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四八章 幸灾乐祸
    “还有这样的事情——”

    剑灵听完庄无道的叙述之后,也是一脸的惊奇之色,最后凝思着道:“听你描述,那应该不是修士内丹,而应该是天材地宝,炼成的外丹,第二元神。”

    庄无道‘唔,一声,想起了自己的另外两颗金丹,其实凭此也可修成第二和第三元神。

    只是此术异常的麻烦,需要分割元神。修成之后,好处是不小。分神还在,就可不灭。不过此术会耽误他进阶,提升修为,他懒得废这精力罢了。

    既然是外丹,就怪不得那气机会那般古怪。

    而随即剑灵,又看向了三足冥鸦的肚腹:“其实那东西无论是何物,都已无关紧要。反正定是对三足冥鸦大补之物就对了,反倒是哪个元神修士,需得剑主费些心思,不能不在意。”

    庄无道听到此处,双眼不由微微眯起。他找寻鼎炉的所在,都是那些大型城池,十万人以上的聚居之地。那里生机旺盛,自然也就能吸引更多的初生魂灵。

    这位元神境,别处那么多灵山大川不去,偏偏隐藏在人口繁多的集市之内,又是一位魔修。这种情形,怎能不惹人疑窦?

    不过这件事,最好还是禀知节法真人去解决。庄无道感应过那人气机,应该是元神境中期境界。

    修为远在他之上,不过才刚被三足冥鸦重创,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问题是那里人口密集,大战之时一个不好,就会波及无辜。

    没怎么犹豫,庄无道就直接走出了自己的静室。至于自己肩侧的‘墨灵根本就不用他担心。

    三足冥鸦是神兽纯血,最顶尖的层次,比那什么低阶神兽,中阶高阶,都要强上一截。

    是真正的神兽血裔,所以初生之后,成长将会极速。直接到七阶之后,才算成年。那个时候,实力提升才会放缓

    别的妖兽三阶四阶之时,都需渡劫。墨灵却无需如此,一直到七阶为止,都无劫数。

    因是本身血脉,就已接近天地根源,被天地认可,所以无需渡劫。

    故而只需‘墨灵,这么睡一觉,醒来之后,就可入三阶层次。与他同样,成为可以抗衡元神修士的存在。

    还没走到节法真人居处,庄无道就在走廊中,望见另一个身影。

    只见玄机子,正从另一方向,往这边行来。面色红润,同样是含着兴奋喜悦之意。看这位行走的方向,应该也是欲寻节法真人。

    庄无道奇怪,走过去一礼之后,就疑惑的问道:“玄机师兄如此喜气洋洋,可是又有了什么好消息?”

    “的确是好消息”

    玄机子与庄无道并肩而笑,眼里透着幸灾乐祸之色:“昨日夜晚,有二十六名金丹魔修,率数百同道,强行闯入到云水天宫治下的大城博沙,大肆杀戮。这些魔修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未能确证,不过博沙城那一夜,至少也是伤亡十余万人,据说有三个地方上修行世家,被满门灭绝。”

    “博沙?岂非是北面含沙国的都城?”

    庄无道寻思着关于这博沙城的记得,记得是一处有三百万人口的大城。只死伤十万,结果还算不错,应该是此城的防御灵阵,足够强横之故。

    不过庄无道更看重的,却是这件事,背后的意义

    “如此说来,那魔衍门已经弹压不下?”

    “弹压得下才有鬼l”

    玄机子摇着头:“魔衍门的步玄清步门主,即便能管束得自己门下,却管不住森罗寺与碎星阁。那么多魔道散修汇聚,不出问题才怪都是一群疯子。魔门修士,又能有几个抗得住诱惑,不信奉魔主,不用血祭之法的?几十万修士,这魔瘾总需寻血气解决。”

    庄无道也‘嘿,的一笑,唇角也同样透出了讥讽之意。

    “想必绝不止这一桩”

    “除此之外,昨日还有三处血案。死伤不到三万。不过屠戮之人都不算多。两处在云水天宫境内,一处是在风林雪阁的眼皮底下。”

    玄机子说完,又淡淡的言道:“其实这只是藏玄大江之北而已,江南之地,零零碎碎。已经有了二十几次魔灾。便是那移山宗,也被波及。现下这局面,还能控制得住,可等到迁延日久时,这些魔修渐渐没了顾忌,就未必还能压得下去,”

    庄无道知晓玄机子指的。并不是指在次离尘北征之前,在离尘境内发生的那些血案。而是指七十四座正反两仪阵布成之后,那些来不及撤回北岸的魔修。

    这些人被堵在江南,进退不得,又不敢顶风作案,在离尘宗管辖之地犯事。离尘治下这数百余国,也守得是毫无破绽,根本不给人可乘之机。

    这些魔修无奈,就只能退往南方,那些‘中立,之地。

    只是那些个对离尘宗的诛魔令敬而远之的大小宗门派与散修,虽是乐于袖手旁观,站在局外看热闹,甚至还愿给这些魔道修行,行个方便。

    然而时至如今,这些魔修,却未必会将他们放过。

    “师尊他,玩得好一手驱虎吞狼l”

    正确的说法,其实不是驱虎,而是逼虎才对

    子午玄阳舰北上之时,庄无道以为节法真人的目的,就是寻个机会,鼓对鼓锣对锣的与魔修战一场。

    那个时候,他是万万想不到自家师尊,居然能有如此手段。用这看似最蠢笨的办法,搅动风云,使整个江南风云变幻。

    将魔修南下,覆灭离尘之举,转成现在这副局面,

    利用魔道三宗这个自家大敌,削弱日后的对手。又使所有的近邻,都不得安宁,不得不对魔修防范有加,甚至翻脸相向。

    再没有比这,更舒心惬意之事,

    ——现如今,已经轮到那位步玄清头疼,轮到那如云水天宫,移山宗之辈坐蜡。

    想必现在藏玄江北,也已经是一夕数惊。不是正魔纷争的问题,而是利益之争。

    魔门之人,向来得寸进尺,畏强欺弱。若这次云水天宫不做反应,那么说不定这个北方大派自家的山门,都会被魔修瞄上。要看离尘的热闹,火却已烧到了自家的门院前。

    “就是如此”

    玄机子轻声一笑,言语是说不出的欢快:“如今就看那几位,到底会作何反应?”

    话音悠止,只因此时二人,已经节法真人门前。庄无道毫不客气,当先走入,而后就见这好似由无数符文编制而成的房间内,节法真人正在中央处,闭目端坐着。

    庄无道不禁微楞,看着节法面容,只觉此刻自己这师尊,较之往日,似乎又年轻了许多。

    也不对应该说是年轻了很多——原本节法是六旬老者的面貌,此时却是三旬青年的模样。

    他也是头一次发现,原来年轻时的节法真人,是如此的俊俏。一句丰神如玉,不足以形容。

    ※※※※

    庄无道不知那魔衍门步玄清,森罗寺寂血,云水天宫,移山宗老祖等等,还有藏玄大江之南,那些个元神散修,自以为可脱身事外的大小宗派之主,到底会作何反应。

    不过当得知庄无道的消息之后,节法真人的动作,却是极快。雷厉风行,几乎无半分拖延,就已合众人之力,驾御子午玄阳舰赶到了庄无道所言之地。

    那位元神魔修,可能是在重伤之后,难以移动。也可能是没想到,轮回之眼的变故,居然会与离尘宗有关。居然一直就在原地,未有动静。

    不过此人知机却是极快,子午玄阳舰刚刚感到,就已遁空破虚,准备逃离。

    只是节法真人,却也早有准备。几位元神的修士,早早就已各据一方,将这片地域牢牢封锁,更以子午玄阳舰于扰无量虚空,使此人破虚而去的意图,完全落在了空处。

    甚至都不用庄无道等人出手,云法,云灵月,究法与夜君权,这四位服用过精进誓愿丹之人合力。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将本已重伤的魔修拿下。

    当此人被最终擒拿之时,庄无道明显见夜君权的脸上,现出了轻松之色。

    这个元神魔修,还不足以使云法几人完誓,不过对于夜君权而眼,就已足够了。

    至少精进誓愿丹效力退却之后,夜君权现在的境界,不会跌落。

    庄无道也直到此时,才知这人身份。乃是魔衍宗的一位元神修士,名唤度神宇。

    元神中期,在中原之地,极其有名。尤其是一手死生幻灭大法,在魔衍门中独具一格。据说是自创之法,却能与世间任何功体避免。

    尤其金丹境之后,此人有数次身遇绝境,被人击杀,却最终又复活过来。

    虽没有八百年前,不死道人那般的能耐,将对手尽皆诛除,却也使人忌惮万分,

    庄无道基本已可确定,那颗珠的确是这度神宇的第二元神,可惜是,节法真人再将之搜魂之后,就命夜君权出手,将之斩杀,神诛魂灭,身死道消。庄无道根本就没机会拷问此人,那珠到底是何物。

    不过此事,他也没怎么在意就是了。

    这度神宇修有锁魂之术,即便以节法真人的修为,也没能在其记忆内,寻得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不过随即,几位元神真人,就在这度神宇的遗物中,发现了上千枚的血元晶,还有一个冰封的玉匣。打开之后,里面赫然是琳琅满目,足足上万颗的人类心脏。

    即便庄无道,这些年见多了血腥之事。望见此景之后,也不由头皮发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