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二七章 精进誓愿
    地魔窟内,已经再次回复寂静。魔檀子化身留下的身躯残片,已被极法真人匆匆带走。这些东西都极是邪异,都需要净化封印。不过灵华英,却留了下来。

    “恭喜师弟,今日再做突破——”

    在灵华英面前,庄无道并未掩饰自己的修为,在斩杀魔檀子之前的气机动静,也瞒不过人。

    所以早在赶至之时,灵华英就有了感应,此时的庄无道,分明已至金丹中期的境界。

    “不到三十五岁,就已入金丹五重楼,师弟怕是天一修界这几十万年以来的第一人。”

    赞叹的同时,灵华英也心中感慨。他的天资不弱,天机碑潜力榜排名十一,可也远及不上庄无道的修行之速。

    若非是得有奇遇,或得前人留下的阳神遗蜕,恐怕此时就已经被自家这位师弟超越。

    “可比不得灵师兄,师兄最多十年内进阶元神。修行不过六十年时间,成就元神之境,这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

    庄无道摇着头,语气也颇是艳羡。化神之法虽是凶险,灵华英突破元神境的机会,不到四成。

    可论到晋阶元神之速,却是天下罕有其匹。他就不行了,金丹五重楼之后,就再快不起来。需得常年累月的修持元神,至少也有四十年时间,才可能进入元神境。

    “也要恭喜师兄,这次算是因祸得得福冲击元神之时,想必更多了几分把握”

    魔衍门的血云魔潮劫种引发的心潮魔劫,等于是提前在灵华英渡劫之前,就引发了他的部分心劫,提前有了体验。

    而化神之法,最重的就是心劫。只有把诸般心劫安然度过,整合完那阳神遗蜕残留的记忆与残余神念,才能融合那阳神遗蜕。至于外力劫雷,以灵华英金丹榜第二的排位,几乎可以无视。

    “这次确实获益不小,实在侥幸至于元神境,还是没影的事。”

    灵华英轻笑,忖道师兄弟二人说话,怎么就变成了互相恭维?容颜一肃,语声也沉凝了下来:“师尊让我问你,你那重明剑翼,可已经修成——”

    话音未落,灵华英就感觉自己身后,同时三对羽翼张开,一大二小。潜神感应了片刻,灵华英的目里,就已现出了亮泽:“三倍加持?师弟果未虚言,不知现在,最多可加持几人?”

    “大约二十五位元神修士,金丹修士,可至一百五十人。”

    庄无道谨慎的答着,事关重大,所以他解释尽量详细准确:“自然,似师尊那般,我这重明剑翼,最多只能加持五人而已。”

    不过离尘宗若真有五位似节法真人那样实力的元神修士,受他的‘重明剑翼,加持。那么当时所有六大魔门加起来,也最多只是与离尘宗旗鼓相当而已

    “二十五位?“

    灵华英面上,也终于有了笑容:“如此说来,我等终可安枕无忧。这次与魔修一战,我离尘已有了十成胜算。”

    “十成?”庄无道诧异的一抬眼,之前他估计,哪怕自己把这门‘重明剑翼提升到一品上阶的层次。与魔宗的之前的胜负,也不过六四开而已。

    魔道六,离尘宗四,仍旧居于劣势。还需要另寻他法,以增胜算。甚至可能到最后,还要借用赤阴城之力。

    本来仍旧为此心忧,那魔衍门必定是察觉到了什么端倪,才有今日的试探。虽是最终事败,却未必会就此罢休,说不定这场决定离尘存亡之战,就在近日。

    可此时庄无道却在灵华英口中,听到了‘十成,二字。这位师兄,是否太过自信了?

    要知仅这一次,那魔衍门动用的部分力量,就已使离尘宗拙于应付。

    “可是很惊奇?”

    对庄无道的神情,灵华英似毫不意外:“无道你这些年闭门苦修,不理俗事,所以不知。就在两年之前,宏法与叁法二位真人,已经将那艘子午玄阳舰残骸,秘密打捞了出来。此时正在东海道宫修复,最多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就可使此物复原如初。”

    听到此处,庄无道的瞳孔,就已不自禁的收缩。

    ‘子午玄阳舰曾经是离尘宗内,唯一的一艘真正的四阶战船。

    ——那灵骨宝船虽也宝贵,也是在法宝之列,可其层次,却也只是介于三阶到四阶之间而已。本身虽有三十七重法禁,可船上配置的却只是三阶大阵。

    要知战船阶位,通常并不以法禁层次论阶,而是以携带的阵法阶位,来评判等级。

    而‘子午玄阳舰内拥四十五重法禁,船内布置的,也是一座四阶的‘乾天两仪子午玄阳大阵仅只一艘,威能就相当于十艘灵骨宝船。更可为灵骨宝船的核心,将乾坤无量无极南明都天大阵,提升到五阶层次,战力倍增。

    可惜千年之前,离尘宗征伐陷空岛时,‘子午玄阳舰,被人联手击沉,埋于陷空岛东部海域。

    那时虽只是陷空岛散修,欲开宗立派,在东海隔绝自立。然而参与此役的修士,绝不只陷空岛散修一家。所以离尘宗的损失之重,远远超出事前的预料,也包括这艘本该为镇宗之器的‘子午玄阳舰,。

    好在此器残骸,就在东海道宫之旁,时时看顾,无人能够将此物取走。不过离尘宗这千年以来,也无力将这残骸取出修复。

    这艘船不止是战力惊人,飞翔之速,也强出元神修士数倍。一旦修复,那些魔修想用游击之策,必定要大受限制。

    “你真当我离尘宗诸位元神,都是吃素的不成?只会坐以待毙?岂会将所有希望,全寄托于你一身?”

    灵华英摇着头:“便是我,这些年也未闲着。也炼制了两件合用的法宝,实力修为也小有提升。还有云法几位师兄——师弟可听说过精进誓愿丹?”

    “听说过,不过我离尘宗何来此物?”

    庄无道心情已经平复了下来,正如灵华英之言,几位真人并非是泥雕木塑,门内也不止是他一个人在努力,谋求胜机。

    节法,叁法,极法,阳法,宏法,甚至李玄安,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尽力使离尘宗转危为安。

    不过箭进誓愿丹,这种东西,还是让他惊了一惊。

    炼制这种‘丹药,的材料,并非是灵药什么的,而是愿力,神力。一般是上界赐下,或者以秘法聚炼制。

    其实是由佛门‘大誓愿,之法,衍生出的一种道门之术。以神力炼制成丹,服用之后,发下誓愿。借助誓愿引发神力与自身的潜能,使修行突飞猛进。

    不过此法虽使人修为快速飙升,甚至一些不能突破的屏障,也能一举破除。不过事后也麻烦不小,需得应誓,将誓愿完结。否则一身修为,再不得突破,更有丢落下原本境界,甚至身殒道消之险情。

    “怎就没有o”灵华英反问:“师弟莫非忘了那神源符木?”

    神源符木,正是当初庄无道,用来引诱迷惑刺魔宗的东西。

    庄无道立时就明白过来,门内三块衤绅源符木里面继续的神力,用来转化三五枚箭进誓愿丹是绰绰有余了。

    至于转化此丹的法门,也无需忧心。传法十殿中,就有着好几种秘法传承

    可这衤绅源符木毕竟是离尘门内,最后护卫山门的底牌,。

    “原来是此物?我看怕是有些不妥,毕竟是镇山之宝,几位真人就没反对?而且,此丹也太过冒险,一旦誓愿不能达成——”

    “能有何不妥?就因此物,宗门辛苦积攒供奉了几千年时光,所以还要积攒存下去?宗门底蕴,若宗门都没有了,那要底蕴又有何用?”

    灵华英冷笑:“至于‘誓愿也无需担心。云法真人之誓,是诛魔斩邪之誓。必要以一位元神魔修的性命,以应誓愿。”

    “说得也是诛魔斩邪之誓么?倒也不错——”

    庄无道神态洒脱,这次再未置疑,这次若不能斩却邪魔,那么离尘宗就有覆亡之危。那时这‘誓愿,成不成,都无关紧要了。

    如此说来,离尘宗内元神真人,待得与魔修之战时,至少也是七位。云法真人的天资,不逊色宏法。只因资源不足,修为才一直在金丹境中停顿不前。此时距离元神境,也不过只五年的差距,

    一枚箭进誓愿丹已经足够他成就元神之境。

    不过衤绅源符木,内蕴藏的神力,足可聚四枚箭进誓愿丹也不知另三人是谁?

    眼前是自家师兄,庄无道自然是毫不客气的询问:“除了云法真人,不知还有哪三位?

    “一个是云灵月师兄,另一个是翠云山究法师兄。”

    灵华英语音平静,似乎在说着什么与自己不相于的事:“还有一位,是皇极峰的夜君权——”

    庄无道心中一沉,这三人中并无廉霄的姓名。不过仔细想来,并不出人意料。

    若论天资道业,廉霄师兄确实不如夜君权与究法。这次宗门大劫,也只能选择修为天资,最易突破元神境之人。

    且从这几个人选,就可知这必是诸位元神真人,彼此博弈的结果。宣灵山,翠云山,岐阳峰,明翠峰,除了皇极峰之外。几个拥有元神修士的主要峰脉,都各占了一个名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