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零三章 六阶蕴阳
    离尘宗内,地魔窟之下。几位真人的面色,都是难看已极。半刻钟之前回来的时候,庄无道三人,就已从那处庞大窟室中撤离出来。

    不是不想继续呆下去,而是没办法。那里的动静太大,本就有二条四阶妖蛇的与四只四阶靖灵,在,之后在短短不到半刻时间内,就有十几只四阶精灵,被那里动静吸引,纷纷靠近。

    而这只是四阶存在而已,其余三阶的精灵,更不计其数。

    天生精灵并无固定的地盘概念,是否能让它们感兴趣,在一个地方长期‘居住,下去,只看那里是否。

    而七阶阴魔血葵所在的那处窟室,无疑就是这种地方,让精灵感觉卩能够更快的积蓄力量,提升阶位的地方。

    精灵之间,除非是所居之地的灵力不足,彼此间也很少争斗。

    “已经搜过那‘亢池丙,的元神,把身份对照查证过了,这个‘亢池甲应该是名为祖九灵,是北方中原‘金方阁,的元神真人,执掌一宗,门内金丹三十余位。势力虽只及四国,门内金丹修士的数量,却不在移山宗之下。”

    极法真人负着手,说着不久前,才证实的消息:“还有那‘亢池丙也同样来历不凡。散修盟会东会,的一位元神供奉,名为司马长青。东会,在天一之东,靠近神原,势力覆及十国之地。有三位元神真人,近来势力,隐有与散修三大盟会并驾齐驱之势。”

    中原之国与东南之国不同,不但地域更广,人口资源也更多。所以势力覆盖一两国,就可为大宗。十国以上,就是最顶尖的势力。

    “祖九灵,司马长青?我都听说过,一位是鼎鼎有名的正教中人,据说为人极其刚正。另一位则是著名散修,场开坛讲法,指点人道业迷津,使无数散修心领其情,对其尊崇有加。这样的人物,居然是刺魔宗的门人?当真是可怖可叹。”

    叁法只觉震惊莫名,眼含异色:“这刺魔宗,隐藏得还真够深的势力潜伏于诸宗诸教之内,有些更身据高位。就比如这‘金方阁,与东会危急之时,只怕这两方势力,也可为刺魔宗所用。明面上的元神真人,只有两位,暗中不知还有多少?”

    “应该不超六人”

    说话的,正是被节法真人招来此地的玄机子:“我最近计算过近年死在刺魔宗手中,或者陨落之因疑似与刺魔宗有关的金丹与元神修士数量。一百年内,一共是四十二位元神修士,四千五百六十七位金丹。众所周知,刺魔宗修士本身的根骨仙根,并不算高。此宗收录弟子,更重心性,心狠果决,隐忍冷静,这些杀手所需的素质,都不可或缺。所以此宗的元神修士,绝不会超过六位

    “原来如此,是计算这四十二位元神,四千五百六十七位金丹,血祭之后的魔主回馈总量,来推测刺魔宗内元神修士的多寡?”

    灵华英预含赞赏之意:“玄机子师弟,你真是别出心裁。我看真实的数量,不会相差太远。这二人身死离尘,只怕刺魔宗短时间内,都无力来寻离尘宗的麻烦。只可惜,那亢池丙太果决,宁愿自燃魂体而死,也不愿受我等搜魂之术,所得寥寥。”

    刺魔宗固然势大,声名之盛令人心惊胆战。然而只有隐藏在暗中的刺魔宗,才会让人感觉危险。

    几万年中,死在刺魔宗修士手中之人,不计其数,也结下了无数因果恩怨

    一旦身份暴露,那必定是被群起而攻,万劫不复的下场,比之离尘宗的境况还要恶劣。

    而这次通过这祖九灵与司马长青的信息,已经足够旁人推测出很多了。

    尤其‘金方阁,与东会必定还有其他刺魔宗人手潜伏。接下来这个以刺杀闻名的魔教大宗,必定会是焦头烂额。

    庄无道也觉可惜,修士到了元神境,神念就很难彻底制住,各种样的手段繁多。而刺魔宗尤善自杀之到,很少有人在擒获刺魔宗的杀手后,还能顺藤摸瓜,打击重创到刺魔宗的。

    那‘亢池丙也就是司马长青,也不愧是刺魔宗门人的作风,果决狠毅。一当亢池甲身死,无望脱困,就立时自燃魂魄。于是他们三人,也只能匆忙为之,等不及叁法节法返回,就对这司马长青,施展搜魂之法。时间太短,三人修为不够,所得也是寥寥。

    这还是庄无道以金针制穴时,特意请教了剑灵,大幅压制了司马长青的元神之故。使此人自燃之时,更为困难,需要更久的时间准备。

    否则离尘宗,是一点信息都别想从这人元神中强搜出来。

    也好在只凭他们,从‘亢池丙,的神念内得悉的这些隐秘之事,就已足够离尘在几十年内,据于不败之地。

    只需把那些魔修线索全数抛出去,刺魔宗必定会遭遇重创,几十年都难复元气。

    “此物确实神妙,便连元神修士的意念,都可瞒过。”

    宏法真人手中握着三团卷成一块的黑色纱团把玩,这正是从祖九灵与司马长青三人遗物中寻出之物,只需覆盖在身,就可短时间内隐匿形迹。哪怕元神修士的神念,亦可瞒过,

    之前就是如此,就在极法真人与诸多金丹修士眼皮底下,潜入了进来。又悄然踏入‘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之内,而无人能知。

    可惜并非是灵器,而是一次使用之物,施展之后,就会效用全失。

    “此物匿迹之时,至多不超两刻。换而言之,要施展这东西,然后在奇物失效之前进入地魔窟,必定是在二百里范围内。这三人,必定是借用了我宗弟子身份,不出所料,要么这位弟子已遭意外,要么就于脆是换用身份。这三人本就出身刺魔,而要想天衣无缝,我离尘全然无备,必以后者居多。巡山堂与戒律堂最近是否太松泛了?让刺魔宗之人,可以轻轻松松在我宗潜伏?”

    叁法真人唇角微抽,知晓宏法这可非是无的放矢,而是剑锋直指阳法。

    巡山戒律二堂,如今都是以岐阳峰为主,两位首座真人,也都是出自岐阳峰。

    这是夜君权,将掌门主动让与云灵月的交易。

    他这位师弟,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叶涵才没死多久,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开始兴风作浪。

    最近阳法及岐阳峰,与宣灵皇极二脉走得极近,大约是碍了宏法之眼,让他不爽了,今日才有此言。

    不过也由此可知,这为翠云峰首座,已经完全放弃了门内权柄的争夺。

    出言时已全凭心意,而非是为顾大局。

    “此事巡山堂与戒律堂,确难免其责,需得告知阳法真人管教,”

    节法真人也心知肚明,轻飘飘的一句,就将此事大事化小。

    刺魔宗的潜伏手段,本就层出不穷。天下宗门,哪个没被渗透?离尘宗的情形,还算是好的,已经使人欣慰,没必要太过深究。再者这些人混入离尘宗,都是八九十年前的事情,与现在的巡山堂戒律堂无关,怪谁都不好。

    也不待那宏法真人继续开口说话,节法真人的面色,就转为凝肃。

    “你们可仔细看过,那果然是七阶阴魔血葵?”

    “确实不假”

    极法真人扫望了周围一眼,在场十余位,除了几位元神之外,无一不是离尘真传弟子。或身据高位,或根基十足,或潜力无穷,都是离尘宗最核心的一群人。

    所以也不用愁,自己说出的消息走漏。

    “除了七阶阴魔血葵外,那洞窟之内,很可能有一枚六阶蕴阳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