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九五章 大鱼上钩
    立在原地,硬受这刀光一击,聂仙铃却是浑身无恙,分毫无损。方孝孺接连不断的刀劲斩来,却都被天焰,或化力转移,或直接身躯转成火焰,直接忽视。

    不过今日之方孝孺,确已不同于两年之前。那刀劲中,都隐蕴有冰寒之力,使她即便身化‘不灭火身也不能完全无视这些暗藏劲力。

    不过她手中那把七杀剑扇已经只剩扇面,不知何时,扇骨已空。四十九口白玉小剑,已经悄无声息的,在二人身周,布出一座杀气四溢的剑阵。

    方孝儒亦有所觉,不过却毫不在乎。此时双方都在蓄力,使出最强的手段,一决胜负。

    现在只看哪一方的玄术神通,更强一筹

    “斩魔蚀日,刀雷无极”

    空中那口狼头大刀,忽然化作万丈雷光冲涌而下,缠绕住了方孝孺的身躯

    刀劲溢卷,气势有如猛兽青狼,巨口张开,要将聂仙铃的身影吞没。

    二品巅峰玄术,此世之中,除了庄无道之外。当是无敌!

    甚至哪怕庄无道,当日施展的那式决生定死的剑术,他这一刀,也不是不能抵御

    不过就在对面,聂仙铃的脸上,却已现出了丝丝笑意。

    “七杀诛仙,七剑妄斩”

    神魂寄托星辰,借助七杀剑阵之力,在一瞬之间,将她的七杀剑力,推升到了极致

    而后聂仙铃的身影虚化,竟是强行从那符文锁链脱身而出,一道白色匹练,闪刺方孝孺的身后。

    那七杀剑扇,此时也由扇化剑。剑痕所过之处,那些薄如蝉翼的白玉小剑,都主动融入其中。

    方孝孺的目中,也顿时现出惊骇欲绝之色,

    一品连脉,又是一品连脉遮天神通

    隐隐感觉此时的聂仙铃,比之三年前刺出那一式生死之剑的庄无道,还要强上数分

    这个聂仙铃,分明也是不逊色于庄无道的绝顶天才

    一声虎吼,方孝孺来不及细想,强行把斩出的刀锋雷光扭转,试图压制抵挡聂仙铃的剑势。

    可那凄白剑势,却实在快极,并非直线,而是瞬闪跳跃而至。视线中聂仙铃身影消逝出现,而后那剑光,就直接斩破了他的护体罡气,一剑枭首。

    使那巨大的雷刀狼影,也在顷刻间溃散无踪。

    聂仙铃身影再次一幻,重又出现在了十里之外,避开了那些刀气余波。

    眼看着方孝孺的头颅断落,又被她留下的几丝剑丝绞碎,彻底化为齑粉。而后方孝孺剩下的残躯,也四方五裂,可随后在顷刻间,开始了复原。

    四肢胸腹处的伤势恢复,头颅又生长了出来。

    聂仙铃不由微微一叹,这‘不灭道体真不是一般的麻烦。之前虽已有过一次经历,却仍觉头疼

    幸亏身有不灭道体者,肉身也通常不会强横到哪去。受身体特质所限,哪怕修炼了乾天宗秘术‘无极符身也绝不可能达到师兄不破金身的层次。否则光是恢复肉身,就需消耗巨量的元气,

    自然,真要被方孝孺达到不破金身那个等级,别人也伤不了他,今日她聂仙铃也不用再战,于脆认输得了。

    七杀剑阵,再次张开。聂仙铃身姿如仙,踏空而行,飞腾而起的同时,一道巨大的剑影,也在她身后迅速凝结。

    犹记得庄无道在两个月前的交代,方孝孺的真元修为胜于她,不灭道体的体质,也注定了此人元气雄厚,能够快速回复。这也恰恰是她的弱处,修行时日太短,还未彻底把三寒阴脉炼化。

    所以与方孝孺这一战,绝不可久拖,利在速战速绝。从一开始,就将方孝孺连续重创,创伤到短时间内,无法自己恢复的程度。以雷霆之击,强行摧毁掉方孝孺的信心意志。那么这一战,她就已胜券在握。

    且每一击都不得留手,需必尽全力,将方孝孺的肉身毁伤越严重越好。

    伤势越重,方孝孺恢复之时,也必定会消耗更多的元气。

    “七杀无妄,杀剑斩空”

    剑光挥洒斩下,似将万丈长空也割裂开来。而方孝孺的身躯,才刚恢复,就已被这磅礴剑势,整个人一分为二。

    不过就在他身体,再次在重压粉碎的刹那,一波血色雷光,也蓦地炸散。

    “斩魔蚀日,神雷无极”

    自爆血肉,将斩魔蚀日神雷之威,增强到极致。虽是三品玄术,却被这血肉之力,硬生生的提升到一品之境。

    这是唯有方孝孺的不灭道体,才能施展出的特殊法门。

    而远处的聂仙铃,也微微色变。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暂避其锋,不能再继续扩增战果。

    身影再回十里之外,与方孝孺遥遥对峙。

    只是瞬息之后,当聂仙铃望见对面那位,眼里赤红如野兽般的目光,顿时唇角轻挑,露出轻松的笑意。

    此人已失理智,神念渐趋疯狂。这一战,她已赢定了。

    ※※※※

    地魔窟内,依旧是七层小楼之内,庄无道百无聊赖的站在窗栏旁,眼望着悬崖下方的深渊。

    “师兄,这地魔窟内,你可曾下去看过?”

    “没有,懒得麻烦。师弟你不也一样?元神修士都探看不出虚实,何况你我?何必浪费时间?”

    灵华英双手环抱于胸前,神色慵懒的依柱而立:“日后有时间,修为也足够了。你我师兄弟倒不妨联手,下去看一看究竟。”

    “我在此间数月,也觉这里的气雾,并不简单。也不知当年的玄萧祖师在世时,为何会将这里放着不管?”

    庄无道摇着头,只觉不可思议。

    祖师玄萧,正是当年第一位踏过那条真正道业天途的人物。也是继怒江之后,离尘宗第二位天机碑第一人。力挽狂澜,奠定下了离尘此后六千年,压制诸宗势力,独霸东南之局。

    可这这宗门之下的地底洞窟,如此大的隐患,玄萧怎就视而不见?

    除非是这下面的东西,便是玄萧,也无可奈何。

    “我也不知,或者云师兄与夜师兄,能知一二。再就是几位元神真人。据说当年玄萧祖师留下的几本手记秘典,只有掌教与门内几位元神真人,才能观睹。”

    灵华英说到此处,忽又醒悟了过来,手摸着下巴道:“倒是忘了,说来你我二人,其实也有这资格了。”

    他二人虽非元神,却都同在金丹榜前五十人之列,按例已可与门内的元神修士比肩。

    “不说这个要知详细,你我日后直接去借阅玄萧祖师留下的手记就可。

    灵华英不耐的转过了话题,而后目含深意的,仰头上望:“依我看来,那刺魔宗,怕是无意于你。这次估计是白费功夫——”

    “确实,仙铃与方孝孺战,师尊,叁法与玄安三位真人都需出面护持。刺魔宗要想对我出手,今日是最佳时机。”

    口里这么说着,庄无道眼中却并无多少沮丧失望之意,面含笑意道:“我若是他们,必定不会放过这机会。”

    聂仙铃出战方孝孺,由三位元神真人联手护持,乃是必然。聂仙铃的天资,不在庄无道之下。

    又是在‘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范围之外,以乾天宗一向以来的作风手段,几位真人岂能不担忧聂仙铃的安危?

    而除了乾天宗之外,更需防范刺魔宗下手。

    庄无道自己恶意猜测,他若不是渡劫刺魔宗等待的最佳机会,就是自己出面应战方孝孺之时。

    而换成现在,即便等不到他庄无道,刺魔宗对聂仙铃出手也是一样,同样可重创离尘。

    甚至再聪明一点,可以用聂仙铃为质,让他庄无道自己乖乖的送上门。

    “可终究还是没见形迹。”

    灵华英摇着头,语声遗憾。对于这一次,他已不报希望。

    不过接下来这两年,他仍旧需呆在这地魔窟内。哪怕演戏也要演全套。

    更何况,若是有个万一,那刺魔宗之人,脑筋已经坏掉抽疯了呢?

    “话说回来,无道你还真是胆大,敢让仙铃她出战。若是有个万一,又或者仙铃她落败留下什么心结,我看叁法师叔他,绝不会轻易将你放过。”

    “这有何好担心的?”

    庄无道不禁失笑:“论修为实力,自然是方孝孺更胜一筹。可聂师妹修炼的功法,一身玄术神通,却克死了不灭道体,即便不能胜,也可全身而退。叁法师叔若不看好,也不会同意师妹她出战。有方孝孺这样的对手,也是绝佳的磨刀——”

    忽而语声一顿,骤然而止。庄无道心神惊悚,俯身看向了楼下。只见一个面目阴鸷的人影,此刻正立在悬崖边上,仰头上望,面含浅笑。

    “果真不是你庄无道在渡劫,也就是说,这里确是专为我刺魔宗所设之饵?”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