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零八章 生克奇物
    一路下沉到地底深渊大约一百里时,此处就已能见到一些二三阶的靖灵

    而此时紧随在后的秦锋,也紧紧皱起了眉。感觉各种意念,各种欲望,都被无限放大增强,强到他几乎控制不住的程度。

    好在他也只需到此为止,在感觉不对之后,秦锋就于脆将身体,隐入太虚宝鉴的主镜空间中躲藏,可以一定程度,避开幻雾之扰。

    而前面的庄无道,也对他的异状有所察觉。

    “你可在这等我,用子镜随我来就可——”

    说完这句,庄无道就继续往内深入,一路穿入一条地魔窟的岔道中,而后七弯八转,到了一处生机勃勃的所在。

    这里的‘生机勃勃只是相较于地魔窟内其他的地域。整个地魔窟内,几乎都是死地,难见草木生灵。唯有此处,遍布着苔藓菌类与草藤。

    ——这里满是幻雾与阴寒之气,本不该有生灵存在,然而那两只四阶蛇妖与七阶‘阴魔血葵却让庄无道改变了看法。

    而玄萧祖师留下的那些言语,也让他恍然醒悟。

    这下面,绝不是离尘宗之人想象的阴寒邪地,而是一片接近神炉,的特异空间。否则也绝不可能,生出七阶‘阴魔血葵,与六阶蕴阳石内那样的存在。

    除此之外,还有一句道门箴言。天生奇物,千里之内,必有生克

    这个神秘地魔窟内,应该有着一整套的五行灵物才是,

    能生蕴元石,能生出腾蛇血裔。那么此处附近,就必有与之相关的奇物才

    其中之一,就是‘阴魔血葵,与蕴阳石。如非是六阶蕴阳石的克制镇压,汲取草木精华,以七阶‘阴魔血葵,的特性,会自发的汲取万里之内,所有的生人气血。

    可这只是‘生而非是‘克,

    木生火,而水克火。六阶蕴阳石的存在,才使‘阴魔血葵,未失控。

    可能够克制蕴阳石的灵物,当时他与极法,并未见得。

    这次从离尘主殿议事回来,庄无道才醒悟过来,然后以云儿的推算,这件水系奇珍,最可能的方位,就是这边。

    那七阶‘阴魔血葵,与六阶蕴阳石他没办法,不过这件水系奇珍,却不妨去看看究竟。

    结果也果然不出剑灵所料,庄无道只看那些苔藓木藤就可知,这必定是一件极富生命元力的水系奇珍。

    不过再当几道隐约的气机,出现在他的感应范围内时,庄无道的目中,才流露出几分异色。

    这个地方,居然多是木系的精灵,而不是水系么?

    然而下一瞬,当那些绿色的身影,跳入庄无道的视野中时,他却是一阵压抑不住的狂喜。

    那是五只仿佛木人一般的生灵,类似道法召唤出青巾力士。身躯庞大,不过却并不显笨拙。感应到庄无道的道来之后,顿时无数的藤枝,伸展了过来。

    庄无道毫不犹豫,就已挥动出了大片剑光。直撞了过去,人在半途,身外就燃起了赤红烈焰。

    三阶中期的木系精灵,庄无道没费太多的功夫。甚至未动用玄术神通,寥寥几个剑式,就将之一一粉碎。就连再生的机会也没有,

    若换成是其他种类的精灵,庄无道可能会略觉麻烦。可对于眼前这些,却是轻松自若。他的重明阳神录,正好克制一切木系生灵。一道赤色的火焰缠绕过去,哪怕这些靖灵,的生命力再强,也无法复生。

    而随着那些木藤崩灭,大变的青色灵光,顿时也纷散开来。

    这些木人,是由天地间最纯粹的木灵构成。身体中所有木质,其实都是依附这些‘木灵,存在,是衍生,而非本体。

    当庄无道粉碎了他们的核心意志,这些纯净木灵,也就自然无有了依附。

    不过就在这些青色灵光消散之前,庄无道的手中,随之一面阵盘飞出。

    一个小小的风漩之后,就将这些灵光无一遗漏的,全数吸聚入阵盘之内。

    隐隐可见阵盘中央,一团青色的灵气流转着。庄无道暂时未做理会,继续往内深入。

    一路前行,遭遇的木精灵也越来越多,实力也越来越是强横。

    秦锋以子镜跟随,本来只是坐观。可当连续七条五六里长的甬道过后,也不得不加入其中,助庄无道一臂之力。

    他对《太虚无极大法》的掌握,还极其浅薄,掌握的术法,只有寥寥几种而已。

    好在离尘宗内,有一门较之《太虚无极大法》,要简单不少的《太虚乾罗刀》可以借鉴。使秦锋早早就掌握了一门类似的道法‘太虚无极刀施展开后,与《太虚乾罗刀》相似,都是一道道黑色的刀刃。

    秦锋暂时只掌握到二阶的程度,杀伤力却可与三阶的《太虚乾罗刀》比拟

    虚空之术,哪怕只有一阶,也是极其强劲。在太虚宝鉴的加持之下,威能则更是可怖。

    那些木系精灵,都往往是一击都承受不住。比不得庄无道的强横战力,却也不无小补。

    短短不过一个时辰,就有近五十只的三阶木灵,死在二人联手之下。

    而就在此时,庄无道突然停住了身影。先是从袖内取出一颗灵力差不多耗尽的四阶蕴元石,连续几道灵决印出,然而小心翼翼的,将内放入那阵盘中央

    那处已浓稠之至的青色灵元,顿时是寻到自己的‘家,一般,迅速的涌入了进去。

    不过片刻,这颗蕴元石,就彻底转成了翠绿色,晶莹剔透,似如宝石。

    “这是什么?”

    秦锋在镜中的看着,略有好奇。

    “是木心——”

    庄无道笑着,把这颗翠绿色的蕴元石,珍而重之的收起。

    他按云儿指点,炼制出这座阵盘,原本是为收取纯粹水灵,另有用处。却不意最后收集到的,却是他最需要的木灵之气,

    虽说这颗木灵晶石用不了多久,也没有成长的可能。可只需收集到四颗。在关键之时使用,仍能使他多出四个实力仅次于己的战力。

    “木心?”

    秦锋不解摇头,却无继续深究之意:“你让我随你过来,该不会是只为猎杀这些木类精灵?”

    这些东西,庄无道一个人就可解决,只是耗时多寡而已,一定要他跟来做甚?

    “自然不是”

    庄无道看着前方,目中透出了凝重之色:“接下来就需小心了,记得收束神念。”

    说完之后,庄无道就取出了一张方形的黑色丝帕,往一人一镜的头顶上一罩。

    所有的气机,顿时都隐匿无形。而此时若有人在外看,可望见二人,陡然从视野中消失,似乎从来不曾存在过。

    森罗咒影纱,以千年影蛛丝编织而成,正是那亢池——也就是那祖九灵与司马长青三人,无声无息潜入地魔窟内时,所用的隐身之器。

    当时那三面咒影纱,都已余力耗尽。庄无道却将这些材料,混合一些其他的灵物,另外炼制了一件灵器。也就是他现在使用的这面‘遁影藏神巾,。

    原本是为庄小湖祭炼之物,可惜这些千年影蛛丝,真的是潜力耗尽。炼成后影遁之效,大大降低,炼制出的这件灵器,也只有十九重法禁而已。

    森罗咒影纱能够使人在元神境的眼皮的底下,都活动自如。这遁影藏神巾,却最多只能瞒过金丹中期修士的神念而已。

    不过用来应付这里的木灵,大概也足够所需了——

    庄无道又将阵盘中剩余的那部分木系灵气全数催发,使二人身外,又笼罩了一层浓郁木灵,这才继续往前行去。

    而从此处二人只走出不到五十里,秦锋就已明白了过来,庄无道为何要带他收束神念,为何又要带他的子镜前来,

    只见前方不远,三个似人参般有着浓密木须的木质小人,正在一处石台上嬉戏玩耍。

    可周围时不时的,总有锐利的木刺探出,使大片的碎石崩裂。

    秦锋可不敢把这些‘木人当成真的人参。知晓这三个存在,多半就是四阶的木类精灵,战力可直追元神境的存在。

    那些穿出的木刺,应该是它们隐藏在石壁内的本体,在玩耍时控制不住力量,从石内穿击而出,

    ——方才他若是不收束住神念,多半就已被这几只四阶木灵感应。

    庄无道之所以带他前来,只怕也不是需要帮手,而是要借助他的太虚宝鉴逃命。

    猜到了庄无道的目的,秦锋却并未就此放心,反而更是提心吊胆。不知庄无道,到底为何故如此冒险。

    好在那‘遁影藏神巾,的效果还算不错,一人一镜从侧旁通过时,那三只小木人,自始至终都未往这边看上一眼,

    只是随着他们的继续深入,秦锋本就急促的心跳声,也渐渐转剧,

    这一路,光是看到的四阶精灵,已不下十数。而此时深入地层,已达七百余里。那‘遁影藏神巾,上的灵光,也开始黯淡。

    “无道,最好是适可而止”

    一边以意念交流的方式劝诫,秦锋一边架构着虚空通道。只要一个不对劲,就将庄无道一起带走。

    再深入十里,就是太虚宝镜的能力极限。这里已经有浓郁的地气于扰,别说是分镜,就是主镜来了,只怕也无能为力。

    庄无道却似浑然未觉,略有失神的看着眼前一块巨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