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三五章 大战之前
    “如此说来,近来雷奋师叔他定是头疼得很?”

    云灵月与夜君权几人,最近都是闭关,或是在尝试突破元神境,或是在稳固境界,以应对与魔修之战。

    最近主持宗门之人一应事务之人,最终落在了身为善功堂尊的雷奋身上,再由明翠峰的吉明辅佐。

    “雷师叔那里,不比前几日的半月楼差多少。无道你可以用一句‘闲人勿扰将人拒之门外。雷师叔他们,却是完全无法可想。”

    北堂婉儿笑了笑,颇有几分幸灾乐祸之意。不过随即却又收束。眼神凝然的,与庄无道对视。

    “无道你应知我,这次是为何而来?”

    她可不似穆萱莘薇那般的好打发,身为皇极峰一脉秘传弟子,深知此时以庄无道的身份地位,仅仅只逊于节法叁法几位而已。是宗门栋梁,门内无论什么事,除非是庄无道毫无兴趣,都绕不开他去。

    “自然知道,不出意料,玄机师兄的目,当也是与她们两人一般?”

    庄无道盘膝坐下,稳如泰山。“那么你也该知,我这里的口风,不比师尊他们松上多少。”

    北堂婉儿唇角微抽,而是‘嘿,的一声:“我知有些事,确实不该胡乱打听。不过最近我看宗门几位元神真人之意,是欲出外,在离尘本山只外,与魔道三宗一战?还有,云法与云灵月二位师叔,可已是突破了元神之境?”

    庄无道目光收缩,这个婉儿,消息倒真不是一般的灵通。在宗门内,居然经营出这般的人脉。极法与云灵月突破元神境此事,宗门内严防死守,却仍是被此女得知。

    心中虽惊,庄无道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淡然一笑:“我若是你,知晓了这些,就该闭嘴不问的。”

    “果然如此。”

    北堂婉儿双拳一握,浑身上下的衣物,无风自动:“别的不该我知晓,我也不稳。我只问一句,离尘宗这次,能有几成胜算?”

    庄无道避而不答:“其实几位真人,也不是没商量过收缩回来,只固守山门,又或者请赤阴城相助。”

    “原来如此”

    北堂婉儿顿时如释重负,闻弦歌而知雅意。宗门既然未选择固守山门,又没去向赤阴城求援,自然是有着足够把握。多半是离尘宗不用固守南屏本山,也有足够胜算。无需赤阴城之助,就能独立应付。

    长舒了一口气,北堂婉儿长身站起道:“那婉儿便等庄师叔的好消息”

    师叔之称,说的自然知极。几年之前,还是师兄妹相称,然而此时庄无道的身份实力,都已是她可望不可及。

    临走之时,北堂婉儿又说起一事:“还有,当年被重阳子毁掉的那座山神庙,已经修复。另外又再增四座,香火还可。不过最近,已经有人在打探无道你母亲坟茔尸骨的真正下落,也有人在窥探我北堂家。有时间的话,无道你可回去看看。有些人物,已不是我北堂家能够应对。”

    庄无道心中顿时就是一冷,整个楼内的气氛,也随即凝冷了下来。

    “幸亏是我家,已经整族迁至到了离京。有离国几位金丹庇佑,族内还算警惕,暂时无人敢对我北堂本家下手。那些外出办事之人,不过是一些练气境的供奉,死就死了,不伤我北堂家根本。估计那些人,也担忧将你惊动,才未敢对我北堂家太过分。”

    北堂婉儿一如往日,对自己手下人的生死似完全不放在心上,语气淡漠道:“只是此时,无道你也需注意一二。此事已超出北堂家能力之外,只有你才能应付。”

    随着此女离去,半月楼内再次恢复了静谧,庄无道就再次陷入沉思。斟酌了片刻,半晌之后却是一张信符飞出,往对面山峰,那玄机子的洞府内,遥遥飞去。

    这倒不是为母亲的坟茔神苗,而是为与魔修之战。

    北堂婉儿知晓的是在太多,他不能防范一二。庄无道与此女固然是至交,可却绝不会天真到以为,身边的亲朋好友,永生永世都不会背叛自己。

    北堂婉儿的为人,固然可靠,然而这女孩本身破绽太多。若是有一日,北堂家被那些魔修控制,又或者以灭族来威胁,北堂婉儿又会作何抉择?

    当年的吴小四,不就是为了家人,将他出卖?这样的教训丨前车之鉴,有一次就足够了。

    有玄机子的人盯梢,窥其言行。一旦真出了什么事,有人泄露了消息,北堂婉儿也可摆脱嫌疑。

    不过随即,庄无道就又苦笑了起来。既然连北堂婉儿都知道了,其他那些秘传弟子,想也可知——只需消息稍稍灵通一些,就必定知情。

    那些凡人有言——‘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这句话,他是深以为然。

    然而现在的离尘宗,却连这点秘密都守不住。此时门内,几十位秘传弟子,只要有一位,似叶涵那般心怀叵测。云灵月与云法成就真人的消息,恐怕就要泄露出去。

    好在他‘重明剑翼,的秘密,至今还只在寥寥十几人面前展露过。

    不过这一次,离尘宗是否能如愿,只能看天意如何了——

    ※※※※

    之后的时间里,庄无道又陆续收到一些信符。似夏苗,古月明,司空宏,苏秋,这些人都在宗门之外,或是东海,或是奉命追杀魔修,镇压魔灾。

    庄无道无一例外,都回以一个‘安,字。而就是不久之后,雪心斋与离尘本山的炼器阁,分别为他送来了二剑一塔。

    自从八景坤雷剑,毁弃,庄无道就在寻觅代替的剑器。那轻云剑虽以恢复到了三十六重法禁,此剑的犀利,也远在平常的剑器之上。甚至已经可以改变外形,堂而皇之,现之于人前。

    不过按照云儿之言,是剑灵的灵性未固,在恢复仙阶品级之前,轻云剑不能沾触任何极致邪祟的事物。

    之前地魔窟那一战,手中无兵刃可用的窘境,庄无道可不想再经历一次。

    所以在击退那魔檀子之后,庄无道就以高价,在本山的炼器阁内下定,以两千枚四阶蕴元石,定制了这两口法宝级的剑器。

    四十重法禁,名为‘太霄阴阳剑,。材质更在八景坤雷剑,之上,可以祭炼到四十七重层次,几乎达到这一界,可以达到的禁法巅峰。

    两口剑剑身一黑一白,剑柄之上,则各有着一个太极阴阳鱼的图形,缓缓转动,

    一对剑,几乎完美继承了八景坤雷剑,的特性,这两口剑中的器阵却已更易,几乎就是一座小型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

    自然衤绅通极化,的倾向是免不了的,庄无道亲自设计阵图,以正反两仪无量大阵为基础,融入蕴剑决的特性。可以将‘劈剑式、刺剑式、点剑式、撩剑式、崩、截、抹、穿、挑、提——,这些源自于天地阴阳大悲赋的基础剑式,提升到极致。甚至剑身,也可在‘刀,剑,刺,这三种形态之剑变幻,以提升剑式之威。

    只凭这两口剑,就可将他的斩剑式,拔剑式,刺剑式等等玄术神通,提升小半个品阶。也间接的,增益‘生死别忆惘然,与神式,。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破邪属性。剑柄之上太极阴阳鱼图形,可以吸收周围游离的纯阳纯阴之力储存。

    纯阴之力,可以助‘素壬神体,恢复,与‘素壬神焰,之间的关系,就如火与游。纯阳之力,则可破邪。

    关键之时激发,万邪辟易,扫荡一切邪祟之物。

    这两口剑,不但结构与阵图是由庄无道设计,便是所用的材料,也是他自己亲点。到最后两千枚四阶蕴元都压不住,不得不追杀七百枚四阶蕴元,说是价值不可估量也不为过。

    若能祭炼到最顶层,威力与价值,就只仅逊色那些诸宗镇教之宝一两筹,

    说到蕴剑决,庄无道此时体内,已经分化到三百一十七道剑气。距离第四重天,就只差数步。那时的轻云剑,可再恢复九重法禁,进入法宝层次。

    不过世间功法,大多如此,越修到后面,越是困难。三百六十五道剑气,为蕴剑诀第四重天。

    之前庄无道晋阶之后,剑气蕴养势如破竹。可现在只差四十余道而已,却是每一道剑气,都需数月只久,慢如蜗牛。

    以他自己估计,正常的情形,至少也要三十年时光,才能进入第四重天。不比他修成元神境的时间,快上多少。

    至于雪心斋送来的塔,正是那柏一气周天塔,。庄无道随身几样灵物,如八景坤雷,乾坤守元珠这些,都无改进的余地。血神盾还好,可在血祭之时改造。

    只有这尊得自北方的柏一气周天塔意外的适合自己,材质也不逊色于乾坤守元珠。只需器阵稍加改动,就可配合自己的几门玄术使用。

    庄无道自己没时间炼制,门内器堂那边,也定了两口剑。想着雪心斋的信誉不错,边于脆画了阵图,将这件灵器,交给雪心斋改炼。

    结果也让他满意得很,此物已经提升四十重法禁,可加强他一身几门土系的防御类神通,与太霄墨沉甲相得益彰

    二剑一塔到手,庄无道几乎立时放下了一切杂事,专心祭炼这三件灵器。仅仅就过了七天,庄无道接到节法真人的信符。

    那‘子午纯阳舰此时也已再次飞空而起,浮游在离尘本山的上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