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三二章 灵冥血孢
    “仙铃,你家那些宝藏,怎么还没取出来?”

    “没有,不过也快了。那边的东西,不值得再废心思。等这边的战事了结,我那父亲再不肯识相,海涛阁就是灭门之祸,”

    聂仙铃神情专注的,看着手中的书册。不是什么道典或者前辈修士留下的札记之类,而是一本天道盟的《金丹榜

    是今年天道盟已经出了半年时间的榜单,聂仙铃却仍看得入神,面含微笑,尤其第二十二页的,上面观月散人的点评,让她爱不释手,

    ——名虽为金丹二十二位,实为金丹境中第一人术修榜,剑道榜,术法榜,遁法榜同阶中皆绝代无双。此天纵之资,万年以来绝无仅有——预言此子至多二百年,可为天下第一人

    “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幸灾乐祸的意思?”

    庄无道微觉奇怪,聂仙铃的语音未免也太平淡了些,好像是说着无关路人一般的语气。

    “为何非得幸灾乐祸不可o”

    聂仙铃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金丹榜》,语气依然平淡:“那人我已不认为父,无论生老病死,过得是好是坏,都已与我无关。既与是不关我事,又何需去在意?”

    “如此看来,你还真是放下了。”

    庄无道怔了怔,然后幽幽一叹,羡慕有加,他却没有聂仙铃这般的豁达,北方那边的几人,如他肉中之刺,不能或忘。

    “其实还是有一点点的——”

    聂仙铃笑了笑,面色略显遗憾:“不过海涛阁之事,我更愿自己亲手解决。”

    “不都是一样?”

    庄无道摇了摇头,聂仙铃有一句没说错,此战了结之后,那封绝无再要抗拒离尘宗收取聂家宝藏,就真是有灭门之危。

    以前离尘了对聂家的宝库不在意,二山七峰都有大量的灵珍库藏。然而这些家底,都已在这几年内,消耗一空,以支撑门内的修士晋阶。

    此时聂家的宝库,也就显得重要起来。蚊子再小也是肉,何况聂家积存近万年的宝库,绝对不算小了。有聂仙铃这聂家唯一嫡系血脉拜在门下,离尘宗收取聂家库藏,本就是据着大义道理,任何人都不能说三道四。

    这种时候,宗门的长辈哪里能容聂仙铃再如此任性?海涛阁那位封阁主再要阻拦,那就直接打杀了便是

    今日他特意询问这些,其实是有提醒聂仙铃,对海涛楼放手的一丝。不过此刻看来,此女也并不似表现出的那般,毫不在乎。

    不过庄无道再想想自己,若不能亲自手刃那个始作俑者。不能亲自逼迫,使那重阳子落入绝境,只怕自己,也不能心甘——

    微微一叹,庄无道转了口风:“若仙铃你能在两年内突破金丹境,我会在几位真人面前,为你再争取一二。”

    距离与乾天宗方孝儒一战,已有五六年时间,聂仙铃可未原地踏步。尤其是将公认的颖才榜第二位挫败之后,聂仙铃对在自己更为自信,道心上获得的好处,大到无以复加。

    这次返回离尘本山,聂仙铃的修为,就已至筑基境大圆满。

    两年时间结成金丹,对她而言,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一言为定”

    聂仙铃笑了笑,芊指一弹,庄无道身前的虚空,忽然就开始异样的波动。

    “那就请师兄,稍后为我在几位真人面前分说一二——”

    庄无道楞了楞,随即也笑了起来:“如你所愿”

    这一弹指,这道剑气,分明是七杀无妄剑,第四重天境界的造诣

    以筑基境的修为,将‘七杀无妄剑,这样的二品功决,修至第四重天境界,简直可称是夸张。

    哪怕是聂仙铃本身有着无妄魂体,这种最适合‘七杀无妄剑,的体质,也未免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庄无道也看了出来,第四重天境界的七杀无妄剑,聂仙铃的本体肉身,是无法承受。之所以能施展出来,其实是借‘七杀剑扇,这件本命之器,来代承其力。

    不过聂仙铃本身在这门神决,上的造诣,已无可置疑。

    换而言之,聂仙铃现在,其实已随时随地就可结丹。而道业的积累,已经远超他几年前结丹之时。

    这无妄魂体,对大道真理的感悟之能,确是让人艳羡。幸亏是他现在,掌握了‘重明观世瞳,这种感悟天道之能,不亚于‘无妄魂体,的秘术。否则真不敢保证自己,是否会有被聂仙铃,迎头追上的那一日,

    目中的刺痛已经恢复,庄无道再次往地魔窟的下方望去。重明观世瞳,洞穿那重重迷雾,直入二百里下深层。

    不过就在庄无道尝试着捕捉感悟,那些一闪而逝的道纹之时,面色却忽的一变,看向了对面。一身气机,忽然冷凝了下来。

    然后毫不犹豫的出手,招来了轻云剑,一道犀利无匹的剑气,猛地穿凿而出。在对面本是坚不可催的洞壁之上,强行斩出了一个巨大孔洞。

    紧随之后,又是连续四个忄式在聂仙铃错愕的目光中,一人一剑,穿入到将那孔洞之内。

    尘土飞扬中,剑势以直深入到石壁之内一万丈,才停止消失。聂仙铃心中疑惑,与庄小湖一起,一个飞跃,就到了庄无道强行凿开的洞窟之内。遁空行至庄无道身旁站定之时,这里已经有一团狂风刮起,将那些灰沙泥土,全数席卷而出。

    而庄无道本身,则是神色阴沉,看着眼前裸露出来的石层。

    “出了什么事?”

    聂仙铃这句话才问出口,就也感觉不对。不止是庄无道的神色凝重,庄小湖的面色,也苍白无比,

    再往二人注目的方向看过去,就只见一片红褐色的事物,蓦然跳入到她视野之内。聂仙铃的瞳孔,也为之一缩。

    “这是——,灵冥血孢?”

    此时那些土石泥层之内,赫然有着一片片红褐色,仿佛苔藓般的东西。

    庄小湖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是奴婢无能,大意未能察觉,请主人责罚——”

    几人中,她神念最为广阔,也负有感应检测这地魔窟周围变化之责。被这些‘灵冥血孢,扩张到了这种程度,确实难辞其咎。

    庄无道摇了摇头,并不以为意。‘灵冥血孢,这种东西,极为微小,修士神念本就难以感应。大量生长之后,更有偏转扭曲修士灵识之能。

    深埋地层,距离他们居住的魔窟小楼,最远达万丈之距,庄小湖没能察觉,并不出人意料,也非是此女大意失职

    那些魔修之所以布置下这些东西,不就是因此物,可以瞒过修士神念?

    “应该是从上面,一路蔓延而下。”

    庄无道看了一眼上方,重明观世瞳可以望见前方地层,一片密密麻麻的红色小点:“大约用了近八个月时间,才生长至此。”

    这里应该就是‘灵冥血孢,蔓延到的极限,往下方都是正常的土石泥层。

    “也就是说,是那次魔檀子侵入,是血云魔潮?”

    聂仙铃的神情凝重,‘灵冥血孢,是一种极为微小的特殊生灵,常被魔道修士炼制利用。

    或是传播毒素,或是以此物破阵,又或者——借助‘灵冥血孢,潜伏神念,感应探查。

    “多半是了”

    庄无道说话之时,随手就是几张信符发出。然后在此处,等了大约半刻光景,就有几个身影陆续赶至。

    为首的就是节法真人,看着眼前这些泥土中夹杂的红褐色,面色也是阴沉如水。

    “果然是‘灵冥血孢,”

    真人眼神变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大意了,这一代的魔衍门宗主,当真是好手段。”

    “幸亏是发现的早,再等半年时间,等到这些灵冥血孢再往下蔓延三四十里,只怕那株七阶‘冥血魔葵,就未必还能瞒得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