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六零一章 是何神通?
    就知这一战,不可能就这么顺风顺水的解决——

    庄无道心内暗暗咒骂,这‘亢池丙,以血魂为祭,施展的降神之术,绝不是普通的衤绅打,可以比拟。此时能够对抗这魔主分魂意念的,也只有血猿战魂而已。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布局之前不就已有准备?以这刺魔宗层出不穷的手段,无论拿出什么样的底牌都有可能——

    正当脑海内的血猿影像,越来越清晰之时。庄无道却眉头冷挑,看向了上方处。

    只见那灵华英,忽然一身真元隐动,那阳神虚影的,也显化在外。手中更不知何时,多了一座四层宝塔。

    “都天克邪,玄塔镇魂”

    漫天的都天神雷,陡然爆发了出来。庄无道也首次见灵华英全力出手的威势,四阶的都天神雷,化作十余条巨大雷蛇,将此处魔氛血煞,尽数一扫而空,也将此刻‘亢池丙,的气势,完全压制。

    四层玄塔镇压阻隔,封锁虚空,也使那魔魂意念,完全无法降临。‘亢池丙,那爆膨的四肢肌肉,须臾间就缩水了小半。

    庄无道心中略定,暂时止住了召唤血猿战魂的念头。连续出手,一枚枚金针弹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入了这‘亢池丙,的浑身上下。

    正是那套渡厄紫金针,这套阳法真人赠他的灵针,庄无道久已未动过。此时却用来封住这元神真人的气血精元,甚至钉锁元神

    那‘亢池丙,仍未放弃,极力挣扎着。只是上方以宝塔镇压‘亢池丙,元神的灵华英却已走神,用奇怪的目光,看向下方那六层楼内。

    心中是疑惑不已,那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这里这么大的动静,‘亢池丙,几乎已被他二人联手打杀,那‘亢池甲,都仍无反应。

    为何就站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

    破碎的楼内,此时的‘亢池甲,却是心神紧绷,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

    尽管是隐在面具之内,无人能够望见,然而‘亢池甲却绝不敢自欺欺人。认为对手,未发现自己的丑态。

    对面那依然紧闭着双目,全力应对着雷劫的庄小湖,绝不可能令他如此。

    问题是此时庄小湖右肩上,那只小猴。明明也没什么表情,只这么淡淡的看了过来。他却感觉自己,似被一只凶兽盯住,浑身惊悚,立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只脑海之内,一连串的念头闪过。四阶大妖而且是的血脉接近神兽的‘化圣,级别

    本来似这样的强横存在,他与‘亢池丙,在动手之前,定不会没有感应。

    可借助庄小湖此女渡劫,劫雷与混沌之灵缠绕,却近乎完美的掩饰了这位大妖的气机。

    直到进入这楼内,他才惊觉眼前这只小猴,赫然是战力冠绝东南,足可名列天一修界前百的存在

    可这到底是哪一位?是了,这定是天机碑妖修榜上,新近排名第七十六位的血背妖猿袁白

    传说此妖乃是吞日血猿一脉后裔,最早只是白背而已,可之后不知是得了什么机缘。两年在晋升四阶之时,血脉提升,成为血背妖猿。也将自己在妖修榜上排名,一举从七百开外的名次,提升到了第七十六位

    成为这天下间,有数的强者

    可这一位,即便不是与离尘宗仇深似海,也绝不会出手相助离尘才是

    所以他二人,算计了所有的变数,离尘宗几位元神真人的动向,也尽在掌握之中。

    可却唯独不曾意料,这位妖族新晋大修血背妖猿,会出现在此地

    这到底是为何?

    自然,若只是天机碑妖修榜第七十六位,还远不足以⊥他畏惧至此,无抗手之能。连动手的念头,都无法升起。

    问题是庄无道施展的那门玄术,刚才一瞬间就使这血背妖猿的一身气机,增加了至少两倍之巨

    而此时的血背妖猿,再非其天机碑的排名所能局限。纯论战力,此猿定可进入天机碑前四十之内

    ——这血背妖猿没什么,可被庄无道玄术加持之后的血背妖猿,在这东南之地,却只怕是近乎无敌的存在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玄术神通?一门使天下诸宗都心惊胆战,忌惮有加的‘雷火乾元难道还不够么?

    汗水涔涔,‘亢池甲,浑身的衣物,几乎湿透。目光闪烁,开始思索着破局之法,也倾尽了全力,试图从这血背妖猿的意念压迫与锁定中,挣脱出来。

    直到楼外,传来了另一个‘亢池,的惨呼之声,‘亢池甲,才面色再变,知晓已不能再拖。

    冒险以正反阴阳逆影神决转化,‘亢池甲,直接化为了几道光束,往楼外的方向穿梭逃遁。

    庄小湖的肩上,那血背妖猿先是冷笑,倒无意阻止这‘亢池甲,逃离小楼

    只是当望见后者,离去之前,赫然将近百枚黑色雷珠,往庄小湖的方向丢来,

    袁白才目光一冷,无论这‘亢池甲是为阻敌也好,于扰也罢,都无关重要了。

    “昂”

    一声咆哮,震天骇地,袁白那似小猴般的身躯,猛然膨胀。顷刻间就化为十丈余巨,蛮横的气势,也冲霄而起。

    如猛兽扑食,肌肉虬结的右臂,一掌抓出。明明是浑身烈焰燃烧,可拳掌之外,却蒙上一层浓黑色的暗影,百丈方圆内,几乎所有的光线都受影响,纷纷转折。

    吞日血猿之吞日变

    那百枚黑色雷珠,都被黑色暗影直接吞入,半点波澜都未生起。

    反倒是那‘亢池甲,一声惨嘶,身影现出,口中猛地一口鲜血吐出。

    四阶元神境,本就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化光而遁,而这吞日遁,也恰是克制着这世间一切光遁之法

    所以袁白的掌势虽未及体,‘亢池甲,却也身受不浅伤势。

    眼见着袁白那磨盘大的肉掌,正以沛不可挡之势,遥遥拍来。‘亢池甲,的眼中,现出绝望之色。

    同为四阶,然而这血背妖猿,以圣,级的血脉,哪怕战七八位同等级的元神修士,也不在话下。而在庄无道的玄术加持之后,这世间恐怕也只有那些最顶级的元神修士,才可稳稳压它一筹。

    这掌力印来,完全使他避无可避,只能硬接。

    ‘亢池甲,接着又抬起了眼,看向了对面,只见那‘亢池乙此时上被一座四层玄塔镇压,空有元神,而不能离体。下则是灭元剑阵,使‘亢池丙,一身强横遁速,亦不能施展。

    而身躯上下,更是插满了灵器金针,已渐使‘亢池丙,动弹不得,一点反抗余力都没有。

    被那二人彻底镇压封锁,只在旦夕只间。

    心中微沉,‘亢池甲,的瞳中,亦闪过了一丝决然之色。

    今日之事已败不可强为,需得早谋后路生机。

    意念一招,对面那‘亢池丙,的一对银色双钩,也飞到了他的身前。黑白四钩连斩,隐化盾影。然后是‘轰,的一声闷响,掌钩相撞,‘亢池甲,再次一口鲜血喷出,身躯也如断线了风筝,撞在了身后无形界壁之上。接着一身上下,成百上千的伤口,同时裂开,爆出了无数的血线。

    不过抵挡了袁白这一击之后,‘亢池甲,也为自己,换来一息喘息之机。

    接着是毫不犹豫,就一声灵言吐出,上方那位主持‘七十二封界神魔柱,的不知名老者,在猝不及防间就血肉爆碎,身躯震裂开来。

    整片空间,也剧烈震荡了起来。便是庄无道与灵华英,也有些措手不及。几乎就让这‘亢池丙,抓住了机会,从二人手中走脱。

    那袁白也皱了皱眉,不等不暂时停住收手,把妖力散开,护住身后的庄小湖。

    空间崩碎,那‘亢池甲,在深深看了一眼‘亢池丙,之后,浑身上下就又爆出了更多的血光。人化黑影,从这片本来被封锁的世界中,急遁而出。

    直往地魔窟下方那无底洞渊内,穿梭而去。

    袁白淡淡的看了一眼,并未有追击之意,而是转过头,望向了庄无道。

    “你方才施展的,究竟是何神通?”

    这个问题,灵华英也同样觉好奇。之前庄无道施展之时,他就想问了。

    “是我本命神通,名为重明剑翼”

    庄无道并无隐瞒之意,实话实说道:“此术出自我离尘宗几门镇教大法,再结合我另外修行的一门功体而成。”

    “镇教大法?怪不得,你连这吞日,血猿二变,都要放弃。”

    袁白眼线恍惚之色,而后又目光如炬:“我只望未来这天南林海内,仍有我族的一席之地,永世不受离尘兵戈之扰。”

    庄无道既是身拥此术,那么离尘崛起,已成必然。未来扫荡林海,彻底清除隐患,同样是必然之举

    毕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不久前的兽潮,已使离尘深受其苦。若有机会,岂能不加处置清扫?

    它此刻已入四阶,灵智不逊人族,自是能够分辨,庄无道其实并非吞日血猿一脉族裔。

    说不得日后,还可能为敌。而身有‘重明剑翼,这门玄术的庄无道,也必是它这一族,最可怕的对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