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二五章 三大魔宗
    “其实也无所谓了”

    步玄清笑了笑,语气平淡,似是对这次成败毫不在意,在三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中,一点红褐色光华,忽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将鸡蛋放于同一栏里,可非上策。所以步某擅作主张,稍稍做了一些手脚。”

    那抚琴男人的眼,微微一眯,而后失笑。

    “可是混在魔檀兄使出的血云魔潮内?有此物在,确还有机会。不过要等结果究竟,至少还需十数年。”

    “若能够以肉身飞升,哪怕一百年一千年,我也等得。那魂修之法,虽也能证道,可终究非是正途,也太艰难。若是沦为魔虫,更受人所制。不过放心,此物经历我魔衍宗数千年培育改造,最多三年,就可知究竟——”

    步玄清话音未落,就被魔檀子面色不虞的打断:“换而言之,我魔檀子这番出生入死,只是为引人注目,助你瞒天过海么?”

    “也不对”

    步玄清并不在意,神情淡淡:“我只是想试探一番,看看节法那老头会不会为地魔窟,动用离尘宗的传法十殿。确证了此事,那七阶阴魔血葵,也就八九不离十。话说回来,魔檀道兄自己怕也不报希望,否则不至于仅动用分魂化身,又点明了让我等三人,赔偿分神化身损失。只可惜,结果却还是一团浆糊

    魔檀子冷笑,他进入地魔窟内,的确是不报希望。一旦离尘宗动用传法十殿,那么对‘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怎么于扰都没用,

    哪怕是自己的本体去了,一样要被离尘宗打杀。不止是他,在场四人联手的结果,一样如此。

    “确实是一团浆糊”

    那一身灰袍,额有双角之人,也微微颔首:“这次节法从始至终,都没动用过那传法十殿。初时我以为离尘宗是真的不在意地魔窟下被人查探,可见窟最后镇守之人,乃是那庄无道,又觉疑惑。离尘宗宁肯坐视自己最杰出的后辈门人,有被魔檀兄诛杀之险,也不动用传法十殿镇压,是否太过刻意?可在见魔檀子兄那具化身,短短不到一个时辰,就被斩杀,又觉释然。那离尘宗既然还有这等实力,的确是无需依靠那位怒江道人的遗泽。”

    离尘,明翠,宣灵,翠云,皇极,绝尘,岐阳,无极,水云,素云十殿,乃是离尘宗九大峰脉的起源,不但是离尘宗最后镇压宗门的手段,也是最使天下诸宗忌惮有加的力量。

    不过要动用这传法十殿,也需付出巨大的代价,传说元神修士,每使用一息,就会消耗一个月的寿命。

    金丹修士,使用此物,则是一息一年,换取比拟元神修士的战力。而似节法真人那般的修为,一身战力,直接可入炼虚之境

    若是十殿都有主持之人,可将那‘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之威,推升到不可思议的境地

    所以数年前,太平道攻伐,使尽了手段,要将节法真人调虎离山。

    “寂血道友说的不错,在下也是这般看的。离尘宗的处置应对,都让人摸不着头脑。”

    步玄清笑盈盈的喝着血酒:“可其实在我看来,这次我等,无论成败,都是无妨。哪怕我之前布下的那子闲棋被发觉了,也无需在意。”

    “嗯?”抚琴之人一声轻咦,似笑非笑:“步兄言语高深莫测,小弟听得是一头雾水。不知步兄,可否为我等解惑,一叙详细o七阶阴魔血葵,怎么就无需在意了?”

    “尔等今日应步某之招来此,为的只是成道之机。我魔衍宗,除了阴魔血葵之外,更看中了这方灵地——”

    步玄清淡淡一笑,手指往离尘山方向点了点:“所以那阴魔血葵有则更佳,无则亦无所谓。有你我四人背书,说那地魔窟内确有七阶阴魔血葵,天下魔修,谁会疑此事真假?今日来此,做一番模样出来给人看看,也就足够了。”

    ——只需别人知晓,他们四人已经到离尘宗来查过看过,就已可旁证这地魔窟阴魔血葵真假之言不虚。

    “这方灵地?“

    那寂血的眼神,渐显凝肃:“你们魔衍宗,是看中了这南方之地?”

    “天下十分气运,东南之地,其实已占一成。昔年荒芜大荒,如今已繁华仅逊中原。偏偏此处,只有一个根基不足的离尘宗,确是引人垂涎。眼下也是万年难见的良机,藏玄江南之地,大灵燕氏力所难及,三圣宗也必乐见我魔到与离尘为难,断未来燕氏臂助。”

    抚琴人笑了笑:“不过以你们魔衍宗的行事风格,少见有如此激进之时。可是最近,步兄又感到了什么天机?”

    “中原已将成杀伐之地,我魔门多半会受池鱼之殃。东南富庶,此天赐之地不取,反受其咎。”

    步玄清语音铿锵,又带着几许无奈:“不久之前,也的确是感应到一些未来变化。最多五十年内,这天下间必有大变,我魔衍宗可能有灭门之危,且这变化,也与离尘宗大有关联。”

    “所以要扼防患于未然?”

    寂血已经明白了,笑了笑:“倒也使得,东海陷空岛,天南林海,南屏诸山,已足够我三家分润。这三宗灵地,都足以为大宗之基。不过只凭我等,只怕实力还有不足,那极阴玄门的那位极阴老祖,无需联络么?”

    “那位?怕是不会来。这东南之地,可没那么多战场墓群,也养不出什么极阴煞地。七阶阴魔血葵对他并无用处,也不会轻信你我之言。”

    极阴玄门修的是魂尸之道,藏玄大江南岸,可没那么多资源供养。步玄清不报希望的摇着头,而后直视魔檀子:“事成之后,离尘江南道宫与东泉道宫,魔檀兄可任选其一。”

    魔檀子面色忽青忽白变化,本欲拒绝,可在望了一眼南方之后,恢复了平静:“使得”

    “如此,就这么定了!”

    步玄清一阵哈哈大笑,声震长空。可在大笑的同时,目光也若有所思的,看向了离尘方向。

    他知晓魔檀子为何同意参与,不是为那两处可开宗立派的上等灵地,而是为庄无道。

    金丹榜二十二位真未能想到。这南方之地,居然有如此妖孽,横空出世

    二十年成丹,战力就可与元神比肩。离尘宗有如此天纵之才,未来确使人生忌。即便是身为天下第四散修的魔檀子,此刻也生出了畏惧之心。

    可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于脆得罪到死,让对方永无法翻身,永无法报复,才是良策。斩草除根,才能断绝因果,

    魔檀子,无疑是深悉此道——

    既已有了定论,那么此事就不宜再拖,迟则生变。太平道败得不冤,最使人他惋惜不已的,就是这北方大宗,居然能容此子安然成长至今。

    不知此子,一旦风云化龙,那就是灭宗之祸么?

    又想起了自家那位弟子,今日强行破开的天机碑封禁。如今此事,怕已轰传南北,震动天下。

    尤其是乾天太平宗内,不知又会是怎样的风波?

    思及此处,步玄清不禁幸灾乐祸的笑了笑。如此说来,这损耗的一只四阶妖兽,近三千四阶蕴元石,倒也划算。

    对面的魔檀子,却没什么好心情。眉头紧皱,总感觉自己好像是遗漏了什

    尤其是联系断绝之前,他通过分魂化体,看到的那三双剑翼。庄无道的背后,一大二小的剑翼,这门使此人直接拥有抗衡他分魂化体实力的玄术神通。即便此刻,也仍使他隐隐感觉不安。

    思忖片刻,魔檀子毫无所得,只能失笑。忖道那剑翼神通,难道还能使离尘宗上下的实力,都成倍提升不成?

    三大魔宗联手,便是乾天宗也不敢言必胜——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