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零五章 离尘议策
    仙魔之尸么?

    庄无道陷入沉吟,此事别人听来感觉荒唐,他却是e亲耳听剑灵亲口说起。这地魔窟内的幻雾,是与天一之外的那些‘元极星障,有关。

    而‘元极星障,的生成,很可能是因包括那头吞日血猿在内几位神人惊世大战而起。

    再结合玄萧祖师留下的这些言语,庄无道心中已确定,这地魔窟下,必定藏着什么隐秘。

    一旦解开,可能好处无穷,也可能会招来绝大凶灾。不过此事不急,日后有机会再说。最重要的,还是解除眼下这危局。

    李玄安也是楞了一楞,接着就摇头道:“听起来是荒唐,不过玄萧祖师这般说,想必是另有缘故,非是我等所能知,此事可以不提。不过这‘阴魔血葵,之事,却不可不防。天机碑上不得究竟,这几大魔宗,只怕也不会善罢甘休。若换成是我,只会更为好奇。”

    “我也是这般以为。”

    极法赞同道:“这些魔修探查我地魔窟虚实详细的动作,只怕非但不会停止,反而会大幅增强。以我之见,地魔窟附近六百里地,可以暂时封闭,遣门内可靠金丹镇压。除此之外,之前布阵压制地魔窟之议,也可同时着手。”

    “封山么?如此,会不会有些欲盖弥彰?”

    宏法明显不以为然,冷笑道:“这些魔子魔孙的性情,诸位难道还不清楚?你越是防着,他们越是生疑。”

    “可难道就放任他们进来看不成?”

    灵华英直言顶撞:“封山虽是欲盖弥彰,却至少能让人疑神疑鬼,总比一点不做要强。借口也有现成的,就说防范魔道宵小就是,谁能说我离尘不是?真要一点反应没有,反而显得我离尘心虚。除非我宗,真敢敞开这地魔窟给人看,才可释人之疑。”

    “你——“

    宏法气得乐了,不过也说不出什么反驳之言,只能道:“封山之法,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众人再次陷入了沉寂,灵华英之法,确实只能暂时治标,为离尘拖延些许时间,

    至于开放地魔窟,更是不可能之事。一株七阶‘阴魔血葵就已将离尘宗推到了风尖浪口,被天一界诸多魔修觊觎。

    若是再多一六阶‘蕴阳石可以想见那时的离尘,必将成为天一修界之公敌。

    镜中的秦峰,也是纠结无比,与庄无道对视了一眼。虽未说话,庄无道却已明其意。

    不是十年后要对太平道下手么?怎么我在东海辛辛苦苦布置的时候,你在离尘老巢,却出了这么大的漏子?

    “要想治标,一策是将这株七阶‘阴魔血葵,取出,公诸于人。或毁弃,或自用,哪怕转手卖掉都可,离尘都不会再有麻烦。”

    李崇心一边沉吟,一边为离尘出谋划策:“另一法,是彻底放弃南屏诸山,另择一地建立山门——”

    “难——”

    极法摇头:“宗门祖地,不可能轻弃。”

    离尘宗在这南屏山脉,已不仅仅只是一座‘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那么简单。

    世间最顶尖的领地,天南林海的资源,对离尘宗而言都不可或缺。

    离尘宗近万年的底蕴,无数前辈修士一步步开发出的上等灵田与洞府,这些哪能说弃就弃?

    传法十殿,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也与此处的地脉结合,几乎已融于这处的天地中。在这里动用传法十殿,才不用受天地之力的束缚压迫。

    更换山门驻地,离尘宗能战力与能获得的资源,立时就要消减至少三分之

    便是放开阵法禁制,任由这些魔修收取,也不可能。正道指责于涉,魔修得寸进尺等等,都不可不考量。

    且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在侧,那些魔修,怎会真正放心?

    不过极法的语气,并不坚执。真要不得已时,恐怕也只能忍痛放弃,把这离尘本山让出,以保证离尘传承为要。

    至于李崇心前一个提议,极法则是提都未提。此策看似最无后患,然后两头四阶化圣级大妖之强,只看那袁白就知道了。哪怕腾蛇血脉,其实略逊吞日血猿一筹。

    放在天机碑上,这两头白蛇,定可入总榜前十

    而至于那些四阶精灵,这些东西的难缠,就更是世人皆知。尤其是有同一族类的精灵,同时存在的时候。复生之能,绝非亢池二人的‘正反阴阳逆影神决,可以比拟。

    前次他们三人,也是险而又险,才退了出来。侥幸那两头四阶大妖,不知是何缘故,当时并无追击之意,否则未必能够生还,

    而此时这处窟室之中,四阶天生精灵之数,赫然也多了七头之多。

    这样的战力,哪怕是乾天宗都可掀翻。更何况真要战起来,动静之大,整个东南修界都能有所感应。这岂非是明示他人,这地魔窟中别有玄机?

    “迁移山门绝不可行”

    叁法斩钉截铁:“若因这一传言,离尘宗就需放弃南屏诸山,我离尘威严何在?东方地方,诸国皇室,还有谁会心服我宗?我恐离尘万年基业,都毁干一抽”

    “放弃不可能,那就只有战了。封山之策,我估计最多只能瞒个十载三十载时光。”

    夜君权忧心忡忡,强振着精神道:“我离尘大阵森严,十年之后,预计金丹境至少一百八十位,守住离尘本山,任何势力都难动摇。当今之势,魔教衰微,未必敢来。”

    “呵——”

    宏法直接嗤笑出声:“你以为魔修之辈,似乾天宗?”

    夜君权哑然无语,而离尘宗诸人,也都是无言可对。

    庄无道亦是微微摇头,太平道乾天宗,终究还是正教宗门,有些事情不敢太过份,以免激起众怒。

    魔门却不同,行事更不择手段,哪里会傻乎乎,前来攻打离尘本山?

    离尘宗人躲在阵内不肯出来?那就四处杀人就是杀一万人,你不肯出来,那么我杀一百万,一千万,屠戮大城,将各处王族全数斩杀,四处血祭直到你心疼看不下去为止。

    那些诸国辖地的民心,你还要不要了?十分之一‘灵税离尘宗是不是打算从此放弃?数目上千的学馆道馆,你不心疼?

    攻敌之必救,而歼敌于野,这是兵法常用之策。绝不能指望,那些在中土之地纵横了许久的魔修,都是不知兵法蠢货。

    还时殿内,庄无道虽不曾言语,心中却是感动。这次的祸端,是因他而起。若非自己定要在地魔窟设局,引刺魔宗之人前来,又或者准备周全一些,都绝不会有这次的祸端。

    仔细想想,自己入离尘宗的这十几年,就好似一个灾星。几次灾祸,都与他有着不小牵连。

    然而在场诸位,都无一人有责怪之意。包括那宏法在内,虽是不时用怪异的眼神看他,不过也未直接出怨责之言。

    不过这却不意味着,他就能心安理得了。麻烦因自己而起,那就需自己来解决。

    也没怎么细思,庄无道就欲开口,不过他话才到嘴边,灵华英就已前行数步,立在殿中央道:“就如夜师兄所言,哪怕是封山之策,也最多只能拖延十到三十载时光。要想彻底解决此事,一为收取七阶‘阴魔血葵二为迁徙本山。可除此之外,还有一法,君不见那第一大宗乾天宗山门之下,不一样镇压有当年苍羽魔宫三大血圣胎石?可也没见天下魔修,敢有何动作。”

    “可乾天宗如今一门就有元神修士十七,金丹八百。如今更在招揽散修,外门供奉元神,也有五位之多。天下魔修,谁敢轻动?”

    话至一半,那极法真人就若有所悟,摇头道:“行不通的,我离尘可没有让那些魔修忌惮的实力。极阴玄门,魔衍门,森罗寺,都实力不俗,当今魔道虽衰,可二十几位元神修士,还是能拿得出来。还有魔门散修,也是不小势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