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四一章 大局布置
    “应该是上宣林寺的散修魔僧毒峨上人,最擅长的就是土遁之术”

    说话的乃是苏秋,其实船上论到见多识广,当以此人为最。庄无道这位师兄,一向喜欢四处闯荡,又在中原之地,呆过一段时日。

    论到对三魔宗与中原魔道的了解,以此人为最。

    “散修?真不知这些魔道散修,在发什么疯。”

    司空宏语含冷笑不屑之意:“不管那七阶冥血魔葵是真是假,他们难道还能有指望不成?魔衍宗森罗寺既已出了手,此物还能有旁落之理?”

    “想必是那步玄清三人许了什么好处——”

    玄机子摇头道:“光是那魔衍宗,术算之道,称雄天下。这些年积累的财势,据说就不逊色于三圣宗随便拿出点什么,就足以使这些魔修拼命。且那七阶冥血魔葵,最重要的虽是葵花。可那些葵子,也同样招人眼热,哪怕随便分点,也足以使他们修为大进了。再者魔道修士,脑袋大多都不怎么清楚,或者真是想要浑水摸鱼,拼上一拼也说不定。”

    庄无道却是斜视着庄小湖,之前没发现那魔星道人,还可说是此人遁法超绝。可现在这毒峨上人,又该怎么说?

    “在一百四十七里外,一万三千丈之下的地底。那人以#磁元气包裹伪装,感应不到。”

    庄小湖生恐庄无道责备,往那边的方向指了指:“不过他既然用了道法,那就漏了形迹。唔,他动了,往南面去了——”

    那边叁法真人的剑势,已经直入土层之内,断去了地下毒峨上人,搭救接应魔星道人的可能。真人也不敢托大,术法一收,就把那金色渔网收入到了手中提着。里面的魔星,依旧挣扎不休。可此时此刻,此人无论如何都已无法以遁法逃脱。

    庄无道看了一眼,就不去在意。转而看向那毒峨上人逃走的方向,他的重明观世瞳,还看不到一万三千丈之下的弟地底。不过有庄小湖的指点提醒,却能依稀观测到,那一丝丝的元力反应。

    一双重瞳,再次显现,庄无道的浑身上下,无风自动。并未作势出拳,却是拳势已出。

    大摘星,捣虚

    “轰”

    一声闷响,浩瀚达二十万象的拳力,直捣一百七十余里外的地底。也与此同时,叁法真人几人,也同时对地底的毒峨上人出手。

    依稀约约听得那地底深处,传出一声闷哼,然后那地底暴乱的元气,就忽然之间消逝无踪,

    这次不等庄无道问,庄小湖就已道:“已经不在地底,此人应该是已经用虚空遁法逃走,我刚才感觉到了太虚之力。

    “已经很不错,擒住了一个魔星道人。”

    灵华英此时的脸上,已自此恢复了笑意:“我倒是忘了,师弟是能把降龙伏虎拳,演化到不逊色于镇龙寺擒龙手这门武学的人物。无论术法遁术,师弟都能克制。这魔星固然是遁法超绝,可在师弟面前,却没有自大的本钱。可惜这些火阳明镜,品阶还有不足,否则这太霄重明离合神光必定威能更盛。日后师弟最好还是替换一套。”

    “只是侥幸而已”

    庄无道远远望见,那叁法真人与,李玄安等人,都转头回望,笑着朝他颌首示意,或是佩服或是赞赏。

    他却并无自得,心中倒颇是遗憾,让那毒峨上人成功逃遁。此人方才其实已经受伤不浅,即便以虚空之符逃遁,也应不出二百里范围。

    只是庄无道,不能轻离这重明法坛。几位真人,也未有追击之意。主要还是心有顾忌,难说这是否一个陷阱。

    能够现在就决一死战,固然是好。不过若是对手是欲调虎离山,目地其实还是这船团,就有些麻烦了。离尘宗一方的布置还未完成,再忍一忍无妨。

    至于这些镜,暂时还能用一用。主要是他法力不足所需,十六面二十二重法禁的火阳明镜,已经很吃力了。再多的话,就要影像他其他的武道术法施展。

    替换是肯定的,不过需等到元神境之后再说,

    所谓人多力大,后事收尾的处置,并未花上多少功夫。收敛尸体,清理残骸,修理破损的宝船——用不到半个时辰,船团就已再次启航。

    西至‘不死灵城,之外,靠近赤阴城边境为止,绕了一个字型的圈之后,开始回返,继续布置着坤无量无极阵,。加上前面,总共是内外两层,两道防线。

    自然,这些坤无量无极南明都天大阵重点不是防,而是预警。谁也不会指望一座乾坤无量无极阵,就可抵御数十魔道元神,数百金丹修士冲击。

    可一旦数十上百座乾坤无量无极阵结合,威能就非是寻常的阵法可以衡量。互相呼应增幅,这些阵可以最远感应三万里外。也就是提前三万里距离,察觉到敌方的动静。

    且这些乾坤无量无极阵的防御能力,也会增强到极致,哪怕是被魔道修士合力围攻,也可坚持一日时间。十位金丹修士坐镇,在阵中每一位金丹,都有比拟元神境的实力。

    这些阵更是纽带,是枢纽,将离尘直辖境内所有的道馆学馆,甚至城池道宫中配备的守护阵法,都彻底的联系统合在一起,梳理整合整个藏玄大江南岸的地脉灵流,通联一体。

    形象的比喻,这就是一座更大规模,范围更广,覆盖着整个藏玄大江南岸的庞大护阵。

    也似一张巨大的蜘蛛网而未来的子午玄阳舰,就似在这张蛛网上游荡狩猎的蜘蛛,。

    而自那日,魔星道人被擒拿之后。整个船团顿时军心大定,从上到下,心情都安定了不少,忧虑之意大减。

    而庄无道,也能感应道在周边人等的变化,尤其是那些看向他的目光,无不带着崇敬之意。甚至每日他以神念扫荡船团,巡视窥查之时,也常听见有人议论自己。

    “果然不愧是天机碑金丹榜上,第二十二位的人物,此等天资,当时谁人能及?

    “叁法与宏法师叔祖都奈何不得,无道师叔他一出手,那什么魔星子,就不得不束手就擒。”

    “这岂非是说,无道师叔他的实力,比之叁法真人他们还要强些o”

    “不同那魔星道人天机碑中遁法第九,天下少有人能够追得上,也只有无道师叔的九天磁光子午大法与大摘星手,恰好克制此人”

    “这魔道之人,也都是蠢货。不知这天下间的术修,都需绕着无道师叔走么?只凭着一门遁法,就敢在我离尘宗面前卖弄”

    “还未开战,就能折损森罗寺一位元神,无道师弟他好手段!”

    “我看几位真人之意,是准备依阵而战。这一次,说不定能有几分胜算——”

    “那魔星独自前来,就是为折我离尘颜面,动我军心。必是自信十足,却未想到我宗,还有一个无道师叔在。”

    “罢了师叔那般的天资,都甘愿赴死,与那些魔修决死一战。我等天资平平,最多百年好活,无非就是一死。与那些魔修拼个你死我活,又有何妨?便是死,我也要拖些魔修一起下去”

    庄无道的面皮厚如城墙,不会因此就洋洋自得,自然也不会因这些言语,就觉不好意思。

    不过能使离尘宗之人,都镇静了下来,有了些许士气,庄无道却也颇为高兴。

    之后的行程,也不算是一帆顺风。那些魔修,偶尔也还会出现骚扰。几乎每一次,都有元神修士参与其中。可有魔星道人的例子在前,对庄无道隔空打击的手段忌惮无比,不敢轻易靠近。

    只是隔着很远的距离,尽力于扰着离尘宗,搭建乾坤无量无极南明都天大阵。不过有庄无道这个能够瞬间布阵的人在,效果也是寥寥。

    往往都是庄无道先四个雷火乾元打出,把阵法先完成。然后再由船团中的修士,填充覆盖就可。

    不过三十六尊雷火力士组成的全新‘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也因此暴露,使那如露与真静散人这些个元神,看他的目光,益发的忌惮。这套阵法,威能远在正反两仪阵之上在离尘阵法体系,与‘子午玄阳舰,中的天两仪子午玄阳大阵是同一等级的阵法。

    好在离尘阵法体系相通,接驳覆盖,把‘重明神霄,变化还原成正反两仪阵,极为简单。

    之后那些魔修,又变幻方略。不时有离尘境内,大规模血祭的消息传来,每日都是上百人的死伤。还有某国皇城,遭遇魔修围攻,一夜间倾覆的。一些世家,更是连遭魔修打击。

    子午玄阳舰上的诸人,却毫无动摇的迹象,依旧按部就班的布阵,只是船团行进的速度,再次加快。

    此战之前,诸国皇族就因离尘宗的提醒,都有将嫡系的子弟,藏在离尘本山。既是人质,也是为这些皇族,保存血脉。这些宗族,也不会将所有实力,摆在明面,任由魔修杀戮

    至于那些死于魔灾之人,离尘宗就是完全没办法了,只能任之由之了。

    庄无道尽管同情那些死于魔修之手的普通平民,不过这方面也是冷血。总不可能因这些人的性命,而使离尘的布局谋划,就此落空。一宗上下这诸多弟子同门,都之身陷阱。

    他还没这么愚蠢,一旦这东南之地,完全沦入魔修之手,只会有更多的人死伤——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