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三七章 声势浩大
    庄无道将重明法坛炼制完后,就将之交付了给宗门。此时这个庞大法坛,已经安置在子午玄阳舰的后侧甲板。安排给他与聂仙铃的舱室,也就在这法坛附近,可以随时随刻登坛做法。

    仅仅只用了半日时间,船队就已经启航。这次出发的虽是仓促,可宗门上层之前就已准备了许久,灵骨宝船也早已召集完成,蓄势待发、

    七十艘灵骨宝船以子午玄阳舰为首,排开一线之后,浩浩荡荡的往北面飞空而去。

    而就在船队离山,飞出‘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那一瞬。庄无道就只见身后,忽然一道宏大的火色屏障,将整个南屏山范围全数笼罩。

    他‘重明观世瞳,更隐隐可见,那离尘本山的方向,总共十座华光四射的殿堂,腾空而起。

    只望一眼,庄无道就知,这是极法真人动用护山大阵历年积蓄之力封山,将整个南屏山脉内外隔绝固锁。

    宗门的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每年都会把一些天地游散的雷火之力积蓄储存于传法十殿之内。在遇敌之时激发,以增大阵之威。

    ——其实也增不了多少,顶多使旗门阵的能效,增加两成左右,不过关键是封锁。

    这次只有一位元神境坐镇离尘,仍有凶险。难保那些魔修,不似前次太平道一般,玩的是声东击西,调虎离山。

    所以极法于脆将这护山大阵积蓄之力激发,一是以传法十殿封锁镇压他自己坐镇的离尘本山,一是隔绝诸山内外

    内不能出,外不能入。而都天神雷与南明烈火,都有克魔属性,离尘山顶那一大片的火云紫雷笼罩。任是魔道修士,有千百手段,都无法施展出来。

    而正常的攻山,哪怕二十位元神修士联手,也至少要二十日,才可能将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攻破。

    二十日时间,只要宗门的‘子午玄阳舰,还在,无论如何都该赶回了,

    “传法殿内积蓄的雷火之力,足可封山十年。”

    玄机子唏嘘感慨着:“只希望与魔修这一战,不用真持续十年之久——”

    庄无道摇了摇头,忖道这可不一定。离尘宗自然是渴望与那些魔修决战,尽早解决这麻烦。

    不过那魔道三宗,是否能让离尘如愿,还真是未可预料之事。

    随着离尘船队北行,整个船队也在迅速壮大着。昔年陷空岛之战,离尘举三千筑基远征东海,然而最后离尘一方参战的筑基修士,总数却达一万之多。

    今日也一样如此,整个藏玄大江南岸,附庸于离尘宗的诸国,都已被离尘宗一枚诛魔令,动员,

    有诛魔讨邪这样的大义,那些附庸势力,更无法推托。‘子午玄阳舰,行出离尘本山五万里距离,整个船队,就已经膨胀了两倍。

    筑基境修士,增到了一万三千人,灵骨宝船的数量,也膨胀到二百二十一艘,金丹修士的数量,更增至四百。

    船队以雁行阵张开四百余里,以横扫之势,往北进发。所过之处,几乎是整个周围十万里之地,完全犁过了一遍。所有的魔修,都一扫而空,全数诛灭荡平。

    那些魔道修士也知机的,远远的避开,以避离尘宗锋芒。

    这还仅只是如此离尘治下,东南三百余国不到四成的力量。还不把东海方向,那七十二岛计算在内。

    随着大军往北,整个离尘宗的阵容,还将扩张,至少增一倍规模。

    之前攻灭东泉宫不算,这一次离尘上下,还是首次发动全力,显露峥嵘,。相较而言,对面的魔道三宗势力,顿时相形逊色。

    不得不说,此时的离尘宗,除了元神修士的数量,还略有不足之外。无论哪一方面,都可与当世最顶尖的五大宗门并列。论到麾下势力的动员,已可与太平道赤阴城旗鼓相当。

    船行之时,庄无道并未闭关,而是听从剑灵的意见,每天都呆在甲板之上,与几位师兄弟闲谈说话,讨论道术功法,顺便体会着这大军征战聚出的兵戈杀伐之气。

    只因天地阴阳大悲赋中的第五决,——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这一决剑式,就与这沙场战意有关。

    虽说距离他修第五决的日子还远,至少也需练虚境界。可提前体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而就在第四日,北面处一声佛号响起。

    “无量寿佛,南山琉璃寺如露携弟子三千人,为东南魔灾而来晚至之罪,还请离尘诸位道友见谅。”

    庄无道闻声眺望,只见一个小小的船队——总共五艘如佛门经筒般的飞船,缓缓驶来。

    相较于离尘宗的浩浩荡荡,这船队无疑极是寒酸。不过在中型宗门中,已经很是不错。

    琉璃寺,乃小乘佛门之一,许久之前在中原之地,亦曾风光一时。乃是当年燕氏起兵诛魔,参与会盟的大宗之一,曾经位列天下十大宗的第七位。

    可就在三千年前,琉璃寺遭遇大劫,整个宗门都前往南方。被离尘宗收留,安排在南山,于是就有了南山琉璃寺

    离尘宗的本意,是为让此教牵制东泉宫。可惜小乘佛门修行太难,琉璃寺始终未出过什么杰出人物。只有这一位如露大僧正,还有七八个金丹僧正,镇压场面。自己的地盘,都镇压不住,更何况是牵制东泉宫。

    只是这一次,这南山琉璃寺却真正是出人意料,三千弟子,这不是等于倾巢而出了?

    “三千弟子?我记得这南山琉璃寺。总共才只三千人。”

    司空宏果然问了出来,皱着眉,满脸都是不解之色:“那本山琉璃寺,他们是不打算要了?”

    “师兄,那些魔修若要对琉璃寺下手,他们也守不住。所有弟子随我大军而行,反而安全。”

    玄机子摇着,感慨不已:“真是想不到,第一个奉诛魔令,而来的,居然是琉璃寺,琉璃寺一直僻居西南蛮荒之地,三千年来我与宗交集极少,这魔灾之难,一时之间,也祸害不到他们头上。也不枉了三千前,几位祖师收留—

    话音戛然而止,只因这时东面方向,另有一个一身白袍的身影,正踏空而至,直往子午玄阳舰而船头处行去。

    “紫阴山散修真静散人,见过离尘诸位道友,诛魔讨邪,真静义不容辞”

    玄机子闻言望了过去,而后又展颜一笑:“这位真人,昔年一族上下,都毁于魔修之手。对魔道修士,可谓是恨之入骨,必欲尽诛魔修而后快。这一战,别人可能不来,这位真静散人,却必定不会缺席。”

    庄无道也知此人,散修榜上位居十二,总榜排名一百七十九位,与离尘宗一向交好。昔年离尘也曾极力拉拢此人入门,可惜这位真静散人性格独立特行,不愿受宗门拘束。

    直到李玄安入门之后,离尘宗才渐渐淡了心思。不过前次赤灵三仙教肆掠,离尘被太平道牵制,无可奈何之时。正是这位真静散人出面,联合几位元神修士,将赤灵三仙教逐走。

    眼前那边,如露大增正此时也踏着佛光而来。庄无道不得不站起了身,往船头行去。

    庄无道也同样是‘真人哪怕云法云灵月相继突破元神,他在离尘的地位,也依然在前五之列。在别人看来,已是离尘的首脑之一,最紧要的头面人物。

    几位元神境道友应援赶至,别人可以不到场,他却不能不出面接待,以谢这诸位道友好意。

    之后四日,又陆续有二十几个宗门来援。都是离尘辖下,五六十艘三阶宝船。金丹一百二十人,

    大多数宗门,连一个元神境都没有,只有三四位金丹而已,却也都是与南山琉璃寺一般,倾巢而出。

    也都是与如露大僧正,一般的对策,若要应离尘宗的诛魔令之诏,那么将整个宗门动员,跟随离尘大队行进,才最为安全,

    除此之外,元神修士也有三人,一位黄涵,是东南修行世家黄氏之主。一位古合散人,也是一位散修,还有一位玄合真人,出自附庸离尘的宗派三问宗。一个三百年前只有筑基修士的小宗门,却供养出一位元神真人,不能不说是奇迹。

    离尘宗一方,此次出战的元神修士数量,已经增至十四人。加上庄无道与灵华英,就是十六位元神战力。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节法与几位元神真人的脸上,也越来越难看,

    庄无道知晓其因,也同样心中不悦。附庸离尘的宗派,总共六十有余,响应离尘宗门诛魔令的,却只有三分之一不到。许多宗门,都是发一张信符,先恭祝离尘宗旗开得胜再狠狠的诉苦一番,言道宗门基业不容有失,实在无力来源,请离尘宗诸位道友见谅云云。

    除此之外,东南之地总共十六位元神境,也只有五位到场,其中还有三人是欠离尘人情太多,实在推却不过。

    这些人到来之后,就自驾宝船,呆在船队的外围,明显无死战之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