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三三章 宗门大劫
    “再往下三四十里?即便是现在,只怕那位魔衍门主,也能知那七阶‘阴魔血葵,真假”

    真人一声冷笑:“诸位可莫忘了,‘灵冥血孢,此物,对与魔息煞力,感应最敏锐不过。”

    极法与灵华英都默默无言,此事他二人,都是难辞其咎。二人负责驻守地魔窟外围,在血云魔潮前后,都未能察觉到‘灵冥血孢,的存在。

    “现在论责,于事无补”

    云法摇着头,语气中又略含着几分庆幸:“好在无论那步玄清是否有所感应,蕴阳石之事,总能瞒下。且即便是魔衍宗,证实了‘阴魔血葵,又如何?此物难有二主。”

    一株‘阴魔血葵只能供一人使用而已,登顶练虚,甚至合道。步玄清是否就会将此事传播开来,确实难说。

    庄无道特意看了这位新晋的元神真人一眼,自从这位坐镇东海道宫之后。他与云法真人,已经有十年未见。

    可能是常年坐镇东海,统掌一方,如今又已成就元神真人之故,云法气度不怒自威,沉稳厚重,目中则是锋芒凌锐迫人。与并肩而立,气势却毫不逊色,

    这次与魔修一战,离尘宗可谓顷一宗所有,便是东海一地安危,也都暂时放下。不惜以修复‘子午玄阳舰,的名义,把云法召回,将所有金丹修士,收缩至东海道宫固守。

    只需东海道宫还在,东海七十二岛,迟早还是离尘所有。可若与魔修这一战败了,那么离尘宗别说东海,便是宗派传承,都未必能继续维持,

    “我看当务之急,还是先将这些‘灵冥血孢清理于净。”

    阳法真人手中,一朵南明离火冒出,往那些泥土中的红色苔藓烧去。不过才至半途,就被叁法真人拦下。只大袖一拂,就将这火焰直接扑灭。

    “叁法师兄?”

    阳法目光错愕的,向叁法看了过去。却只见后者,一声苦笑:“我恐这些‘灵冥血孢,全数覆灭之日,就是那动手步玄清动手之时。你没见无道他,直到现在也未曾伤这些灵冥血孢分毫?”

    几位元神真人,闻言俱都纷纷注目,庄无道不发一言,默默一礼,表示认可阳法之眼,魔道三宗为攻打离尘之事,已经准备了半年有多。哪怕行动再怎么迟缓拖延,也该是万事俱备了。

    到现在都忍而不发,甚至连集结都没有,固然是有那艘‘子午玄阳舰,震慑的缘故,需要重新准备。可最重要的因素,应该还是在等待这些‘灵冥血孢,探查的结果。

    “或者可以用术法,稍稍拘束一二,限住其生长之势。”

    “怕是使不得,一旦灵冥血孢受限,一直无有进展,那步玄清必定心疑。”

    “铲除不得,拘束也不能,那我等该如何是好?”

    一声冷笑,寒意森森:“难道就坐视这‘灵冥血孢,蔓延?”

    “其实,我离尘宗也已准备得差不多了。”

    李玄安一边说着,一边目视阳法:“据说那‘子午玄阳舰最多还有一个月,就可修复完全?”

    岐阳峰弟子擅长炼器,这次‘子午玄阳舰,的修复,就是由阳法主持,

    “一个月急了点”

    阳法斟酌着道:“要想‘子午玄阳舰,恢复千年之前的全盛之时,至少还需两个月。”

    “两个月么?也不算太晚”

    的面色,此时亦平静了下来。‘灵冥血孢,最多再往下,蔓延十里。究法能否突破元神,大约也是二月时光,就可见端倪。”

    环视周围诸人,看着这元神真人,都无有异议、庄无道顿时就知,两个月后,就是与那魔道三宗一决生死之日。

    “那就以六十日为期”

    节法真人一言定论,然后皱着眉头道:“此处暂时由我来镇守,不过出战前的准备,就要拜托叁法师弟了。”

    既然是有‘灵冥血孢那么这地魔窟,就已再非是庄无道能够镇守得住。此间诸人,也只有节法真人,才可隔绝封锁‘灵冥血孢与‘阴魔血葵,之间的感应。

    庄无道却不禁纠结,他与聂仙铃在这地魔窟下面,本是自由自在。可若节法真人也坐镇在此,只会感觉拘束尴尬

    好在节法真人待叁法颔首应承之后,就又转过了头,朝他吩咐:“面壁思过之期,还剩四年。今日权且记下,等日后再说。你可先返回半月楼,尽量养精蓄锐,准备周全。”

    庄无道顿时心中一松,他其实有些舍不得这地魔窟下的混沌漩涡之地,此处可以助他参悟观睹大道,

    不过这些年镇守地魔窟,神经紧绷,不敢松懈,又需抵御那幻雾之力,精神也确实有些疲乏了。

    其实也明白节法真人真正用意,是想让他在大战之前,放松一二,尽一些未了之事。

    毕竟与魔道三宗这一战,离尘可能是大胜了局,也可能是再见不到明天——

    ※※※※

    再次返回半月楼后的头几日,庄无道颇有几分空虚乏力之感。一直辛苦忙碌之人,忽然清闲下来,就是他这种感

    修行依然按部就班,只需大约半日就可完成。其余半日,庄无道就仍是在半月楼顶,感悟天道。

    这里没有地魔窟下,漩涡之地的环境。却有着一座,与这片天地精密结合的‘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庄无道以‘重明观世瞳,日日观察,依然能‘看,到了一些天道之痕。

    且因阵法体系之故,这些道痕,更接近于重明阳神录的本质。

    相较于地魔窟中的日子,其实也没什么变化,然而庄无道却突然就感觉整个人松闲了下来。

    唯一的差别,就只是这半月楼,并不似在地魔窟内那般,需要时时刻刻紧守心神而已。暂时也无需以正反两仪无量阵,炼化体内的魔息煞力。

    小楼,天湖,雪峰,一望无际的白云,夕阳晚照,朝霞似锦,一切的一切,都如此的平和。让庄无道差点就忘了自己一生恩怨,忘了两个月后即将到来,关系离尘宗存亡的那场大战。

    从拜入越城的离尘学馆开始,他修行已有二十余年,可这几天内,却是头一次体会到行,的乐趣。

    其实若不是似他这般,不断苦苦逼着自己向前攀登,哪怕遍体鳞伤也要前行。这修道问真的过程,其实是一个绝佳的享受。

    或者也正因道心前所未有的平和之故,庄无道的《重明阳神录》,就在回到半月楼的第十日,突破到三重天境界

    不过这悠闲日子,也只能到此为止。随着他从地魔窟的消息传开,几乎每日都有人来拜访。

    那些为求医问诊的,倒没什么,庄无道现在反正多的是时间。能够借助自身医道,在宗门内结下人脉,他自己也是乐见。

    可更多的却是为打听消息,子午玄阳舰回归不到六个月,情势就已直转而下,魔道异动频频,有大举南下的迹象。整个藏玄大江之南,气氛格外的诡异。而宗门之内,除了四处派遣弟子镇压魔灾,将几位元神真人,都召回宗门之外,就别无其他举动。

    说是现在离尘门内,人心惶惶也不为过。尤其那些才入门不久的散修供奉,更是心忧难定。

    庄无道身为离尘宗的本山秘传,如今又是贵为‘真人可以与元神比肩。是如今门内地位最高的十人之一,可参与门人真人之议,制定决策。离尘宗接下来会如何应对,别人不知,庄无道却必定是心中有数的。

    离尘宗其余几位元神真人,都声望素隆,威严深入人心,那些人不敢打扰试探。只有庄无道年轻,使有心人注意,以为或能从庄无道口中,探听到一些确实的消息。

    所以认识不认识的,都是趋之若鹜,想要从他这里试探口风,打听详细。

    庄无道烦不胜烦,于脆在楼外那三个石碑,再临时增添一个‘闲人勿扰,的大碑。而自从几位假装诊病之人,被庄无道直接扔下了半月山,他的半月楼,就再次恢复了清净。

    不过也有些人,是庄无道无法拒绝的。比如北堂婉儿,比如莘薇这对姐妹。

    “就在昨日,我们宣灵山,又有三位师弟,一位师妹战死与九涛山,据说尸体骨骸都不能保全,被人炼制为傀尸

    穆萱还没从重伤中恢复过来,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全无十几年前,初见之时的活力。

    “人都说我们离尘宗,这次大难降临,覆灭在即。这藏玄大江之南,也将沦为魔土。无道师叔,你说这一次,我们离尘是否会在劫难逃?几位真人,又到底是怎么想的?外面都传言,我们离尘地下,有七阶阴魔血葵,到底是真是假?那一日,有人在地魔窟内,念传万里,许多人都感应到了。”

    庄无道深深呼吸,强压住了心中的愧疚之感。这些天来,战死的何止是穆萱口中这几位师侄而已?

    这一次,宗门大劫,是他之过。千不该,万不该,选在地魔窟内。

    刺魔宗,魔衍门,森罗寺,碎星阁——

    幸亏是当世六大魔宗,有两家位在西北,而位在六大魔宗之首极阴玄门,对于阴魔血葵与南疆之地,全无兴趣。

    否则,哪怕他身有‘重明剑翼也无可能使宗门转危为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