九万余颗身具灵根者的心脏,还至少需一到两滴魔主精血,才可以使他摆脱魔主咒束。不过即便这些都有了,还缺了一件最为关键的材料。”

    云儿冷笑着道:“需要一位将魔衍门镇宗大法之一魔心衍天大法,修至第五重天境界的人主持”

    庄无道瞳孔一缩,而后苦笑了起来,这还真是魔修的作风。

    “也就是说,所谓‘玄血阴冥祭其实是夺舍?”

    可以想象得到,当魔衍门施展此术之后,使用这‘玄血阴冥祭,之人,必定会被那血缘道人夺去身躯。

    “不过也不对,那血缘道人既然有这样的安排,又岂会不在‘玄血阴冥祭,的传承道书上做手脚?”

    魔衍门那些后辈,又怎可能那么容易发觉内中玄虚?

    “所以说血缘学艺不精。”

    云儿淡淡的解释:“此人安排好了一切,却没查觉这天一界外笼罩的,是元极星障。”

    “那元极星障,能于扰‘玄血阴冥祭,?”

    “何止?元极星障与阴阳元极五行绝障,不但是天仙界中,极其强力的防御术法,更是一种封印之术。想要在此界,由死复生,哪有那么简单?

    庄无道顿时恍然,他已经想象得到,这魔衍宗是怎么回事了。估计这‘玄血阴冥祭魔衍宗多半已经尝试布置过,却发现阵法的反应,完全与道书中的纪录不合。

    所以不得不停下,寻找原因。毕竟‘玄血阴冥祭,的材料珍贵,机会只此一次。

    随即又听云儿道:“我也知道那颗宝珠外丹,到底是何物了。当是阴阳元极五行珠,是一种四阶奇物,价值不在那蕴阳石之下居然被人当成第二元神,外丹来祭炼,真是暴殄天物。不过这个天一界,还真是越来越奇妙了。”

    云儿的语中,带着分明不过的冷笑之意:“你让墨灵将此物好生蕴养,最好是重新洗练之后,由你代为祭炼一番,作为它本命灵器。若能将阴阳元极五行珠蕴养到仙阶层次,必有大惊喜”

    “惊喜?有何惊喜?”

    庄无道追问着,心中却是暗暗思忖着,阴阳元极五行珠?这名字,与阴阳元极五行绝障,好生相似。同样有阴阳元极五行六字,不知其中,有什么关联。

    不过这次云儿却避而不答:“我若是剑主你,就不该首先关注这颗宝珠。刚才没听我说么?那血缘道人想要复生,至少需一滴魔主精血镇压融入,才可以使他摆脱魔主咒束,免去死后身化魔虫之危。剑主你现在,可有感应?”

    云儿的语音未落,庄无道就已双眼发光,盯住了从那度神宇的小虚空戒内,取出的诸多战利品中的一件。

    那是一个红玉血瓶,在度神宇带着的诸多药瓶中,显得毫不起眼,也未引起周围诸多元神修士的注意。

    不过借助剑灵的神念共感,庄无道却已能感应到里面,那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机。

    而剑灵此时,也发出了一声轻赞:“运气不错,是真魔境的魔主精血,这可能是你们这一界,最顶尖的祭品。”

    庄无道‘嘿,的一笑,已经在思忖,到底该如何才能将这红玉血瓶,不引人疑的取到手。

    ※※※※

    入手魔主精血,远超庄无道预料的容易。诸人瓜分这度神宇的遗物时,庄无道占着报信之功,首先取了百枚四阶蕴元,再其后就是几个看起来颇为珍贵的药瓶。

    在场诸位,也不是没人生疑。不过红玉血瓶,本身能封印屏绝魔主精血的气机,自也不是凡物。且分为两层,即便打开了瓶盖,也不会有人察觉有异,看起来除了材质特异些,就别无什么不同寻凡处。

    故此诸人,都只是神念扫荡一番后,就不怎么在意。

    只有节法真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未说什么,更没阻止,任之由之。

    这瓶魔主精血到手,庄无道就想寻个地方,好好研究一番。顺便将之血祭,从阿鼻平等王手里,弄些好处。

    剑灵说此物,可能是天一界,最好的祭品,最得阿鼻平等王欢欣之物。

    庄无道却不以为然,若这魔主精血都算是最好的祭品,那么那当年的相繇精血又算什么?

    不过这东西,定能使他捞到不少好处,却可确证无疑。

    不过节法真人,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度神宇被诸位元神合围,联手诛灭,必定会惊动魔衍门主步玄清。

    很难预料这位当世魔道巨擘,会有何反应。自这日之后,整个离尘上下,都处在高度戒备的状态。

    不过结果还算好,一连数月,北面的那群魔修,都对南岸没什么动作。

    而这段时日,庄无道完全是以看戏的感觉,看着这藏玄大江南北的风云变幻。

    自博沙城血案之后,魔道三宗就已渐渐弹压不住。初时还只是那些散修,不时出去‘猎食,。渐渐的,那三宗弟子,也开始四处寻觅着祭品血食,或者大肆屠戮,借助生人气血,修炼功法。

    开始还有些顾忌,克制着不敢过份,到两个月后,却是越来越肆无忌惮。

    仅仅一个月时间,就有七八个称雄一方的小型修真世家,被全族诛灭。甚至有一家拥有四位筑基修士的大族,被抽魂炼魄,合炼成了一面阴灵幡。

    此时除了离尘宗管辖的范围,还保持着安宁。整个南方之地,都是人心惶惶,

    藏玄大江南岸还好,都开始自发的,驱逐捕杀魔修,以致大战频起。只是在南方,被离尘逼出辖地的魔修金丹,至少有上百位之多。元神修为,也很有几个。损伤惨重,自是免不了的。据说光是那移山宗,就损失了三位金丹修士,那位移山老祖,已是悔不当初。

    当初移山地域接纳的魔修最多,这次承受的损失,也是最重。

    也有些小宗派,力量不足应对的。就只好厚着脸皮,打着响应离尘宗诛魔令,的旗号,恳求离尘宗援手。

    到了这一年的八月底,整个南方之地,所有的魔修,都被清扫一空。剩下的一些余孽,都已不成气候。要么是深深潜伏了下来不敢动作,要么是进入那些地在更南方的深山大川中躲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