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二二章 临阵突破
    “胜负已分何需多言?”

    当右手骨裂刃伤,都全数复原的刹那,庄无道的身影,就猛地闪现到了魔檀子的身前。

    没有了八景坤雷剑轻云又躲在剑窍之内不肯出来,庄无道只能凭自己一双肉掌应敌。

    他还做不到只以剑指剑气,就能将自己一身的剑术功法,全数发挥出来的地步。不过此时,只凭这双肉掌,就已足够

    一式简单的‘大裂石提升十二倍掌力。就连绝力通神,这门可增十倍之威的神通都未施展,可这魔檀子就已不得不猖狂闪避。

    之前的‘一指碎乾坤已经消耗了这具血肉傀儡内近九成的血元。只凭傀儡身躯内的核心‘血元结晶仓促间根本无法恢复。

    也就是说此时的魔檀子分身,连全盛时期的一成实力都不到。

    若说之前的魔檀子,是一个实力可碾压他的强横存在,那么此刻在他眼中,比之他自己随意制造的土石人偶也强不了多少。

    不等魔檀子身影挪开,庄无道的摘星手就同时发力,磁元之力吸摄着,使此人避无可避,只能硬接庄无道这一掌。

    二人的力量,此时都已降到二十万象以下,不过依旧是元神级数,依旧还有着动摇山河之力。身手动作,也都迅捷之极。

    不到百个呼吸时间,就交手碰撞了近三千余次。魔檀子是血肉傀儡分身,并未携带太多的灵器,一个‘血身人偶已经是出人意料。或者说这血肉傀儡,就是一件法宝灵器。

    而庄无道此时身上,虽有着‘血神盾坤守元珠柏一气周天塔,这诸多灵器,却也一样都没动用。

    难得有这真正元神层级,与自己旗鼓相当的人物,来当他的对手靶子。庄无道的兴致大起,就只以拳掌应敌。

    大摔碑手,大摘星手,乾坤大挪移,一样样的使用出来。哪怕是偶尔使用玄术神通,也只是‘大裂石‘大碎云‘牛魔天冲,这样的三四品神通

    不过此时,即便是被庄小湖全力遮断了神念联系,这魔檀子分身的战斗意识,也仍是元神中期的层次,

    血阳融金神决与血毒烈阳掌,也都是货真价实的三品功决,则拳掌之斗,庄无道也不是对手。险险几次被魔檀子重创。

    好在旁边还有四具雷火天傀,随时支援。素壬神体也可在四个时辰内,助他随时随刻恢复伤势。

    而每过一刻,魔檀子浑身的血气,就枯萎一分,气力衰败。肌肤苍白,毫无血色。只目内则阴火燃烧,似愤怒欲狂。看似距离彻底崩溃,已经不远。

    庄无道则继续不骄不躁,步步为营的逼迫。这一战,确实是胜负已分继续交战,他能一步步将这魔檀子逼至绝境,血气枯萎。甚至可能等不到那时,估计只要再有半刻时光,节法真人等人就可脱身出手。

    可就在他眼看着魔檀子渐渐乏力,似已无力应对之时,洛轻云的意念却在他脑海之内一声冷笑:“剑主似乎玩得很开心?我若是剑主你,就绝不敢再继续拖延下去。不惜代价,速战速决,才是良策”

    庄无道本能的,就听出洛轻云的语气不对,心中暗忖这魔檀子,难道还有什么翻盘之法不成?

    不过面上却依然镇定如故,毫无变化:“这是无可奈何,你如肯把轻云交由我用,这一战早就了结——”

    八景坤雷剑,碎裂,他连一口合用的剑器都没用,以前倒是有几口备用的,此时却都已承受不了他的真元力量。

    而在北方猎杀太平道修士时,缴获的那几口寒系飞剑,也都在几年前被他发卖了,用来凑齐蕴元石,购买那些四转玄元丹,

    “不是我不给你用”洛轻云略显心虚道:“是因此人体内,可能有极为污秽之物。轻云剑若是沾染,日后可能会影响云儿恢复记忆,甚至灵性重创失去意识也未可知。”

    庄无道不动声色的听着,听到为污秽之物,这几字时,就目光移动。莫非这魔檀子暗藏的底牌,就是与此有关?

    他心里才想到一物,云儿就已同时开口提醒道:“魔祭之道,你如今也算熟悉。既然此人身有血身人偶,又怎会缺了那东西?”

    “是癸煞攒心钉”

    面色微变,庄无道猛地抽身而退,往正反两仪阵中避去。癸煞攒心钉与血身人偶,乃是血祭中的双生之物。

    血祭之后有血身人偶,就必有癸煞攒心钉,有癸煞攒心钉,则必有血身人偶。

    天仙界内,血身人偶除了有代死之能外,更可施展一种极其邪异咒术。只需有对手的精血残魂,知晓命理八字,元神之性,就可以癸煞攒心钉配合血身人偶施展咒术,将人生生钉杀

    不过分开来用,也同样威能不凡。这‘癸煞攒心钉,有镇魇人兽神魂之能,是与血魔小刀相似之物,只略逊一筹,

    轻云说担心会被氵污秽,必定是指此物,只因那血魔小刀,只是吸收人之血气就可。而‘癸煞攒心钉却更为邪门,必定要取孕妇经血来洗练蕴养,是天下间至邪至阴之术。

    而眼见着庄无道抽身而走,快要退出安全的距离,回入到正反两仪无量阵内。那魔檀子的面色再次一变,接着是‘嘿嘿,的一声冷笑。

    几颗黑点,蓦地从他的眉心中爆射而出。总数三枚,正是癸煞攒心钉。只瞬息间,就已锁住了庄无道的神魂,飞速钉射而至。

    庄无道也同时只觉意念一阵恍惚,整个人神为之夺。正施展中的遁法,也突兀的停住,迷迷糊糊的就立在了原地。

    隐隐感应,剑灵的声音在呼唤,很似焦急,他却听不清楚。直到自己鼻间,闻到了一丝血腥之气,神念间魂识本能的剧烈潮动,这才猛地一醒。

    再望眼前时,那三枚黑色钉影,已经近在咫尺,只需三十分之一个刹那,就可将他的身躯钉创,然后直接碎灭元神,

    “来不及了——”

    云儿微微一叹,轻云剑已经从他的剑窍之内穿出,停在了他的身侧。此时已是无法化解的死局,庄无道只有借她之力,才能抵御这三枚癸煞攒心钉。哪怕是灵性蒙昧,也总比庄无道被癸煞攒心钉击杀,战死于此的好。

    庄无道却是两眼呆滞,浑身上下的冷汗,刺骨的危机感,使他心中彻底寒透。已经到了手边的轻云剑,似也未能感应。只定定看着,这三枚黑色钉影。

    死亡与绝望,充斥着心灵。自从开始修行一眼,他还是头一次感觉如此无力,哪怕是离寒宫内,羽旭玄的那位师尊,也未让他感到如此绝望过,

    脑内茫然,想不出自己该怎么应对。血猿战魂已经来不及了,轻云剑么?即便挡住了,他要遭遇重创,至少被癸煞攒心钉击中。至少十年之内,再无有晋升金丹中期的可能——

    然后就在下一刻,庄无道只觉自己的眉心中,忽然一点炽热的焰爆,忽然炸开。灵台碎灭再生,似化做一道彩光,在元神与肉身之间,搭建起了一座七彩虹桥。

    本就是灵肉一体,然而此刻庄我无道元神,却已经可独立存在。不过二者之间的联系,并未就此分离,通过这道七彩虹桥,反而是更为紧密。

    魂窍实窍,真正开始了重合。而神魂之力,也更多的反哺己身。

    之前的庄无道本身有三千二百象力,覆盖三万丈的魂念加持,才使他的一身之里,达到了三千五百象。

    然而此时,这个比例却在暴涨,似乎最高至四千五百象力还绰绰有余。

    元神境中期的屏障,此刻是一鼓而破。而眼前那快逾闪电般的三枚癸煞攒心钉,在庄无道的眼里,也越来越慢。比之乌龟爬行,也快步了多少。

    这,就是天生战魂?当世十大战体之一,也是十大魂体之一的天生战魂?

    庄无道只觉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神念之内酝酿着。之前在他眼中,使他绝望恐怖的三枚癸煞攒心钉,此刻却不成威胁。以近乎神明俯视蝼蚁般的目光,看着这三枚癸煞攒心钉逐渐靠近。

    那血腥之气,越来越浓,更带着阴癸之血积郁后特有的恶臭,庄无道厌恶的皱了皱眉。随即他的双眼中,两只瞳孔都同时分裂。

    重明观世,一目二瞳

    一股诡异的时空之力,突然在庄无道身前三尺处爆发,这一片空间内,时空完全的扭曲。

    而那三枚癸煞攒心钉,竟是在庄无道的眼前,顷刻间就被扭曲粉碎到的不成摸样,化成铁末碎渣,跌落了下来。

    “瞳术?”

    上方处的魔檀子楞了一楞,明显未反应过来,眼中透出不可思议之色。

    这到底是何等‘瞳,类功体?神通强横竟至如斯——要知那可是四阶的‘癸煞攒心钉,

    然而下一刻,庄无道的目光,就往他望了过来。同样是时空不正常的扭曲,然后他的一身血肉,也随着爆散,露出了一身金属骨骼。模样勉强还算完好,不过若仔细看,就会发觉那些较为细弱的‘骨骼也正咯吱作响,似要被这诡异瞳力,彻底扭成麻花

    而庄无道的身影,再次闪身而至,这次却不再留手,手拿着轻云剑,轻轻一挥。就将这举魔檀子的头颅胸骨,连带着那作为核心的那块血晶,一起绞成了粉碎。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