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一四章 分魂化体
    对离世绝尘二决的进展,庄无道却并不在意。为这两门秘术,他已下了两年苦功,有此成就,乃水到渠成之时,

    意念一起,排开来的气元,就全数收束入体。感应着体内的变化,庄无道的眉头,也微微一皱

    “金丹境四重楼”

    准确的说是金丹境四重楼巅峰这几年来,炼器炼丹练术,庄无道的修行,也未停下。

    除了掌握住金丹境后的暴增之力,庄无道也将五转玄元丹与‘梵沙星水草,草根残留的那些药力完全炼化,一举进入金丹境四重楼境界。

    原本以为,可借着离世绝尘二决的提升,一举破开障碍,进入金丹中期。到了五重楼这个阶段之后,他的修行才会进入慢车道,必须以水磨功夫,一步步壮大元神。

    可现实却是,他在金丹四重楼之时,就已遭遇了阻碍,修行之速,就已不得不放缓。

    没时间了——

    庄无道眼里,略闪过了一丝急迫之色。必须在六年期限之前,进入金丹中期。

    迫不得已时,他也只能再从宗门之内,兑换一枚提升境界的丹药,或者强行进行血祭。

    可这却是最糟糕的办法,庄无道虽自问道业上积累,直追元神。也常用速成之法,然而在突破中期后期这些瓶颈之时,却绝不能仗外力强为。一旦这么做了,就会留下根基不足之患,日后需得用十倍百倍的气力来弥补。

    除此之外,还有个烦恼,就是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三决——离思剑,依旧是卡在了最后二字,没有进境。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凭栏而立,口中无意识的低诵着,庄无道陷入了深思。他以为自己,能够很容易体会这一剑的意境。就如前二决,能够在修为提升之后,轻松之至的,就将这一决修成。可同样遭遇了困难,他的意,还差了些——

    是年少时自己初恋的那个女子,还不足以使自己生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慨?

    的确是不能那个少女,最多只是他人生中的过客。记忆深刻,却不足以让他投入深情。

    取次花丛懒回顾——一半是因修道,一半是因她,怎么可能?

    便是现在,他也不是没对女人动心过。

    “剑主是无法领会这离思剑的剑意?”

    “差了点火候”庄无道淡淡的应着,而后不报希望的询问:“你可有什么建议?”

    云儿剑术通神,胜过此界宗师百倍。可武道意念这种东西,却未必能有什么好方法,毕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事。

    “最佳的办法,就是封印修为,转世投胎,体会红尘。或者到真仙境界时,分出些神念转世也可。”

    见庄无道一脸便秘般的表情,剑灵不禁一笑:“自然剑主你是做不到的,不过似你这般的情形,第一任剑主之后,都有遇见。天地阴阳大悲赋是凰劫所创,剑诀品阶虽高,却有个缺点,太过‘重意,。意不至,剑不成。所以第二任与第三任剑主,都无可奈何。凰劫留下大悲六剑,只修成三剑。只到第四任剑主时,才想到了办法,就是‘借情,。那洛轻云冰清玉洁,可体会不到这剑中深情。”

    这句话说到一般,云儿的面色就变了变,脸上流露出古怪之色。半晌之后,才恢复正常道:“总之这位,最初时也同样体会不了剑意,比之剑主你还要不如。于是只能借旁道之法,修成六剑,甚至自创了一剑。”

    “借情?”

    “准确的说,是种魔之法才是。源自魔道法门,是道心种魔的变种。不过也颇是麻烦——”

    洛轻云摇头道:“以魔门之法,于涉六道轮回。将自己借来之魂,植入魔种,使其转生。以之为鼎炉,经历种种情劫,然后在这些人身死之后收割。”

    庄无道默默听着,忖道果然麻烦。一方面是需不少时间,至少四十年,一方面是要了断因果。不出意外,这些植入魔种,以异法转生之人,可能日后都再无法正常的进入轮回转生。

    所以必须先了断,否则这些由自己种下的孽因,迟早要回报己身。

    正在听着洛轻云讲其中种种细节,庄无道却忽的心中一动,看向了下方。只见一个女子身影,正从地窟深渊之内,飞临而上,身姿飘逸,翩然若仙。

    远远望去,只见正是庄小湖。修行之道,真是奇妙。筑基境时的庄小湖,也不过中上之姿。可如今再看,五官气质,俱都如谪仙一般,

    庄无道心里暗暗摇头,忖道日后自己再见到那些得道女冠时,只怕难免要恶意猜测一番,这些绝世美女,在修道之前到底何摸样了。

    飞身入楼,庄小湖先朝着二人施了一礼,才小心翼翼道:“奴婢无能,今日在下面已搜索了千里之地,始终不能寻得主人所说之物。恐怕也只能到此为止,再往下那几条窟洞,都被几头四阶精灵堵住了路途。除非是主人,能将之除去。”

    “无事那些精灵,等日后再说。”

    庄无道摇头,其实此女受挫,也在他意料之中。

    此时他二人所言的,并非是指另几件五行奇珍,而是指先天元灵。

    按照剑灵推测,这地魔窟下的混沌螺旋之地,说不定会有先天元灵,或者类似之物存在。不过因地域广大,轻云剑也无法感应。

    而要搜寻此物,庄小湖自是当仁不让。此女晋升金丹,神念能覆盖的范围,立时爆发性的提升。‘窥天照影环,可覆盖八千里,真正可广及一国。神念展开,亦达十二万丈。一百五十丈一里,十二万丈,就是八百里之遥。

    哪怕是地气浓厚的地魔窟下,‘窥天照影环,的触角,亦可远及四百里之

    可即便如此,庄小湖在地魔窟底探索一年,也没能寻到踪迹。

    至于那些堵路的四阶精灵,庄无道也无可奈何。那已是四阶巅峰的存在,已不是他能解决得了的,可非是几年诛灭的那头木灵可比。

    “奴婢——”

    庄小湖轻松了口气,正欲说话。接着却又神情古怪的,看向了斜上方处:“那是何人?鬼鬼祟祟,藏踪匿迹,似乎不是我离尘宗弟子?”

    “嗯?”

    庄无道目光一凛,也仰头看向了那个方向,却只见是一片空无。不过却并不就怀疑庄小湖的言语,当世之中,能瞒过此女强横神念的遁形术法,少而又

    当年庄小湖若非是在渡劫,那亢池三人,未必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阵内。

    是有人潜入了么?当真是少见。在最初遇挫之后,这几年中,仍有不少人偷入离尘宗内。不过能入得离尘宗,却未必能靠近地魔窟。能入地魔窟的,也未必能进入这地底三千丈下。

    能够一直闯入到这里,还是首见。若非这些年,在宗门支持下,他已经将正反两仪无量阵,扩展到将整个地魔窟,都完全封闭的程度,说不定就已被此人闯过去了。

    “他已变化了方位。”

    庄小湖语音急促:“在正上方四十丈处,他在破解这阵法——”

    不等庄小湖说完,庄无道就已心有感应,一个闪身,就到了下楼上方。平淡无奇,一剑斩出。然而整个十丈空间,都俱被撕裂。

    “咦”

    本来一无所有的地方,传出了一声惊咦。一个年约六旬,浑身黑袍的老者,在百丈之外,现出了身影。眼神诧异的看了过来。

    “你是,离尘宗,庄无道?”

    庄无道也在打量着此人面貌,同时在脑内搜寻着魔道之中,一个个元神人物。最后在一个人名上定格,庄无道的面色,亦微微一变、

    “天下第四散修,魔檀子?”

    天下第四散修魔檀子,天机碑上,排名第三十四位,元神后期,是当世最顶尖的魔道巨擘之一

    庄无道下意识的就想要联系节法,这样的人物,他虽能借助正反两仪阵之力抗衡,却未必能截住此人进入地魔窟深处。

    只是信符之刚出手,庄无道就皱起了眉头,这符无用,似受了某种于扰,根本就倒不了节法真人手中,

    “小哥还是莫要白费功夫。”

    魔檀子微微笑着,脚下真元,如一圈圈波浪,压迫破解着下方的正反两仪阵。

    “这几年离尘宗的动静,颇让我等好奇。所以几家联手,让你们的护山旗门阵,出了点小小差错。除非是动用传法十殿,否则一时半刻,只怕是缓不过来。”

    庄无道心中一紧,即便如此,那上面坐镇的极法真人与灵华英,十几位金丹,也应该察觉动静,赶来阻截了。

    可到现在,却还未至。

    再仰头上望,不知何时,洞窟之上,已经覆盖上了一层血红色。

    魔檀子却笑:“可听说过魔衍门的血云魔潮?魔衍门那位手段大气,这此直接拿出了一枚血云魔潮的劫种——”

    血云魔潮庄无道自然听说过,这炸开,三百里范围血云魔潮覆盖。这范围内的修士,都要受魔劫之扰。

    是正道宗门,最忌惮之物。说是魔衍门的镇宗之物也不为过,据说魔衍门历代积累,总共也只有三枚。

    他这里之所以能避开,应该还是幻雾排斥之故——

    不过他心内,此时反而镇定了下来,不等魔檀子说完,就反问:“可是分魂化体?”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