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三六章 袁白入门
    当庄无道与庄小湖二人,遁空落在‘子武玄阳舰,的甲板上时,只见除极法之外,门内几位元神境,都赫然在场。便连聂仙铃,也已到了,立在了节法真人身后,笑眯眯的往他看来。

    这次与魔道三宗,战于离尘辖地境外,并不意味着,宗门本山就不用守御了。至少需要一位元神真人坐镇,才能在任何情况下,守住离尘本山,等待‘子武玄阳舰,上的主力返回。

    与魔修这一战,离尘又绝不敢留力,将叁法,这样的强横战力,弃之不用。所以这坐镇本宗的人选,只有极法最为合适。

    似云法,云灵月与究法,虽也是元神级数,然而既是立下了斩魔之誓,必须要以身证誓。这一战,就绝不可能留在离尘本山。

    只有两人,略有些出人意料。其中一位,正是那仍为金丹境,依旧未能突破夜君权。他原本以为这位,应该会代云灵月,主持本山诸事。,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在情理之中。服用了箭进誓愿丹,之后,这次夜君权如不能斩得一‘魔只怕立时就要遭心魔反噬。这次随行,以他伪元神,的境界,虽是有些冒险,却也是不得不然。否则他这位夜师兄,怕是连现在的境界,都未必能保得住。

    而另一人,更让人惊异。身长二丈,一身白袍,身躯魁梧壮硕,正是袁白

    使庄无道膛目结舌,久久都无法回神,

    节法真人似乎见怪不怪,一声轻笑:“半载之前,袁道友已经应承,入我离尘宗,为我离尘外门长老。这次随我宗,出战魔道三宗”

    那袁白立在船头处,眺目远方。却仿似未闻般,毫无搭理庄无道之意。

    节法真人也没继续解释,袁白同意入离尘之因,肃容继续道:“大约七日之前,我宗林法,水慧二位金丹长老,在下林国陨落,已经查实,是死于森罗寺元神血焚上人之手。又昨日之时,那‘灵冥血孢,已经蔓延到地底一百一十里处,已被我与师弟联手,全数焚毁。”

    庄无道心神一紧,自从藏玄大江南岸,魔灾再次开始肆掠之后,还是头一次,有两位金丹境,同时身死。

    以往也都是魔道散修,森罗寺这样的元神大修出手,也同样是是第一次。

    “另有消息,藏玄大江南北,连续出现十次大规模血祭,似有筹谋‘玄血阴冥祭,。如今情势,已经是不得不战

    “玄血阴冥祭?”

    灵华英似也是第一次听闻,楞了一愣,眼里满是意外之色。

    ‘玄血阴冥祭乃是与万子圣胎,同一等级的献祭之法。不过作用不同,万子圣胎可转化魔土,也可使上界魔尊降临。

    而‘玄血阴冥祭则是复活死者。借用死者生前留下的精血,又或神念为凭依,使死者由冥界复生。

    同样是一种至阴至邪之术,万子圣胎需要的是一万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孩童为祭。

    ‘玄血阴冥祭却需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位,元阳未泄,有着灵根在身三旬壮年人。取其心脏,碾碎之后,与蕴元石粉末混合布阵,再献祭至少千枚四阶血元结晶。

    而每一枚四阶血元晶,都需一位筑基境的修士气息神魂为核,凝聚一万壮硕成人的血气。

    “此术我隐约听说过,魔衍宗这是准备复活哪一位?”

    “血缘道人。”

    节法真人说完之后,就径自走开,往船舱之内行去。这次从离尘本山出征的,绝不只是一艘四阶子午玄阳舰,与船上几位元神真人而已。

    还有整整七十艘灵骨宝船,一百二十位金丹,六千筑基境修士,声势规模,都胜过千年之前,离尘东征陷空岛之

    有离尘弟子担忧,这又是一次陷空之劫,并非没有道理。

    节法与云灵月掌离尘大权,这次出征北方,有无数的事需要烦心,能够抽出些时间与他们几人说话,就已很是难得。

    庄无道却是皱起了眉,血缘道人?不知是哪一位?他修行的时日还短,修界的掌故,不怎么清楚。

    “血缘道人,一万三千年前的人物,魔衍宗在天一修界的创教祖师。”

    灵华英为诸人介绍着此人的身份,见庄无道仍有疑惑,又继续道:“这位与我们离尘宗的怒江祖师的身份相仿,都是由上界而来。是练虚境界”

    庄无道瞬时就明白了过来,离尘宗之前在天一修界,虽是有着道统传承。却是一位无名修士,偶尔得到离尘镇教大法之一《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而创下了小小宗派。万年前根本上不得台面,只有四五位金丹而已。

    真正兴盛,是因怒江道人而始。由这位祖师,从上界带来了传法十殿,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基础阵旗,等一样器物,才有了离尘的兴盛。

    “既是魔修,死后不该魂化魔虫,被那魔主拘拿?还能真得复生不成?”

    魔虫不是不能复生,可要知这个世界,不止是飞升困难,血祭时付出的代价,也同样是云儿口中其他世界的数倍

    所以血祭时的回馈,很少有着活物,从魔主的手里赐下。这一界中,虽有‘玄血阴冥祭,的记载,也从无有人真正使用过。

    庄无道这句问出,便是灵华英也绝奇怪,不甚了了。最后还是究法真人,为二人解惑。

    “传说这位魔衍宗,死前另有手段遗留。交代弟子千年之后,可用‘玄血阴冥祭,将其复活。可惜,灭魔之战前,魔衍宗之人不愿。灭魔之战后,魔衍宗又不敢。”

    说到最后两句,已经含着调侃之意。

    庄无道暗暗摇头,怪不得这一次离尘出征北方,人手召集会这般仓促。‘玄血阴冥祭,真被魔衍门成功了,当世多一位练虚境的大魔,无疑是离尘灭顶之灾。

    又朝着究法真人笑了笑,礼节性的微微颔首示意。这位他接触不多,不过对方今日有意示好,自己不能无所回应

    旋即庄无道又奇怪的看向袁白,其实相较于‘玄血阴冥祭他更好奇节法真人,到底是怎么说服的这一位,

    还是玄机子一声轻笑,在他耳旁提点道:“蕴阳石”

    庄无道顿时醒悟,明白了过来。对于吞日血猿这一脉而言,蕴阳石确是起无法抗拒之物。不但可以提纯吞日血猿的血脉,更可壮大血猿的阳性妖力。

    相对于元神修士,身为四阶血背妖猿的袁白,对此物的需求更在前者之上。

    不过当初袁白,既然可以不为他的吞日血猿真形图所动,那么即便是节法真人以‘蕴阳石,为诱惑,也未必能打动这位当世大妖才是。

    袁白同意入离尘,成为妖族长老,应该是另有缘故才对。

    不过估计这其中因由,也只有节法真人才能知晓。庄无道即便问出来,也无人能答。

    不过有袁白相助,庄无道却着实松了口气。这只血背妖猿,如今天机碑妖修榜上排名第七十六位。论到战力,现在宗门之内,仅逊于节法叁法二人,与李玄安当是旗鼓相当。魔门之中,也不过才寥寥十几人,可以压它一筹。

    这一次,离尘宗一方的胜算,可谓再添三分

    “其实这次如此仓促,也不仅是‘玄血阴冥祭,之故。”

    玄机子继续说着:“无道可知,太平道已经再次南下东海,已攻下了回空岛,方明岛,正在搭建护山灵阵?”

    下意识的,庄无道就看了东面一眼,面色却还算平静。

    “料定之事,疥癣之患”

    以太平道的尿性,岂不会趁火打劫?可只需这次,离尘宗能将北面那魔道三宗击退。这太平道的小小动作,实不足为道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