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一八章 血身人偶
    “方才魔衍门过来的,可是金玄龄?到底为何事使用天机碑?”

    语声平淡,并无起伏波动,却带着难以言喻的威严。使此间的天道盟修士,都噤若寒蝉。

    便是那位歌幽子,也是浑身一冷,敛眉垂目,毕恭毕敬的一礼道:“回禀观月真人,那魔衍门来者正是金玄龄,使用天机碑,是为查问离尘宗庄无道的天机碑排位”

    方才魔衍门虽是清场,将堡内修士,俱都赶出了门外。然而歌幽子心中有气,并未曾动用禁法,将天机堡内封闭。所以天机碑上的许多变化,此间天道盟修士,多有目睹。

    “离尘宗庄无道?”

    观月散人奇怪的呢喃了一句,接着就踱步往天机碑后的石台上行去,语声转为阴冷:“可曾犯了我天道盟规矩?还有那庄无道,那金玄龄查看的结果如何?”

    不能不好奇,这天机碑后的妖兽骨骼,分明是一只拥有高阶血脉的四阶妖修。而粉碎的四阶蕴元石数量,也不下三千。

    不惜花费如此代价,就只问查问离尘宗庄无道的详细么?此子何德何能,使魔衍门重视至此?

    这魔衍门,又是何时与离尘宗起了冲突?

    倒是有传言说离尘宗地魔窟内,有着一株七阶‘阴魔血葵,。当日几乎覆盖整个天一修界的神念波动,他亦有感应。不过他却与许多元神同道一般,并未放在心上,也不信世间,有七阶的奇珍存在。

    魔衍门是因此事与离尘宗起了龃龉?难道还真把这七阶‘阴魔血葵,当真了不成?

    “是金玄龄此人,说服方才等候的那些散修主动相让,又以三倍出价,换取天机碑一个时辰的使用时限。所以并未违逆我我天道盟所定之规”

    歌幽子首先答的,是观月散人的第一件事:“不过当时金玄龄曾有言,说道幽子兄,你们天道盟与燕家最近麻烦不小,我魔衍宗,也无意与你们天道盟为敌。行个方便,应当无妨?,”

    一字一句复述着金玄龄当时之言,不更易一字,也不带感情。他眼前这位,不止是天资绝高,三年前以一百一十九岁之龄成就元神境界,一晋阶就已是天机总榜一百二十四的高位,成为天下第十散修。更智慧过人,才情谋略俱是当世顶尖之选,被当代燕帝看重,执掌天机堡诸事。

    所以无需添油加醋,只需将一切详实说出就可。观月散人自有判断,这位不是言语所能煽动蛊惑,此是大忌。

    “好一个无意与我天道盟为敌这金玄龄,倒真有些意思。当年侥幸存下的一些丧家之犬,如今却是如狼似虎呢——”

    观月散人一声轻笑,无喜无怒,随手一挥,那狼藉的地面,顿时被一扫而空。无论是妖兽残骸也好,还是那些蕴元石粉末也罢,都在一瞬间,都化为了粉末尘沙,随风飘散。

    “你还没答我,那离尘宗庄无道到底如何了?”

    似乎等得有些不耐,观月散人干脆将十几枚四阶蕴元,丢在了脚下。

    “那离尘宗庄无道,如今位列金丹榜第二十二位!”

    每一个金丹修士,都有着异于常人的记忆。谈不上过目不忘,然而当时天机碑上,显出的那些字迹,歌幽子却是一字不漏。

    “术法排位第三十二位,拳法排位第一千二百零三,剑法排位第三百四十五位,遁法排位第四百六十四位,潜力排位第一——”

    歌幽子话音才起时,观月散人的手,就已不自然的抖了一抖,大袖震拂,浑身气机荡漾。

    “此言果真o”

    “千真万确”那歌幽子环视了身后一眼:“不止是我,也是此间诸位道友,亲眼所见。”

    观月散人不用再询问,就知歌幽子之言不假,只因那天机碑上,已经因他心意,再显出了一行字迹。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金丹榜排位二十二位。生于周国沈庄,现居南屏山脉地魔窟——”

    “金丹榜二十二位么?潜力榜排位第一——只凭这后天逆五行道体,只怕还远远不够,说不定,此子是开天辟地的九转成丹。”

    似开玩笑的说到此处,观月散人的眼内,却是一阵波澜起伏:“我知此子,绝不会就此沦落,归于平凡,却不意最后,还是小视了他。”

    说完之后,观月散人蓦然转身,目光如炬的,看向不久前刚赶到此间的好友元宁散人:“去帮我查一查,南面离尘宗,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

    ※※※※

    几乎同一时间,那距离离尘本山不远的那艘血色小舟上。步玄清手握着一枚黑色晶石,此事胸内,同样是心绪起伏。

    “收回前言,这个庄无确道不简单,只怕道友你那具分魂化身,真未必能应付得来。”

    “嗯?”

    那魔檀子本是静坐修养,此言闻言后,只平静的睁开了眼,毫无意外之色:“可是查到了什么?”

    “金丹榜二十二位总榜一千一百六十四位——”

    步玄清并不将黑晶之内的信息一一复述,而是随手将手中之物,丢给了魔檀子:“至于其余详细,你可自己看。”

    魔檀子也不迟疑,接住那块黑晶,不过片刻,就已微微凝眉:“重明阳神录?天地阴阳大悲赋?这是何功法?九天磁光子午大法第四重天,擒龙摄虎,知道的太晚了。若早知他这门神通,这门术法,方才我魔檀,不会被逼至那等绝境”

    “不知魔檀兄,可还有把握?”

    步玄清说话的同时,看向了飞舟之外的那些飞剑:“估计撑不了多久,节法那老不死,不愧是昔年曾经位列天机碑前十的人物。真要拼起命来,全力一搏,你我几人,都未必是对手。”

    魔檀子抽了抽唇角,不是未必是对手,而是肯定不是对手,尤其是在这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范围内。

    节法真人全盛之时,曾短暂位列天机碑第十。可那时就有传言,节法其实掩饰了不少实力,许多榜单之上,都无节法性命。离尘宗当时五枚‘万象星罗命机盘有四枚在节法真人手中。

    便是当今修界第一人,乾天宗沐渊玄,也曾评价当时节法的真实实力,应该是天机碑第六位。除此之外,可能还有着类似于羽旭玄天生战魂的底牌未曾在人前施展。

    所以之前乾天宗太平道,对离尘宗动手时,都是束手束脚,忌惮有加、

    “若只是金丹榜二十二位,倒是勉强可以一试——”

    金丹榜中第二十到第三十位,确已可比拟元神。不过却只是能与最普通的元神初期修士一战,就似离尘宗的极法那般。只有排名前三者,才可能有抗衡元神中期之力。

    除此之外,还有正反两仪阵的加持。估计庄无道此时的实力,当是直追元神中期。

    而他那具血肉傀儡,却哪怕是元神中期的修士,也能够强行打杀

    不过天机碑对修士实力的排位,虽还算准确。可一向以来,都无法将秘术法宝与玄术神通,一并计算。万年以来,都不乏天机碑低位修士,超越排名挑战而获胜之事。

    所以魔檀子并不敢就此确定,说自己十成胜算。意念继续在黑晶之内,一道道信息浏览着,魔檀子的眸中,也渐显从容。

    “万不得已时,也只好弃了这具血肉傀儡。不过无论事成与否,你等三人,都需有补偿——”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有了晶石内这些消息,他至少有了八成胜算

    只是——

    魔檀子眼含忧色的看向离尘地魔窟方向,从不久前开始。他虽还能感应到那血肉傀儡,那分魂化神,可将自己的意识神念,勉强传递过去。却已接收不到,那血肉傀儡的回馈。即便偶尔有回馈的神念,也是断断续续,并不完整,价值不大。

    似有着一层无形阻障,强行拦截着那边的神念联系。

    所以他也不知,此刻那边,到底情形怎样。他的血肉傀儡与庄无道,双方之间,到底战得如何了?

    ※※※※

    地魔窟内,庄无道被魔檀子拳力炸成粉碎的双手,正在‘素壬神体,的生气精元灌注之下,快速的恢复着,

    以前需要三五个时辰,才能修复的伤势,此时不过二十个呼吸,就已复原如此。比之那不灭道体,也不差多少。

    不过庄无道的脸色,却并不因此就好看多少。反而脸色铁青的,看向了对面。

    魔檀子那具血肉傀儡,明明是已经被他的九天磁光子午线,轰成粉碎才是。可此时却是安然无恙的,立在原地。手中不知何时抓住了一只皮囊,腥气浓郁的血浆倒卷而出,须臾间就覆盖了魔檀子的全身上下。使本来于枯的血肉,顷刻间又丰盈了起来。

    是代死之术看刚才的变故,多半是魔修常用的血身人偶。

    庄无道的眼,危险的眯起。对于魔檀子现在的状态,却并不怎么关注。

    就如三足冥鸦的三命神通,这种代死类术法,最是邪异诡谲不过,也最是让人头疼。

    他现在,只想知晓这魔檀子手中,是否还掌握有其他未使用的血身人偶。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