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一九章 指碎乾坤
    血身人偶与他的血魔小刀一样,只有通过血祭才能获得,是上界魔主炼制出来的代命之物。

    代价昂贵,通常都需无数高品质的血祭祭品,才能偶尔从献祭中得到。比他的血魔小刀,还要更为难见。

    不过这魔檀子手里,只需再还有两个‘血身人偶今日他这里,就是有败无胜。

    似方才那样,出其不意,一举将魔檀子逼至绝境的机会,绝不会再轻易出现。

    有了防备,此人再不会对他有丝毫的轻视

    庄无道也想过要拖延时间,然而此时离尘宗内发生的变故,却有些让他放心不下。

    若遇强敌,那么他的‘重明剑翼,是绝不可或缺。在离尘本山,本就有着护山大阵加持的所在,雷火乾元的作用寥寥。反而是‘重明剑翼,的作用,不可或缺。可直接使门内元神修士的实力,在原本的基础上,提升两倍。

    所以方才他才不惜以牺牲双手的代价,速战速决。可惜最后,魔檀子的一个血身人偶,就使他功败垂成。

    “云儿,不如你来试试?”

    庄无道在心念内问着剑灵,按照平时的经验,似魔檀子分魂化身这样的对手,剑灵应该很喜欢才是。

    而以洛轻云的剑道造诣,至少可使他实力,增幅近倍

    不过这次庄无道显然是要失望了,洛轻云全无兴趣:“势均力敌的对手难得,剑主还是自己来得好。记得剑主最近,不是在烦恼无法顺利突破到金丹中期?我看这个魔檀子,倒是不错的契机。岂能轻易错过?”

    庄无道眉头微凝,眼现无奈之色。总不能为这魔檀子,就召唤吞日血猿战魂,那也太浪费了。

    血猿战魂,一个境界,他只能召引三次。而这个魔檀子,也确不是他无法应付的对手。

    “至于上面,剑主无需忧心。”洛轻云语声一顿:“莫忘了还有小湖——

    庄无道心中这才一定。庄小湖的神念,可感应八千里范围。整个离尘群山,都在其神念覆盖之下。

    之前是因在探查地底,所有没法查知地魔窟上方变动。此时却已代他执掌正反两仪无量阵,离尘山内若形势不妙,定会出言提醒。

    可惜此女修的是水系《上清灵寒水阴神决》,下面这座两仪正反无量阵,庄小湖用不出四成之威。

    不过这也是无奈,庄无道在阵中固然可拥有更强战力。可这魔檀子,却也是有备而来,目的并非是与他一战,而是破阵深入地魔窟内,探查七阶‘阴魔血葵,。有持有魔衍宗的阵子使他不能不出阵阻止,于扰此人行动。

    此时地魔窟的气氛,是压抑之至,那魔檀子正是有条不紊的,在修复着方才的伤势。庄无道也暂无动手之意,只是遥遥于此人对峙。

    方才交手,双方实力,应该是相差无几。魔檀子这具化体略胜一筹,‘死,前的反扑,差点就让庄无道也同样陷入绝境。彼此心内,都有了浓浓的忌惮

    而此时虽未直接交手,然而这方圆数里的空间,不时爆出锋锐的气劲。四下穿击扫开,使那周围石壁,顷刻间就已创痕累累。

    二人间的气机交锋,甚至已蔓延到了地魔窟外,使那血云一阵阵潮汐涌动。被二人冲天的强横的真元罡气,强行往外排斥开来。

    整整持续了大约半刻时光,庄无道神情越来越是镇静。时间拖得越久,越是对他有利。

    最近东海局势有些不稳,叁法宏法,都离开了宗门。门内只有节法,极法与李玄安三位元神真人坐镇。

    不过以节法与玄安真人的手段,定不会让这尴尬局面,维持太久。

    可对面魔檀子不知为何,却也是镇定自若,不骄不躁。伤势恢复之后,仍是一言不发的立在那里,似乎对时间的推移,浑不以为意一般。

    不过此刻,半点都分心不得。庄无道只能强压下心中疑惑,将神念全力展开,在这魔檀子气势压迫之下,苦苦固守。

    不过就在下一刹那,庄无道心中却蓦然‘咯噔,一声,感觉自己袖中的天机碑碎片,忽然之间开始发热。

    石中的封印,还有那萦绕在外的混沌之灵,以惊人的的速度不断损耗着。

    若只是这天机碑碎片的变故,倒还无妨。他的底细,金丹境四重楼的修为,迟早要被人知晓。然而那北面灵京方向,一波磅礴如潮的异力,忽然潮涌而至,冲击着他的心神防线。

    便是他手中的天机碑碎片与‘万象星罗命机盘都无法将之压制,

    这是,有人在以天机碑,窥他一身详细虚实?

    目标不是他在天机榜的排位,而是其他。直指根本,所修的武道术法,掌握的玄术神通,似欲将他庄无道整个人,剥开来看一般——

    一瞬间,庄无道心神恍惚,意念间就有些不愿人知的信息,流露了出去。如天地阴阳大悲赋,如重明阳神录——

    “是魔衍窥天大法不对,还有白泽之魂。”

    剑灵第一时间,就生出了感应,急急道:“剑主谨守灵台就可,哪怕是魔衍窥天大法,哪怕有白泽之魂,天机碑也不能显化剑主不愿人知之事。此为当年那位〔天君为天机碑所定之铁则——”

    说话的同时,一丝细若游丝的剑意,也在他体内逆溯而上,直刺心神。庄无道脑内一疼,顿时就清醒过来,稳固住了自身魂念。

    不过此时,那‘魔檀子,却已是狞笑着,到了他的身侧,

    二人间的气势,此消彼长。庄无道因故分神之即,‘魔檀子,自然也就随势而进。

    又是一瞬间,猩红风潮爆发。近百道指影,带着血色焰火。以直追光影的速度,穿击而至,

    正是方才‘魔檀子使用过的那门一品神通‘阳融血爆不过不同的时候,此刻在‘魔檀子,的十指之上,却凝聚出了十个血液结成的指套,

    也使这些指影之威,比之方才更强横了数倍几乎每一指,都高达五十万象巨力,开山裂石。

    庄无道身前的那面‘虚空盾,几乎立时碎灭崩溃,不过托此之福,这些指影的威势,直接被消减了近三成之巨

    虚空盾中吸纳的血阳融金指力,也反向逆卷,使‘魔檀子,亦是眼透意外之色。

    “斗转星移,牛魔乱剑”

    方才以一双手的代价,亲自体会到这元神后期修士的恐怖,庄无道自不会再托大到,只以自己一双肉掌应对。

    一瞬间施展两门神通,以肉身硬接这‘阳融血爆同时猛地一剑反斩而

    胸骨断折,庄无道口中一抹鲜血溢出的同时,手中八景坤雷剑也将‘魔檀子,至少七成的指力,灌注入剑内。

    大摔碑八倍之力,混合‘阳融血爆,指力,整整九九八十一剑,几乎以不逊与那千百指影的剑光,轻易间就笼罩了魔檀子身周百丈之地。

    “这是以力打力?好生了得——”

    魔檀子面容淡漠,毫无表情。然而竟不避剑光,右手并指向前,身影继续俯冲而下。庄无道九九八十一剑,斩在他钢筋铁骨之上,血肉碎裂,火光四散。发出一连串的刺耳金属交击声鸣。

    而魔檀子右手中食二指之上缠绕的血光,也越来越是浓厚,气息也越来越是恐怖

    “血阳融金,一指碎乾坤”

    那一指,蓦然化成了残影,直指庄无道的眉心。而此时那牛魔九九八十一乱剑,才刚刚结束,庄无道根本就来不及提势抵御。

    眉心间,已经感觉到那灼热气息,庄无道目光,却是平静之至。

    剑神通,忆惘然

    手中剑出,逆溯时光,直指三息之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