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九九章 胸有成竹(第三更)
    e:第八天三更,本月底双倍月票,556求大家存着月票月底给俺

    “甲兄,他可没觉惊异”

    ‘亢池丙,冷笑:“不对,应该是镇定自若才对。不愧是天一修界,更胜重阳子的绝顶天资,就凭这份心性,日后成就绝不小了。”

    “镇定自若?”

    ‘亢池甲,淡淡的回问一句,语声更是阴冷:“我看是有峙无恐吧?倒要看看,你二人还能准备什么样的惊喜给我二人看——”

    就在语音落下之时,旁边两把五丈长的雄浑大剑,猛地挥空斩至。

    带起的风力压迫,使得‘亢池甲,身周一切,都逆流席卷。势意相合,仿佛可斩山裂河之剑,却在斩至亢池甲身后三尺处,就猛地顿住不得寸进,

    强达四万象的雄浑巨力,却不能使‘亢池甲,的身躯,哪怕动摇分毫。

    那锐烈的剑气,与‘亢池甲,身周的黑色罡气距离冲突着,却仅仅只能割开一线缝隙,就停遁不前。

    “你这套宝物不错,元神之下,几可无敌。金丹榜排名八十位之下的修士,都奈何不得你这一具傀儡。可对手既是我二人,那就莫要拿来丢人现眼”

    气浪瞬间鼓掌冲涌,那‘亢池甲,也未有什么动作,那两具雷火天傀,就猛地倒飞而退。被巨力震开,如破碎的布麻袋,毫无反抗之力的,身躯撞在了后方那虚无墙上。

    好在这几尊雷火天傀,材质本就是绝佳,又经历近一年的金铁吞噬,承受的冲击虽重,却是分毫无损。

    这就是元神的威能?

    庄无道心中渐渐阴冷微沉,之前他不觉这二人怎样,只觉这亢池与他以前遇到的对手,并没什么太多的区别。并没能感受到,元神境对金丹修士,压倒般的气势威迫,名不副实。

    到此刻才真正感觉到了压力,神念亦在这二人的威势凌压之下,收缩到了极致。

    这二人先前之所以不敢正面抗击雷火天傀的剑锋,是因正反两仪大阵之助。受阵法加持,四具雷火天傀的剑势,都是直追元神,

    即便此刻空间封锁,被阵法引来的灵脉都断绝碎裂,使正反两仪大阵的效用大减。可这四尊雷火天傀,却依然是有着实实在在的四万象之力

    在这‘亢池甲,的面前,却如玩具般,任意耍弄搓捏。

    也就是说,这二人自出手之后,都隐藏了部分实力。

    ——不对,不是隐藏,而是必须分心他顾。协助布置这‘七十二封界神魔柱,。到此时,封界已成,才能全力以赴。

    灵华英则是眼神凝重的,看着那‘亢池甲,身外的黑色气元。

    “这可是天魔元甲?”

    “有见识,正是此物”

    答话的,却是那‘亢池丙笑意盈盈:“记得那重阳子曾言,庄无道你曾用过一次血魔刀?这天魔元甲,虽也是顶尖祭器,可论价值,却还是远不如你那把小刀呢l可叹,似你这样天资之人,总会更受魔主青睐眷顾些。我二人为这套甲出生入死,光是死在我甲兄手中的元神修士,就有六位。浪费了十三次血祭,才换来了两套。不过也算值得,就凭这两套甲,天下都可去得。应付今日之战,想必也足够了。”

    在‘亢池丙,的身外,同样还有着一层黑色的罡气。气元充足,分明是在这一战之前,就以大量生灵,补足这天魔元甲的血气。

    庄无道自然认得这‘天魔元甲,的来历,不过却并未怎么在意。对手冒险而来,主动踏入他所步之局,有再多的准备也不奇怪。

    只一心调动自己的剑意气机,与灵华英呼应相融。这二人之所以到现在还未动手,一方面是继续拖延时间,等待封界空间更为稳固,一方面则他与灵华英,始终都未露破绽。这二人固然身经百战,是元神初期修士中的佼佼者。可灵华英与他,却也同样不弱,一百零八尊雷火力士仍存。这正反两仪无量阵只,是被削弱,而非被摧毁,二人合力,勉强可算有抗手之力。

    想必他已提前渡劫成丹之事,也是这二人未曾料到的,所以准备不周。

    而此时四人之间,看似是风平浪静,其实一丝丝气劲,正在这不到三里的空间,连续的交击着。四人的武道意念,也在生死搏杀,在这方寸之间冲击碰撞,

    不断的试探着对方的虚实,破绽,甚至是迂回转折,虚张声势,挪移闪避,诱敌深入,种种样的手段,都无所不用其极。

    这样的气机交锋,看似不显山露水。却比之庄无道以意念,同时分神操纵二十位以上雷火天傀与人大战,还要累人。

    庄无道的真元神念,都还未至之境。应付起来,有些笨拙,力不能支,只能被动的防御。

    不过他另有‘不破金身,为峙,并不惧被这二人窥到破绽,对他下手。

    反而是灵华英的情形,使人心忧。庄无道的一小半的心力,都在照应着这位师兄。

    不是灵华英战力更弱,也不是他庄无道更皮厚耐打,相反灵华英除了横练霸体,无论哪方面的实力,都远在他之上。这位之所以如此,是另有缘故,化身之法,不可久峙。

    而此刻的对峙,终有结束之时。而若不出庄无道的意料,四人间的胜负之分,当在瞬息之间。一旦有变,气机牵引,立时就是生死了两分之局

    ‘七十二封界神魔柱,此物确实神奇,可难道真就能封锁这方空间?

    这二人,真就不惧叁法与节法几位真人赶回?

    所以这‘亢池甲丙看似是不急不躁,却必定是欲速战速决。

    所以,只要他二人不漏破绽,那么首先沉不住气的,就必定后会是眼前二

    “我听说灵小道友,十几年前本体重创生机断绝,换了天人备胎之后,又恐道基受损,所以用化神之法,冒险强炼前人遗下的无主元神遗蜕?”

    那‘亢池甲,冷冽的笑:“以金丹修为,强御阳神,想必是很累可对?对峙越久,这阳神越易分化离体。再拖延下去,灵小道友你只怕情形不妙,让我猜猜看,你还能撑上多久。两个时辰,还是三个时辰?”

    灵华英却如老僧入定般面无表情,连眼皮都未曾抬一抬。此人之言,确实正中他要害。

    身有前人无主阳神,他的战力可直追金元神中阶,可却不利久战,毕竟非是自己的阳神,也未真正熔炼。这样强度的对峙,拖延越久,越容易变故。

    不过此刻,他却能毫不在意。撑不住的话,大不了,就在元神出现异状之前,主动出手一搏。

    今日之局,他从头至尾都没觉怎么凶险。只因知晓,庄无道身上还有仙阶层次的‘吞日血猿,战魂。

    有这张底牌,真要到不得已时,哪怕正面与这二人硬撼,也有足够胜算。那么他此刻,又何需忧惧?

    今日是他灵华英,主动要介入插足进来,总不能最后,反而成为庄无道的累赘。

    言语不能动摇对手神智,那‘亢池甲,的目内,明显闪过了一丝阴翳,似乎在为二人异乎寻常的沉稳冷静而惊异。

    不过此时就在他对面,那‘亢池丙,却已心中一动,看向了下方第六楼。

    不似第七层的开放,这第六层的门窗,都俱被封锁。之前庄无道布置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防御的核心,就是这小楼第六层。

    所以楼外哪怕经历大战,四大元神级数的力量交手,也未曾摧毁这第六层的一窗一木。

    只看了一眼,‘亢池丙,就已似笑非笑:“今日既非是庄小道友结丹,那么今日这楼内渡劫的,不知又是何人?不会就是你那侍女庄小湖?奇哉怪也,与你一般的奇怪。按我刺魔宗推测,以此女的资质,修为进境,哪怕与你一般依靠血祭之法提升,也当是需至少五六载时光才对,也不该是龙虎丹法——”

    ‘亢池丙,一边说着,一边却在窥看着庄无道的面色,而后冷笑:“还真是她?一个灵奴而已,庄小道友想必不会很在意?”

    话音未落,那‘亢池甲,就已经动手,探手遥遥一抓,那六层楼外,就已轰的一声炸响。

    ‘亢池甲,嘿的一笑,目光往内望去,只见里面庄小湖,赫然盘坐于地。双目紧闭,身周雷光缠绕。奇怪的庄小湖的肩侧,正有一只不到拳头大小的小猴,立在那里。背负着手,身躯虽小,浑身却有着一股莫名的气势。

    灵宠么?

    ‘亢池甲,只以视角余光扫了一眼,就不去在意。身化黑影,坠入黑雾之中,直往那六层楼内直遁而去。

    庄无道却反笑了起来,并无半分惊色。这两人,今日完全是自己寻死。

    想要对庄小湖下手,以为牵制么?那么今日之战,必定轻松许多。

    “师兄,动手了机会不多,尽量一击决胜——”

    那灵华英眉头一挑,有些担心的,看了正往楼下急卷的黑影一眼,

    庄无道之意,是欲将他这灵奴放弃?

    随即却又摇头,料定了自家这师弟,并非无情无义之辈。庄小湖那里,定是另有布置,可使此女免身殒之灾。

    何况庄小湖的用处,他也眼馋,哪怕用三五位金丹灵奴去换也情愿。他这师弟,必定不会轻易放弃的。

    心念闪过,灵华英毫不犹豫的,就一个闪身。再出现时,恰在‘亢池丙,的上方。

    而此时庄无道已经是快到超越极境的一剑,直袭‘亢池丙,的眉心。

    “绝力通神,秘剑,诛神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