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一六章 天机排位
    距离离尘本山一万里之外的云空,一条血色小船正漂浮于此。模样似渔家乌篷小舟,船上总共四人,只有一人正坐在船舱之内,闭目静坐着。若此时庄无道在此,必能发现,这静坐之人的面貌,赫然正是他正与之激战的魔檀子。

    另还有一人,坐在船头处。一身白衫,胸襟敞开,恣意随性的一杯杯喝着酒。可若仔细看,却会发现那酒水赫然是血红色,似血浆一般,透着一股强烈的腥气。

    不过这人却甘之如饴,仿佛自己喝的,是绝顶的仙酿。

    而另一人,则在船尾坐着,身前摆着一张琴案。同样神态写意,双手操琴。琴声有如仙音,悦耳绕梁,引人回味。

    不过琴音却又含着凌厉杀机,这血船周围三百里范围内,几乎所有的鸟兽鱼虫,只要稍有些听力的,都已死绝。无一例外,都是七窍溢血而死。

    这人身前,还有一个海螺一般的事物,发出阵阵灵光。在此处弹琴,却可音传万里之外。

    血船上方,无数的都天神雷汇聚,连续不断的轰击而下。还有整整千口飞剑环绕,寻机而入,不断的往船内刺击。

    最后一人,就立在这船顶处。身后张开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暗漩涡。那些高达五阶的都天神雷轰击而下,却都被这黑暗漩涡,强行吞噬了大半。

    而那些飞剑,都被一片片数量相当的血色弧形飞刃,飞扫荡开。

    即便有一两口飞剑遗露,又或者有五阶都天神雷突破封锁。那饮酒男子,随手洒出了一片酒水,就可将紫雷扑灭,使飞剑弹回。

    一直如此僵持着,直到船舱之内,魔檀子忽然一声闷哼,口中溢血。满目惊异的,缓缓了睁开眼。

    那饮酒男子首先察觉,笑望了过来。

    “魔檀兄,可是已经有了结果?真有七阶阴魔血葵?”

    “那阴魔血葵我还没看见影子,却遇见了一不得了的人物”

    魔檀子摇着头,随手以袖角擦了擦自己嘴角处的血液:“可否帮我去查一查,那庄无道在天机碑上的排位,到底排名几何?拳法排位,剑道排位,术法排位。擅长什么样的无道功体,什么样的术法,什么样的玄术神通,又有什么样的道体,天赋资质,五行灵根等等,最好是一样不缺。立刻我知你们魔衍门,一向消息灵通,更擅长术算。不过最好是再联络一下刺魔宗,探一探此子的根底。此宗对那庄无道的了解,应该最为详细。”

    “庄无道?”

    饮酒男子挑着眉,笑了起来:“此子不是两年之前,才勉强七转成丹么?现在天机碑上的排位,应该是在八九千位左右,不入金丹榜内。魔檀怎就如此在意,即便要查也不是现在。”

    “八九千位?”

    魔檀子回以冷笑:“三阶的不灭道体,硬接我一品‘元灭融金式,连续十三指而安然无恙。金丹境四重楼,力量最高可至六十万象。这样的人物,排位只有八九千位?是我魔檀子眼瞎了,还是此子一身实力,藏得太好?”

    见饮酒男子的脸上,这才露出了凝然之色,魔檀子又摇头道:“此子方才,已经逼我用了一枚血身人偶,代承一死。而我观那庄无道一身实力,只怕还远不止此。尤其一身玄术神通,才展露不到一成。若无此子实力详细,只怕与他这一战,我魔檀子说不定要阴沟里翻船。这次你我几家联手,也再没什么意

    饮酒男子顿时动容,眼中闪过了莫测之意。

    “此言当真?此子当真有如此能为o”

    “步玄清”

    魔檀子面色铁青,隐现怒意:“若非真是事不可为,我何需如此丢人现眼

    “我自是信得过魔檀兄,只是兄台之言,太匪夷所思,让人不能置信而已

    那饮酒男子一笑,手中杯内的血酒,忽然无火自燃。

    “此事简单,最多一刻之内,就自可见分晓。我魔衍宗能查到的此子一切详细,都会送到你手中”

    ※※※※

    中原大地,大灵国灵京城内,天机堡前。此处一如往日,门庭若市,人流如织。出入过往,虽无一不是有道修士,却都谨守规例,井然有序的依次鱼贯入内。天机堡门之外,此时赫然排着一条长龙,近百位修士,排队静候,其中甚至不乏金丹修者。

    直到一群身穿血衣者,到来此间。为首一人,大约四十岁许,面上两道如蜈蚣般的血红疤痕,面貌狰狞恐怖,

    修行有成之士,不但可自愈身躯,也可修复旧创。然而此人的疮疤,却不知何故,仍旧留在脸上。

    随着这行人到来,整个天机堡前的气氛都为一变,低沉压抑,凝冷肃杀。那疤脸修士,视线如择人而噬的毒蛇般扫了那些排队的修士一眼,而后冷冷一笑,

    “本人魔衍宗金玄龄,今日有事查询天机碑,还请各位海涵,方便一二

    那百余修士一阵沉寂,而后都不约而同,纷纷后退一步,让开了道路。其中两三位金丹,稍稍沉思,也同样往旁一让。

    那金玄龄一笑,带着身后一群血衣修士,大刺刺的往天机堡内行去。

    此时看守堡门之人,是天道盟一位名唤歌幽子的金丹修士,见状之后,立时眉头紧皱。

    “不合规矩”

    虽是这么说着,却并未有阻止之意。而金玄龄的足步,也微微一顿,回望身后。

    “不合规矩么?我金某可未强迫,是这些人自愿相让。不知你等,可有异意?”

    歌幽子依然眉头不展,眼蕴怒意。说什么自愿相让,只是因惧魔衍宗势大,行事也不择手段而已。

    今日这里,有谁敢对金玄龄说个不字,只怕明日就要横尸街头。

    此事他也无奈,这金玄龄至少表面上,确实没有违逆天道盟敲定的规条。可这等举动,却等如是赤裸裸的,扇着天道盟的脸面。

    “没有么?那就多谢诸位相让了。”

    哈哈大笑,金玄龄随手将一个鼓囊小袋丢到了歌幽子手中。

    “三百枚四阶蕴元石,接着你们天道盟的规矩,单独使用天机碑的价格,我魔衍门翻三倍。歌幽子兄,你们天道盟与燕家最近麻烦不小,我魔衍门,并无意与你们天道盟为敌。行个方便,应当无妨?”

    却不等这歌幽子回话,金玄龄就已大步迈入堡内。

    此时堡内那天机碑前,还有着二十余人,同样在列队等候着,望见这群血衣修士进来之后,都是面色大变,似乎遇见瘟神一边,都下意识的后悔数步。

    那金玄龄也不理会,直接走到最靠近天机碑的一人身前。

    “小修魔衍宗金玄龄,有急事需使用天机碑。不知诸位可否将查询天机碑的顺位相让?我魔衍宗愿出十倍重金”

    那人脸上血色褪尽,忙又退后数步:“不敢,金兄只管用便是”

    金玄龄的唇角,顿时微微挑起,而后目光又再次阴冷起来,扫视了周围诸

    “那么尔等,还站在这做甚?魔衍宗查碑,封堡了”

    说完之后,金玄龄就不再理会这些人等,直接大步就走到了天机碑后,五颗三阶蕴元石同时丢落。

    “查询,离尘宗庄无道”

    此时那些查榜的散修,还未来得及退走。有人大着胆子偷偷侧目眺望,只见那石碑之上,赫然一行字迹显出。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总榜排名两万五千九百六十四位。生于周国沈庄,现居南屏山脉地魔窟。离尘宗天一别院门下弟子,年岁三十四,筑基境十二重楼。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母庄小惜已逝——”

    几个窥榜之人,皆是面面相觑,眼现不解疑惑之色。这魔衍宗,为何要查那离尘宗庄无道?

    难道说,这当世第二魔道大宗,与这离尘高徒,有了什么恩怨不成?

    不过这些人虽是好奇,却都不敢议论,也不敢多留。在那血衣修者的目光逼迫之下,陆续走出天机堡外。

    而此时,金玄龄又是十几枚三阶蕴元石丢出。

    “仍是离尘宗庄无道,术法,拳法,剑道,遁法,天资潜力——”

    随着金玄龄的声音,那天机碑上,也显出一排排的紫色字迹。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术法排位八千四百二十二位。生于周国沈庄,现居南屏山脉地魔窟——”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拳法排位九千二百零三位——”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剑法排位一万一千二百二十四位——”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遁法排位三千四百七十四位——”

    “天一世界庄无道,此界中潜力排位未知——”

    每一行字迹显出,金玄龄的眉头就更紧数分,结成了一个刀刻的‘川,子

    而在身后一个二旬左右的青年。则发出了一声轻笑:“看起来,这曾经颖才第一,也不过如此。倒是遁法,甚为了得。不过为何是筑基境十二重楼,难到真的渡劫失败,或者跟本就未曾结丹?”

    金玄龄‘嘿,的一笑,这说话之人,是门内一位金丹长老的弟子,天资不错,筑基六重楼境界,一向都很受宠爱。

    他却猛地回身,一拳砸出。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这说话之人的头颅,就被生生砸爆。血肉碎散,洒于碑前。

    而金玄龄,则面无表情,将整整一袋的四阶蕴元石,洒落于碑前。

    “再查,离尘宗庄无道”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