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二六章 诸宗反应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北方冰泉山。天已入冬,整个冰泉山脉范围,都已冰封,寒风刺骨。特别是近年,天一之北尤其寒冷,大片的寒潮,从北面席卷而下。普通生人若至此间,若无特殊防护。只需一夜时间,就会冻成冰块,再不能动弹。

    不过对于太平道弟子而已,却无妨碍,甚至乐在其中。太平道弟子,多修水冰二系功法,所以每当冬日,都是太平道弟子修行进境,最速之时。

    萧灵淑本在入定,准备趁此天时,提升久已未曾突破的修为。不过此刻,却不得不因一张信符之招,离开了闭关的静室。

    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

    萧灵淑心中颇为奇怪,默默思忖猜测着。与自己有关之事,无非那几样而已。

    前一阵子,夫君倒是提过,正谋求使二人一起调往北海太玄道宫。一方面可避过因孽障引发的风波,一方面夫君也将正式执掌一方道宫,可真正为父亲臂助。自己也能借西海一地的资源,冲击金丹之境。

    莫非是此时,已有了定论?

    这般思忖着,萧灵淑不由加快了遁速。不过多时,就进入了一处洞窟之内。里面亭台楼榭俱全,温暖舒适,并不受外面寒风滋扰。

    只是当萧灵淑踏入这洞府内的主殿之时,却只觉全身一疆。一股前所未有的冷意,瞬间笼罩全身,几乎将她整个人完全冻结。

    此时这主殿内,只有四人。北方萧氏家主,太平道掌教萧守心,面无表情的坐在殿中上首的云台之上。旁边是萧氏最得力的灵奴萧元空,出身奴仆,却只用七十三年成丹,据说距离元神,仅只一步之遥。

    再还有,就是她的夫君重阳子沈珏。此刻却是面如寒冰,直直跪在了萧守心的身前二十丈处。

    萧灵淑一阵茫然,更有些颤栗的,看着上首云台上的父亲。神情虽是一如往日般的死板冷硬,难知喜怒,不过萧灵淑,却能从萧守心的眸中,看出了一股狂烈的风暴正在育。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萧灵淑愕然不解,自己的夫君,到底是做什么?需要跪在此处?是为萧丹,自己那孩儿之死么?可这件事,不是早已过去?

    五年之前,父亲虽也悲痛,可对夫君却并未苛责。总不可能,在事隔五年之后,再做追究?

    那么又是另有什么缘故,夫君做了什么错事不成?不会,夫君行事一向都极有分寸,智慧才能都是万里挑一。除了为人孤傲了些,就别无使人诟病处,又怎会轻易犯错?使父亲怒不可遏。

    不对,这暴怒之意不但是对夫君,也是针对她——

    “父亲,不知到底是因何故生怒?”

    萧灵淑身躯瑟瑟发抖的跪下,历年积威,使她难以自控。萧守心的目光虽是平静,她却感觉此刻的自己,仿佛是置身一艘在狂风暴雨中动荡挣扎的小船,随时就要倾覆翻沉。

    心惊胆战,可这句话,萧灵淑终究还是问了出来。至少要弄明白,自己夫妇,到底错在何处。

    萧守心面色冰冷,并未有答话之意,萧元空却是欠了欠身,语声恭敬:“是今日下午申时,由灵京传来的消息。今日魔衍宗有人以一只四阶妖兽,三千四阶蕴元,破开天机碑排位。证实离尘宗庄无道,已经高据总榜排位一千一百六十四位,金丹榜二十二位,术法排名三十二。因事关重大,我宗灵京驻守真人,特意动用了一张六阶道符,传信宗门——”

    庄无道?

    萧灵淑一时没反应过来,可一瞬之后,却是瞳孔微缩,愕然抬头,看着这殿内三人。

    金丹榜二十二位?术法排名三十二?怎么可能?

    不是说那个孽障,因刺魔宗之人于扰,只七百日成丹,勉强度过七转之劫

    却见上方二人,都是神情冷肃,绝无半分玩笑之意。这二位,也同样与人开玩笑的可能?

    是真的?

    萧灵淑却不敢置信,年初之时,天道盟发布的金丹榜,自己夫君,也只是名列七十二。

    那个混账,居然就已名列金丹榜前三十之内?修为实力,都已与元神比肩

    “事后掌教真人,也不能置信。特意多方查证过,应该不假。”

    那萧元空一声叹息:“魔衍宗出手破除封禁的,乃是那位金玄龄,此人的术算之道,可入天下前十之选。更掌控有魔衍宗上古传下的白泽之魂,可依然耗用了一只四阶妖兽为代价。此事已震动道门,天道盟当日甚至封锁了天机碑。不过知晓之人,已经至少过千,且明年天机碑诸榜发布之时,金丹榜上,也必可见其姓名。”

    大堂之内,一阵死寂。萧灵淑脸上,血色褪尽。她已可猜到,若这一次金丹榜发布,萧氏于她,将会承受怎样的压力。尤其是夫君——

    那萧守心并不看她,只目光平静的,注视着一言不发的重阳子。

    许久之后,萧守心才又收回视线,身为天下第九人,那如涛如海般的气势压迫,蓦然一空。

    “可记得当初,是你在此间求恳,让我给你一次机会,将灵淑嫁于你,求我给你真传身份——”

    话至一半,就已顿住,萧守心直接起身,拂袖而去。那萧元空看了二人一眼,摇了摇头后,一声叹息之后,也同样转身离去。

    萧灵淑一阵哑然,忧心的看了一眼重阳子。只见这位一向气质沉静自如的夫君,此刻竟是面色潮红,双手青筋暴起。

    ※※※※

    “金丹榜二十二位?是真是假?真是那个庄无道?”

    “千真万确,天道盟内传出来的消息。魔衍门这次花了大价钱,只为破他封印。一只四阶妖修,三四千的蕴元石,足可换得六七枚三转玄元丹,就只为看此人排名而已。”

    “此子藏得好深,若非是魔衍门这次与离尘宗起了冲突,有了这七阶‘阴魔血葵,的传言。世人只怕过十年之后,都难知此子,居然已至此等地步。”

    燎原寺的讲经堂前,法智眼神虔诚,神色庄严肃穆的在长廊中行走,步履从容。论经堂乃燎原寺重地,每日辰时,都有修为有成的高僧,在这里讲经释道。

    而讲经堂前,这条建于悬崖之上,长达万丈的长廊,名为论经廊。在天一修界的佛门中,也是闻名遐迩。每日都有无数佛徒,三五成群的席地而坐,在这里讨论经文,读诵经文。从早至晚,一整条长廊,都是佛音阵阵,霞光四射。被所有大乘佛徒,视为圣地。

    然而今日,这论经廊内,却已不闻佛音。所谈论的,几乎无一例外,都有着‘庄无道,三字。真正能沉下心思,辩经论佛的,少而又少。偏偏到此时,几位负责坐镇论经长廊的几位僧正,至今都未出言约束。

    远远望去,可见在长廊之外几位身着月白僧袍的僧人,也聚在一处,小声议论着什么,

    法智微微一叹,心中厌烦。虽还未到以法力可以封闭五感,不去听闻的地步,却悄然的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然而那嗡嗡之声,仍在不停传来。

    “这一位,据说还不到三十五岁——”

    “入离尘宗修行,还不到二十年,”

    “一定是不是七转此子多半是八转以上,潜力榜一般难有变化,唯有高品金丹,才能提升潜力榜的排位。记得天道盟之前判断,此子只是潜力第三,可如今却已是第一位。”

    “难说,我现在最好奇的,是此子到底是在何处渡的劫,怎的就全无声息

    “那地魔窟内,果然是障眼法么?刺魔宗的人,也真够蠢的,上了离尘宗的恶当。”

    “他们也是无奈,不得不拼。此子如今成丹,你看这世间,能够奈何得了那小子的,又有几人?也就天机正碑上,有名姓的那百位而已。那庄无道若是记仇,百年之后,刺魔宗必定又是一场大祸——”

    “术法排名三十二位,记得此子,不是更擅长剑法拳道?”

    “节法真人昔年以术法称雄天下,至今哪怕气血衰歇,也仍是术法榜第四。昔年羽旭玄,只是受其指点七日七夜,就已是天下第三术修。如今这弟子,不过金丹而已,也能据如此高位。那灵华英,亦据术法榜四十五位,这位真人,果是擅于调教弟子——”

    “如今大灵燕氏野心勃勃,有雄吞中原之志,南方又有离尘宗这样的豪强崛起,实是大危之兆若我宗再无举措,只恐有佛灭之灾。”

    “可恨那离尘赤阴,也是修界道门大宗,却甘为大灵走狗”

    “最新的消息,昨日森罗寺魔衍门三大魔宗联手试探离尘虚实。天下第四散修魔檀子以他那具分魂化身,独入地魔窟内,与庄无道一战,结果败北而回

    “怎么可能?说的真是那位阳丨血魔,魔檀子么?”

    “是真是假?魔檀子那具分魂化身,可是连许多元神中期,都奈何不得

    “可恼一个天机碑排名第六羽旭玄已经足够了,日后若再多了一个庄无道。我燎原寺那些大僧正,哪怕有三头六臂,也难应付。“

    好不容易步过了长廊,走入讲经堂内,法智却双拳不自禁的紧握,眼神茫然。

    魔檀子化身败北——那个人,真已可与元神抗衡?

    而自己现在,却仅仅还只是筑基之境,佛门之中,一个小小的刂尚,。

    又想那方孝孺,若是听到了这些消息,那时会作何感想?不过听说此人,正在闭关,倒真是好运气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