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零二章 讯传四方
    天南林海内,仍是那山丘之上。这里茂盛的林木,已经被蔓延开的赤火烧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了一片灰烬。

    聂仙铃浴血凌空而立,意念操纵着那口‘碧羽坎离剑随心一剑就将方孝孺的头颅斩下。而后是默无表情的,看着下方处,那不懂蠕动着的‘尸体,。颈项中,一丝丝肉须伸展了出来,试图再次凝聚出一个头部。不过进展缓慢,看起来也恶心无比,

    聂仙铃只望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方兄,不知可还要再战?”

    那‘尸体,自然是答不出话来。聂仙铃也不以为意,只眼神淡淡看着远处天空。

    她虽没有不灭道体,浑身也伤痕累累,可今日获胜的却是她。

    “方兄心志坚韧,仙铃佩服。不过今日,即便道友还欲再战下去,仙铃却已不愿再动手了。今日之战,就此收场可矣。再拖延下去,无非是浪费时间。仙铃不耐,对方兄的身体也不好。”

    不是她没有气力再战,而是此时的方孝孺,已经油枯灯尽。只需再‘死,上几次,就无法恢复肉身。

    方才她出手,虽是将此人凌虐了个痛快。却心知此时离尘之势,还不到自己可任性而为之时。

    离尘宗现在还需时间,如今宗门每过一日,就能壮大一分。然而此时此刻,还惹不起圣宗乾天。

    尤其是这三五十年之内,不能让乾天宗有发难的借口。

    所以对眼前之人,她再怎么厌烦不爽,也必须手下留情,饶其一命。

    不过也无妨,此人今日惨败如斯。即便能安然回去,日后的成就,怕也是有限的很,

    足足十息时光,那方孝孺的头颅,终于恢复,不过却不能站起身。苍白着脸,如一滩烂泥一般,躺在了地上,目光无神。

    聂仙铃只望一眼,就知此人已再无战意。当下冷笑一声,再不理会,径自御剑拔空而去。

    “方兄既无异议,那么仙铃告辞”

    剑光化虹,就在聂仙铃,掠空飞出四十里时。她的面色微微一变,心有感应。停下了剑光,愕然看着那南面方向。

    “离尘宗地魔窟下,七阶阴魔血葵?”

    她是脑海意念之内,突然多了这段信息,根本不知从何而来,究竟又是出了什么事?

    正惊奇疑惑之时,虚空中一道宏大的法力,卷裹而至。聂仙铃不用分辨,就知这是师尊叁法真人的气机。当下也不反抗,任由这法力,将她身躯摄住,

    “山门有变,此处不宜多留,随我速归”

    随着这声音传至,聂仙铃的身速,陡然剧增。不过她的心内,却是微微一

    此时叁法真人之音,凝重肃杀远过往日。必定是门内出了什么事情,而且是令几位元神真人,也觉为难的大变

    ※※※※

    就在聂仙铃的身影,随离尘宗几位元神修士,远处消失后的不久。两个身影,陆续出现在了这处山岗之上。

    一位四旬中年,正是李崇心,一位则是浑身火红衣袍的少年,面貌似只十七八岁的年纪。

    此时后者,正似笑非笑的,看了方孝孺一眼:“师弟他——居然败落到这样的境地。这个离尘女修,是唤作聂仙铃么?有意思的女子,让我想起了当年的重阳子,还有现在的庄无道。这离尘宗,真是人才辈出呢。庄无道渡劫不战,随随便便派来一个女子,就能将实地万胜——”

    哪怕是在李崇心面前,也不掩幸灾乐祸之意。

    “住口”

    李崇心一声轻哼,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方孝孺。尤其那死灰的双眼,不禁心中一叹,

    今日方孝孺受挫之巨,尤甚雪舞当年。方才就可看出来,此子一身历经二十年磨练出的武道意志,已经完全被摧垮。

    战至四百回合后,在聂仙铃剑下,就毫无反抗之力。只是不断的重复被杀与恢复的过程。

    “你莫非很开心?”

    “倒也不算开心——”

    那雪舞摇着头冷笑,语气怪异:“只是当年我败于重阳子之手,也没少受过奚落。在他眼里,怕是从没将我这师兄放在心上。也就不要指望,我会同情

    李崇心皱了皱眉,不予置评,转而眺望着离尘山方向:“当年你最不该做的,就是放那对母子南下。”

    “我倒是想将二人留下来着,可谁叫当时有人不愿。说我乾天宗与燕氏如何如何,不能把太平道得罪太过。”

    雪舞一声哂笑,依然是玩世不恭的神态:“如今说这些又有何益?被人听见了,陡惹人笑。倒是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离尘宗地魔窟下,七阶阴魔血葵?不知师叔可曾有感应?”

    “这是有人自碎元神,使念传四方。这句话,不止你我,这百万里内,所有筑基境以上的修士,都能有感应。”

    李崇心眉头紧皱,猜测着道:“应该是刺魔宗的人,已经对那庄无道出手,结果功败垂成。逃遁不得,只能自碎元神,以免神魂被拘,不得转生。至于这七阶阴魔血葵何意,我就不知了——”

    “阴魔血葵?我记得这种东西,似乎是能助魔修,稳定心魔神念之物。除此之外,血祭之时,更可借此物之力,唤请魔主意念降临。天一修界,几大魔门,都经常用到。”

    一般的葵花,都会朝向太阳,所以名为向日葵。可阴魔血葵不同,花朵会感应魔气,而改变朝向。所以能感应魔主气机,可在献祭之时,大幅度的降低魔主意念降临过程中,所需付出的代价。

    雪舞一边说着,一边回思着道:“三阶的阴魔血葵,就已很难见了吧?七阶的阴魔血葵,这世间真的存在?到底真的假的?我怎么听,都觉是这一句,对离尘宗恶意十足。”

    “难说,可能是真有其事,也可能是最后情急搏命之举。不过这人对离尘宗恨到了极处,倒是千真万确。”

    李崇心摇着头,面含冷笑:“真假不论,我只知无论真假,离尘宗接下来的几年,只怕都是要麻烦不断。说不定无需我宗出手,这离尘宗可能就要冰消瓦解。”

    “嗯?”雪舞微一挑眉,知晓这位师叔之言必有所指,也定有依据。”

    “你只知阴魔血葵,却不知四阶以上的阴魔血葵,就可以助人逆塑魔主血脉。大约七百年前,曾有人卖出一株,价格高达四万四阶蕴元。这世间,若真有七阶阴魔血葵在,那很可能是助人晋阶练虚,飞空越界的唯一之法。”

    “怎么可能?”

    雪舞一声惊呼,再无法维持淡定之色,惊异的看向南方。

    旋即苦笑:“我大约明白师叔的意思了,这个人,当真是已丧心病狂。”

    事涉七阶阴魔血葵,无论真假,这世间的魔修,都会想办法探看一番。所以李崇心,离尘宗接下来,怕是麻烦不小。

    这消息若是假的也还罢了,若是真的,那么这东南之地,必定是一场浩大的魔劫

    被诸多魔修窥视,对离尘宗的威胁,更胜前次乾天宗纠合诸教攻山之举。说不定真有覆亡之忧——

    “七阶阴魔血葵,离尘宗难道就不会毁掉?”

    “能够轻易毁去之物,这人只怕也不会自碎神念,传此消息。”

    “这么说来,师叔的意思,是欲插一足么?”

    一个庄无道,就已让乾天宗上下,都感觉如芒在背,如刺在喉。再多一聂仙铃,以雪舞看来,只怕乾天太平两宗,会有许多人都不能安心入睡。

    “此是心腹大患,自然是越早解决越好。只是有时太心急,只会碰得头破血流。我乾天宗牵绊太多,而离尘远在东南。乾天宗即便有力,在这边也施展不出。所以要灭此祸患,关键在于因势利导,而不能硬手强为。”

    李崇心淡淡说着,目光明灭不定:“是否插上一足,还是得看看后势,到底如何演化。”

    “哪来那么多顾忌?”雪舞‘嘿,一笑,面含玩味之色:“若换成是我,哪怕这七阶阴魔血葵的消息是假的,也会让它变成千真万确”

    李崇心闻言不禁失笑,七阶奇珍的真假,哪有这么简单伪造?那些魔道巨擘,可都不是什么蠢货,任人戏耍利用。

    话说回来,刺魔宗刺杀是落败了。却不知那庄无道的丹劫,如今又是什么情形?半点都没于扰么?离尘宗的底蕴,果然不可轻视。

    二人说着话,却都未曾注意地上,那依然是烂泥模样的方孝孺。而此时后者,双拳正死死的紧握着。而右手掌心内的那颗‘不死源神珠不知何时,已经完全融入到了方孝孺的血肉之内。由肌肤遮盖,只剩下一个个小小的半圆形的突起。

    而方孝孺那死灰色的眼眸里,也不时透出慑人精芒。

    ※※※※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距离离尘七十万里外。一个幽深阴暗的古墓室中,被翻滚涌动的黑气围绕着的一副古老棺椁,忽然棺盖滑动,一个宛如不腐老尸的身影,也从棺内直起了身,

    于枯的血肉,顷刻间恢复丰盈,那本来只剩皮毛骨骼的头颅,又顷刻间变成生人模样。面容俊俏宛如女子,深邃幽暗的眼中,似有闪电跃动。

    “离尘宗地魔窟下,七阶阴魔血葵——到底,是真是假?”

    疑惑之意,才刚这人目中闪过,就听得墓室只外,一阵噪杂之音传至。陆续有几十个身影气息,正急速赶来。

    年轻人目光一闪,就淡定的长身站起。

    七阶阴魔血葵,如此大事,这极阴玄门上下,岂能不轻视他位极阴老祖?

    想必此时,这几十万里之内,几乎所有的魔道大宗,都已被此事惊动,

    就不知最后,这场闹剧到底会是如何收场?

    ——不错,在他眼中,就是闹剧。七阶阴魔血葵,这世间怎可能存在?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