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零四章 神魔之尸(第三更)
    在场之人,顿时都倒吸了一口寒气。似灵华英与玄机子这般,只是惊异于这地魔窟之下,居然同时存在着两种六阶奇珍。

    而叁法李玄安几位,却都是变了颜色。

    若说七阶‘阴魔血葵很可能是这世间,唯一能助魔修飞升跨界之物,那么这六阶‘蕴阳石多半就是此时正教元神修士,冲击练虚境的唯一希望

    即便练虚不得,也至少可以修成伪阳神。

    “你没看错?”

    宏法真人眼含异色:“会不会是错认了?”

    毕竟是六阶以上的奇珍,这个世间,谁都没见过模样。别说六阶七阶,便是五阶的奇珍,天一修界也是少而又少。

    宏法一生二百七十年岁寿,见过的五阶奇珍,也不超十指之数。都需难以想象的大造化,才能长成,

    “我至少见过‘阴魔血葵是什么模样。三阶的‘蕴阳石也曾有幸看过。”

    极法真人苦笑:“那时的感觉很难形容,只能说是一眼望去,就知这定是七阶‘阴魔血葵,无疑。那六阶‘蕴阳石,埋于地底,目不能视,然而感应之时,气息与‘蕴阳石,分毫不差,只更宏大了十数倍。且两只蛇,若不出意料,当是血脉化圣级别的腾蛇之后——”

    这句话说出,庄无道的脑海内,就下意识的想起了从道书中看到的一句话——‘腾蛇之后,近阳而居,。

    这地魔窟内阴森幽暗,并无火脉。能让两只化圣级别的腾蛇,栖居于洞窟之内,必定是有什么极品阳物存在——

    庄无道也看过那两头大蛇的模样,是否化圣级的血脉他不知,不过却定是腾蛇之后无疑。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那时他的‘墨灵有了反应。

    “咕——”

    肩侧的三足冥鸦,再次发出了一声不满咕哝。庄无道无奈,于脆将这小家伙,抱在怀里安抚。

    腾蛇之后,乃是纯阳火体,正是三足冥鸦最厌恶的气息。

    且传说上古年间腾蛇与太阳金乌一脉,曾经有过争斗,彼此乃是世仇。

    就如金翅大鹏将龙蛇之族视为食物一般,太阳金乌也偶尔会吞食腾蛇裹腹

    而三足冥鸦,也同样是太阳金乌一脉的分支。对于腾蛇,同样有着先天压制之能。

    平时‘墨灵,安静的很,哪怕庄无道渡金丹转劫之时,也未有什么动静。

    除了吃食与每日总会外出翱翔,锻炼自己的飞行只能外,就是沉睡,以渡过自己的幼生期。

    可当望见那两只大蛇之后,却反应剧烈。是庄无道靠着灵契,强行压制了下来,

    开玩笑,那毕竟是四阶大妖,而‘墨灵,虽是神兽纯血,也能克制腾蛇。可毕竟才只初生不久,傻乎乎的冲过去,是想要做那两头蛇的食物么?

    不过,既是腾蛇之后,又是化圣妖体。若‘墨灵,能吞食其血肉阴神,应该多多少少有些益处——

    他与‘墨灵,是本命共生之契,不但生命共享,道业修为也是一样。

    最近成丹之后,这‘墨灵,也隐隐有了突破入三阶的征兆,只是还缺了一个合适的契机。而这四阶大妖的血肉神魂,就很合适。

    虽是这么想着,庄无道却理智的把这念头放弃。还是暂时不要打那里主意为好,那里面二十余头四阶精灵,可不好招惹。

    即便那两头圣级蛇妖,也可相当于十位元神后期的战力。

    别说是他,便是整个离尘宗,也没这个能耐。哪怕第一大宗乾天,也要望而生畏。‘墨灵,晋阶之事,还需另寻机缘。

    “血脉化圣级的四阶腾蛇之后?难怪可与那些天生精灵相安无事。只是,不是我信不过极法师弟,只因此事太过匪夷所思——”

    叁法紧紧皱着眉,依然难以置信。不独是他,那李玄安亦微微摇头道:“若说五阶的蕴元石与阴魔血葵我信,可这六阶七阶,终究还是要眼见为实——

    只是话音未落,就被节法真人打断:“那就先眼见为实里面的情形,我等诸人,也需好好看看。”

    极法不禁愣住,奇怪道:“那里形势现在极为凶险。几位师兄应该都有感应才是。只怕看不得?”

    叁法也道:“师兄可是欲使用九丘映山镜?怕是不妥。若是真如极法师弟所言,使用此镜,难免要惊动那两头四阶腾蛇。”

    九丘映山镜虽有千里窥视之能,也是高达六十重禁制,离尘宗的镇山之宝。不过此物的作用,更多的是镇压‘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镜映万里之能,也是全依靠大阵禁法而来。

    此物不是不能探看这下方地窟,而是多半会惊动腾蛇。自然这两头四阶腾蛇,未必会拿他们怎么样,却定是要拦阻的。

    “不是九丘映山镜——”

    节法真人摇着头,目视庄无道:“你那朋友,不知现在何处?是否可靠?

    庄无道顿时就领会其意,离尘宗的九丘映山镜办不到,太虚宝鉴却可无碍

    即便那两头四阶腾蛇被惊动了,也无需担忧。太虚宝鉴施展的是空间之法,不易于扰。

    对于此事,庄无道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七阶‘阴魔血葵,的真假,事涉离尘之安危。

    至于秦锋是否可靠——庄无道可能信不过世间任何人,却不会信不过秦锋。哪怕是庄小湖与聂仙铃,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远远不如。

    如果说秦锋会走漏消息,那就定是因此事,对他庄无道有利无害——

    ※※※※

    此时的秦锋,人却在东海之地。接到庄无道的消息后,足足用了近两个月时间,才赶回离尘。

    而诸人议事之地,也改为离尘本山的主殿之内。数月不见,秦锋的一身气机,又沉静了不少。那一身真元虽只是表面稳定,看起来不错,其实秦锋依然控制不住其体内气元。不过在人面前已能掩饰,一般的修士,却已经看不出他一身修为,有速成的痕迹,

    不过当面见几位元神真人的时候,秦峰依然把自己,藏身在镜内空间,不漏真形。让宏法叁法,都极为不满,只是看着庄无道的眼面,不曾发作。

    好在窥察那地魔窟时无碍,之前庄无道三人望见的景象,完整的展现在了太虚宝鉴一面分镜之内。

    而宏法等人的面色,也纷纷都是阴沉到快要滴出水来。

    “果然是七阶‘阴魔血葵,”

    叁法并不觉半点欣喜,这对离尘而言,非但不是什么喜事,反而是灾祸,莫大的灾祸

    “这个祖九灵,好生阴毒”

    极法早就知是这个结果,面色发苦:“这两月以来,在离尘山附近已经有了不少魔修踪迹。也不乏有弟子,想要混入地魔窟的。”

    此刻来的还是小鱼小虾,那些魔宗大教,估计也只是半信半疑。开始时,最多只是试探。可一旦发现什么端倪,定会群起而至。这些魔道巨擘联手,可不是离尘一家所能对抗。

    夜君权代任掌教,暂时执掌九丘映山镜,对这两月门内门外的变化,自是心中有数。

    不过此时,他开口说的却是另一事:“灵京玄节半月前传回消息,短短不到一月,已经有魔衍门,森罗寺,极阴玄门几家魔门,陆续用过天机碑。当世八大魔门,几乎无人缺席。”

    众人心内,都不禁一惊,只有叁法真人,镇定如故:“别忘了昔年玄萧祖师留下的手记,言他曾尝试过以天机碑,来查探地魔窟内的详细虚实,最后无果而终。天机碑虽强,可对地魔窟下的幻雾,却并无效果。”

    庄无道这才心中一定,最怕的是这几家,通过天机碑查知七阶‘阴魔血葵,的存在。

    那个时候,离尘宗除了拼死一搏,就别无他路可走。

    旋即又好奇,不知那玄萧祖师留下的手记,到底说了些什么。六千年前,这位祖师到底把地魔窟,探索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可曾言及这‘阴魔血葵,之事。

    不过这句话,也无需他来问。上面玄安真人,就已开口:“除此之外,不知那玄萧祖师,进而还说了什么?难到就未寻得这‘阴魔血葵,?”

    “祖师层言,地魔窟之下百里,地形每六十年一变。那下方整整五千里之地,似一混沌球形,内有无数的窟洞,无数的岔道。所以我离尘没隔几年,就有弟子好奇深入探索,都未有发现这‘阴魔血葵,的踪迹。应该是最近,才出现不久。”

    节法真人说着,双手抱圈。真元聚形,显化出一个蜂窝一般的球形。

    “可以理解为我离尘之下,有个巨大的球体,形成的原因不明,大约是与南方的地脉变迁有关,所以哪怕是他,也不能尽探这地魔窟之下究竟。不过他曾沿着一条通道,直入深层。直至五千里之下,依然不能见底。而此处已凶险之至,甚至有五阶先天精灵存在。不过祖师在此处查探十年,却得出一个结论,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结论。”

    “哦?”李玄安挑眉道:“不知是何结论,愿闻其详?”

    不过在场,包括夜君权再次,曾经看过玄萧祖师遗策之人,都是面色古怪无比。

    节法真人语音也顿了一顿,才开口道:“祖师曾言,这地魔窟往下,很可能有两具神人之尸,一仙一魔。若后辈中有修为足够者,可尝试深入其内,参道悟法,都有莫大好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