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三九章 太梭星光
    一团碎片混合着火光,在飞空船团的右侧轰然炸开。巨大的响声,震得整片虚空晃荡动摇。

    庄无道本是在甲板上定坐感悟,此时闻得动静之后,也不由长身站起,往事发处远远眺望了过去,

    那是距离子午玄阳舰七十里外的一艘三阶宝船,应该是属于一家附庸于离尘的宗门所有。一直被安排在雁行阵的右翼处,此时却是整个后部爆裂开来,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隐隐可见大量的人影与残肢肉块,正四散抛飞,显见是没有生机了。

    这艘船上的三百余人,这一次爆裂,就至少死了四到五成。

    除此之外,还隐隐可见一个青色的身影,正在那碎木残片中,飞速穿梭。

    “那是晓月宗的太仪月缺舰——”

    司空宏同样看着那火光冲起的方向,脸色异常的难看。

    “应该是碎星阁的碎星雷火神梭”

    “雷火神梭?”

    庄无道他听说过此物。碎星阁的镇宗之器,以之威慑天下。每年仅能出产九枚,然而每一枚都有相当于练虚境修士一击之威。

    太仪月缺舰同样是三阶战船,比不得离尘宗的灵骨宝船,可也很是不弱了。可在这‘碎星雷火神梭,的冲击之下,却是一击粉碎。

    皱了皱眉,庄无道转而望向了庄小湖,眼中略含着责备之意:“可是走神了,怎的未曾察觉?”

    方才他在入定,感悟着这征战杀伐之气。所以未能察觉。可庄小湖却一直在以窥天照影环,在窥查感应着周围,整个一万里方圆之地,都在窥天照影环的覆盖之下。

    有元神修士来袭,没道理会漏过。

    庄小湖却是一脸的委屈之色,一副欲言又止,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庄无道一声冷哼,还欲再说些什么,旁边的玄机子却摇头道:“怪不得她,那是碎星阁的魔星道人,一手太梭星光遁法,名列天机碑遁法第九位。”

    庄无道眺目望去,只见那个青色身影,果然是遁法快极,几乎与那满天的星光,融合一体。甚至能够按照星辰方位,短距挪移虚空,身份诡异莫测,庄无道的神念倾力展开,也只能勉强捕捉到此人踪迹。

    “此人修为,不过是元神初期。不过是一身遁法,却是超绝于世,得自上古留下的的一册残卷。白日里就已无人能及,到了夜间,就更是神鬼难及。虚空移遁之能,哪怕元神识念,亦难捕捉。很是令人头疼,别人实力胜过他,却又未必追得上。追得上的,也未必能战得过。“

    就在几人说话之时,又是一艘舰船爆开,巨大的火光,冲霄而起。

    离尘宗对盟友极其照顾,一些弱一些的宗派,都安排在了雁行阵的内侧。一方面是利于监控,以免被人背后捅刀;一方面在几位元神修士的眼皮底下,也可就近护持。

    只是这魔星道人,却并不对离尘宗外围的灵骨宝船下手,而是专选离尘宗这些附庸宗派打击。两枚‘碎星雷火神梭就是四百人死伤。

    而此人遁法超绝,船团那边方向的反应,也是笨拙混乱之极。一些宝船,已是如无头苍蝇般的四处乱撞,以求躲避那魔星身影。混乱之势,甚至蔓延到了离尘宗的灵骨宝船队列之内。

    庄无道眼微微一眯,大约猜到这魔星道人的目的,无非就是先剪羽翼,先声夺人,落离尘宗的颜面,离自家盟友都护不住,谁还敢跟着离尘?

    若离尘再没什么动作,召集来的这些外宗修士,只怕事后就要散去大半

    几道光影,早在第一艘空船爆裂之时,就已经从子午玄阳舰上方划空而去,七十里距离,一瞬即至。只是那魔星道人却是更快数筹,身法玄奇,几个盘旋挪动,就从这几人的合围中,轻易的脱身出来。

    不过也因这几位元神真人出手之故,一艘三阶宝船,勉强保存了下来。庄无道远远望见,那一船上下人等,都是神情微松

    只是那魔星道人,分明没有就此停手之意。

    “所谓离尘,南疆道门第一大宗,也不过如此”

    大笑之声,震荡四方,带着浩瀚真力,震得人耳膜生疼。而魔星道人的身影,也蓦地一个剧烈闪动。再次出现时,就已是在三十里外。

    又是一艘紫色的‘碎星雷火神梭冲击而下。那方位的一艘三阶宝船上,所有修士都是脸色煞白,疯狂的往宝船之下逃窜。

    “混账此非你能猖狂之地。”

    出言者,正是叁法真人。虚空中蓦地一挥拂尘,一道巨大紫色雷电,在那艘宝船上方凭空生成。

    高达五阶的都天神雷蔓延开来,瞬间演化成一张巨大的雷网。‘碎星雷火神梭,避无可避,被一丝雷光强行引爆开来。

    巨大的爆炸声,再次轰然而起。因是凌空引爆,并未直接轰中穿躯,那艘三阶宝船的上半部分一片狼藉,整块甲板大半碎裂了开来。不过人员都已躲入下层,死伤不多。

    “叁法师叔果然术法高深这样都能截住。”

    灵华英忍不住一声轻赞,刚才确实凶险。‘碎星雷火神梭,本就迅速灵活,拦截不易。即便截住了,也不是什么道法,都能将之强行引爆的。

    庄无道也是微微颔首,同样惊叹。不过看叁法方才,分明是使用了玄术神通,同样的道法,恐怕用不了几回。

    那魔星道人分明也看了出来,桀桀的笑着,身影继续在天空游动,

    “还算不错,不过我倒要看看,你等能护得住几次?洒家这次别的没带,就只这‘碎星雷火神梭还有三五十枚——”

    须臾之后,就已再次从诸多战船打出的雷光道法,与几位元神修士围追堵截中逃脱。

    就在这挣脱出这片刻空暇的刹那,又是一枚‘碎星雷火神梭从魔星的袖内滑下。

    从近在咫尺之距,往旁边的一艘宝船,横向冲击过去。那是一艘经筒状的飞船,赫然正是南山琉璃寺五艘经纶渡灭舟之一。

    “无量寿佛”

    一声佛号在子午玄阳舰之上响起,那艘经纶渡灭舟的船舱外壁,忽然现出无数的金身梵文。同时一层紫金色的光膜,也在这艘飞舟之外,升起张开。

    那‘碎星雷火神梭,冲击钻来,被这紫金光膜滞了一滞。然后李玄安的赤焰红蜂针就已赶至,将这枚神梭,打得强行爆裂。

    轰然震响中,巨大的罡力四下冲击扫荡。那艘经纶渡灭舟首当其冲,整艘宝船翻滚不修,连续七八个跟斗,才终于稳定了下来。好在外壳无恙,里面的僧人,只一些修为较差的沙弥,受了些许震伤。

    “南山琉璃寺的手段,果然了得。你门这家小乘佛门,居然还没断绝传承,真是出人意料。”

    那魔星两次出手无果,却并不以为意。依然猖狂大笑,雄浑之声,使各处灵船之上的人等,都面色如土。

    庄无道亦脸色难看,离尘宗至今都未能将这人堵住,甚至连逼退都办不到,已经是丢了脸面。

    其实若是真实捕杀,这船团中十余位元神真人,有一大半,都能胜过这魔星道人。可问题是这位的遁法,是天下顶尖之选,能够追得上的,本就不多。而此时此地,更是一人也无。

    再继续下去,就真要动摇军心了。

    庄无道往前方看出,只见袁白正负着手眺望前方,毫无出手之意。而节法真人,则是目中蕴火,身旁雷光闪烁,显然已是怒极。

    前者是离尘宗的底牌之一,以袁白的性情,也不会主动出手。而节法则是离尘一方,最强的镇山之石。

    若区区一个魔星,就要逼动师尊出面,那么离尘颜面何在?

    灵华英已是一声冷哼,身影已飞空而起,已有了动身之意,他虽是金丹,可《仙影浮光》已修至第四重天,遁速并不逊色那魔星太多。与李玄安等人联手,至少可将魔星道人逼退。

    只是他身影才刚冲起,就被庄无道按住了肩侧。

    “师兄且慢,还是由我来吧”

    “师弟?”

    灵华英错愕的回头望着,眼中略显不解之意。在他看来,这魔星道人,也远远超过了庄无道与他能力之外。

    庄无道却是一声冷笑,这个魔星子,还真当自己在这离尘宗地盘内,可以横行无忌?就凭着这残缺的太梭星光遁法?

    整整十六面,已经提升到了二十二重法禁的火阳明镜,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后。

    每一面镜中,都有着一团火色光华孕育。隐隐与‘子午玄阳舰,呼应,借助舰身的力量,增强火力。

    灵骨宝船的禁法,侧重于都天神雷与南明离火。‘子午玄阳舰却完全是以九天磁光子午大法为主。

    庄无道此刻施展的术法,正可借助其力。

    “九天磁光子午线?”

    说出这句,灵华英就感觉不对。似是而非,庄无道所用的术法,似是在九天磁光子午线的基础上,再做升华,威能更盛。

    可是这又能如何?

    九天磁光子午线的速度固然快极,可哪怕再快,也需能击中才有用。那魔星道人遁法强绝,神念跟本就无法将之捕捉锁定,更有虚空挪移之能。

    若是九天磁光子午线真能有用,以他四重天的九天磁光子午大法,不会等到现在。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