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四四章 节法布局
    “此舰本就是中阶法宝的层次,十余位元神修士坐镇催运,又有各处正反两仪阵的牵引。遁速快些,何足为奇?

    羽旭玄继续问着:“想来那位步玄清步道友,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那位的确是不肯就此罢休的,不过已经不得不停。这一战金丹修士只亡了五位,筑基修士却折损了千余之巨。最后还是魔道三宗十几位元神修士联手,把那处附近的三条地脉,强行扯断,这才把那座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破去。”

    鸿得唇角勾着愉悦的弧度,满是幸灾乐祸的笑着:“不过离尘宗反应更快,地脉断裂之时,就已将黄连山上的法阵爆碎,所有人乘坐子午玄阳舰脱离。便是那些灵骨宝船,也挂在这艘四阶宝船后面一起逃了出来。”

    “那些魔修。没能拦住?”

    “拦住了才有鬼。既然有十余位元神,在拉扯地脉。剩下的那些人,哪里还有能耐去拦截这艘子午玄阳舰?乾天两仪子午玄阳大阵,这船随随便便的一击,都是直追合道修士,”

    羽云琴想了想,还是摇头道:“可这座阵,终究还是破了。”

    鸿德的语气,却仍是风轻云淡:“仅仅一刻钟之后,距离黄连山不到一千里外的黄龙山,离尘宗又重新布置了一座正反两仪无量阵。如今那位步掌教,正是进退两难。”

    “一刻钟?”

    羽云琴眼神茫然,不过却知,这定是庄无道的手笔。瞬间布阵,除了他之外,世间无人能有此神术。

    想也可知,此时那魔道三宗修士的困境。仅只在黄连山下,围攻一日,就折损筑基近千,金丹六位。再在黄龙山下继续围攻,又会伤亡多少?

    魔修一向心狠,冷酷无情,魔道三宗也都以不吝死伤,不悯人命闻名。视低阶修士如猪狗一般,任意驱使。所有才有筑基死伤千位,而金丹才只折损五位的事情发生。

    可这般继续下去,魔修有再多的筑基修士,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那魔道修士是将别人的性命,不放在眼里。不过却一个个都很爱惜自己。所以从来不擅攻坚,也不擅正面交锋对垒,尤其是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时,十有九次会败北溃散。

    乌合之众,一盘散沙都不足以形容。否则一万年前,以魔修的强势,如何会败在正道宗门的手中?

    不过——

    羽云琴还是不看好,一声叹息:“七十四座正反两仪阵,每日消耗的三阶蕴元石,怕不达千数?离尘宗这样下去,到底能撑多久?”

    “消耗的确是大了些。”

    鸿德略感欣慰的,看了羽云琴一眼。此女能够直接洞察根本,很是难得。

    “每日消耗高达九百四十五枚三阶蕴元,我计算过离尘宗的库藏,还有今年的产出。加上节法真人事前,从各处商家手中借贷,应该能撑十年左右不过若是离尘在东泉宫的收获,稍稍丰厚些,应可支撑更久。不过这离尘宗的开支损耗,固然是庞大骇人。可我看那北面的魔修,只怕也同样不好受。”

    “嗯?”

    羽云琴的目里,闪烁着错愕之意。不过此时无论是鸿德,还是羽旭玄,都未有为他解释之意。

    羽旭玄在地图的北面,划出了两条黑线,沉吟着:“我如此分兵如何?”

    “怕是行不通,我若是节法真人,就定会选择各个击破”

    鸿德不以为然:“拼着折损一做正反两仪无量阵,将这千条人命当成弃子,先重创你其中一路再说,”

    “又是这子午玄阳舰”羽旭玄一叹,这艘宝船,实在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

    而此时羽云琴,又好奇问道:“太平道那边,难道还没有动作?”

    “怎么没有?北面的那些个太平同道,最喜欢做的就是落井下石,趁人之危。这样的机会,岂能错过?早半年前,就已经在北海蓄势以待,甚至已重入东海,占了两处小岛。”

    鸿德嘿然冷哂道:“不过那节法真人却是更技高一筹,昔年太平道偷了那头赤明火鹤的卵,嫁祸离尘宗。节法真人则更技高一筹,不知用了何法,将神原中一件宝物带出,落在北方天仙会之手。偏偏有人不觉有异,几十二前诛灭天仙会后,还大喜过望,以为是自己的仙缘,不但傻乎乎的将此物带回了太平道的冰泉山内,更将此物服用炼化了。所以你别看北方,现在还算安宁。可据说那神原中,早已有圣血大妖向太平道问罪索要此物。若是谈不拢,太平道连自家山门都未必保得住。哪里还有余力,去顾及东海?说起来,这还是三千年以来,头一次有四阶大妖踏出神原。”

    羽云琴不禁楞了楞:“到底是何异宝?让神原如此看重,想来必定不凡。不过太平道,难道就不能将此物,送返神原?”

    她其实更好奇的,是节法真人,到底是如何潜入的神原,无声无息的把那东西偷出来。

    极东神原,对于修士而言,无异是一个死地。据说里面三阶以上的妖修至少有三千之多,四阶圣血大妖,也至少有着十五位以上。化圣血脉之下的四阶妖修,也有五六十头,甚至可能存在真正的神兽。

    极东神原不算太大,只相当于天南林海的八九倍规模。然而这处,却是天一修界,已知的最大灵地,环境远胜南屏天南。数十万年以来,都被妖修死死的固守盘踞、

    人族修士入内,从来都没有好结果。至今都未有人能知里面的详细情形,是因从未有修士,能够在进入神原千里之后,再活着从里面走出来。

    所以魔道三宗与离尘宗打生打死,却不敢冒犯近在咫尺神原分毫。哪怕只需从极东神原,绕路三万里,就可从东海直插离尘腹背,也依然不敢冒险。

    而且,真是节法么?据她所知,节法真人这些年来,几乎从未离开过离尘本山。

    “据说是一种可提升血脉的至宝,哪怕普通的低阶妖兽,也可借此物之力,提升到化圣,甚至低阶神兽层次。”

    答话之人,却是羽旭玄:“是节法真人在二十五年前的布局。你可知那位天机碑排名第八位的萧守心萧真人,为何这些年都未有动静?哪怕是南下东海,攻打离尘本山这样的大战,也都是交给守如守善,而自己却并不出面?”

    羽云琴眨了眨眼,目里面全是好奇之色。说起此事,也确实是奇怪。那时太平道,已经得到三圣宗默许,可最强的战力,依旧未曾出面。

    要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那离尘,绝不是什么兔子。

    “他在炼兽,炼制本命灵兽这也我赤阴城打探了许久,才知道的消息。那萧守心二十年前曾寻得两头四阶冰蛟,看其情形,应该是欲将这两头冰蛟炼化为本命灵兽,再借那灵物之力,一举冲入神兽阶位。想必不久之后,就可在天机碑上的灵宠榜上,看到这两头冰蛟的姓名。”

    羽旭玄一脸的赞叹之色:“按常理而言,萧守心应可在六十年内,借这本命灵兽之力,一举冲入练虚之境。完成自离寒天宫之后,这几十万年来,从未有人能够完成之事。所以最近,才一直在冰泉山闭关,无暇他顾。不过——”

    “不过最近,他已事发了。”

    鸿德怪笑着道:“那东西都已经用了,你让他如何还给神原?难道让这位太平道掌教真人,把那两头本命灵兽,拱手让人?现在已经不止是神原的事情,便是三圣宗与燕氏,也对太平道侧目以视。”

    羽云琴倒吸了口一寒气,一连串的信息,在她脑海之内组合了起来。

    也就是说,几十年前,太平道准备对离尘宗下手的同时,节法真人,也在算计太平道?

    能够将血脉提升到神兽等级的灵珍,拱手让人。那位节法真人,当真舍得,也好大的气魄

    换而言之,无论是之前的东离之乱,还是太平道攻山,其实节法都有着反制之策,使太平道再无瑕难顾。

    哪怕造就出世间一个独一无二的练虚大修,也要使太平道,深陷神原漩涡?

    突然间,羽云琴明白,为何自家父亲,会对节法真人如此敬重。不止是因当年的指点之嗯,更因这位,的确是一位无比睿智的智者。

    二十五年时间的布局,一直隐忍不发,直到今日,才显出面貌。

    也可想象,当离尘宗危如累卵。而太平道,又即将有练虚修士出世时的情景。把乾天宗,定不甘心将这第一圣宗之位,拱手让人。燎原寺,也同样不愿见北面有个能覆灭燎原的大宗崛起。燕氏更会将太平道,视为大敌。

    不过真要说起来,节法真人的布置,其实也可算是阳谋。那位萧守心萧真人,绝不愚蠢,未必不知那件灵珍的来历有异。然而哪怕那位知道了,也只怕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说到底,练虚之境,对天一修界之人的诱惑,根本就无法抗拒。

    不过她现在仍是不明白,局势似这样继续拖下去,两方僵持于藏玄大江两岸,对离尘宗到底有何好处?

    十二年——离尘最多也只能支撑十二年时间而已。魔道三宗无论是为何种目的,要南下与离尘死战,总不至于这点耐心都没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