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一七章 金丹真人
    那些血肉蠕动,然后所有的血气,竟是都被全数吸入碑内。地面之上,很快就只剩下一些于硬尸片。

    而石碑之上的,则是一层血雾萦绕。整整上千枚的四阶蕴元石,一块块爆裂了开来。

    那天机碑抽取灵力的速度,让人心惊肉条。不过当第一千九百五十六枚蕴元石炸开之时,那天机碑上的字迹,终于出现了变化,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总榜排名一千一百六十四位。生于周国沈庄,现居南屏山脉地魔窟。离尘宗天一别院门下弟子,年岁三十四。金丹境四重楼。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母庄小惜已逝——”

    “一千一百六十四位?怎么可能?”

    那些血衣修者,已经来不及去为那位死去的同门而感兔死狐悲,都是眼神惊异的,看着眼前。

    一个修行不到二十年,只四重楼境界的金丹修士,居然能在天机碑上,高据一千一百六十四位。只差一步,就可入千名之内

    而在这个名字往上,赫然是八百元神,还有二百余位修成,名已不在金丹之列的强横修者。

    “金丹境四重楼,此子,不是听说他只七转成丹?”

    “若只是七转成丹,只怕是到不了这样的高位”

    “天机碑封禁了么?怪不得。”

    金玄龄的眼中,同样闪过一丝惊骇。接着又再漠无表情的问。

    “查询,离尘宗庄无道金丹榜排位术法榜排位拳法,剑道,遁法,天资潜力——”

    一行行与之前完全的迥异的字迹,再次现于诸人眼内。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金丹榜排名二十二位。生于周国沈庄,现居南屏山脉地魔窟——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术法排名三十二位。生于周国沈庄,现居南屏山脉地魔窟——”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拳法排名一千二百零三位——”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剑法排名三百四十五位——”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遁法排名四百六十四位——”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潜力排名未知——”

    天机碑内,顿时死一般的寂静,尤其那‘术法排名三十二位,的字样,在诸人眼中,显得尤其刺目。

    换而言之,那个年岁不到四十的家伙,如今在术法上的造诣,已可与最顶级的元神修士并列?

    金丹榜排位二十二,此人已是‘真人已确实有着与元神修士比肩的战力

    金玄龄面色却依旧是一片铁青,尤其那‘潜力排位未知,六字,感觉尤其刺目。再次转过头,望向了周围诸人,那些血衣修士,却都不敢与之对视,纷纷往后避开。

    “放心,此子违逆门规,恃宠而骄,半年私吞七次祭品,私自血祭魔主。今日不死在这里,回去之后也要被问罪炼魂而死。今日能死的这么利落,算是便宜他。”

    一声冷哼,金玄龄收回了视线,而后又再询问天机碑。

    “我要知庄无道,所有擅长功体,术法,玄术神通,所有天机碑隐匿之事

    不过当此言说出,天机碑却毫无动静。金玄龄并不意外,这些东西,并非是天机碑中可随意查询之事。

    不过魔衍门,却别有秘法。大袖拂动,金玄龄右手指上的小虚空戒灵光微闪,一只巨大妖兽身躯,就落在了天机碑前。

    被无数金色的丝线捆束着,妖力澎湃,赫然是高达四阶初期的妖兽。四肢不断抖动,试图挣脱。

    金玄龄却看都未看一眼,一道血光斩出,就将这巨兽的头颅割下,顿时那颈项中,一阵血瀑。无数的血液喷涌出来,洒在了天机碑上。

    而金玄龄也手结灵决,口念秘言,身后出也渐渐现出一个妖兽身影。状似白泽,头有独角,身有双翼,却浑身血红。一双异瞳各自射出了一团紫光,打在了天机碑上,

    不过随着那妖兽的血气,被天机碑吸尽,那碑文依旧未有变化。

    金玄龄皱了皱眉,取出了一个罗盘状的法宝,再以自身精血滴入其中。半晌之后,天机碑上,才终又有一个个紫金字迹,显化出来。

    “天一世界离尘宗庄无道,此界中潜力排名第一位。生于周国沈庄,现居南屏山脉地魔窟。离尘宗天一别院门下弟子,年岁三十四,金丹境四重楼。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母庄小惜已逝——”

    而下方处还有几行字迹——

    四阶天品木灵根(隐)

    四阶天品土灵根(隐)

    二品火灵根

    二品金灵根

    二品水灵根

    一品土灵根

    一品木灵根

    三品衍生雷灵根

    三品衍生冰灵根

    三品衍生光灵根

    三品衍生暗灵根

    三品衍生生灵根

    三品衍生死灵根

    悟性:超品

    根骨:一品

    元魂:天品(未确定)

    魂体:未知——

    道体:后天逆五行道体——

    “后天逆五行道体?”

    金玄龄稍稍沉吟,见那天机碑在此之后,就毫无变化,不禁再次皱眉。随即又眼现无奈之色。

    离尘宗对天机碑的封禁,并无破绽可寻

    “我只欲知,此人一切旁人已知,愿意透露之事。”

    天机碑含大神通,可通晓天地间一切奥秘。不过当年炼制此碑的那位绝代仙王,为使自己免成修界公敌,在天机碑中,下了诸般禁制。

    这些事情,金玄龄并不知晓。不过魔衍门却另传有秘法,通过衍算之术突破封禁,借助天机碑之力,得知一些本不该显露的信息。

    只是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其昂贵。就比如这次,哪怕是以一只珍贵的四阶祭品献祭,也依然未能得偿所愿。

    哪怕这只妖兽,只是高阶血脉,还不到聚血等级,算不得一方大妖。可也不是魔衍门内,能轻易拿得出手的祭品。

    使金玄龄不得不降低自己所求,一切旁人已知——是指那庄无道已经被旁人知晓了的根底,而‘愿意透露之事则是这些曾与庄无道接触之人,无意隐瞒之事。

    除此之外,查询之人极力抗拒,不愿他人知晓的隐秘,也同样不会显于碑

    几年之前的太平道也不是没打算过,借这天机碑之力,证实庄无道魔修之事。结果花费巨大,却毫无结果。

    换而言之,金玄龄此刻能从天机碑上得到的,其实都是些迟早可以知晓听闻,也注定会传播开来的消息。

    所以这天机碑,也就算不得透漏天机——他在这里付出的祭品代价,只是将这时间提前而已。

    更多的四阶蕴元石,开始爆裂,是金玄龄不得不投入更多。而天机碑上,在下方的空白处,也连续显化出一排上古文字。

    “天一界庄无道,此界中总榜排名一千一百六十四位。力量极限六十万象,根本大法天地阴阳大悲赋第二决完成,牛魔元霸体第四重天完成,大摔碑手第四重天完成,重明阳神录第二重天完成,天璇照世真经第四重天完成,九天磁光子午大法第四重天——”

    “秘术离世荡魔决第二重完成,绝尘固山决第二决完成——”

    “已知玄术神通:星火神蝶,牛魔乱舞,摘星,捣虚,移星擒龙,拔剑术,截剑式

    ,刺剑式,大裂石,大碎云,千里磁杀——”

    密密麻麻的字迹,一字字的跃入金玄龄的视野。使他一阵阵心惊肉跳,天机碑中显示出的玄术神通,总共只有二十种。可这仅仅只是世人已知之事,那庄无道,必定还掌握着更多的玄术神通,不曾被世人得知。

    然而只凭看到的这些,此人的战力,就已堪称是可怖

    “走”

    一口浊气吐出,金玄龄待天机碑上再无动静,便转身就走。而此时那天机碑前,已经只剩下了骨骼残骸,还有将近三千枚四阶蕴元石,陆续粉碎炸开之后的粉末。

    而就在这一群血衣修者,都随着金玄龄蜂拥离去之后不久。天机堡内,一个身影忽然闪现。

    看着眼前天机碑附近的一片狼藉,还有那刺鼻的血腥气味,此人下意识的,就皱了皱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