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四三章 黄连之战
    就在鸿德真人的对面,羽旭玄淡笑摇头道:“离尘近年虽是风波不断,可其实实力折损不剧。无论是太平道也好,乾天宗也罢,都没能动摇离尘宗根基。反而是将东泉宫覆灭,使移山宗收缩,只能固守山门。东南这数百余国,已有六成归了离尘所有。如今的实力,已是更胜千年之前。一个玄策,一个节法,两代人传承千年,就使离尘再次回复极盛。”

    “也是这东南之地,这些年来越来越繁华之故。都说天下间气运,已有一成归藏玄南岸”

    在羽旭玄的身侧,羽云琴也摇头评价着,眼中带着羡嫉之色。这东南之地,如今不但是人口大增,那些地脉灵地也被一一开拓整理,不断的从妖兽手中抢夺过来,灵田增加,矿脉发掘。所以东南之地,产生的金丹修士,也越来越

    那中原虽是地大物博,然而若论到潜力,远远不及东南。也正因天下诸宗势力,已经注意道南方之地,已经渐渐复苏,有赶超中原之势。才有了如今,离尘宗历次大变。

    千年之前,离尘能在陷空岛大劫之后,依然守住山门与陷空岛不失。与其说是离尘宗与赤阴城的力量使人顾忌,倒不如说北面势力,互相牵制于扰,反而无法下手的缘故。

    昔年的蛮荒之地,已经成了各大宗门眼中的肥肉。

    “父亲,其实云琴早就有疑问,赤阴城这些年孜孜不懈,谋求北进中原,到底是对是错?”

    百万年前离寒天宫时代,西川之地也是极盛。以一地之力,压制着整个天一修界。在离寒天宫毁灭之后,巨大的灾劫,使附近生灵死伤无数。这西川之地,才重归蛮荒。

    自赤阴城往南,还有大片的沃土,大量的灵地,可以开发出来。西川近千余国,形势却比之天一东南还要更为混乱。大小宗门数百,修行世家数千。

    在羽云琴眼里看来,向南方开拓,远比往北的代价更低。

    “云琴你还真以为我宗前辈这些年,是真为谋求复入中原?”

    见对面羽旭玄的脸上,微透无奈之色,鸿德真人的面上,也现出了些许笑意,代羽旭玄解释道:“我赤阴城早年将宗门本山迁徙至现在的赤阴岛,与其说是被三圣宗逼迫,倒不如说是主动为之。这西川之富,足可为宗门万世基业。然则赤阴与离尘不同,我宗的实力,常年只在三圣宗门之下,不但一直为三宗所忌,便是大灵国那些个历代帝皇,也不愿见第四个圣宗出现。而觊觎西川之地者,更不知凡几。昔年赤阴城形势之险恶,更胜如今的离尘宗。我赤阴城也终究是外来者,受本地宗门势力所忌。之所以北进中原,其实是在以攻代守。唯有将中原搅乱,使那些中原宗派,都无力分心南下,才可守住西川。云琴你只需看看我宗前辈,在中原与三圣宗那几十次交手的战例,就可知我赤阴城,根本无意在中原站住脚跟,所作所为,倒是与搅屎棍,差不了多少。无非是‘平衡,二字,哪一方势弱,我赤阴城就偏向何方——”

    羽云琴膛目结舌,愕然的看着眼前二人,颇有种不敢置信的迷幻之感,似乎此时自己,是置身梦中。

    不过仔细想想,倒是不无道理。赤阴城虽是天下第五的正教,然而还远远未到将这一片地域,完全掌控的地步。

    一方面是这些宗派世家的势力,使人忌惮,一方面则是北面三圣宗的于涉。

    西川之地,与北方不同。北地苦寒,地大人稀。所以太平道可以轻易将北方之地,完全掌控。而这西南,资源丰富,土地肥沃。大小国度近千,大小宗门与修士的数量,超过北方数倍,不知多少人在垂涎。赤阴城历经八千年时光,势力也只仅及赤阴城周围三十万里方圆一隅而已。

    鸿德接着又继续道:“旭玄师弟当年与宏真师兄的纷争,其实并非是是否继续北上之争。而是宏真师兄以为,燕氏与三圣宗争斗,我赤阴城可趁此时机,专注这西川之地,扫荡西南诸宗,真正掌握西川之牛耳。然而旭玄师弟却不以为然,认为燕氏实力太弱。三圣宗另有后手隐藏,一旦中原皇朝覆灭,赤阴城必有灭顶之灾。”

    “后手?”

    羽云琴柳眉蹙起,疑惑的看着羽旭玄:“父亲,不知那三圣宗还有何后手?”

    羽旭玄默然不言,鸿德却是微微一叹:“其实说来也无妨,你迟早也要知道。旭玄是怀疑那三圣宗,很可能已经掌握了与上界联系之法,甚至打通了太虚之路。”

    羽云琴的眼瞳,顿时收缩。打通太虚之路,与上界联系?这岂非是说,三圣宗的修士,已经能够越空飞升而去?即便不能,若是有一二为上界练虚境修士降临,那也是灭顶之灾——

    “只是猜测,未曾证实!”

    羽旭玄摇着头:“不过无论如何,我赤阴城祖地落在燎原寺之手,终是莫大耻辱且无论燕氏也好,三圣宗也罢,为父都看不透。赤阴城绝不可主动退走中原,那是自取灭亡。”

    鸿德也一声慨叹:“如今天一大势变幻不定,难以把握。所以离尘这个盟友,不容有失。若是这一点败了,必定全局崩塌。”

    此点羽云琴倒是毫无疑问,赤阴城与太平道,看似相似,其实不同。北方之地与北海贫寒,资源已尽,所以太平道不得不向外开拓,南下东海。

    然而赤阴城不同,光是梳理这西川之地,就已经耗尽了赤阴城的所有精力,根本就无力外扩。

    其实仔细想想,此时的离尘,与八千年前的赤阴城,何其相似?

    不过这一次,离尘要抵御此次魔劫,何其难矣?

    “我不解离尘宗几位真人,为何不向我赤阴城求援?”

    “说是同气连枝,可终究只是盟友,而非一家。”

    鸿德笑了起来,眼中含着精芒:“离尘若求助于我赤阴,老夫是必要看看,那地魔窟下的七阶阴魔血葵,到底是真是假”

    “原来如此”羽云琴若有所悟:“这么说来,那地魔窟下,必定是有什么东西,离尘不欲我赤阴城得知?”

    “理所当然”

    羽旭玄也笑了起来:“离尘宗对地魔窟下严防死守,若真的是心中坦荡,下面别无他物。总不至于对我赤阴城,也要藏着瞒着。”

    羽云琴眼中,先是隐蕴怒气,可随即就又消失无踪。那地魔窟本就是离尘宗的山门之下,里面的东西,自然就是离尘宗所有。不与赤阴城分享,也是理所当然。且这次离尘也是自家来承担因果,并未有借用赤阴城之力,就更没有将详细告知赤阴城的理由。

    她之所以生怒,也只是感觉被盟友欺瞒防范,被当成局外人的恼火而已,而认真算来,离尘宗其实并不亏欠赤阴城什么。

    这恼怒,其实来的好没道理,也没来由。

    “我看这次离尘,未必就能守得住。”

    “谁知道了?节法真人一向谨慎,智谋深远。若无把握,不会贸然行事。既然准备抛开我赤阴城,以一家之力独自应对,想必是有些底气——”

    鸿德这么说着,忽然微一挑眉,微侧着头,似乎在倾听着什么。片刻之后,笑着一拂袖道:“黄连山之战,已经有结果了。”

    随着鸿德的动作,三人眼前图画,也有了些许变化。不过羽云琴并未去看,而是继续目视鸿德真人。

    鸿德口中的黄连山之战,是北方魔道三宗,第一次对离尘宗展开的动作。黄连山位于国丨境内,靠近极东神原,是离尘宗七十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一,也是少有的,布置藏玄大江北岸的几个据点之一。内有十位金丹坐镇,上百位筑基修士主持阵法,封堵着东面接近藏玄大江进入出海口的通道。

    而就在两日之前,这个黄连山据点,被魔道三宗二十余位元神,数百金丹,上万的筑基修士,团团围住。

    “子午玄阳舰在二十三万里外,只用了不到半日时间,就已经赶至黄连山。那离尘庄无道,在三息时间内,连续布下四座‘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加上子午玄阳舰之助,反而连续斩杀六位金丹,重创魔衍宗一位元神修士。”

    “怎么会?”羽云琴不由吃惊的,看着鸿德:“即便节法真人他们赶到了,实力也弱了魔道三宗不少,怎会反过来重创魔门。又不是什么大阵——”

    “莫要小瞧了那‘子午玄阳舰昔年我那师尊,亦曾提及过此舰威名。还有那庄无道的重明神霄大阵,也是正反两仪阵的进阶阵法。与‘子午玄阳舰,结合,可布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阵法之威,可直追离尘宗的江南道宫

    鸿德说话,又不可思议的一摇头道:“关键是这‘子午玄阳舰,的遁速实在太快,用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就遁空飞航二十三万里,遁速直追合道,简直就不可思议。乘坐此舰,从极难之地到极北,只怕都用不到三日时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