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九六章 亢池甲丙
    e:第三更求月票

    “果真不是你庄无道在渡劫,也就是说,这里确是专为我刺魔宗所设之饵

    那人淡淡说着,声音轻柔。却让庄无道与灵华英,都寒毛耸立,精神瞬间都凝聚警惕到了极致。

    根本就不知,眼前这人,到底是如何不惊动这里的正反两仪无量阵的感应,就这么出现他二人面前。

    更不知这人,是怎么瞒过了极法真人的灵觉,瞒过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查探。

    不过一刹那的惊异之后,庄无道就已镇静了下来,他在这里设局时。本就料想到了,刺魔宗若欲在这里对他出手,那就必定是超出自己预料之外的方式

    这一瞬间,只有一个念头,这刺魔宗还真来了。不负所望,一出手就是元神真人。

    “刺魔宗,亢池?”

    灵华英微一挑眉,刺魔宗那位传说中,正在冲击元神境中期的元神真人,就是这副模样。

    “也是,也不是”

    说话之人,却是来自于靠近石壁的一方。一个五官气质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影,同样是毫无预兆的。出现在那里,阴鸷的面上,透着诡邪笑意。

    “只能说,他是亢池甲”

    二人气机,互相呼应,浩大的气机,已将这座楼完全笼罩。

    灵华英试着以信符联络极法真人,却见眼前二人,完全未有阻拦之意。

    “亢池甲,换而言之,阁下可称呼为亢池乙了?”

    庄无道心中一沉,不用问,就知这二人,必定是代了类似易人面的灵器。

    这刺魔宗果然如聂仙铃所言。刺魔宗的弟子,往往都以天空星辰来代名,有着明暗两部。一部负责刺杀生意,一部则负责传承情报。

    实力之雄厚,远超外人之意想。

    “孺子可教不过,你可称老夫为亢池丙,亢池乙已经死在七十年前。可惜了,他的天资,本在老夫之上。”

    亢池丙阴阴的笑着,同样仰望上方,目光莫测:“可惜就是死在太过自信,也太过多大,不知天高地厚。”

    那亢池甲的身外,已经气罡席卷,碎石纷飞,语气同样阴冷:“我也奇怪,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量,敢在此设局挑衅我刺魔神宗?”

    庄无道借助正反两仪无量阵召来的四阶都天神雷,首先击落。却在距离‘亢池甲,头顶上方三尺处,就不得不偏斜开来。化成一丝丝游电雷网,将那‘亢池甲完全笼罩在内。不过看似气势骇然,却伤不到他分毫。

    更有无数黑色宛如淤泥,又似黑影般的东西,从此人大袖中不断坠落下来。而后飞速的蔓延扩张,甚至渗入泥土之内。

    对面的‘亢池乙,同样如此,不经意间,那黑色之影,就已将这座剑在悬崖峭壁上的七层小楼包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的‘黑影泥潭,。

    灵华英眼神凝重,已看出此人的实力,已经远超普通元神初期。

    刺魔宗的修士,身经百战,绝无弱者

    “问吾有何胆么?离尘山内,这句话,该我二人问阁下才是——”

    一口冷白色的剑出,再经由上霄坎离无量剑决分化,十一道水火坎离剑气,盘旋交替着飞斩落下,

    只是剑才刚至,那人一声冷笑,整个人就化成了黑影,如泥浆般跌落了下来,坠入到了泥潭之中。

    而后此人再出现时,就在这小楼之下,贴近一根楼柱所在。‘轰,的一声,一道黑色刃影,斩在这木柱之上。

    整个地面,顿时剧烈摇晃。不过这支撑楼宇的木柱,却并无什么损伤。

    被庄无道以正反两仪之力抵御排斥,将那黑色刃影之力正反变化,抵销弹开。

    “是影遁之法阴影越多,这二人实力越强——”

    灵华英的声音才起,庄无道就已将那十六面火明阳镜,全数御起。散于四面八方,强光照射,将这方圆千丈之地,都全数照住,绝无死角。

    就连楼层之下的‘阴影泥潭也被削弱暗淡了几分,

    “可不止是影遁而已,三百年来,我亢池杀人,绝无败绩。怎可能只凭这影遁之术——”

    一个人影,忽地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后,竟是随光而来。两把弯月般的银钩,绞向了庄无道的脖颈,

    赫然出手就是毕竟全力,也不知是用的什么玄术神通,来的出人意料,也快的不可思议。那周围的强光,此刻更仿佛是一条锁链,将庄无道的身躯,牢牢定住。

    庄无道目光微冷,并无半分慌张之意。三面虚空藏盾,在自己左右两侧张开。

    那银钩斩至时,那虚空藏盾立时就破碎了两面。不过再斩至接近庄无道肌肤时,那元神层数的巨力,就已被削弱了六成有多。砍在庄无道脖颈上时,赫然只溅起了一连串的火花、

    也就在这同时,庄无道反手就是一剑,刺向了这‘亢池乙,的左胸。

    虚空藏盾积蓄的力量爆发,再乾坤大挪移转移化力。庄无道几乎将此人一钩之力。完全转嫁。融入于这一式诛杀式,中

    所用的兵器,也是‘轻云剑而非是八景坤雷,。这一战无论敌我,都非生即死,他已无藏拙隐藏的必要。

    “金丹?三阶不破金身?”

    那‘亢池乙,的目光神念,都是一阵剧烈的波动。近在咫尺,根本就来不及闪避,右胸就已感受到了‘轻云剑,的凛冽寒意。

    三十六层法禁,仙阶品质的剑器,在庄无道剑气灌注下刺击,犀利堪称无与伦比。使他几样护身之宝,都似摧枯拉朽一般的破开

    血光爆散,左胸直接被剑势洞穿,就连心脏也被这剑气绞碎。

    换成寻常筑基甚至金丹境的修士,这一击就可重伤,甚至垂死。

    可对于元神而言,这人体心脏虽也重要,却已非是要害、

    一声闷哼,此人身躯蓦地化成数百上万的紫光,随着火阳明镜照出的光华散去。

    “小心了甲兄此子已经成丹,金丹三重楼境界肉体难破,战力至少可入金丹前五十,这次怕是要费些功夫。”

    有炼息决遮掩时看不出来,然而才刚一交手,‘亢池乙,就已尽知庄无道的虚实。

    “明白真是异数,八年成丹,此子到底是何时渡的雷劫,这就是你离尘宗布局的底气?”

    那‘亢池甲此时正与灵华英缠斗,同样手持一对弧形双钩,却是黑墨颜色。卷动风云,成千上万的刃光,以几近疯狂之势,向灵华英斩击而去。每一息,都能斩出三百余钩,每一息,都是至少超出五万象之力,连绵不尽,滔滔不绝。

    灵华英即便以十一口水火坎离之剑抵御,都仍是左右支绌,不足所需。力量更是不错,步步后退。

    ‘亢池甲,的身周,也同样始终笼罩着浓浓的黑雾,覆盖百丈方圆。哪怕是庄无道的火阳明镜,也无可奈何。人影在里面挪动,方位变幻不定,难以捉摸。

    也使那黑墨色的弧光钩影,同样是千变万化,角度往往是刁钻之至。

    说来奇怪,二人奋力搏杀,哪怕是材质高达三阶的石质金属,都要被绞碎割裂。

    可在这漫天的剑气钩劲冲击之下,那些材质普普通通的木梁木柱,竟然无半点折损。

    正反两仪无形之力护持压迫,使这座小楼能安然无恙。也压迫着这‘亢池,甲乙二人,三阶都天神雷缠绕,使这二大元神修士,似乎受到了无形的束缚,都不能尽展所能,

    “——却也算不得麻烦”

    就在钩影刃劲,气势攀升到最顶峰之时。‘亢池甲,的身影,忽然又消失,再次化为黑泥,坠入到了黑影泥潭内。

    所后又是一股隐隐约约的气机,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影。

    可也就在这时,四个拳头大小的紫影金环,从灵华英的身后蓦然冲霄而起

    “阁下这就想分心他用,是否也太自信?”

    四道指头粗细的刺目白光,顿时从金环之内喷薄而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