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五九四章 仙铃代战
    距离南屏诸山七千里外,天南林海内的一处山丘之上。方孝孺眸中隐含不耐焦躁的,看着这山丘下方那连绵数千里的林海。

    至于更远处的那些山脉,因距离实在太远之故。哪怕方孝孺施展了灵目法门,也无法望见。

    方孝孺不耐是因这次约战的那个人,久等而不至。至于焦躁,则因不久前,他才得到的消息。

    战书传往离尘之后半个月,他就已动身南下,直到渡过藏玄大江时,才听闻庄无道,可能已经在渡金丹之劫。

    这个还无法证实的消息,几乎将他的心神击溃。长达数年的准备,似乎一夕之间,就彻底化为了无用功。让他这几年的苦修,变得毫无意义。

    “师弟,你心已乱——”

    一道火炎,突然出现在方孝孺的身后,言语之中,也含着告诫之意。

    “以你这些的状态,如何应战?只怕不用那人五成之力,你都已输了。”

    “用不着你来教我”

    方孝孺一声冷哼,紧紧的捏了捏自己的右拳。不知何时起,他的右掌心内多出了一颗灰白二色相见的宝珠,就似天生就有一般,与他骨肉相系,不可分割。

    “我只想知道,那消息到底是真是假?他是否在渡劫,难道还没能打听清楚。”

    “有四成可能是真,两成可能是谣言,还有四成可能,是离尘宗故意如此,扰乱人心。”

    那火焰轻笑出声:“在师弟眼里看来,这是真是假,真的很重要么?那个人,该来终究会来。可他若要以结丹为借口不至,你也无可奈何。说实话今日之战,我不看好,能够就此退回收场。对你而言,未必不是件好事。”

    “与你无关”

    方孝孺满眼的不耐,而后又冷哂道:“师兄你会这么好心?见我方孝孺也落到你当初那样的下场,想来师兄应该很是很开心吧?那庄无道不来,估计师兄你,怕是比我还要恼火?”

    “呵——”

    那火焰里的声音先是一声笑,不置可否。接着火焰忽然一幻,发出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语声。

    “好自为之”

    那火焰亦随声幻灭,而方孝孺的眼神,也再次转为专注。知晓这师兄离去之因,是有人来了——

    按照约定,这一战除了他与庄无道二人之外,四十里范围内,都不得有两方修士身影。

    不过就在方孝孺,心绪渐渐开始兴奋之时。那从远处天边疾飞而来的遁光,却让他的心神,又彻底转为冰凉。

    距离二十里地时,就可见那御剑而行之人,绝非是庄无道,而是一个身姿秀美窈窕的女子。而那面貌,他更熟悉之至,印象深刻。

    “聂仙铃”

    此时的聂仙铃,已非是无名之辈。不死道人洞府内那一战,最后虽未传开。然而这些年此女在东海,也依然风头甚劲,甚至有一己之力,挫退金丹的战绩。颖才榜上,如今高列第五,仅在他与庄无道几人之下。

    “方道友原来还记得小女子,仙铃倍感荣幸。”

    聂仙铃在十里之外,立定了身影,而后以谨慎的目光,打量着远处的方孝孺。

    这并非是她出道以来,第一次面对势均力敌,甚至强出自己数筹的对手。可却至关重要,不容有失。

    手握住七杀星扇,聂仙铃浑身的一身气机,也在拔升,上印七杀。

    “方兄今日是为约战而来,仙铃亦无闲暇与人赘叙,就废话少说,现在开始如何?”

    方孝儒的面孔,却开始扭曲,眸中的怒火,几乎化为实质:“记得与我约战之人,是那庄无道,而非是你?”

    这聂仙铃,又算是什么东西,也配与他一战?

    “师兄已在结丹,不能与人动手待他成丹之时,也不愿以大欺小,所以让师妹我来代劳。”

    聂仙铃长身玉立,螓首微摇:“师兄的意思,是现在的方道友,由师妹我来应付就可,实在无需他亲自出面。”

    若能以言语动摇对手心神,也可省却不少力气。

    “你在羞辱我?”

    方孝孺眼瞳收缩,一声冷笑:“难道以为我会上当?被你激怒?他若不肯来,这一战也没必要。”

    “怎么会?”

    聂仙铃失笑,已隐隐看出方孝孺的神智,已经有了几分动摇,分明已怒不可抑,看来这一战,要比她想象的,还要轻松。

    “师兄让我来,只是免得别人说我离尘弟子说话不算,真怕了你方道友。我现在人已到了,战不战随你。总之日后,莫要说我师兄毁约,方道友可是决议已定?那么仙铃告辞——”

    只是就在聂仙铃,再次御剑腾空之前。方孝孺又的一笑:“我听说那庄无道对你,一直很是看重。几年之前,你曾是她灵奴?所以两年之前那一战,你拼了命也要拦住我进去?”

    “不错!”

    聂仙铃停住了剑光,目光转冷:“是又如何?”

    “主仆情深,就不知我亲手杀了你后,那位会否痛彻心肺?”

    方孝孺狂声大笑,浑身上下的符文显现。身后的狼头大刀,忽的冲天而起,瞬间化成万丈刀气,朝聂仙铃怒斩而下。

    而方孝孺本人,亦双手结印,吐气开声:“临”

    这随着这声灵言,二人之间的距离,似乎陡然拉近。十里之距,变为咫尺之遥,

    而方孝孺,也猛地一拳,砸向了聂仙铃的眉心。

    只是随即那刀气拳影,都斩到了虚处。

    “九字真言?”

    道家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是道门中流传亿万载的秘术,不过有完整传承的宗门,少而又少。九字真言之‘临正是一种与百步神拳,隔山打牛,相似功用的法门,

    却非是隔空传劲,而是将与对手之距,强行拉近,临于身前。可以近身搏战,克制术修。不过因涉及空间之妙,极难上手。

    聂仙铃不知方孝孺,到底是如何修成此术的,不过显是因两年前与她那一战,教训丨深刻。所以修炼了这门克制远程之术,以免再重蹈覆辙。

    身影闪烁,聂仙铃在另一个方位,现出了身影。脚下由师尊叁法真人赐下的‘碧羽坎离剑蓦地一分为九。第四重天的《上霄坎离无量剑决》展开,须臾间就结成了一个剑阵,与那空中狼头大刀硬撼。

    只听虚空中轰的一声响,水火之灵四射,剑阵溃散。而那狼头大刀,也被反击之力,冲的倒飞而回。

    “命神通,重明剑翼”

    一双全由剑气凝结的羽翼,出现在了聂仙铃的身后,与那双离世荡魔结合

    恰是红蓝二色,半火半冰。聂仙铃无有大悲剑气,不过却能以七杀剑气来替代。

    而这门玄术,还仅仅只是开始。

    “命神通,焰炽流”

    双手随后结印,聂仙铃双目紧闭,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根本未曾发觉。方孝孺的拳,已经近在咫尺。只需一瞬,就可将她的头颅轰碎。

    “南明离火,焰龙冲”

    虽是玄术神通,并无需灵言手印之助。可在施展玄术时做这番准备,也可大大增强这门玄术的威能,

    而被与‘重明剑翼加强大了二十余倍的龙冲也未使聂仙铃失望。

    冲卷而出,将方孝孺的整个身躯,都包裹在内。

    “又是这一招”

    方孝孺一声冷笑,身外铁甲,也现出丝丝寒力水光。配合他一身滂湃真元,压制这火焰之力。

    五行玄神甲,正是为克制五行术法而炼制的灵器,压制五行术法之力。

    然而仅仅瞬息,方孝孺就一声惊咦,面色大变。这火焰强的可怕,明显已到四阶初期的层次。哪怕是这三十六重禁止的五行玄神甲,亦无法抵御。焰力透甲而过,烧灼身躯。

    火焰爆发的这一刹那,焰威竟是直追元神。

    “不死源神,五灵不灭”

    身皱五色光华闪烁,终于将这火焰暂时压下,可方孝孺的拳,也轰在了空

    聂仙铃的身影,再现在上方。

    “南明离火,六合焰阵”

    方孝孺的身下,现出一个六角图案,然后六条火焰蛟龙,冲天而起,往方孝孺噬咬而来。

    同样二十倍的火力,声势之盛,声势更在焰龙冲之上。

    方孝孺的身躯,不断在火中融化,又不断的复生。不过仅只瞬息,就一声怒喝。

    “斩魔蚀日神雷,夜战八方藏刀式”

    双手之中,似乎掌握着一把无形之刀。而后无数带着浩瀚雷光的刀气斩出,滔滔不绝般,终将这六合焰阵斩成了粉碎,

    方孝孺的目中,却不喜反惊,这一战才开始,他就已动用了连续两门二品连脉神通

    那无形刀气斩断了焰阵,就全数化为一股,冲向了聂仙铃方向。

    而方孝儒身前的符文,也都在这一刻化为了锁链,伸向了四面八方。似乎要将这十里方圆之地,都牢牢的锁住、

    “无极符身,天链锁体”

    此女也不知何处修来的短距挪移之法,然而‘天链锁体,之内,哪怕是神明灵仙,也要定住魂体,受他一斩

    聂仙铃的身影,果然再不能动,浑身上下,都被银白色的符文锁链围绕。

    不过星眸中,却并无惊慌之意。

    “命玄术,绝力通神”

    “二品连脉,斗转天焰”

    刀光斩来,轰地一声斩杀,火焰喷涌浩大的起卷,百里可见。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