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二四章 诡异变化
    庄无道的眉头,已紧皱成了一个‘川,字。不是来自重明观世瞳,也非是因天生战魂——那么这种异能,又到底从何而来?

    “说起来,之前我就觉奇怪了——”

    云儿手托着下巴,沉吟着道:“就是那忆惘然这一剑,本当是炼虚境修士才可修行。到了这一境界,才可真正理解太虚奥义,逐渐掌握部分太虚术法。剑主不过一个小小筑基修士,却能掌握此剑,回溯三息之前,剑主就不觉奇怪?我原本,其实并未打算让剑主修成这门剑决,知难而退就好。”

    庄无道默然,他以前不觉得,现在却也感觉诡异。修行时空之法的艰难,看秦锋与聂仙铃二人就可知道了,

    二人专修七杀无妄剑与太虚无极大法,可直到现在,也只掌握一些微不足道的空间法门。能够穿梭虚空,也是多依靠灵器之力。

    而时间奥秘乃是更凌压于空间之上的存在,逆转三息时光,看似简单,可其实施展此术的修士,却是承担着绝大的时空压力,因果变化。一不小心,就要被那时间长河反噬,碾得粉身碎骨。

    怎么看都不是筑基修士,能够修出的神通。而是登仙境,甚至真仙金仙那一层级,才能掌握之术。

    天地阴阳大悲赋却是玄妙,不愧是由绝代仙王创出的一品神决。居然能使练虚修士,就能以剑逆溯三息时间,这一剑忆惘然简直可称是夺天地之造化,

    而他庄无道,能以筑基修为,就修成了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二决,就更是奇妙不可思议。

    百思不得其解,庄无道估计此时剑灵,只怕也说不出缘由,便直接一摇头,将此事放下:“这事以后再说,或者是巧合特例,天生战魂与重明观世瞳同时开始产生的异变也说不定。我方才已试过,已经没法再放缓时间流速。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事,无需太过在意。”

    说完之后,庄无道似又想起了什么,拿处了那块天机碑碎石。随着庄无道意念引动,几块蕴元石爆成了粉末。

    一行字迹,也出现在了天机石上,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总榜排名七百六十四位。生于周国沈庄,现居南屏山脉地魔窟。离尘宗天一别院门下弟子,年岁三十四。金丹境四重楼。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母庄小惜已逝——”

    这榜单上的排位,虽是指的是自己,庄无道却仍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七百六十四位,也就意味着,他已超越了绝大多数的元神初期,与修成了绅,的修士。成为整个天一修界,最强的千人之一。

    已经能与当世之中那些元神大修,平起平坐。

    “再查,金丹榜排位——”

    其实只看了总榜,庄无道就已知自己,在金丹榜的大致排位。不过仍是忍不住,以蕴元石之力查询。

    一瞬之后,就又有一行字迹,现于天机碑上。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金丹榜排位第三。生于周国沈庄,现居南屏山脉地魔窟——”

    第三——果然,只是仅仅逊色于师兄灵华英而已。

    至于术法榜上的信息,更是使人触目心惊。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术法榜排位第九。生于周国沈庄,现居南屏山脉地魔窟——”

    ——他现在,已经可自称自己,是天下第九术修

    庄无道皱了皱眉,可以猜到不久前,应该是有人查过天机碑。且必是与魔檀子有关之人,以绝大代价,突破了他的镇压封锁。

    不过现在,应该是已无人盯着他的排位变化,不过此事也不能确定。

    然而想也可知,当世人知晓他一日之内,又跃升四百多个排位,至金丹第三位之时,会有何等样的风波。

    他也不愿那些魔修太高估自己的实力。离尘宗现在形势危如累卵,也不是仅靠威摄,就能镇得住那些魔修的贪念。

    所以此时,越是让对手低估,离尘宗的胜算也就越大——

    庄无道下意识的,就想要动用这些年里,收集的那些封绝石。不过随即就又想起,自己的‘重明观世瞳似乎本身就有着镇压天机之能。

    否则重明鸟这一族,也不可能逍遥存活到现在。

    目内再生双瞳,庄无道往天机碑碎石上望去,果见自己的名次,又迅速滑落。最终又重新落到金丹榜排位第二十二的位次,再查其余总榜,术法,拳道,剑道,也一并压落不少位次。

    与魔檀子一战之前的名次相当,只稍稍提升了一些。

    现在只能希望,不会有人无聊到,在一个时辰之后,又将他天机碑排位翻出来看——

    “久已听闻重明观世瞳镇压天机之能,离尘宗不擅术算之道,也少有人掌握推演天机之法。可这几劫以来,却总能安然无恙。从三劫以来,不知多少大宗在劫期覆灭,只有你们离尘,一直能保存几分元气。之所以能传承数劫,这重明观世之术,可谓是居功至伟。天仙界中,无人能以术算之法,谋算你们离尘门人。偶有凶险,也能提升感应,洞知察觉——”

    庄无道笑了笑,不等剑灵说完,就打断道:“剑灵你之前说这战魂之体,可使我多六轮神通。登仙境时,一日之内,总共有十五轮的玄术。可如今这些魂窍,我已在金丹境开启。那么后面该怎么算?是否还能再增一轮?”

    云儿眨了眨眼,脸色也是同样的怪异:“这个云儿又怎能知晓?天生战魂,总共十五轮的神通,上古时几位身拥这种魂体的大能者,都是同样。似剑主这般的情形。从未有过前例。日后如何,也只能等到剑主登仙境之后,才能知究竟。”

    庄无道笑了笑,也知此语问云儿,并无有结果。心中却是火热,又有期待,他若能十六轮玄术,开一百零八窍,那就是一日之内,施展一千七百二十八次玄术。当世之中,应该无与伦比,岂不使人兴奋?

    眼前的剑灵虚影,忽然身影一幻,飘散化开。轻云剑也的一声,回归到了庄无道的剑窍之内。

    庄无道不用问,就知是有人已经赶到了。果然不过片刻,极法真人与灵华英,就已面色难看的,身影沉入到了地魔窟内。

    “那魔檀子何在?”

    极法真人张眼四望,却只见一片狼藉,并不见魔檀子化身的身影。

    再看庄无道,只见对面的少年,笑着将手中一个皮囊,遥遥抛了过来。

    极法真人接在手中,先是楞了楞,接着就是不可思议的,定目再看向了庄无道:“魔檀子的这具化身,是已经毁于你手?”

    ※※※※

    依然是在距离离尘宗一万里外,那艘血色小舟正在全速往北面飞行。似如风驰电掣,尽力脱离着离尘宗‘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覆盖的范围。而那诡异琴音,也早已歇止。

    就在十息之前,由空中坠落的都天神雷骤然转强,哪怕是船中三人联手,也无法抵御。

    被刺目紫雷轰入了进来,将血舟的后侧,强行霹碎了一整片船舷。所以哪怕是这舟上,魔道最顶尖的元神巨擘,也不得不狼狈逃遁。

    当‘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排除了障碍,这座世间最顶尖的五阶大阵。的确非是三五位元神后期,所能抗横。

    而此时在船舱之中,魔檀子的口中,大口的血浆吐出。连续几枚丹药吞下,都无法止住。还未化开,就被血水从口里冲出。

    最后魔檀子,也懒得再服丹药。只从自己的小虚空戒内,取出了几块血晶。从里面抽取血气,缓缓恢复伤势。

    任何分魂化体损失,修士都必定会承受重创。不过早在这次动手之前,魔檀子就已有准备。早就拿到了报酬,也有了快速恢复伤势之法。

    故而此刻,魔檀子对于自己身上的伤,也就不怎么在乎了。

    “结果如何?”

    看着魔檀子那凄厉狼狈之状,步玄清也是毫不在意,“在那地魔窟,可曾感应到了什么?”

    他知晓魔檀子那具血肉傀儡粉碎之时,分魂意念必定会带回来一些有用的信息。

    “诸位怕是要失望了,那分魂是直接碎灭。应该是太虚术法,直接将我元神碾压粉碎,连逃遁的机会都没有。”

    见步玄清愕然,明显有不信之意,魔檀子有一声冷哼,也无继续解释之意:“我甚至不知我那化身,到底是死在那庄无道之手,还是此人,与别人联手合力。不过,那七阶‘阴魔血葵,我虽未见得,那地魔窟下,别有玄虚倒是真的。”

    “可终究还是未曾证实那‘阴魔血葵,是否存在——”

    之前上方处那位抵挡雷劫的男子,从虚空踏步而落。此人面貌粗犷,四旬年纪,一身灰袍,也不知修行了什么功法,两边额角处竟是各自伸展出一只黑角。脚下生火,黑焰缭绕。

    “你我几家,光是这次动用的诸般器物,就多达上万四阶蕴元。难道最终的结果,却是一无所得?”

    那抚琴之人,此时也将琴案收起道:“那节法真人,绝不可小视。同样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