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四五章 魔种鼎炉
    羽云琴还在奇怪,为何离尘要一定选择‘固守,这种看似蠢笨之法,使局面陷入僵持,那魔道三宗又到底是怎样的不好受的时候。庄无道却是早就对整个战局,看得通明剔透。

    便是他,也不得不对节法真人的手段,而赞叹感慨。虽不知节法,到底用了什么办法,牵制住了太平道。不过眼前的局面,却是一步步的好转,胜负的天平,已经悄然偏向了离尘。

    其实这几个月内,子午玄阳舰有两次机会与魔修决死一战,而且都有着至少五成以上的胜算。不过都被节法真人放过,一直等到至今。

    庄无道大约能猜道一些节法真人的打算,首先决战之地,绝不可选在江南之地。几日前与魔修在黄连山一战,当地山摇地动,魔焰滔天。至少有数以百万生灵,死与这一战的波及。哪怕当地之人,得离尘宗警告,早已逃离撤走,也依然伤亡部下。

    尤其是周围千里之地,尽成恶土,被魔焰煞力污染。几百年内,这里不能存活哪怕一根杂草。

    黄连山之战并不算剧烈,也无元神修士陨落,周围环境就已如此恶劣。更何况是几十位元神境全力交锋,不知会有多少真人身殒的惨烈之战?

    那时一万里范围内,都会被波及。所以这个战场。节法真人绝不会选在江南。使自家本就单薄的家底,再遭重创

    其次是最好能有十足把握,尽量保全己方的元神真人。若与魔修两败俱伤,亦非是离尘诸人所愿。

    其实庄无道也觉,这魔道三宗的走狗实在太多。离尘已知的就已有金丹八百余人,筑基修士二万三千,声势浩大

    离尘只以十余元神,子午玄阳舰上的五六十位金丹修士,与魔道三宗的主力对垒,何其愚蠢?

    所以削减魔衍门,森罗寺的枝叶臂膀,是眼下的重中之重。

    可惜的是对面的几位魔道大修。都非是那中把魔功修炼到炼坏了脑袋之人。不但不蠢,反而极其聪明,更能沉得住气。

    一直将人手集中一处,让离尘宗诸人,想要仗着‘子午玄阳舰,的遁速各个击破,也不可得。

    黄连山之战,只是步清玄的一次试手。不成之后,那位多半还是要把手重新缩回去,继续谨慎的,寻觅着离尘宗的破绽。而这藏玄大江两岸的局面,还是要重归僵持。

    事实也是如此,自那一战之后。这几天时间里,两边都是风平浪静。魔修踪迹,已退出几万里外,脱离开了与离尘宗的接触。

    倒是离尘之内,并不平静。这次再小胜一场,整个宗门上下的气氛,都在悄然好转着。不过也仍有不小的异声,谁都能看出,同时维持七十四座正反两仪阵,以及各处道宫学馆。已经超出了离尘的能力之外。

    庄无道却并不去理会,局势平静下来之后,就又抓紧时间修行。子午玄阳舰,不止是一艘阵法威能可直追练虚境修士的战舰,船上的房间,同样可比肩那些修行圣地。

    自然不能与他自己的半月楼相比较,不过这艘船,却另有一个好处。

    子午玄阳舰平常不动之时,可以强行穿过罡风云层,悬浮在五万丈高空。把船帆张开,吸收太阳精华。

    这是连元神修士,都无法到达的高空。一般到三万丈时,空中弥漫的罡风雷电,就可将人之魂魄,生生的轰灭。

    不过子午玄阳舰却可以阵法护持,将修士带到这个高度,而且能够长时间的停留。这里的好处就是炼魂,借助太阳精火之力,转化阳神。修炼元神的效果,可以倍增。

    不止是元神修士喜欢,便是船内的金丹修士,也同样能有不小的好处。

    白天烈日笼罩,修炼元神是找死。不过每到夜间,这云空中会有大量的太阳真火余力残留,只需将之吸收炼化,就可裨益元神。

    尤其是擅长《南明计都烈火神决》的修士,得益最巨。

    庄无道的天境照魂大法,已经进入第二个阶段,炼化了元神之内的阴渣,开始真正化阳。

    此时常感以灵镜借来的阳力不够,准备再重炼几面,专用来借引阳力的宝镜。此时却是免了这麻烦,只需在这五万丈高空,如常使用天境照魂大法就可。

    不过元神的修炼,一时也急不来,庄无道现在修行的重点,更偏向于术法剑道,提升自己战力。

    一方面继续感悟《重明阳神录》,一方面则是炼制魔种,

    此时的庄无道手中,就有五个指头大小,纯黑颜色,透着火焰般气息的晶体,正虚空漂浮着。

    就在两个月之前,庄无道借子午玄阳舰从高空下沉的一次机会暂时离舰,与庄小湖一起完成了一次血祭。

    随便找了四五个在藏玄大江之南滞留的魔道金丹修士,还有一些筑基境,献祭给阿鼻平等王。

    这次因祭品的品质较高,总共反馈了二十滴三阶的魔血精华,庄无道只吸收了两滴,解除了魔渴。另有八滴,被庄小湖吸收,以提升修为。

    其余的十滴魔血精华,就都被庄无道,用来炼制这些‘魔种,——道心种魔的魔种

    魔种的核心,是庄无道在这几个月来,一步步的炼就。直到此刻,借助魔血精华,才真正完成。

    而眼下,还有一个难题,如何于扰轮回找到合适的鼎炉,将着‘魔种,投出去?

    要知轻云剑那位第四任剑主,可是在合道境之时,才完成的这一步。

    那位洛轻云,据说在修行之前,曾有过一次短暂的‘暗恋,。虽然不到三十年时间,这暗恋就告结束,暗恋的对象,也在天仙界壮烈战死。

    可结果是洛轻云,就凭着这点伤感之意,强行把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一决——‘十年生死两茫茫,修成。

    不过到第二决忆惘然,时,就再不能寸进,只得借助魔门的道心种魔之法,来完成感悟。

    可那洛轻云是借助合道境的法力,才能于涉轮回,抢夺情种鼎炉。可现在他庄无道,哪里有这个能耐?

    收取魂魄,他倒是能做到。布下魔种,也是极轻松之事。可该如何使其转世?将这些魂魄,强行打入那些还未出生婴儿体内么?可那不是转世投胎,而是夺舍根本就是两回事。

    不得已,庄无道还是得请教剑灵。

    “剑主你难道忘了墨灵?于涉轮回,再没有比三足冥鸦更方便的。此鸦性命寄托生冥两界之间,不生不死。上古之时,也称渡鸦,引导轮回。”

    在庄无道面前,云儿是一副完全受不了的语气,就差没说出‘蠢货,这两个字了。

    “即便当年的第四任剑主,以合道境的修为,其实也是极其艰难,只能依靠生死别这招剑术,才能勉强办到。以我看来,剑主现在的条件,比当年的第四任剑主,可要优越得多”

    “墨灵?”

    庄无道看了一眼身侧肩膀上的三足冥鸦,眼里闪过一丝恍然之色。

    这个小家伙,他差点就给忘了。还有那生死别,亦能于涉轮回么?

    若真能办到,这可就是了不得的能耐——比如他可将那些神魂天赋卓越之人,引导到离尘宗的地盘,投胎转世,未来成为离尘弟子。

    传闻中,那些修行世家不就是这么做。掌控住幽冥世家的轮回之眼,把天赋卓越的神魂,投入到自家的血脉后裔

    所以那燕氏,雷氏,灵氏,都是能以一族之力,比肩当世十大宗派。

    “那么现在,我到底该怎么做?

    “该如何做,剑主自己应该心中有数才是。”

    云儿不答反问:“难道以剑主你现在的修为,还没能感应到那幽冥世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