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九八章 屠冥魔主
    几乎同一时间,离尘宗无名山丘之上。此处周围百里,万马齐喑,大片的林海,皆被斩断碎折。附近的妖兽,几乎奔走一空,以面被无妄之灾卷入波及

    方孝孺浮空在距离一千丈高空处,如野兽般低低喘息着。那本来血红色双瞳,此刻却已褪尽了疯狂,只剩忌惮惊惧。

    浑身被剑气斩出千疮百孔,还有许多火焰烧灼与冻伤的痕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着,不过只要是从一开始观战到现在,就可知道,方孝孺的伤势恢复,比最初时至少慢了五倍。

    气元不足,不灭道体也已疲惫不堪,只是强撑着一口气,浮空而立。

    不过此时,方孝孺却不敢关注自己的伤势,也不敢分神体内。精神提聚,眼神专注的,看着眼前,不漏过哪怕丝毫的移动。而神念更是紧缩,本可漫步四千丈的神念,压缩在了千丈之内。只为能在对手发动之前,能够感应些许动静。

    “方道友可愿认输?”

    聂仙铃的身影,就在三里之外浮空,依然是身后一双剑翼张开,却已无之前的出尘之气。同样是白衣染血,身上的道裙,也被那狼头大刀,斩裂了十数

    方孝孺的不灭之体,固然被七杀无妄剑克制。不过却并不意味此人,就是待宰羔羊,毫无反击之力。

    这十二处伤口,就有七次,是她太急于求成所受之伤,另有五处,是不得不以伤换死。

    ——拼着受伤,换方孝孺之‘死哪怕只是暂时的肉身俱碎。

    好在她现在情形,要比方孝孺好得多。这十几处伤口,刀气都未能深入,被她一一化解,暂时止住了流血。

    “道友胜不了的师兄曾言,除非道友体质能够晋阶,完成圣灵不灭体,修成传说中‘天尊五灵不死源神经,第三重天,或者才能有与我一战之力——

    听到‘圣灵不灭,四字,方孝孺就心神微震,一阵荡漾。而后就在他心念摇动的下一刹那,聂仙铃的身影,就已出现在了方孝孺的身侧。

    七杀剑扇化成剑光一闪,就已将方孝孺的一只右臂,齐根而断、

    方孝孺却不惊反笑,狰狞无比。

    “就等着你过来”

    身周的符文,再次化为锁链,将聂仙铃的身影,完全控住。不过当方孝孺再动手时,却并非是冲着被控住的聂仙铃。而是周围,那四十九枚七杀小剑。

    知这聂仙铃至少还有着一次天焰可化解他任何攻杀之术。

    反而是周围这座剑阵,更使方孝孺忌惮。

    交手半个时辰,即便聂仙铃极力掩饰。他也仍是窥看出这座剑阵虚实。

    这七七四十九枚七杀剑,上应星辰,每一口都是一个空间‘道标,。

    可以如遁虚之符般,牵引聂仙铃短距穿梭,遁虚而行。而当真剑阵布就,那么这方圆十里,都已沦为聂仙铃自如穿梭挪移的猎场,任心随意。

    聂仙铃本身,虽也有同样有短距挪移之能。可这座剑阵存在,却可使她的真元消耗,降低十倍

    “锋锐破金!”

    狼头重刀斩至,就在抵近之时。方孝孺又连续两张四阶道符打出,加持于刀上。

    都是最普通常见的术法,却被方孝孺期以厚望。刀光落下,顿时一连串的叮当声响。

    那狼头大刀完好如初,分毫无损。然而那些七杀小剑,同样是不曾损伤毫厘。只是剑阵被暂时破除而已,十数道七杀剑,被他的雄浑刀气,震得远远抛开。

    方孝孺顿时愣了楞,不知所以的看着眼前。这些剑,到底是什么材质?不过是二十重禁制的灵器而已,以他法宝级的兵刃,全力而为,居然斩之不裂?

    不过他也知此刻,犹豫耽搁不得。只惊异了刹那,就已转换了方略。一件符宝,取在了手中。

    “天乾太虚,给我封”

    随着符宝引动,周围顿时现出十余黑洞,将周围的七杀小剑。吞噬了进去

    不过也就在这刹那,聂仙铃已脱困而出。手中的折扇一挥,所有白色剑光,都已从虚空跃出,回归扇内。

    “此为离寒遗宝,只凭这三阶符宝封印,还略差了些。

    同时一道十丈长的白光闪过,似剑似扇。一闪而逝,却将方笑孺的身躯,齐腰而断。

    “话说回来,既是约战,那么使用符宝,是否违规?你这样的本事,如何敢来挑战师兄?”

    她本非是那种牙尖嘴利的泼妇,可问题是这方孝孺已道心不稳,极易为言语所动。

    又便宜不占,才是傻子

    而果不其然,此言说出,那方孝儒的脸上,就再次青筋暴起。甚至顾不上恢复自己断躯。

    “贱婢该死”

    狼头大刀以‘临,字法,强行跃过十里之距,追斩而至。自然这气势磅礴,似不死不休的一刀,终究还是落在空中。

    反而被聂仙铃窥到了破绽,一套七杀剑阵,再次布成。

    不过就在此时,聂仙铃忽的心有所动,不由自主的,看了南面方向一眼。

    方孝孺本是气恼无比,极力恢复着身躯。此时也同样往南面却不禁哈哈大笑,快意无比。

    “刺魔宗,是刺魔宗你那师兄,怕是活不过今晚什么颖才第一,八年结丹,今日一朝梦碎。哈哈节法,叁法,还不赶回去救你家之狗?”

    聂仙铃却面色不变的微一摇头,可悲,这昔年的天之骄子,自信居然已消沉沦落道这等境地。

    不过若非庄无道早有预料提点,今日或有此处,她也难免心神摇动。

    若说她聂仙铃有什么破绽,那就定是师兄无疑了。

    “白痴”

    就在那方笑孺的笑声最烈之时,聂仙铃身影闪动。四十九枚七杀小剑,如梭穿刺,而后在聂仙铃手中汇为一剑,将方孝孺的头,再次一刀而断

    ※※※※

    地魔窟内,当那黑光冲起之时,庄无道感应中的极法真人,云灵月与十几位师兄,就已彻底消失。

    并不是极法等人真就已经消失不见了,而是他所在的这片空间,已经被封锁,神念被压缩割裂,再扩展不开。

    此时的状态,有些类似于离寒天宫那样的封灵之界,又不尽相同。

    不过有一点毫无疑意,这七十二根黑色阵柱。使极法真人与那些金丹修士,瞬间就由咫尺之割,变成了天涯之遥。

    界壁封锁,先不说极法能否在无量虚空世界,寻到这片暂时脱离的‘空间碎片,的方位。即便寻到了,这未必能进得来。

    而此时在几人正上方处,赫然又有一人现出身影,五十岁的模样,双目紧闭,面貌祥和,气质似邻家老人。浑身气劲却凶厉无比,暴乱涌动着。隐隐为这七十二根神魔柱的中心。

    这是亢池甲丙二人之外,第三位元神境。

    不过庄无道却并无忌惮之意,这人让他想起了初入金丹之时的情形。

    这老人的一身气机之紊乱,比之他当时还要更恶劣十倍

    应该非是通过正常的途径进阶的金丹境,倒似是专为这座‘七十二封界神魔柱,找来的阵法核心一般。

    那边灵华英,明显也不在意,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庄无道也未理会,继续注目他对面的‘亢池丙不过身后处的甲,也不能忽略。

    一心二用,将这二人的任何动静,都映照心灵。

    “很惊奇意外?这七十二根封界神魔柱,是专为你一人从屠冥魔主那里血祭换来。为使用此柱,我刺魔宗还特地有位金丹弟子,愿以身祭。以所有寿元,换取三日元神修为。对,就是上面的这位其实他寿命,也所剩不多就是了。今日只需能将你除去,日后沉沦墨界时,就可以免魔虫之劫,其实是占了便宜。”

    后面的亢池甲淡淡说着:“就如你等,料定了我刺魔宗不敢冒险坐视。我二人也无需在意,你们离尘宗究竟怎么布置。只需你庄无道人在此间,就已足够”

    ——只需庄无道人在,就可以这七十二根封界神魔柱,将庄无道扯入这异度空间。之后是斩是剁,是蒸是烤,都全由心意。

    而屠冥魔主,正是刺魔宗供奉的两位魔主之一,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