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二一章 傀儡破绽
    重明鸟真形附体,使庄无道今日突然之间就对《重明阳神录》有了异样的感悟。当‘重明极变,神通加持,十六面火阳明镜再次打出刺目光华时,却已变了模样。

    这次却已再发是‘九天磁光子午线而是一品神决《重明阳神录》衍生的二阶《太霄重明离合神光》。

    炽白色的光束,以‘九天磁光子午线,的五倍之速穿击。那魔檀子猝不及防,即便极力的闪躲,身躯上下也被洞穿出五六个孔洞。

    而庄无道的本体,亦同时拔空而上。被击飞的八景坤雷剑也自发回到了他的手中。一个加持到二品的连脉剑术拔剑式带起一道雪亮剑光,猛地怒斩而去。

    魔檀子人在上方不避不闪,一声冷笑,只轻飘飘的一指,向下点来。而同时身后处,似乎多出了一轮血色烈日,刺目无比,

    血阳融金,血烈大日

    那枚已经血肉再次充盈的血肉,再次血肉充盈。融金断铁般的指力,使庄无道的拔剑式还未发挥出一半的威能,剑刃就不得反震弹回。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刺目的雷光同时炸开,二阶《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展开,将魔檀子的整个身躯完全吞噬。

    便是他身后那血色烈日,亦隐现出几许裂痕,似乎随时就要崩裂。被加持‘重明极变,十倍之威的《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使庄无道哪怕普通的术法,每一击也有直追元神境玄术神通之威。而无论是羽化都天神雷,还是重明离合神光,都是当世最绝顶的一品遮天神决

    便是魔檀子,仓促之间也无法抵御,浑身肌肤,都被雷光炸出千疮百孔。而庄无道的第二剑,也再次斩来。

    绝力神通,诛神式

    所有武道之力,立增十倍之威而庄无道的这一剑,也瞬间就攀升到了极限六十万象且快若流光,肉眼难见,神念难查

    强如魔檀子,此刻亦觉是心惊肉跳。

    血毒烈阳,血肉枯萎

    浑身上下的血肉,顷刻间再次于枯。所有的血气,尽数灌注在一双肉掌。就在那剑光临身之前,终于拦截住这一剑式。

    血毒烈阳掌借助他浑身血气逆卷,本是高达百万象力,本可碾压这诛神剑势。然而这一刹那,庄无道的身周,连续四面虚空藏盾同时爆开。里面吸聚的真元罡气,都全数涌入,一掌一剑,竟是旗鼓相当。

    二人的一双肉掌,再次湮灭,同时爆随开来。八景坤雷剑,再次抛飞,不过这一次,剑身之上已经隐现裂痕。双方交手对峙近半个时辰,这口剑器终于不堪重负,已经在崩灭边缘,哪怕被庄无道临时提升到四十四重法禁,也无法承受这元神层次的轰撞交击。

    庄无道的身影如破麻袋般的抛飞,撞在了后方石壁之上。在这已经被烧得融化的峭壁中,留下了一个深坑。七窍溢血,浑身上下的毛孔中,亦再次溢出了血点。形象狰狞狼狈,惨烈之至。

    而魔檀子同样稳住了身形,撞上了石壁。不过除了手臂血肉碎散,浑身血气枯萎之外,情形却又比庄无道好了数倍。

    只脸色铁青,再次取出了一个血袋。抽取里面储存的气血,以恢复身躯。不过这时魔檀子心内,却忽的又生出不祥之感,愕然的抬起头,望向对面。

    只见那烈火熔岩中,一双如野兽,杀机森然的眼瞳,正透过急卷的火焰,遥遥望来。

    而后就见那身影闪动,须臾间掠过了三百余丈。短短十息,庄无道那所有的伤势,就全数消逝复原。已经隐现裂痕的八景坤雷剑也再次到了庄无道的手中。化为凄厉剑影,如匹练般再次穿击而至,无情冰冷。

    大悲剑诀,忆惘然

    剑至半途,就已虚化。魔檀子心神一悸,目光如万古不化的的恒冰。不惊不惧,十指俱出,使那血焰风暴,再次刮起,

    这一剑,是逆转时空之剑,剑出之时,他就已无能为力。唯一的方法,就是以攻对攻。

    这一剑的破绽,他也早已窥得,一旦逆溯时光。庄无道本体,亦将毫无躲避抵抗之力。

    三息之前,这一剑或者可以将他重创,甚至将他诛杀。可三息之后,他也同样能要了这庄无道的性命

    血阳融金,一指碎乾坤

    一道血色指影,带着毁灭焰爆,猛地冲击往前,毁灭着所有。似可将一切洞穿,一切粉碎

    可就在指出不到一半之时,魔檀子就感觉浑身上下,几处要紧的地方,骤然一凉。一身气力,似乎去了小半。

    这洞穿乾坤的一指,外面包裹的血阳焰力,顷刻间就只剩下了六成。而后那银白色剑影,就又化虚为实,出现在了他的指前拦截。

    “叮篷”

    一声脆响,那口八景坤雷剑终于应声而碎。猛地炸开,无数金属碎刃四下飞散。

    庄无道持剑的右手也不能幸免,被割裂开数个深可见骨的伤口。

    魔檀子却非但没有趁势追击,反而是大惊而退,感应着自己身上的几个伤处,脸色无比的阴郁难看。

    这次魔檀子却是再未取出血袋恢复,而是看着对面语声阴沉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尽管明知这是废话,魔檀子却仍忍不住询问。他方才看似是用血袋来恢复身躯,可其实真正使血肉傀儡快速复原的关键,却是自己体外,镶嵌的那几处‘血元结晶,。也是血肉傀儡,拥有比拟元神境中期战力的核心之一。

    不是不想融入到体内保护,而是办不到,体内已经有一块‘血元结晶,存在,无法容纳哪怕多一枚。这一具血肉傀儡,虽是经由他的奇思妙想改造,成为他分魂化身般的存在,可并不完善。他也曾请教了无数人,可哪怕世间最顶尖的阵道大师,也无法将更多的‘血元结晶与这具血肉傀儡融合。只能暴露在外,成为这具血肉傀儡最大的破绽。

    甚至不敢以灵器遮掩,以免于扰血肉傀儡的器阵,妨碍血气恢复。

    所以一直以来,魔檀子也不得不常以血袋示人,转移对手注意,以掩饰自己的恢复之法。借用这些血气之力,压制体外‘血元结晶,被抽取时的气元波动。

    可就在方才,庄无道一式逆溯时空之剑,却轻飘飘的几剑将他体外的‘血元结晶,削碎剜走,甚至还有余力,抵挡他那破碎乾坤的一指。

    那几处汲取血元之力的阵纹,也被破损的一于二净,使他重新填充‘血元结晶,都无法、

    一身战力,此时已被削去了六成还多。

    “魔门的血肉傀儡,我至少知晓十万三千二百七十四种改造之法,一百九十七个流派,另还有一千二百二十二种变种。”

    庄无道以‘素壬神焰,恢复着体内的伤势,淡淡的答言。

    他自然不可能将十万三千二百七十四种改造之法,都全数了解,这些都只是出自剑灵之口。

    血肉傀儡这门魔道法门,他只粗略掌握过九十七个流派的大致法门,并未深入钻研过。

    不过也已足够他,推断出魔檀子这具血肉傀儡的虚实了。

    无论是‘血阳融金神决还是‘血毒烈阳掌都需大量的血元之力。而他只需知晓,四阶的血肉傀儡,哪怕材料再好,也无法提供足够的血元,供应这魔檀子的损耗。那些虚空袋内的血浆,虽也确能助魔檀子恢复血气,却绝不能快速转化。必定是另有手段,助魔檀子恢复血气就已足够。

    一直看这位魔檀子拿着血袋恢复而不动手,就是为查知此人,真正的恢复法门。

    不过这些,庄无道都无意对这魔檀子解释。夜长梦多,他可没拖延时间,被对手寻到翻盘机会的习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